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忍冬>第七章:郭水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郭水进

小说:忍冬 作者:雁嘶鸣 更新时间:2020/1/14 14:24:07

“郭书记。”程博说:“还是先找个专业小工程队请些民工吧。我们还要建。”

“好,就么办。”郭水进站起来。有点难,秘书和司机赶紧站起来过去扶了他一把。程博他们也都站了起来。

郭水进站了起来说:“那小杨,请民工的事你负责。请专业工程队的事我管,你叫你表哥他们过来。要多少人,到时问工程队的队长吧。”

“好。”杨树林说:“家里去吧,吃了午饭在走。”

“吃过了。”郭水进指着还放到岩石上剩下的馒头说:“回去安排工作去。这过完国庆,要是下一场秋雨就好秋种。我们今年先栽上一批金银花苗。”

“好吧。”杨树林也就不留客了。他知道对郭水进是留不下来的,也许金银花丰产也丰收了。郭水进才会留下来吃一餐庆功饭。

“哦。”郭水进问:“你表哥是我们乡的?”

“不是。”杨树林说:“是吉青乡的。”

“嗯,任务重呀。”程博他们都听出来了郭水进的担忧。因为吉青乡和岩坪乡是全市最贫困的两个乡镇。还有一多半的老百姓没有脱贫。

郭水进上了车,他们先走了,程博后面拿上还剩下的几个馒头,叫杨树林一起上车,带他一段路,杨树林上了车。程博开车,杨树林问:“程副乡长,你那馒头是中学的?”

“是的。”程博问:“怎么了?”

“送给我吧。”杨树林说:“初中毕业后,就没吃过学校的馒头。想母校的味道了。”

“嗯。”程博说:“那你拿去吧。要是你想吃,以后,我每天。不行。我可能明天就住村了。”程博他想尽快投入工作。他说:“树林,要是我们住村,住哪里好?你给安排一下。”

“住我家吧。”

“不方便吧。”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前年修的房子。两层,我娘住一间。老大一个人睡,老二和我两口子睡。其它的房间都空着。你们来了后饭也和我们一起吃,伙食费就安标准给。行吧?要不寨子里也没有队屋,没地方让你们住。”

程博想了说:“那我回去请示一下郭书记。”

“好。到了。”杨树林喊停车

程博停了车,杨树林提上剩下的五六个馒下了车,对程博他们挥手。程博开车也就走了。

程博问昌龙:“郭书记腿是怎么一回事?”

“程副乡长你不知道?”听昌龙的口气。程博应该知道这事一样。

程博说:“我不知道。刚到地方,有些事也没人对我说。”

昌龙说:“郭书记左腿是假肢?”

“怎么一回事?”对郭水进的这个情况程博还真不知道。

昌龙说:“你也听出来了吧,郭书记他不是我们本地人。虽然我们本地话讲的不错,还是带着点北方口音。”

“这个我知道。”程博说:“他老家东北的。这干部对革命工作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吗。”

“原则上是这样的。”昌龙说:“郭书记也是当兵的。还上过前线。老山。”

“是吗。”程博敬佩心油然而生。

昌龙说:“我也问了一下简秘书,昨天郭书记给胡局长打电话说了什么?”

“不是叫你不要问这事儿吗?各人的工作方式不同。”

“我好奇。”

“说来听听。”

“郭书记给胡局长打电话说,小胡呀,对扶贫不要按部就班,这蔬菜,果树栽多了它也滞销。我们搞扶贫工作要与时俱进也要有开拓精神,也要开拓创新。胡局长说什么不知道,反正后来郭书记有些生气。说,我的干部我负责,出了问题我也负责。”

“是吗。”程博问:“对郭书记你还了解多少?”

“我也是听说。”昌龙就告诉了程博他所了解到的郭水进。

程博从昌龙的讲述中了解到郭水进十七岁当兵。新兵三个月后就上前线。连长武家国看他还是个稚嫩的孩子,就带在身边。叫他小东北。他们连是侦察攻坚连。在总部发起总攻前,先把一些暗堡碉堡给炸掉,给后面的大部队扫清一些障碍。从出发到控制235高地。军首长只给他们二十四小时,他们连一路冲击而来,路上也遇上敌人阻止,他们不恋战,但是还有不少战友受伤和牺牲。连长武家国一直护着他前进。在235高地的山脚下,武家国最后清点了下人数。能战斗的还有五十人,包括轻伤。这时指导员负重伤,副连长牺牲了。三个排长一个牺牲,一个重伤,还有一个轻伤。武家国看了一下表,对大家说:是党员的都站出来,离总攻还有四十五钟,我们必需在总攻前占领235高地。大家都站了出来,武家国知道有一些战士不是党员。郭水进也不是,武家国拍着他的头说:“你不是党员,你站起来做什么?”

郭水进坚定的说:“我现在就加入。”

“我们现在都加入。”不是党员的战士都积极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

“好。”武家国说:“我当你们的入党介绍人。”就让受了轻伤的排长给记下了他们的名字,他们在武家国的带领下火线宣誓入党。

这时军部发来消息问他们的情况。武家国回:“总攻前一定拿下235高地。”武家国放下通讯电话就布置攻坚任务。

第一次冲锋就到了半山腰,也受伤和牺牲了几名战士。郭水进与武家国一起趴在一个土堡后。武家国对郭水进说:“再发一次攻击我们就完成任务。”武家国在土堡对冲上来的战士做了几个手势。大家就对敌阵地开火,边掩护边冲击。他们又冲上去了一段。眼看就要到顶了。从暗堡飞出一梭子弹,武家国中弹倒下。郭水进马上趴下,拖着武家国躲藏到一块石头后。敌人在疯狂的扫射。

武家国口吐鲜血紧握着郭水进的手说:“小东北,要是还活着,去我家看看我娘。”说完这句话武家国就牺牲了。

郭水进抱着武家国的遗体痛哭。这时通讯兵拿着战地通讯电话爬了过来。电话里传出军首长焦急的声音:“武家国!还有十分钟就要发起总攻了!报告你现在的情况!”

