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后黎明:无怨>败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败局

小说:最后黎明:无怨 作者:修途末子 更新时间:2020/2/22 18:06:40

酒店内,二人已经僵持许久,四周只有三人,陈少盘中的饼已经吃完,用手撑着自己的脑袋,袖子里藏有一枚微型通讯器,虽然局部信号被断,但在近距离内,陈少可以呼唤附近的线人,但如今,不管陈少如何呼唤,却没有半点声音,信号流通正常,却没有一点回应。

“不会吧……”陈少心里这般想着,透过窗外一看,只见巷子里陆陆续续走出许多人,手里拿着金属棍棒,戴着如鬼魅一般的面具,陈少的表情有些僵硬:“打手吗?这下麻烦了……”如今的局势已然不在自己掌控之内,线人似乎已经被切断连接,酒店周遭又有数十名打手包围此地,至于屋内,还有两人未曾动手,陈少手里可动的牌,现在只剩不知一张。

“滴滴……”通讯器里传来一阵声音,陈少用小指按下接受按钮,听到了那久违的声音。

“喂,少爷吗?他们已经封锁了周边所有大小路口,故意留下一条小巷,作为陷阱,在酒店厨房里,有一处下水道,就在橱柜下面,不要忘了去厕所一趟,把藏在梳妆镜第二个马桶底下的地图带上,另外,对不起少爷,我只能帮你这些了。”

“嗯”陈少小声回应着,朝不知使了个眼神,战斗就此打响。只见不知拿起桌上的一把复合餐刀,朝行刑者方向刺去。行刑者本想侧身一旁给予反击,却不知。

“咻……”一把复合餐刀以极快的速度从自己耳边擦擦过,割出一道血痕,不知站在原地嘲讽着说到:“小家伙,到你了。”那行刑者的脸都涨红了,将菜刀丢在一旁,狂啸一声,露出那恐怖的肌肉纹理,说道:“现在认错,还来的及。”便朝不知扑了上去。

“认什么错,我又没干什么事,只不过在戏耍一只大一点的猪罢了。”不知这般嘲讽道,身体却向后一跃手中刀刃飞出,插在那人脚上。中年人半蹲身子,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将刀刃拔出,丢了回去,直直击穿一块隔板。不知隐隐约约感觉到,四周的空气中,饱含杀气。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那中年人说着,嘴角的口水便溢了出来。随即又是一阵猛扑与拳击,打的不知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一节节后退。

“这样可不行啊……”陈少小声说着,将包里的匕首取下,起身准备离开座位,却见一声清脆的枪鸣,一枚子弹透过玻璃直击陈少面前的空酒壶,将酒壶打的粉碎。

“坐下吧,不然下一枪,可是要掉脑袋的。”坐在门口那人将筷子放下,喝完最后一杯酒,接着说到:“陈少,只要你放了安理,我保证,你们定能完好无损的出去。”

“如果我不呢?”

“那就没办法了,等不知一死,下一个,就是你了。”年轻人说完,将黑伞狠狠插进木制地板里。

陈少只能坐回原位,将手放在桌下,伸出4根手指,意为——杀了他。

不知不断与行刑者拉开距离,一度被逼到角落,不知看到这个手势后,笑了笑,缓缓站了起来,小腿靠墙一蹬,如子弹一般朝中年人撞去,只听一阵恐怖的肉体碰撞身在房间内回荡,不知没有停止动作,另一失手以极快的速度一拳砸在中年人脸上中年人向后退却数步,刚才与不知接触的右手,已经废掉。

“只剩一只机械臂了。”不知这样说着,扭了扭那有些错位的左臂,强行将骨骼复位,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依旧冷漠。

“还来吗?”不知这般问道,悄悄从裤袋里摸出一个黑色物体握在手中。

“来啊……”行刑者缓缓站起,一个跳跃,厚重的机械臂朝着不知的头部砸去,不知一个转身躲过,就在左手即将靠近那人脖颈时,拇指按下黑色物体上的一个开关,瞬间弹出一柄十厘米长的刀刃,随着一丝皮肉割裂声,刀刃深深插进行刑者的颈动脉,一股鲜血喷涌而出,纵使行刑者在怎么捂住伤口,再怎么反抗,等待他的,终究还是死亡。

