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末世红警之凌冬时刻>第二十六章 李兴友的车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 李兴友的车队

小说:末世红警之凌冬时刻 作者:猪的奇幻漂流 更新时间:2020/3/2 22:01:17

“下车,下车!到家了!”

“卸货的卸货,上厕所的上厕所!程子,把人给我抬那边去!公公,TM的上完厕所把车洗了!”

“半小时后到这里集合!快点,动起来!!!”

“和尚!你赶紧下来!你还希望他能活咋的?下来,再看都死了!”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八日上午十时二十三分,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三辆装甲运输车组成的小型车队停在了基地内的后勤保障中心前面的空地上。

伴随着一声车门打开的声音,这个场地的氛围被这三辆车子带动了起来。

而那个发出命令的人,则信步悠然地走到了一边。

“长官!警备部队加强一司三哨第五曲E什什长李兴友向您报道,带出去了二十二个脑袋,全回来了!”

站在车辆停放场地一侧的报备处办公桌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雪地作战服进行着汇报工作。

而他对面桌后的书写员听到李兴友的话,没有抬头,而是继续写着什么东西,“好的,下士。现在回答我,带回来多少?”

“GDZ!MD叫你句长官还给我喘上了?!要不是咱俩是本家,信不信老子现在打你!”李兴友听了那名书写员的话,嘴里倒是笑着骂了出来。

“你不是要的这个效果嘛!”书写员抬起头,眉眼间都是带着笑意,“看你小子人模狗样的,老子就来气啊!天天在这里记东西,还不如出去开开车。”

“你这叫狗眼看人低知道不?咱们老加强哨原来多少人?八十个人!MD!都让那姓萧的派出去了!连老虞都滚Q了!现在就剩你一个花姑娘待字闺中,这不是看得起你老贺吗?唉,以后升官发财了,可别忘了我们这些个人。不给我们来点好装备,你良心上过得去吗!”李兴友把帽子一掀,往书写员桌子上一放,左手烟,右手火机就想点,“咱俩原来可是上下铺的,说话可得掂量掂量啊!”

“去去去!老子哪次的东西没想着你们啊!真是的!我看你们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书写员将那帽子放在手里面一打量,“我说你这人出门也不在帽子上插根草,标标自己的价。”

“个GRD老贺!李冬贺!一天不见!还反了天了!”李兴友听了这话,吸了口烟,咧嘴就要骂。

“嘿嘿嘿!别骂人啊!还想不想要装备了!”李冬贺看着李兴友的状态,把李兴友的帽子往桌子上轻轻一放,然后拿起手边的纸扬了扬,“上边来的好东西,我可给你留了点,你这嘴里面再吐出点脏话,这可就没了啊!”

“呵!我瞅瞅!”李兴友一听这话,脑袋就要往前拱。

可是这一动作刚出来,就被李冬贺打断了,“别急,先说说你这趟带回来几个吧。”

“行行行,你是老大,你说了算。”李兴友舔了舔嘴唇,吸了口烟,吐出了道烟柱缓缓说道,“接到的任务是找三个掉队的士兵,总共找到了两,一个已经死球了,我们把他拉回来了;另一个掉进了冰窟,救上来以后已经没有了呼吸。至于最后一个娃,我们没有找到,估计也已经死了。”

“牌子呢?”李冬贺叹了口气,“这GR的天气!”

“给!最后那个,叫……常开辉,在这,你做个记录吧。”将两块士兵牌子,并一张任务派遣单递给李冬贺,顺手找到了最后那名士兵的名字。

李兴友指着士兵的名字,让李冬贺做个记录,好让其他人接着找。

李兴友看着李冬贺的笔写着东西,没有出声,只是沉默着抽着烟。身后传来几声话语,是那几名抬尸体的士兵返回到了卡车旁。

李冬贺也没有了开玩笑、说闲话的心情,只是记着东西。

等到单据写完,李兴友的话传了过来,“上面又发什么了?”

“给了些仪器,生命体征探测仪。”李冬贺将旁边的单子拿过来指着上面的字迹说道。

“不是给过了吗?”李兴友从烟盒里面又抽出了一根烟,有些疑惑地问道。

“可以探测地下二十米的地方,黑白两用。不像原来的,只能探测地面表层的。”李冬贺将那张纸扯了回去,“要不要,不要我给别人了啊?”

