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染血的知青花>兄弟情仇录第八章 故人之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兄弟情仇录第八章 故人之子

小说:染血的知青花 作者:稻村渔夫 更新时间:2020/6/29 23:51:56

兄弟情仇录第八章 故人之子

左向其看着朱公子晕死过去,顿时心急如焚,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滚落下来,他抱着他走出电梯,这时,120和110都来了,情况紧急,左向其简单和110说了一下,坐上120直接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医院大门口早已经人山人海,因为市里的人都知道,朱公子被人下了黑手,谁都想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看120急救车停下,车门打开,医护人员把担架推下来,朱公子躺在担架车上。众人一看,咦!怎么车上又下来一个朱公子?难道朱公子没事?但担架上还躺着一个朱公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电视台的采访车也来了,他们刚想要去采访,突然上来几个警察,把他们拦住,并对他头的耳语一番,电视台那头的一招手,很快撤了,弄得众人云里雾里,毕竟是市长公子,有些事情肯定得保密,众人猜是因为这个。

左向其送了朱公子进了急救室,刚拿出手机,想给家里说一下,却见十来个人簇拥着一位长者走向他。却又在十来米远开外站住了,怔怔的看着左向其。几秒过后,那长者走向急救室,想要进去看看,旁边的医护人员拦住他说:“朱市长,您还是在外面等吧,我们保证调最好的人员,用最好的设备,保证朱公子的身体。”

那长者威严的说:“既然进来你们医院,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们院长就等着滚蛋吧!”

左向其站起身来,想要上卫生间去,那朱市长却拦住了左向其,问:“你就是刚刚救我儿子的那个人?”

左向其答道:“是的,我和大哥刚刚洗完澡,那家伙就冲进来,叫了一声朱公子,我答应了一声,他却把刀砍向了朱大哥,我以为他要杀朱大哥,现在我也被搞糊涂了。不过,当时情急之下,我拿起把椅子,把那家伙砸晕了。”

朱市长一听,随口问道:“你在涟河市得罪过什么人吗?”

左向其回答道:“我在这里就只认识朱大哥,其他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啊!”

朱市长“哦”了一声,对旁边一个戴眼镜的瘦子说:“刘秘书,你给这位老弟在涟河宾馆安排一个房间。”他又对左向其说:“老弟啊,你先到宾馆休息一晚,有些事情,我还想问你一下。”

左向其本来还想赶紧回家,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听朱市长这么一说,只好跟着刘秘书上了车,到了涟河宾馆住下。

左向其用过晚饭,刚想出去走走,门外却有两个人拦住了他:“先生,请您在房间里等朱市长,朱市长让我们保证您的安全。”

左向其说:“我在房间里憋了一天了,想出去透透气,你们就让我出去走一圈吧。”

那两人说道:“朱市长特别交代了,您不能走出房间。要不这样吧,我们给您找个女士给您松松骨头,您怎样?”

左向其气得说:“算了,算了,我睡觉,睡觉!我睡觉总可以了吧,又不是我害了朱大哥,你们软禁我干嘛。”

左向其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在想,是什么人要害朱公子呢?到底是要害我还是朱公子呢?我实在没有仇人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一想,我想那么多干嘛,好在朱公子福大命大,没有伤着要害。哎,看来有权有势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却说那朱公子在医院急救室被抢救之后,悠悠醒转,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问:“那个和我一起的人呢?”

旁边的人忙告诉他:“那人我们已经按市长的指示给保护起来了。那袭击您的嫌犯,我们也已经把他放在医院里治疗,外面有人二十四小时守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朱公子说:“这个事情,老爷子知道吗?”那人说;“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肯定得报告朱市长的。”朱公子顿心里很急,他怕父亲知道真像,但自己受伤只能忍着,他生气的说;“好了,没事了。我想静静了,你们先到门外候着吧!”

旁边他的夫人金腊梅恶狠狠的道,“要不是看在你受了伤的份上,我真的想一个耳巴子扇死你,都这屌样了,还想着别的女人!说,静静是哪个小妖精?”朱公子暴跳如雷:“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老子看着你们这些蠢货就瞎眼!”

却说,左向其在涟河宾馆住了一晚,清早起来,服务员早就把早点端了进来,无非就是一些蛋糕面包牛奶之类的食物。左向其吃了几口,说道:“这些东西,比我们乡下的还是好一点,这城里人的生活啊,还是蛮好的。我能到这里享福,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早餐用毕,房门打开,那朱市长在前呼后拥下走了进来。那朱市长对跟来的人说:“你们跟进来干嘛?都给我出去等着!”

众人鱼贯而出。朱市长问左向其:“小兄弟,昨晚睡得还好吗?”

左向其说:“好个屁,那床太软和了,睡得我是腰酸背痛的,家里的硬板床舒服多了。”

朱市长哈哈一笑,道:“小兄弟说笑了。”朱市长又问:“小兄弟是哪里人?”“我是金塘湾的。”那朱市长嘴角动了一动,说:“你认识一个叫左清泉的人吗?”左向其道:“那是我家老爷子。”“哦,你是左清泉的孩子啊?我和左清泉可是相识多年的好友了,他以前在我手下开车,后来因故离开了。他现在怎么样了?”

左向其道:“原来是朱伯父啊!我怎么没听老爷子说过还有这事情呢?”朱市长哈哈一笑,心里却想:“这个家伙,枉我对他日思夜想的,几十年了,却不过来看看老子!”左向其道:“欢迎朱伯伯有空的时候到金塘湾做客。”朱市长说:“好的,有空的时候,我一定登门拜访老友!”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朱市长说:“小左啊,你先到这里玩两天,让他们带你四处看看。改日,我让他们开车送你回去!”左向其道:“我出来这么久了,家里人肯定担心。”朱市长说道:“要不这样,你打个电话回家,报个平安吧!”朱市长对门外的人说:“明天,你们带他到这城里四处转转。”然后,又对左向其说:“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你在这儿好好休息吧!”说完,朱市长起身走出门外。

左向其在涟河宾馆住了几日。白天朱市长手下开着车带着他四处转悠,晚上带着他到涟河剧院看演出,没事的时候,左向其就在房间里睡觉。这一天,门外走进两个人,对他说:“小左啊,我们今天开车送你回家,你收拾一下。”左向其说:“我倒是没什么可收拾的东西,就是不知道我那摩托车怎么办?”“这个你放心,我们让人帮你骑回去就是的。

左向其并不喜欢城里的生活,归心似箭,见有人送,便把摩托车钥匙给了来人,然后跟着他们上了车,车子向着金塘湾放心驶去。

0

兄弟情仇录第八章 故人之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