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线战场启示录>第34章:钢铁雄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4章:钢铁雄心

小说:东线战场启示录 作者:凉宫的虎式 更新时间:2020/1/23 14:07:16

两辆T—34坦克呈“一”字型正在城镇的外围高速行驶着。

走在最前头的少尉瓦西里把上半身露出了炮塔,眯着眼观察着空旷无人的街道,他暗暗想道:

按道理现在应该已经可以捕捉到德国坦克的蛛丝马迹了,但是连德国坦克的踪影都没发现,为什么没有一点动静呢?

现在城内应该已经发生激战了吧?刚刚听到了一声炮响,但是后续就没有任何声音了,这真是太诡异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自己的座车也没有无线电,搞不清城内的情况。

瓦西里觉得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便把身子缩回了炮塔内部,对着驾驶员喊道:

“驾驶员同志,准备从前面的街道拐角驶入城镇中心,往人民广场驶去,进入巷道后尽量压低发动机的声音,低速行驶,不要着急。”

在两辆T—34驶过的一个马厩里面,被干草堆所覆盖的四号坦克正静悄悄地潜伏在里面,它那伸出了干草堆的钢灰色炮管在阳光下微微发亮。

而对面街道里的一个阴暗角落里,一辆四号坦克正静静地看着两辆T—34在它面前经过,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两辆四号坦克的发动机都关闭了,它们像两只潜伏在草丛中的猎豹,尽力屏住了自己的呼吸,按捺住自己的欲望,用贪婪的眼神盯着眼前的两只羚羊。

阴暗角落里的四号坦克内部,车长米勒微笑着举起了喉间通话器,对着另一台四号坦克发出了指令:

“汉斯,发车,小鸟进笼了,我打后面那辆,你打前面那辆。”

米勒早就得到了进入城内的38t坦克所传来的情报,他已经得知了苏联人的坦克打算在里面伏击他们,作为1931年就已经加入第一批德军装甲部队的老练军官来说,这套把戏他玩过,以往交战过的对手也玩过。

而且他认为苏联人的坦克不但会从城内伏击他们,还可能会派出部分坦克饶后来打击他们的后翼。

这个实际上正在实施的方案在米勒看来是极具创意的,他进城前就在炮塔里闭目沉思,把自己想象成了城内苏军坦克的指挥官,然后预设出了和乌达诺夫想法完全一致的御敌方案。

他决定相信自己的猜测,在城外等候着苏联人的侧后兵力从自己这边经过。

他赌对了。

米勒的四号坦克发出了引擎的轰鸣声,随即一股蒸汽从车体后方腾空而起,坦克从弥漫着白烟的阴暗小巷中开了出来,开始向着右侧扭过车身,直直地对准了前面那辆T—34坦克的屁股,米勒对炮手说道:

“12点钟方向,穿甲弹,**塔后部。”

T—34/76的后车体依然是60°倾斜装甲,有一定跳弹的概率,而炮塔后部的倾斜角并不大,击穿的几率无疑大大增加。

一发空心被帽穿甲弹从四号坦克的炮管中沿着内部螺纹以高速旋转的姿态飞了出去,直直地冲向了前方T—34的炮塔后脑勺,穿甲弹在触碰到装甲上的钢板时迸发出了璀璨的火花,随即贯穿了进了车身内部。

穿甲弹进去之后,立刻打烂了装填手的后脑勺,直接拉扯出了一个血洞。

紧接着炮弹狠狠地射进了装弹机后部的炮闩中,直接击中了装填于装弹机中的穿甲弹后部底火。

“轰!!!!”

