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意大利1876>第十一章 酝酿,博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酝酿,博弈

小说:意大利1876 作者:骑毛驴的燕十三 更新时间:2020/1/14 23:27:05

1876年,新年伊始,国际局势便风云变幻,巴尔干半岛上的冲突更是愈演愈烈。

埃及的财务危机也已经吹响了破产的号角,英法这两头恶虎早已经在一旁虎视眈眈,并互相咆哮着,都想鲸吞埃及。

在阿富汗的战场上,局势不但没有按照伦敦那些贵族老爷们所设想中的行进,反而差点被阿富汗当地的起义军翻盘。

在这种形式下,一直在国际外交上备受孤立的意大利,突然有了新的动作,竟然在短短十天内,接连派出了两批使团。

一路由德普雷迪斯为首,以意大利特使的身份,踏上远渡重洋的巨轮,出使美利坚合众国,以获取金主爸爸的支持。

另一路,外交大臣文诺斯塔,则已经踏上了伦敦的土地,并将在伦敦的各大城市中演讲,游说拉拢大英的权贵,长袖善舞,让大英帝国的贵族们知道意大利是他们可靠的朋友。

但是此时的意大利国内,却显得有些诡异!

虽然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但其实底下依然暗流涌动。

在此次风波中,教廷本感觉机不可失,多路使者游走各方,但可惜买账者寥寥无几。

更奇怪地是,作为胜利者的翁贝托,竟然并没有惩罚的意思,就轻飘飘地放过去了,就连提都未曾提起,仿佛教廷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

这让庇护九世深感懊恼,有种一拳砸在棉花上,自取其辱的感觉。

但翁贝托一个细微的举措,立即触动了梵蒂冈那位教皇的神经。

就在克里斯皮这个大魔王接管了报社媒体后,便坚决贯彻了翁贝托的方阵,让往常在报纸上一直是高频词汇的教廷,竟然没有了声音。

甚至,伴随着奎里纳莱宫的偃旗息鼓,再加上阿泽略地频繁走动、安抚各大实力派,罗马城里的贵族老爷们也很识趣地跟着翁贝托的步伐,不论教皇的各种游说,愣是不动如山,在议会里也偃旗息鼓,一个字都不提教廷。

教皇,慌了,这比起首相明格蒂粗暴镇压教廷的举动更让其感动恐怖。

因为,教皇明白,一旦长此以往下去,教廷将面临“社会性死亡”!

对于教廷来说,王权已经旁落,若是不碰瓷,又哪来的热度?

往日一直高举高打的“罗马问题”,也会渐渐无人问津!

只有奎里纳莱宫继续硬干,教皇才可以不断在国际上动用影响力,把罗马宗教问题上升到意大利外交问题,然后联合法兰西等天主国家,全面孤立意大利。

很可惜,奎里纳莱宫似乎无意继续大动干戈,地方上的实力派和罗马的权贵们自然也不会放着大好日子去和翁贝托硬顶。

长此以往,意大利必将彻底摆脱宗教这个泥潭,不再被国际上的天主教国家所孤立,这是教皇所决不允许的。

头发花白的庇护九世,在苦苦思索许久后,决心三策齐出。

庇护九世先是亲笔给远在都灵度假的国王伊曼纽尔去了一封信,言辞恳切,表示教廷与意大利国王盘根错节、休戚与共,不可手足相残。

然后,又派遣教廷国务卿安贝斯,让其亲自去一趟巴黎,面见法国现任总统麦克—马洪将军,寻求“天主孝子”法兰西的帮助,在外交上向意大利施压。

最后,则是鱼死网破之策,和意大利南方实力派秘密勾结,万一事有不遂,便立即反叛。

改革向来不是一蹴而就的,但即使是暴风雨也有着前期的酝酿和博弈,此时的罗马就处于诡异的平静之中,不过在明白人其中更加不寒而栗。

随着罗马城里的贵族老爷们纷纷解除了禁令,纨绔子弟们也继续回到了以前歌照唱、舞照跳的日子,不过到底还是收敛了许多。

没了性命之忧后,这群权贵子弟也就闲了下来,自然免不了暗戳戳地揣摩奎里纳莱宫里翁贝托的心思。

这些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还是不免腹诽。

这次翁贝托兴师动众搞这么大动静,原来就为了惩治这些臭鱼烂虾啊。

早说啊,哪用得着劳烦您动手,我们早就把他们这些臭虫给推到断头台上了。

从古至今,总是有那么一小撮人,消息异常灵通。

这类人,常常游走于宫廷内外,实际上就是个传话筒,作为工具人来达成王室与某些实力派一些基本的政治默契。

有些消息,看似只是八卦,其实是王宫内有意透露的。

毕竟,真正的当权者身边,又哪有什么单纯的八卦可言?

