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忍冬>第七章:你放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你放屁

小说:忍冬 作者:雁嘶鸣 更新时间:2020/2/15 12:50:00

老纪不理他,继续问:“去年国庆过后,齐欢为什么来看你?你们还拥抱?”

程博说:“她是来了,但是我们没有拥抱。她崴了脚,我扶着她。”

“说说那时她为什么会来看你?”老纪重复问这个问题,他可不会放过,他以为程博在敷衍他。

“这个问题说起来比较复杂。”程博想,看来相亲的事的说了。为自己的清白,说就说吧。不过说的简单一点,别搞的那么复杂,要不把大姨都的扯进来。

老纪说:“我们要一个明白的结果,为你,为她。也为我们的干部队伍。”

程博说:“我从部队回来后,我妈就撒网给我找相亲对相。我与文丽相亲的同一天我还要去见齐欢。我见了文丽后不想见齐欢了。可是,为了我的工作。我还是去见了她。”

“为什么为了你的工作?”

“因为齐欢的父亲齐副市长是主管农业。我又是利水乡的副乡长。利水乡还是以农业为住的乡镇。”

“你去见齐欢。文老师知道不知道?”

“知道。我告诉她,我去齐欢是为了我以后好工作。”

“文老师同意你去?”

“同意,她说为了工作她支持我,她还告诉我她与齐欢是高中同学。不过,她们的关系不好。”

“你见到齐欢后,你有没有对她说,你以与文老师相过亲了,喜欢了文老师。”

“没说。”

“为什么没说?是不是你喜欢上了齐欢?后悔先见了文老师?”

“没有。我们都是走过场。”

“什么意思?”

“前一天晚上我收到齐欢给我发来的短信。”

“还保留的有吗?我们可以看看吗?”

“可以。”程博拿出手机,把那条短信找了出来,给老纪他们看。老纪他们看过之后。把手机还给了程博。问:“文老师有没有看过这条短信?”

“看过,就是我对文丽说,我还要去见齐欢相亲,她生气了,我把短信给她看,文丽看过后说,这才是齐欢性格。”

“那齐欢是什么时候知道你与文老师好上的?”

“第二天。”程博说:“九月二十六号,星期一,我早早的来与文丽吃早餐,是在利水中学吃的。吃过后,文丽送我上车,齐欢打电话来说要与我一起吃早餐。我告诉她我和文丽一起吃过了。也告诉她文丽才是我爱的人,叫她别打扰我和文丽的生活。”

老纪追问:“你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这是我与文丽第一次吃早餐。还有,我是特种兵转业,对一些经历过的事记忆深刻。何况是与文丽。”

“看了你的档案,战功赫赫为什么转业?”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对不起。齐欢知道你与文老师的关系,她为什么还来看你?”

“这个问题你去问她。”

“程博同志别抵触,如实说吧?”

“我不知道。”

“她崴了脚后,是你送她回市里的?”

“是的,送回齐副市长家。”

“她来这里开超市不是为了你?”

“她为了赚钱。我重申一遍。我和文丽已经登记结婚了,文丽是我的爱人,一生钟爱的女人。”

老纪看着程博沉默了一会儿说:“先就到这里吧。你出去把昌龙叫进来。”

程博没有答话,站起来去开门。老纪说:“我们的谈话不要与其他同志讲。”

“这个我不要你教。”程博开了门也就出来了。大家都站在走廊里,看到程博出来了,吴进华问:“程排。”

程博举了一下手让他们什么也没问。说:“小昌,你进去吧?如实回答所有的问题。”

“哎。”昌龙有些胆怯的进了办公室,他可从来没遇上过这样的‘阵势’。

程博把吴进华他们带到了昌龙的办公室,他们要问,程博说:“先什么也别问,问了我也不会说。过会儿你们都会被问到的。”

吴进华他们也就不问了,都无聊的坐在那里。

老纪叫昌龙关上了门。请他坐在程博坐的那个位置。昌龙坐下后,老纪问:“说说你对程副乡长的看法。”

“我对程副乡长没看法。”昌龙说:“你们想知道我对程副乡长有什么看法?”

“不是我们想,是你与程副乡长工作这段时间来,对他的工作与村民关系。”

“都挺好,你们也知道程副乡长是部队回来,作风优良,三八纪律牢记心中。”

“他采买这些办公用品,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我们一起商量买的。我们拿的多,是商品多,不是回扣那些。商家给我们价格都便宜一些。电视机,监控器都是欠钱的,程副乡长说等年底我们有钱了再送。”

“你知道价格和数量吗?”