在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中,车组成员在殉爆中直接化为了灰烬。

而T—34的炮塔在冲天火光中腾空而起,直直地飞向了天空,然后落在了一旁建筑的屋顶上。而仍在原地的车体上部,炮塔底座位置的圆洞里冒起了熊熊大火。

四号坦克的装填手戴着厚厚的手套取出了弹壳,从炮塔一侧的抛壳窗扔了出去,而炮手则立刻打开了排风扇,将车内的硝烟尽数卷出车体外。

这时,另外一台四号坦克也开火了,喷射而出的穿甲弹飞向瓦西里的T—34,炮弹在接触到T—34炮塔时,因为其倾斜的炮塔侧面装甲而产生了偏移,炮弹在火花中以垂直的姿态落在炮塔装甲上,然后在钢板上逐渐产生了倾滑,在一连串四溅而起的火花中弹射了出去。

瓦西里和车组成员都听到了车体外边传来的巨大声响,他捂着耳朵用脚一踹驾驶员的右肩,拼尽全身力气吼道:

“快拐进前面的巷道!快!快!德国人在我们的后面!”

而在另一边的人民广场,三号坦克在散开的硝烟中也打出了一发空心被帽穿甲弹,炮弹幸运地和林安南的T—34擦肩而过,飞向了右边巷道里那辆KV—1的后部装甲。

炮弹在穿射进KV—1后部装甲时,直直地打进了正在高速运转的柴油发动机,那枚炮弹快速地钻进了正在压燃空气做工的活塞管里,高达几百摄氏度的高温气体在接触到带着火花的穿甲弹时,一下子就聚变出了巨大的爆炸,KV—1的排气扇后盖里直接爆射出冲天大火,连炮塔上的舱盖都被内部发生的巨大爆炸弹射而起。

林安南的坦克正在三号坦克斜对面,他立马对着驾驶员吼道:

“司机同志,把坦克往1点钟方向开,确保能让我们看见德军坦克的角度!装填手,准备抛出弹壳,我们上!”

T—34坦克尾部的排气筒喷出了两股白烟,履带开始连着导向轮转动了起来,向着三号坦克所在的巷口处行驶。

三号坦克开始缓缓向后退去,很快就从巷道口缩回了巷道之中,坦克里面的炮手正在费力地抬起空心被帽穿甲弹往装弹机中插去。

慢慢地T—34接近了巷道口,它的车身前部出现在了三号坦克的瞄准镜里,三号坦克的车长立刻命令开火,炮手瞄准了T—34车体的侧面按下了扳机。

而T—34的驾驶员安达诺夫大叔在车身即将进入巷道内的视野里的时候,立刻踩住了刹车,一把抓住转向杆把车身对着巷道的方向一转。

他这一举动拯救了整个车组成员,三号坦克的穿甲弹直直打中了T—34的车体正面的倾斜装甲,随后在倾斜装甲的作用之下拐了出去,竖直地飞向了天空。

T—34车内的成员只听到“乓”一声的巨大声响,便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劫,那种劫后余生的恐惧比步兵在阵地上等着挨炸更加刻骨铭心,林安南用力踹了一脚安东诺夫的后背正中,大笑着吼道:

“干得漂亮!调整车身!”

安东诺夫回头对着林安南骂道:

“**养的车长同志!你他妈的下脚轻点!我快被你踹吐血了!苏卡不列!”

然而二人在柴油发动机的噪音声中都听不到对方说啥,只能互相大眼瞪小眼。

T—34坦克慢慢调整了车身,林安南拼命地摇动着瞄准环调整好了炮管,瞄准了三号坦克车体上的观察口位置。

林安南用力地踩下了开火踏板,穿甲弹喷射了出去,直直地打进了车体正面的观察口,炮弹带动着破裂的金属残渣溅射进了车体内部,德军车组成员被穿了个透心凉,三号坦克一下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分钟,三号坦克的逃生门和炮塔舱盖被打开了,两个幸存车组成员踉踉跄跄地从里面爬了出来,对着林安南的T—34举起了双手。

他们知道在这狭窄的巷道里根本不存在逃生的可能了,而对面T—34的机载机枪正锁定着他们二人的上半身。

林安南盯着眼前的二人,上牙把下嘴唇咬出了血,他又想起了在上一次轮回里,德国人残忍地枪杀了战俘,以及德国人对叶戈尔的家人所实施的暴行。

林安南对着装填手喊道:

“装填榴弹!”