此时此刻……佛伦城门处。

“你们俩那里来的,说……”一名检察官坐在木椅上,审问这俩身份牌丢失的家伙。

“长官我不都说了吗?我们的身份牌被人偷了!”樊宇这般回答,得到的确实一番嘲讽。

“偷?他为什么不偷你的相机,这可比你那身份牌值钱多了?”检察官这般问道,两人面面相觑,互看一眼,同时说道“我们是偷渡过来的。”

“偷渡?那个地儿偷渡过来的。”说着将脸凑到樊宇跟前,樊宇也很配合,降低声效说到“海岸二”检察官先是震惊,将脸挪开,拍了拍林格肩膀,说道:“你们可以走了。”

林格跟在樊宇身后,樊宇见他速度太慢将他一把拉走,提起背包拉着林格全力冲进城内。引得一旁路人围观。

“这么急干嘛啊!”林格这般说着,全力跟在樊宇身后。

“陈少出事了,我们得去就他。”樊宇将背包扔进一旁垃圾桶里,加快了速度。

“把碍事的东西都丢掉,我们得快点。”说着,将脖子上造价不菲的相机也丢了进去。

“不早说……”林格冲向马路边,拦下一辆的士。

“去哪儿啊?”司机这般问道

“城南烧子。”林格这般回答,关门坐上。

“去哪儿都行,去哪儿?算了吧。”司机这般说到,将车门打开,让林格下去。

“得罪了……”话还没说完,樊宇乘司机不注意,一把将司机从驾驶座上甩出车外,随即座上门没来得及关,便呼啸而去。

“你们这帮土匪,还我的车!”司机跪在地上,一群市民围了上来,看着这滑稽的一幕。

酒店里,情况有变。不知杀了行刑者,不远处一架隐藏无人机将全部过程上传到检察院总部,楼顶上的那名狙击手还在等待命令,没有检察院的命令,他不能动。

酒店里的年轻人拍了拍腿上的灰尘,随即站起身:“看样子,这回合是我输了。”年轻人轻轻拿起黑伞,嘴角微微上扬,接着说到:“第二回合,谁来。”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比先前还要恐怖的气息,两人对视一眼,只能感叹:这人不一般啊。

“怎么?怕了?”年轻人这般说道,不知有些气不过,抓住一条凳子便丢了过去,年轻人只是将伞轻轻一抬,将椅子接住,缓缓放下。

“还有其他招式吗?”年轻人向前突进,速度竟比不知还快。

“少爷,闪开!”

可惜这句话慢了一点,转眼间便杀到陈少眼前,手上的黑伞如同利刃一般狠狠刺中陈少胸部,来不及闪躲,随着一阵咔嚓的骨头断裂声,六根肋骨尽碎。

“咳咳咳……”陈少双手撑着地面,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视线已经越来越模糊。

“混蛋……”不知捡起散落在地的菜刀,朝那人脸上飞去,只见那年轻人不慌不慢的将伞撑开,将刀弹开。不知一跃而起接过菜刀,用尽全身力气再次劈砍过去。

“力道十足啊……”年轻人后退一步,随即稳住下盘,将伞往上一顶,与刀刃来了个照面,见第一刀没有砍开,便一脚踹到那块伞面上,那人没有丝毫动摇,依旧撑着伞,如同石头一般。

“到我了”年轻人将伞挡在身前,慢慢逼近,左手扯出黑伞伞柄,里面竟藏了一柄短剑,就在不知挥刀砍下的一瞬间,用伞面击飞那把菜刀,随即一剑刺入不知腹部。

“能试图用左手挡住这一剑,已经很不错了。”年轻人将剑拔下,剑刃竟然穿透了不知的左掌,腹部已经开始渗血,不知捂着伤口,右手撑着墙,立在那里,不愿倒下。

“你到底想怎样,好好活着不好吗?”说完,将剑刃插回,撑着伞离开,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一枚橡胶弹直直击中不知的头部,直接昏死过去。