“要要要,多救个人是个人。”李兴友一把抢过单子签上了字,“唰唰唰”几笔签好字,然后对着李冬贺说道,“没啥事了吧?没事的话我去捯饬捯饬车子,过会出发的时候你把任务给我就行。”

“有事,给你们曲的命令。你们曲长,功曹不是出车了嘛。现在就你能去,所以你就跑一趟吧。”李冬贺从一旁的命令单里面抽出了一张递给了李兴友,“喏,你这个什的命令,签完字,一个小时的时间,然后赶紧走。”

“运输人员?”李兴友将单子扯开,只见上面写着这样的命令:

【即令,

现警备部队后勤加强一司部,第三哨第五曲于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八日十二时前可集结人员,组成对南部俘虏难民押运专组,前往戴瓜所部进行难民押运工作,组长为特派医生苏温俭。

若第三哨第五曲因特殊情况无法完成集结,改令其他部队抽调一曲共十六辆运输车辆进行运输工作。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八日八十四十五分,指挥官刘益。

相关人员签署命令后,一小时内必须出发!】

“给我笔!我收拾好车子以后马上出发,不用一个小时,早走早轻松。拉活人的也比拉尸体强。对了,老贺。你给我的车上放些烟卷,再来点毛毯和消毒液,拉尸体这工作太难受了。”烟气袅袅间,李兴友将自己的名字签好后撕下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揣在了怀里,“走了,这次任务完事咱们老加强的人喝点酒。这个姓苏的在哪?”

“早走了,你们曲A什九点回来,十点出发的,他乘车向南边去了。”李冬贺接过来放到旁边的位置,在那个位置接着这张命令单已经累计了三张了。

“我瞅瞅啊,A什,B什。这两个回来的早啊!”李兴友错开命令单看了看上面签名的人,突然喊道,“唉,老贺!A什的老九咋了?他不是什长吗?咋没签字?”

“老九死了!爬冰缝掉下去了,下面正好一块凸起,据他的小组长说,头和脖子直接摔分离了。回来就剩下一张照片了,你看吗?”李冬贺摸起那张命令单,看了看上面字,“这是原来的一组组长,现在的A什什长。”

“不看了,走了!干活去了!”李兴友狠狠的抽了口烟,“看了难受,不看还好点。”

“嗯,走吧走吧。一会叫几个人过来拿东西,别忘了!”李冬贺听着李兴友的话,打了个手势,好像是赶李兴友走一般。

抽着烟,想着事,李兴友回到了自己的车队旁。

刚刚作鸟兽散的士兵们现在已经三三两两的回到了车旁,抽着烟说着话。

由于是作为运输车队而存在的什,所以大部分人的武器仅仅是一把M1加兰德半自动步枪,什里面的主要重火力是运输车上的配属机枪。

和普通步兵小组不一样的是,作为什长的李兴友直属的作战人数增加了。每个运输什算上什长一共二十三个人,分为三个部分,一组,二组,和什长直属小队。一组七人,组长一人,一名榴弹枪手,一名医疗兵,一名机枪主射手,一名机枪副射手,通讯兵一名,一名补充兵;直属小队里面一共九人,只是把组长换成了什长,补充兵的数量增加了两名。

“别抽了!和尚呢?TMD和尚呢?”李兴友一到地方就大声喊着话。

“来了,来了。到,到,到!什长您叫我。”说着话的时候,车底下钻出来一名脸上又油又黑的胖大士兵。整张脸上也就眼白和露出的牙齿看得出来这是一个人,这个胖胖的修车工,就是李兴友嘴里面的“和尚”。

“谁叫你呢!赶紧回去!修车!”李兴友虚骂了一句,然后蹲下身子看了看车子,“怎么样,阿杨?里面咋回事?”

“没啥事,就是一个铁片片松了,我秀秀就没事了。”杨和尚往里面一钻,又继续修起来了。

“行,修完了出来洗个澡,一会我们去做任务!”李兴友给杨和尚发了根烟,站起身后刚要走,身后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什长,什么活?别又是运尸体吧?MD,还不如去画地图呢,起码心里面不堵得上。”

李兴友转过身,同样递过去一根烟,“程子,你TM的就会开个车,钻个洞,你去了画地图那边干啥啊?啊?凑人头吗?”