装填手错愕地回答道:

“中尉同志,可是他们都投降了……”

林安南双眼通红地吼道:

“我叫你装弹!万一他们有反坦克手榴弹,一会我们很可能就会被偷袭!德国人是怎么对我们的你该不会没见过吧!?”

装填手咬咬牙,把一发榴弹装填了进去。

林安南瞄准着三号坦克前高举双手的两人踩了下开火踏板,在一阵巨大的爆炸火光中,三号车体前面的两名德国装甲兵飞出去一段距离,随后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

他们烧焦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会儿,便不再动弹了。

在战争之中,第一个被扼杀的就是真理。

如果说在西线发生的战争是骑士之间的决斗,那么在东线的地狱里只有野兽之间的撕咬。

人类的法则和良知,在这片罪恶的土地上都化为了无用的灰烬。

林安南抓起喉间通话器,对着乌达诺夫喊道:

“乌达诺夫,另外一台KV—1完蛋了!你保持着倒车姿势向我靠来,我们进入对面最左边那条巷道。你的车退出来后,注意观察你所对着的三条巷道有没有德国坦克出现,刚刚我听到了城外传来了爆炸声,德国人肯定是将计就计识破了你的计策,其余坦克都在城镇外围没有进来!”

乌达诺夫同意了他的建议,KV—1便保持着倒车姿势从巷道里退了出来,而林安南的T—34则拐进了对面两条巷道中左侧的那条巷道,另外一条巷道已经被毁掉的三号坦克堵住了路。

二人的坦克以背靠背的姿势慢慢地拐进了那条巷道,然后在巷道尽头的“T”型拐角处,以倒车的姿态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分别驶入了两条外围巷道里,慢慢地脱离了中间的笔直巷道。

十几秒后,38t坦克从对面的中间巷道尽头处悄悄地驶了出来。

他所在的这条巷道原本是林安南坦克的潜伏点,而林安南和乌达诺夫消失的巷道位置则是德国人从另一头出现的方向,两边坦克的位置完全调转了过来。

亚当在炮塔上伸出了身子用望远镜观察着两辆苏军坦克刚刚驶离的巷道,然后命令车组开启坦克靠近了巷道口,但是并没有直接驶进巷道。

他命令坦克停了下来,然后自己爬下了坦克,慢慢地走入巷道,倾听着巷道尽头拐角处有没有坦克的发动机声。

他靠着街道上的墙侧耳倾听着街上的动静,发现除了自己坦克的发动机声以外便没有其他声音了。

在确保安全后,亚当立马返身回了自己的坦克,迅速地钻进了车内,戴起喉间通话器命令驾驶员追击前方的两辆苏军坦克,以便继续给米勒汇报它们的位置,一起配合里外夹击被赶到了同一个位置的三辆苏军坦克。

(备注:外围是被两辆四号坦克逼进来的T—34,内围是林安南的T—34和乌达诺夫的KV—1在上帝视角中,三台车的移动方向实际上正在往同一个位置汇合)

38t慢慢地驶进了巷道,然后正准备在尽头的拐角处左拐驶入左边的巷道时,米勒的脸在广角观察镜外直接被吓得变了形——

两辆苏军坦克正在呈“T”形的巷道尽头左右拐角处稳稳当当地停着,甚至能看清两台坦克那黑洞洞的炮口正对着他。

林安南和乌达诺夫二人的坦克并没有离开,而是分别把车身刚好停在了拐角口稍后的位置,确保38t在巷道里直直开过来时看不到自己的车身,而且两人还关掉了坦克的发动机。

两个坦克的炮管一左一右呈交错的角度预瞄着38t坦克的位置,确保不会因为对穿打到对面的友军坦克,林安南和乌达诺夫可以说是发挥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作战思想,把38t教给他们的东西还了回去。

米勒颤抖着对着广角观察镜念出了他的遗言:

“我们在天上的父啊,愿人都尊你为……”

在轰天震地的一片火光中,38t变成了一堆燃烧着的废铁。

林安南的脸狰狞到了极致,他举起喉间通话器对着KV—1内的乌达诺夫说道:

“走吧,现在得去招待外围的德国朋友了。”

2

第34章:钢铁雄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