郭水进看着通讯兵。接过了电话,哭着说:“报告首长,连长他牺牲了。”郭水进也环顾了一下周围,他希望能看到受轻伤的排长。可是就看二十几个还能战斗的战友,他报告说:“指导员重伤,副连,排长们都牺牲了。我们还有二十几名战士能战斗。”

军首长问:“那现在你们谁指挥!?”

看着怀中牺牲的武家国。郭水进说:“我指挥!”因为现在没有时间与战友们商量。

“好!还有八分钟。”说完军首长就挂了电话。

郭水进把电话还给通讯兵,放好武家国的遗体,对周围的战友们说:“李顺,杨超,张伯贵,你们打掩护,把敌人的暗堡都给引出来,其它的同志带上手榴弹和炸药包。灵活的与我一起把那些暗堡炸掉!保护好自己,我们不能再牺牲了。”

“是!”战友们应着,郭水进一个‘上’的手势。李顺,杨超,张伯贵,就对山上开火。敌人在山上有四个暗堡,暗堡火力口都喷出了子弹。郭水进他们带着炸药包,就快速的爬出掩体。躲着敌人的射击火力口,爬山上暗堡,对着暗堡射击口放好炸药包,迅速滚下。

‘轰’!的一声暗堡开了花。‘轰’!‘轰’!‘轰’!敌人在山上的四个暗堡全炸了。没炸死逃跑的敌人,他们就开枪射击。有些炸伤的敌人还对郭水进他们开枪。郭水进与战友们一起把235高地的敌人消灭干净。

郭水进腿也受伤了,他倒下时,看到通讯兵也跟了上来,他说:“快报告军首长,我们控制了235高地。”

“是。”通讯兵应着。这时他们也看到我方一排一排的炮弹向敌方射去。

一个战友说:“总攻开始了。”

另一名战友给郭水进包扎伤口说:“这235高地为什么不用炮轰,一颗炮弹就给解决了。我们就不会失去我们的连长和战友们。”说完泪水流了一脸。

郭水进忍痛的说:“连长对我说过,这些高地都是些小暗堡小军事设施。炮弹要打他们更大的军事堡垒,更大的军事设施。所以,我们得提前把这些小军事设施给清理掉,让我们的大部队更好的勇往直前。”

之后,郭水进与受伤的战友们都住进了医院。战地受的伤,郭水进送到医院时伤口大面积的感染。左腿截肢了。他们都立功受奖,都是国家功臣。在离开部队前,首长问他们最后还有什么要求,郭水进说他刚高中毕业,想去上大学。组织出面给他联系了一所大学,在他上学前,他来到了武家国的家,也是利水乡武家寨,他看到了武家国年迈寡居的母亲。家门上挂着烈士军属的牌子。武家国年幼失父,母亲一人把他拉扯大,可是儿子牺牲了,她是日日夜夜以泪洗面。

郭水进看到这样的情况,当场跪下认了母亲。以后寒暑假都回来与武母一起过。大学毕业后,他就要求分配到吉锁来工作。他是功臣,是大学生,又是残疾人。组织照顾,工作自然都比较轻松。年年都是先进工作者,他想把武母接到城里与他一起住。武母不同意,说郭水进一个星期回去看她一次就够了,她就住在利水公社的边上,也方便,家里也有武家国叔叔们照看着。三叔还让女儿武家梅与武母一起住,说武家梅就是她的女儿。

后来郭水进与武家梅结婚,第一个孩子姓武,他说他能活着,是武家国给他续的命。

郭水进的工作还是出色的,几年前,组织调他到市里任副市委书记,管残联,妇联,民政一些工作。他回想了自己几十年来的工作历程,虽说年年是先进工作者。可是可以说是一点政绩都没有。他五十了,不能就这样退休,要是这样退休的话,他觉得他就不配是一名军人,是一名共产党员。他找到市组织部,要求到一个乡去任职,他要做出一点成绩来。市里要是不同意,他就到州里去要求。就这样,郭水进回到利水乡来任书记。那时的利水乡就乡政府周边的农村看着还是可以的,稍远一个点就不行,大多数的村民都是出去打工的。

郭水进来了后,就大力发展种植与养殖经济,也开展民俗民间农家文化旅游活动。这些年来,利水乡各行业成绩显著。市里要调他回去。他说:“还有一个陇夯寨是利水的短板,等我补齐了。我也六十了,就不回市里了,直接回家就好。哈哈哈。”

郭水进很开心,是真正的开心。老母亲现在八十多了,身体健康。妻子是农村户口,他们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当兵已经是干部,老二在上军校。

现在除了陇夯寨,没什么大事让他挂心的了。就是每年八一,郭水进与健在的战友们,会去一趟麻粟坡烈士陵园祭奠牺牲的战友们。现在孩子们都大了,交通也便利,郭水进每年都回东北一次看父母与兄弟。

“了不起呀。”听完昌龙的讲述,程博由衷的发出赞叹。

1

第七章:郭水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