被叫做“程子”的人嘿嘿笑了声,舔了舔嘴唇接过烟抽了起来,“唉,都难受啊!一枪没放,倒成了冰棍了,心里堵!”

“堵!堵个Q!!你个混蛋胖的钻不进冰窟窿,我可是经常下去的,MD,昨天那伙子就是在老子面前死的!日!”程子说着话,旁边伸出来一只手将烟摸了过去。程子也不说话,默默地又在李兴友的烟盒里面抽出来一根,暗自点上。

李兴友抬着胳膊,分着烟。

拉死尸,这个活可不是什么好活。

虽然嘴上说着“让战友最后有个家”,但是看着那些人活生生的离开,又冷冰冰的回来。

说句不难受,假的很!

李兴友发完了烟,在车里面摸出一瓶酒,起开盖往旁边倒酒去了。

一边给那些亡去的魂送行,一边看着那些自己手底下的弟兄。

程子叫赵伟程,一组组长,虽然是个组长,但是因为年纪小,所以外号被叫程子。

至于程子身边的那个,外号叫公公。姓魏,叫魏昌贤,和魏忠贤就差了一个字,所以被人喊做公公。

至于车底下的和尚,其实也不是什么和尚。他叫杨善和,嘴里面会念个《金刚经》,吃得多,所以有些胖,所以被人喊做和尚。本职身份是一名补充兵,因为会修理车辆,所以做个维修工。不过,话也说回来,补充兵不就是一块哪里缺哪里搬的砖嘛。

不过,他的《金刚经》就会个三两句,听他说是因为原来上学的时候没事干,自己看着玩的。现在他做的工作,就是拾到一辆车上的小故障。那个故障不影响车辆的正常行驶,就是响个不停。

心里面想着事情,手里面的动作也就慢。

等到给拉回来的两个士兵祭奠完了,回来的时候这群兵已经开始抽第二根烟了。和尚现在也修完了车,说着话准备去洗澡。

“对了,给你们说说命令。”大声喊了句,李兴友大声喊着,招呼着自己手里面的兵,“我们这次不去东面三司那了,去南边的一司!那边传回来了消息,说是遇见了一个大约两百人的难民团。我们这次就是作为被抽调的运输队伍,去拉人的!”

“呸!老大,咱们去拉难民?我擦!我TM刚洗完的车啊!新车啊!”公公一听这话,嘴里面立马爆出一句粗话,“让他们自己走回来不就行了!还去接!他们以为他们是谁啊!”

“行了,行了!指挥官的命令,大家准备去吧!上面要活的,拉回来洗洗车就行了!就当拉了牲口了!”说实在的,李兴友也不愿意去拉难民。

“晦气!”程子嘟囔了一句去查看自己的准备物资了。

“都少抱怨了,拉谁不是拉,他们回来了,不就是我们的领民了嘛!以后大家也不用担心退役以后都是光棍了!哈哈哈!”和尚说着话,脸上扯着大嘴笑着。

“去去去,洗你的澡去!搁哪天爬个冰窟窿掉下去,还不得保持你的童子鸡到死了!”李兴友推搡着和尚,让他自己去洗澡。

交代完命令,就是准备物资,等待新的物资到达。

当然,还要等几个士兵去洗漱。

过了些时候,李冬贺带着些东西来到了李兴友这里,毛毯,消毒液,烟卷,仪器都带来了。除此之外,还带来了两名士兵以及一些好东西,“来,两个补充兵,一块捎过去!还有这个,火锅!自热火锅!兵你捎到一司司长处,然后你就甭管了。至于火锅,不多,就一箱,自己吃吧!”

“算你小子有良心!不送哈!”李兴友将那火锅放到了自己的脚底下,然后让两个士兵自己坐到车上去。

对于理性又来说,一箱火锅可比两个士兵有兴致的多。

不多时,洗澡的士兵也悉数返回。

随后收拾完东西,将所有的程序跑完,伴随着一声汽车的喇叭声,李兴友的车队缓缓离开了基地。

现在,时刻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八日上午十一时零五分。

0

第二十六章 李兴友的车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