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户座雇佣军>标靶太空陆战训练基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标靶太空陆战训练基地

小说:猎户座雇佣军 作者:庄宇 更新时间:2020/1/8 16:46:34

从总部大楼里出来后,沈深预约的飞船到了,那是个橄榄球性状的飞行器,没有看见任何发动机之类的装置,表面上蚀刻着黑冰的logo,一朵绽放的鸢尾花,让人想起古代法兰西的波旁王朝。

“那个女人漂亮吧。”沈深和他坐上去穿上紧身的太空作训服后后问道。

咖啡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您说的是,泳汝?”

沈班长告诉他,那是个机器人,是人造器官和超轻型骨骼的生物化学造物,大脑是一台神经网络计算机。十几年前,当铁肺还是个连长的时候,在战斗中缴获了一批性服务机器人。那批机器人使用的就是被三大势力共同禁止的技术——人造神经网络,以模拟拥有灵魂的女性。本来她们应该被统一集中销毁的,但铁肺却对其中一个动了恻隐之心,将她的神经网络大脑拆解隐藏了起来。

“人造神经网络是什么?”咖啡问道。

“你的大脑就是一个用1000亿颗神经元组成的、受各种激素、电信号影响的神经网络。人造神经网络就是用纳米多极神经元去模拟人类的神经元,组成神经网络,去模拟人类大脑的运行。这种技术争议很大,反对者认为这会导致大企业批量生产大脑,是对人类灵魂的亵渎,就立法严厉禁止了这种技术。”

“班长,我们现在要去哪里?还要穿这种……航天服。”穿上黑色紧身战斗服的咖啡显得非常瘦小。

沈深回答他:“去标靶。”他所说的标靶是【标靶太空陆战训练基地】,一座位于黑冰星和希伯来恒星间引力平衡点的巨大的太空军事设施。

在标靶基地,黑冰公司准备了一个训练营,考尔菲斯就是要到哪里去接受新兵训练。

在古代,将航天器送上太空是个严肃而麻烦的事情,且不说航天器本身精密、复杂、昂贵,执行特定任务,比如飞向火星什么的,发射窗口有严格的要求且转瞬即逝。传统的火箭发动机虽然点火起来非常震撼,但发射场要求高,一次发射就要消耗几十卡车的燃料和氧化剂消耗,噪音也大到难以忍受(相对于城市生活而言)。

现在这些问题都不存在了。

航天领域常用一个词:比冲,指单位燃料提供的加速能力。化学燃料,液氢、液氧、偏二甲肼什么的,本质就是分子间的化学能释放,工质喷射的速度只有几千米每秒,提供的加速能力实在有限。现在的航天发动机则不叫这个名字了,叫“亚光速发动机”,就是一台托卡马克式的核聚变反应堆,反应堆里的接近光速旋转的高能氢、氦、锂粒子会直接被引导出来,向后喷射,产生比冲非常巨大的推力,成本较低且发射简便。

现在的轨道和行星际旅行就像是过去地球上出门上高铁、上飞机一样,是日常生活,一张前往上亿公里外的船票只需要过去从北京飞上海的机票价格就行。而且行星间的距离时远时近,有时候票价会像火车票一样便宜。

他们在太空中仅仅航行了2个小时,中间一直感觉是蜷卧在座椅里一样,实际上这艘小飞船一直除以0。8G的加速度加速的状态。航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被安全带悬吊了起来,仿佛重力场瞬间掉了个个儿,把咖啡吓了一跳。

“我们在减速。”沈深冷淡地告诉他。

咖啡的脑子旋转起,努力回忆起牛顿三定律。哦,好像是这么回事啊。

他吃力地扭过血液灌顶的红脸:“班长,我们为什么不让飞船掉个个,这样就又可以躺着了啊。”沈深的回答简直就不是人话:“因为这样我们可以看着前面。”

少年咂摸其“前面”这个词,为什么是“看着前面”,而不是“望着下面?”再看看沈深,他在安全带的约束下一直保持着端坐的姿势,脸上还黝黑一片毫无表情,直教人怀疑面部神经早就受伤麻木了。不过几个月后,咖啡也学会了如何刀夹在脖子上也能面如死水。当然,他还会学会操控自己的心跳,以及像音乐家拨动琴弦一般,操纵自己的每一根肌肉。