要么是作秀,要么便是另有企图?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风波稍弥时,奎里纳莱宫的这些消息灵通之人,便传出了风声,“意大利即将要和大英帝国达成战略级外交关系,王储有意先扫清屋子,再迎接即将远道而来的威尔士亲王。”

这个理由站不站得住脚,当然站得住,此时的大英帝国就是世界霸主,再怎么尊重都不为过。

吃瓜群众们,纷纷对此很认同,至于另一个即将达成战略外交关系的美国自然就被忽略掉了。

美国虽然富裕,但是在19世纪的欧洲人眼里,不过是破落户罢了。

就连不少美国资本家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要不然也就不会如此追捧欧洲的贵族爵位和巴黎的时尚。

但是,实力派大佬们自然不会被表层所迷惑,自然可以看到更深远的东西。

但是如果他们还是以以前那个老眼光去判断翁贝托的意图,那他们只会南辕北辙。

因为,翁贝托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

他所接受的教育和三观,他的意图和行为,跟以前完全是两个人,所以一切分析都是不适用的。

不过外面的纷纷扰扰,无论是反扑也罢,揣摩也好,自然对翁贝托都造不成任何干扰,他正在静静地等待着时机。

海风微醺,阿泽略引着加里波第从侧门,深夜隐秘进入奎里纳莱宫,拜见翁贝托。

翁贝托,坐在壁炉边,正叼着雪茄,仔细地翻看着手边的资料,这都是新秘书焦利蒂为其找来的国内工商业资料。

“殿下,加里波第阁下到了。”阿泽略,把加里波第带进书房,便悄悄地退了出去。

“我亲爱的国防部长,您可是让我等太久了。”翁贝托阴郁的面容总算是有了一丝笑意,招呼加里波第在身边坐下。

“殿下,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您看我手中这厚厚一沓资料,这就是我这段时间的成果。”加里波第谈笑自若,眼神里散发出的满满都是自信。

翁贝托粗略地翻阅了一下,“阁下,收拾掉这批人,您就可以还意大利一支精锐的军团吗?”

“不能”,加里波第摇摇头,“就算是中世纪,也不是一两次刮骨疗毒就能让一支军队变得精锐。我需要里拉,我要购买武器,要给士兵们发够足够的报酬,要挑选更加年轻的棒小伙,还要培养一批现代化的军官……,这都需要钱!”

“这些够不够?”翁贝托从抽屉里拿出克里斯皮的抄家清单递给加里波第。

“殿下您能这么做,让我很诧异!”加里波第有些动容,王室竟然没有扣留一大部分,态度也变得认真了起来,“但我还是很遗憾地告诉您,这些远远不够。我听说外交大臣文诺斯塔,已经踏上了伦敦的土地,并在各地游说公关,并且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若是伦敦愿意给予我们一些经济支撑,可不可以从中挤出一部分来?”

“不,阁下,这部分钱我另有所用。”翁贝托没有让加里波第继续往下说,而是霸气地说道:“不用着急,钱的事情我都会解决的。”

“那军中这批渣滓什么时候动手清除?我看越快越好!”

“不,我自有打算,这件事交给克里斯皮来办就好了,他之前干得还是不错的。”翁贝托自然不会让加里波第把手伸到中央情报局来,这是政坛的游戏规则。

这和翁贝托不会把自己的卫队交给克里斯皮指挥是一回事。

即使是清查自己身边不可靠的人,也情愿交给阿尔萨斯王子这个门外汉来处理。

军队,乃是国家之本,自然必须狠狠地肃清一波。

不过,翁贝托不想硬干,因为国家太小,经不起动荡。

要是粗暴解决的话,将无法达成最好效果。

最好是再次效仿上次,让军官和士兵脱离,然后瓮中捉鳖,免得其走投无路,发起暴动。

不过机会,很快就有了!

因为威尔士亲王就要到了,为他举办一次盛大的欢迎宴会合情合理。

到时候,再以从陆军选拔一批中高级军官组建海军为由,召集这群要被清除的人来奎里纳莱宫开会,名为“海军成军典礼”,实际不过是又一次血腥清洗罢了。

只要清除掉这群人,军队就如刮骨疗毒,虽然副作用不小,但是只要把上次缴获的钱财、土地发放下去,就可以恢复元气。

然后再通过这次灭门抄家所获得的钱财,又可以支持下一轮的扩张,滚雪球的战略就成了。

0

第十一章 酝酿,博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