“陈少爷,我们走吧。”那人说着,将陈少轻轻抱起,离开。几名打手将不知扛在肩上跟在后面。

“喂……好吧……”年轻人看了看身后那道紧闭的大门,不由叹息一声,接着说到:少了吧。

几名打手动作麻利,熟练的铺上一层易燃物掷出一根燃烧的火把,将这座十年老店,付之一炬,原本还有些暗淡的街道,顿时灯火通明,驱车离开时,附近居民提着水桶前来浇灭这场大火,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便背着打湿的被子进去救人。一些妇孺人安慰着刚被救出来的店家和服务生,也有人在一旁看热闹,时不时的掺和几句。这里的消防员很闲,因为城市不需要他们,每个人都是走过末世的人,谁都会在意身边人的生死,哪怕不曾认识,不曾了解。

等两人驱车赶到时,人已去,只留一片狼藉。店长与店员已经离开,在附近街坊家里入住,寒风拍打着废墟上的残骸。

“看样子……晚了一步……”樊宇这般说到,看着眼前已经倒塌的木制建筑,心中无限茫然。

“我们怎么办?”

“进去看看,还有什么留下的,哪怕是一块布料也好……”说着,大步朝着那一处明显有东西的地方走去,雪已经来了。

“我去……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说完,也跟着冲了进去。

“看样子,还在里面。”樊宇这般说着,戴着的黑框眼镜顿时顿时亮了一点,为他照亮了身前一尺,他熟练的在一堵熏黑的墙壁上摸索,摸到一块手感明显不一样的方块,向左转动一圈,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从一旁一块木板处响起。

“找到了……”樊宇大步走去,将那块木板推开,木板下面,是一道被烧黑的防盗门。林格使劲将门拉开,突然摔出一个人来,那人全身上下,已经被烧黑,樊宇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有一丝十分微弱的呼吸。

“把他抱走,快!”

“喔”林格笨拙的将这人抱起,随即以最快速度冲了出去。

“上车!”说完,与林格一齐将人平放到后座上,绑好安全带,随后驱车离开。

还好最近的医院不远,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到,路上没有一个人,没有一辆车,路灯已经暗了,所有人已经休息了,有些人,却彻夜难眠。

手术室外,两人坐立难安,看着电视上的新闻不断地重播,手术室的红灯还没有散去,雀山上的灯光,却早已熄灭殆尽。

幸伯拿着在门口已经等待了许久,却终究等不到少爷的身影。昏暗的书房内还开着一盏节能灯,家主还坐在那张木椅上,他已经沉默很久了……

就在这时,一阵电话声响起,家主结果电话,缓缓说到:“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已经打探到了,少爷现在被关在佛伦7号哨所内,是否现在去营救。”

“不必,你们继续盯着,会有人去的。”

“是”接着挂断了电话。一缕星光透过镂空的木门,散落到红毯之上,上面画着一把天平,一把利刃。

7号哨所内……

陈少缓缓睁开眼睛,自己躺在一处小床上,年轻人坐在他的面前,轻声说道:“陈少爷,你醒了~睡的怎么样。”

“这是哪儿?”陈少这般问道,表情异常冷漠。

“不告诉你。”年轻人拿起桌上的一杯绿茶,细细品着。

“不得不说,绿茶挺适合你的。”陈少张开手笑到,年轻人眼神一凛,闪出一丝寒光,看样子,这茶是喝不了了。

“**礼啊,要不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你早就死了。”

“不知呢?”陈少这般问道,完全没在意他说的话。

“呵,你说你哪位没用的保镖吗?他已经死了。”年轻人这般回答,将茶水放在一边。

“我不信,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人,你不会杀任务以外的目标,我说的是吧,韩兄。”陈少从床上坐起,看着眼前长得勉强还算英俊的少年,挑了挑自己稀松的柳叶眉。

“呵……那检察院呢?”韩少笑到,站起身来。陈少陷入沉思,脸上也逐渐阴沉下来。

“对了,要不是上头的命令,我之前就会杀了你,好好享受现在的时光,指不定哪时候,你就死了。”韩克青笑到,带上门出去。

“放心,这笔账我记住了。”陈少推开那杯喝掉一半的绿茶,躺下休息,之前的运动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气力。

有的人却已经坐不住了,屋外风雪交加,林格独自一人坐在医院外的长椅上,他想透透气,却不知,危险已经到来。

0

败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