黑冰星的重力场仅相当于地球的二分之一,所以非常不适合组织军事训练,无论是奔跑还是力量训练、战术科目训练都会强度不够。

新兵训练基地设置在黑冰星与太阳之间的拉格朗日点上,那里有一座直径50公里的扁平基地,就像一块悬浮在太空中的箭靶,它的名称就叫“标靶”。

【标靶太空陆战训练基地】不是训练太空作战的,而是传统的地面作战,包括野战、巷战、山地战、丛林战。因为星际时代的地面作战的星球有上千颗,其中只有地球的重力是标准的1G,其他的行星有的重力太强,举步维艰,有的重力太弱,一蹦十米高。如果要对陆战部队进行全重力场的适应训练,传统的做法就是把部队拉到不同的星球,就像曾经的“跨区训练”一样,成本太高。

太空训练基地就成本低很多了,因为在太空模拟不同的重力场是很简单的事情。你只需要造一个轮胎似的大环,调节大环的转速,就能模拟极强和极弱的重力场了。当然,建造一个设施齐全、有山有水的太空训练场的成本也动辄上百亿维塔,所以大国们都不愿意自己造,而是选择租赁黑冰公司的训练基地。

标靶基地从宇宙黑天鹅绒般的背景中浮现了,开始只是刺眼的繁星中的一颗不起眼的小行星,仔细看能瞧见模糊的轮廓,然后轮廓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大,很快就像满月那么大了。看见自己熟悉的基地,沈深的神情似乎放松了很多,在小艇中放出经典的乐曲《蓝色多瑙河》。

地球古代有部经典的科幻电影《2001太空奥德赛》,当片头的巨大太空站出现的时候,背景音乐就是《蓝色多瑙河》。

刚开始的时候咖啡觉得没什么,但随着小艇的迫近,咖啡先觉得“它就这么大”,然后是“它怎么这么大?”,最后是“哇,太大了”。如果说地球上的航空母舰就是让人初看觉得庞大和震撼的人造设施,那么这座基地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从地球轨道看宏伟的喜马拉雅山脉。

当小艇以低速略过基地的边缘的时候,感觉就小蚂蚁爬上平坦的篮球场一样,光他们飞过长达数公里的巨大汉字【标靶】就花了十几秒。小艇用了几分钟才到达中央的过渡舱,主过渡舱的直径有300米,显然是用来系泊上百万吨的军舰的。基地当然不会为了小艇打开主过渡舱,而是在旁边向外开了个十几米的小门,让小艇在微重力下缓慢地滑进去。

穿着黑色紧身作训服,班长显得高大强壮,而咖啡就如同裸体一般瘦小了。这种太空作训服可以提供真空中所需的压力,就像人的第二次皮肤一样。整套太空服只有后背上部和裆部是硬质的,因为前者要背负生命维持系统,后者负责排泄。

说起排泄不是一件耻辱的事情,在太空,甚至是太空环境下作战都是个严肃的问题。导尿管的使用是相当困难和难受的,特别是激烈的战斗状态,导尿管可能随着器官的移动而脱出。所以排尿的处理采用真空抽吸,将尿液直接搜集过滤并变成饮水。

有人可能觉得喝自己的尿变成的水有些“脏”,但从作战的角度看,条件已经好很多了。在地球上的高温气候下高强度战斗,军人一天饮下的水需要2—3升以上,一个步兵营一天仅喝下的水就有数吨。当你在野外没水喝,还要跟随大部队继续执行任务的时候,要有个尿液过滤系统就万幸了。

固态的排泄物的收集也是真空抽吸,就无法完全利用了,当然也不能随便乱丢,就像不能随地大便一样。排泄物会被烘干后储备起来,择机丢弃。不过……穿着战斗服排便很难受的是,无法擦拭,战斗服只能在臀部消毒、烘干、再消毒。不过在战斗激烈和工作紧张的时候,也就忘了**之事了。

过渡舱门关闭,空气填充入,两人在失重状态飘入宽阔的检测大厅。这座大厅有一块长达200米的玻璃,可以透过你去看见主过渡舱内一艘流线型的偏平星舰,很显然为了适应在大气层中航行,整体设计成了升力体。它两侧的4座垂直导弹发射单元打开,有穿着白色航天服的工程人员正漂浮着检修着什么,就像一群咬着在比目鱼上的蚂蚁。

一名和他们穿着同样战斗服的女军官慢慢走飞,她看上去二十多岁,胸膛挺拔,身姿高大健硕,留着很显然是违纪的长发,黄白混血的面孔,黑色的眼眸和尖下巴相当诱人,抓住了咖啡的眼球,但又不敢看。

