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在黑暗中穿行>0039,追查凶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39,追查凶手

小说:在黑暗中穿行 作者:郝子先知 更新时间:2020/5/24 9:45:52

小伙计一听是军统,吓得赶紧放下手中的活,接过画像仔细看了几遍,努力回想了一阵,摇了摇头说:“没见过,真的没见过。”

“真没见过?”张喜坤探头紧盯住那名小伙计的眼睛问。

“真没见过。”小伙计紧张地说。

“这个人是日本人,个子不高,走路很轻的样子。”张喜坤补充说。

“你等等,你说这个人走路很轻,那我倒是有点印象,不过那个人嘴上有胡子,你画像上的没有。”小伙计说。

“你说说那人什么来历?”甘永胜追问道。

“我找找账本。”说着伙计在柜台里找出一本厚厚的账本,翻了起来。

“对,好像是这个人,他个子不高,走路很轻,虽然挑个货担,但走起路来一点都不费力,头一眼看见他时,我觉得这个人有点功夫,所以印象比较深。”伙计想了想说。

“那你看看他是什么时候入住的,又是什么时候走的?”张喜坤问。

“他是七月三号入住的,什么时候走的,这里没写,估计是没走。”

“他在楼上吗?”张喜坤说。

“我帮你看看。”小伙计说完转身上楼。

“跟上。”张喜坤说。

小伙计来到13号屋门前,门上着锁,显然里面没人。

“没人,这二天我好像没看见他。”小伙计指着房门说。

“你不要声张,我们在这里等他,你们这里有空房吗?”张喜坤说。

“您要住店?”小伙计问。

“我们要等人。”张喜坤瞪眼说。

“快给我们找一间客房,我们要执行公务。”旁边的程耀先不客气地说。

“这事我得先跟老板打声招呼,你们等会儿。”说着小伙计进里面去找人。

老板一听是军统要等人,知道也就是一天的事,对小伙计说:“给他们开间房,那些人都是瘟神,咱惹不起。”

不大一会儿,小伙计跑回来把五个人领到十四号房。这里不仅能监视,而且偷听都可以了。

张喜坤领着四个人进了房间,四下看了一圈,见屋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二把椅子。张喜坤打开窗户向外面看了几眼,下面是条胡同,安安静静的。

张喜坤见周围没有任何异样,一屁股坐在床上,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说:“如果这人真是日本特工的话,我们这几个人怕是抓不住他。”

“咱们可是五个人,手里还有枪,还怕他不成,我就担心一枪打死他搞不到口供。”程耀先满不在乎地说。

“还是小心点的好,上次六个人都没抓住他。”张喜坤提醒说。

“这次不一样,我非让他挨一枪不可。”程耀先不服气地说。

“那咱们就在这里等。”张喜坤说。

五个人足足等了有一个时辰,也没见那人回来。

“既然咱们手里有枪,三个人就足够了。我和程耀先还有张方三个人在这里守着,你们俩拿画像再到别的客栈问一问。”张喜坤说。

“是。”

另外二名学员拿着画像出了悦来客栈。

张喜坤三人在悦来客栈一直等到下午四点,也没见十三号客房住户回来。

“天都要黑了,一点成绩都没有,看来咱们这行也不好干呀!”张喜坤说。

“那二个也不快点回来,是不是出事了?”程耀先奇怪地问。

“不可能出事,城里到处是咱们的人。”张喜坤说。

噔噔…一阵急促的上楼声传来。

“谁?”张喜坤顿时警觉起来。

“是我,店伙计。”屋外传来一个声音。

程耀先把屋门打开,店伙计一脸兴奋的样子说:“十三号屋的人回来了。”

“别惊动他,先让他进屋再说。”张喜坤小声说。

不一会后,一个身穿灰布棉袄的中年汉子担着货担上了二楼。

张喜坤趴在门缝向外瞅了一阵子说:“真他娘的扫兴,不是那天的日本人。”

“白等一天。”程耀先泄气地说。

“不过他挑的货担好像跟那天的很相似,不妨问一问。”张喜坤不甘心地说。

“死马当活马医,碰碰运气。”程耀先说。

灰衣货郎上了二楼,左右瞅了几眼,打开房门,挑着货担进了自己的房间。

“走,问问他。”说着三人出了房间。

张喜坤敲了敲十三号房门。

“谁?”屋里人问。

“伙计,送开水的。”张喜坤说。

不一会儿,门开了。

张喜坤三人飞快地一闪身进到屋里。

“你们是什么人?”那人吃惊地问。

“军统。”

“我……我只是个卖货的,什么也不知道。”那人一脸惶恐地辩解说。

有门,张喜坤心想。

“我们只想问点儿事,你不用害怕。”张喜坤和气地说。

“你们想问什么?”那人不情愿地问。

“见过这个人没有?”说着张喜坤拿出画像。

穿灰色棉袄的中年汉子仔细看了几眼画像说:“见过。”

“在什么地方?”张喜坤惊喜地说。

“就在这里。”

“他是干什么的?”张喜坤问。

“他说他是一个叫甘永胜的师叔,托我打听甘永胜这个人。”货郎说。

总算是没白等,张喜坤心中一阵的暗喜。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这人很有可能是日本特务。”张喜坤严肃地说。

“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你们得破费些。”穿灰棉袄的中年男子竟然讨起价来。

“你他妈的想钱想疯了,竟敢冲军统要钱,不想活了!?”程耀先把腰里的手枪一亮说。

那人一看到枪,脸色顿时吓得煞白,嘴里嗑嗑巴巴地说:“我说,那人…是个道士,我头一次见他时,他穿着身道袍,不像是日本特务,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你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张喜坤问。

“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是四个月前的事了。那天,我在村口卖货,有个中年道士拿出一张画像问我见没见过一个人,我说没见过。之后,他到村里打听了一圈,也没问出些什么。他就又回来找我,说如果我能帮他打听到这个人的下落可以付钱给我。那时,我正缺本钱,心思就活了。”

“你是包打听?”张喜坤说。

“我是走街卖货的,打听些事只是有方便条件。”那货郎说。

“你接着说。”张喜坤说。

“那人说他是一个名叫甘永胜的师叔,甘永胜被日本人炸到江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庙里的道长派他出来找人,而且他还拿了张画像。”说着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像。

张喜坤接过来一看,画得还真像,怪不得有人能认出甘永胜呢。

“你帮他打听消息,怎么和他接头?”张喜坤追问道。

8

0039,追查凶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