“知道,可是我记不住,程副乡长都写得有欠条的。”

“知道程副乡长和齐总理,齐欢是什么关系?”

“合作关系。你们也看到了,齐总经理租了我们的店面开超市。”

“一年租金多少?”

“一年十二万?”

“一千平一年要十二万。为什么对别人租两百平要一百万?”

“不是这样说的。”

“怎么说?”

“那个来租我们这里拍婚纱照的马经理,不仅仅是租两百平,他要整个‘战场’与栽金银花岩石坡都当拍婚纱照的基地。不是,是岩石坡划一块面积出来当基地,不但我们收不了花,还要专人管理。‘战场’是全部随他拍。”

“去年国庆过后,齐欢来看过程博?”

“当时我们都以为他们是朋友。前几天五一开业,我们才知道齐总经理那时是来看方队长的。”

“谁是方队长?”

“方平,公路局修路的。”

“他们是什么关系?”

“以前的男女朋友,以前吵架分开了。现在又想合好一样。”

老纪对记录员说着什么。记录员停了下来。

后来老纪又问了昌龙一些问题,与程博说的昌龙说的也一样。就叫昌龙出来了。

麻相亮坐在了老纪他们面前。因为麻相亮他们是清明后才正式上班,问他以前的事,他也不知道。问现在的事与昌龙,程博讲的也一样。后来问刘航和石建海与麻相亮说的也没出入。

石建海出去把唐果叫了进来。

唐果进来关上门,先站在老纪他们面前,微笑的对他们鞠躬:“叔叔好,两位哥哥好。”

“请坐。”老纪请唐果坐下来。

“哎。”唐果坐了下来。

老纪问:“唐果,是吧?”

“是的。”唐果认真的回答。

“你喜欢在这里工作吗?”

“喜欢,不过,我还不是正式员工。我是实习生。”

“学什么专业”

“经济。”

“程副乡对你怎么样?”

“很好。程总对我们都很好?”

“在这里他给你这个实习生一个月开多少工资?”

“一千五,和刘航一样。”

“那麻相亮与石建海是多少?”

“两千。”

“为什么你们有五百块的差距。”

“因为麻相亮和石建海是经理。”

“一千五,对一个女孩子来说,你不觉得少?”

“是少。可是我们还没有效益,种庄稼它也要秋收不是。等我毕业后回来正式工作了,工资会加的。”

“程副乡长答应你回来?”

“嗯。程总说了,以后有了效益我们都会涨工资。还有奖金。”

“你也有?”

“有。不过我要回学校了。可能没有。因为我没有付出。就不应该拿工资和奖金。”

“这里晚上很无聊吧?”

“不无聊。现在有微信,微博,还有手机。”

“就你们住一层楼?”

“没有。还我两个后来的护士姐姐和出纳会记,他们也住三楼。”

“你们是几个人一间房。”

“我们先来是一人一间。护士姐姐们后来的是两人一间。还有的人员都是附近的村民。他们回家住。”

“两个护士也是一千五?”

“程总没说过。她们是乡卫生院借过来的。”

“那晚上,程副乡长或是其他的男同志有没有叫你们女同志单独陪他们。”

“没有。”

“你肯定你没有。你能肯定别人也没有?”

“我肯定。”唐果听出苗头不对。她反问:“叔叔你是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老纪说:“我就好奇,给你们这么少的工资。在这偏远的山区,你们又是女孩子,你们还干的这么热心。我想知道你们女孩子晚上是不是陪睡。”

“你放屁!”唐果生气的站了起来打断老纪的话。说:“你妈晚上才陪男人睡!”

“小唐。”老纪严肃的说:“注意你的态度。”

“注意你的态度!”唐果走到老纪他们的茶几边生气指着他说:“你谈工作就谈工作,你不可以污辱我们这里任何一个人!哼。你肮脏龌蹉,不要以为别人都与你一样肮脏。要是我们女孩子做了那样的事。我就是你妈。哼!”唐果生气的把记录本子抢了过来扔在地上。

“唐果!”程博推门进来了。因为唐果的声音太大。而且很愤怒。程博说:“领导是来调查事情的,你好好说。”程博对老纪说:“小唐年轻不懂事。”

“我年轻不假。”唐果说:“但是我干净。”

“唐果,给老纪道歉!”

“他们给我道歉!”

唐果和程博争上了。

2

第七章:你放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