沈深也看见她,但例行公事地敬个礼准备飘过,但那女军官却缠上来了。

“哎呦,这不是沈大班长吗?是火星上的暴风把您吹来啦!呵,这个俊俏的小帅哥是你小弟?”她一口北方味的汉语。

沈深的表情还是公事公办:“是,艾伦少校,他是本期新兵。”

这个叫艾伦的女军官表情夸张地看着咖啡,就像看着一堆山似的甜点:“哎呀呀,小伙子,你从哪来啊?”她抓住他的两肩,靠的如此之近,以至于他的脸都快埋到她胸脯里了。

咖啡的脸腾地就红了,感到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但是他还是礼貌地回答:“新孟买星,首长。”

“新孟买我去过,那里的女孩儿可浪了,嘿嘿嘿。”

“首长,我是穷人家出生。”

仿佛没有听到咖啡的回答,艾伦少校转问沈深:“沈班长,把这小伙子借我用1小时怎样?”

沈深冷淡地回答:“他坚持不了一个小时。”

艾伦还是一脸坏笑:“你怎么知道他坚持不了一小时,莫非……”

“滚。”这次沈深再无法保持严肃了,京剧脸谱似的黑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女少校还想继续调戏下去:“我能把他的前列……”

沈深强行打断她:“艾伦,你有完没完?要不我下次送你个钛合金震动手榴弹?你手底下的装步营训练好了没有,上个月我看过他们演习,根本打不了仗。我看你闲的痒。”

一听到沈深质疑她的能力,少校立刻不愿意了:“我的兵已经调教好了,生猛的很,现在我带他们到地狱,阎王都得怕三分。不说3个能打你1个,拉出来1个班就能放倒你。”

沈深的神色有些凶了:“我现在就能放倒你。”

“来啊!”艾伦少校反而张开了双臂,“现在,还是到我卧室?”

后来咖啡知道,这个女少校不是等闲之辈。艾伦·欧阳少校曾是联合集团“柯林斯”特战旅的一名连长,在阿非利加星云战役中,端掉了第五军区一个集团军指挥所。后来她因为猥亵士兵,原本要被开除军籍,念在卓有战功,被强制退役。退役转天她就加入了黑冰安保公司,成了雇佣兵,军衔和工资反而比退役前更高了。

“看我不一枪打穿你的腰椎骨。”、“我倒想再领教一下你的枪法。”、“我怕你膛线都被磨平了。”、“我不怕炸膛就怕你弹药打空。”……

看着两位魁梧的前辈,咖啡完全插不上话,也不敢插话。

雇佣兵从军官到士官,都是群兵痞流氓吗?

正当两人吵的都快嘴碰到一起的时候,咖啡悻悻地问:“班长,我们什么时候去新兵营报到啊?”

还没等沈深开口,艾伦少校就拽住新兵的手腕:“别急嘛,我和你们营长是拜把子兄弟,先到姐姐那里,洗去风尘,姐姐给你做做心理辅导。”

咖啡一把就被沈深拽了过来,脸撞到班长强壮的胸肌上——他多想撞到对面更软的那个上啊。

“别,你上次做完‘心理辅导’就退伍了。”

艾伦皱着眉解释:“不是因为那个,是因为我把那个小弟弄的太疼了,这次我轻拿轻放。”

玩笑开完了,沈深和艾琳的对话严肃了许多。他们并排悬浮在玻璃前,把咖啡丢在一边。

“上个月你去哪了,怎么都联系不上,去勃兰登堡—3星打仗了吗?”艾伦问道。

“对。”

“勃兰登堡战况如何?双方都封锁的新闻报道。我听说联合集团动用了10个集团军群的兵力,这次星际联邦估计撑不住吧。”

“勃兰登堡—3沦陷了。”沈深毫不吃惊地回答,“但联合集团的主力很快就抽调走了,他们在底比斯星团的防线被突破,包括第101集团军在内的精锐都去填补底比斯的战线了。从星际联邦预留的抵抗组织的数量来看,我估计很快他们就会反攻,咱们会有大买卖了。”

“大买卖?”

“你那个装甲合成营赶快检修装备,坦克、步战车、自行榴弹炮都准备好,估计再过2个月就要登舰出发。”沈深瞟了艾伦少校一眼,他的视线一直盯着窗外的星舰。

“公司有命令吗?”

“命令应该很快就到,我已经把报告上交了,这可是几十亿的大买卖。”

0

标靶太空陆战训练基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