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旷古绝今一樵夫>第十八章 旧国旧都C 七十八.说来话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 旧国旧都C 七十八.说来话长

小说:旷古绝今一樵夫 作者:能慧 更新时间:2020/2/14 11:32:01

———————因缘缘因因在天,因缘有缘缘由人

七十八。说来话长

“己锼兄,怎么回事?

怪不得舅舅告诉说去年九十月间,一年轻和尚来找过。

我左思右想,什么时候认识的和尚,还年龄个头和我差不多。

当时,还真一念闪过兄长有论佛法神情,但马上又想,这怎么可能!

己锼兄,你怎么出家了呢?”

人一到跟前,慧能便有些迫不急待了。

“说来话长!

慧能施主,我们那边坐下慢慢说。”

“己锼兄,这施主施主的,弟感觉好像有点儿别扭。”

“那怎么称谓,慧能施主?”

己锼笑笑,一时也改不过口来。

“我们还是兄弟吗?”

慧能似乎有点儿认真的样子。

“当然了,慧能施主!”

“既然还是兄弟,那以后我们仍以兄弟相称,可以吗?”

己锼想了想:“那好吧,慧能兄。”

说了便拉着慧能在大树底下坐了下来。

“兄长怎么出家了呢?

什么时候的事,又为什么?”

刚一坐下,慧能还是急切想知道这中原委。

“慧能兄,我的话长。

你先告诉我,什么时候来的南海,还会走吗,来寺又何所因缘,行吗?”

再逢慧能,实叫栖寂惊喜不已——记得去年没过几天就去散之堂了,却见关门闭户……

当然,眼下他最为关心的,是慧能是否长住且和他一样与佛有缘……

“那好,去年冬至前随母亲来南海定的居。

现与舅舅一家同住散之堂后院儿。

这个月我刚娶了堂客。

今天是陪母亲和妻子来敬香的。”

“你成亲了!”

“是的。”

“怎么上午没见伯母和你堂客?”

“我陪她们来的,到寺院门口就分开了。”

己锼想了想:

“这么说、这么说兄台自己并不信佛?”

“至少眼下还未到那一步吧。”

“对了,怎么没听提及你外公?”

己锼瞬间沉默之后忽然忆起。

“我外公去逝了。”慧能埋头低语。

“阿弥陀佛!”

栖寂闻之,即刻起身,双手合十含首念念有词……之后坐下又轻声相问:

“什么时候归寂的?”

“去年元宵之夜突然走的,走得十分安详~~己锼兄,说说你的事,什么时候,又为什么?”

“去年中秋时节吧……”己锼眼神刹那飘浮之后却是言到: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去年元宵之日,我们一起听大和尚说法时,他曾问我愿否随他学佛一事?”

“当然记得!”

“这也是我与大和尚有缘呐!”

“大和尚专意找你了?”

“那倒没有,是我后来主动拜他为师的。”

“倒底怎么回事,己锼兄?”

“说来话长……”

~~“阿弥陀佛,打扰施主了。栖寂师弟……”

这时,上午曾见的那位中年和尚有事来找了。

第十八章旧国旧都D七十九。不知怎的

———————人大多无奈的是生活,而不是生命本身

七十九。不知怎的

送走了师兄,栖寂回身拉着慧能又坐了下来:

“慧能兄,我们刚才说到哪儿啦?”

“兄谓说来话长。”慧能笑笑。

“是说来话长啊!”一声长长叹息之后,己锼便推心置腹了:

“我家世代为官,但不知怎的,我打小就有些厌恶权贵的虚伪,恐惧财富的心累。

当然了,所谓名利之道,便与我两不相干了。

因此,那庠序之途,家里也渐依了我决计不求功名的任情任性。

即便这样,随着人一天天长大,我的日子还是距遂心如意不仅越来越远,且更乏踏实安稳感觉了。”

说到这里,己锼又一声长长叹息。

“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读书随心所欲,还无里外负重功名之求。”慧能笑笑:

“那兄长还想怎样?”

“其实,我还真没多想我要怎样,只有些担忧更畏怯我的明天而已。

慧能兄,人总要长大,总要承担责任的吧!

你说,乌飞兔走之中,我所之类能过得心安神宁吗?

这之前,我还真不知道我究竟要过怎样的生活,人又何来遂心如意?”

“也是,难怪兄长对苦乐无外于心有那么深的感悟了。”

“我也曾从庄子那里找到过些许安慰和寄托,可还是不知怎的,时光荏苒里,那安时处顺逍遥万化之初于我烦恼,似乎越来越有些不着边际了。

慧能兄,你说逆旅之中人活得了无意趣,庄子那全生之道、尽年之术于我所之类,是不是有点儿风马牛不相及?”

“也是,人既无生存压力,于世更没什么着意所求所期,如此百年,还真不知是生命无奈,还是无奈生命了?”

“说得好啊,慧能兄!你说是不是人一切百无聊赖之时,或亦生命真正有所着落因缘之际?”

“对呀!己锼兄,人大多无奈的是生活,而不是生命本身。

虽说生活无奈也是通向了悟百年究竟某种津渡,但其中若无生命自觉深省,终还是隔了一层吧?”

“所以,慧能兄,佛法伽蓝于我所之类,还真就有‘旧国旧都,望之畅然’的天然感召力和终极归宿之寄了!”

这时己锼望着慧能,已是两眼放光。

“己锼兄,你是说、你是说你因此无奈,才在佛法中发现并真正找到了自己更生命家园所期所归?”

慧能这才有些明白人一口一个不知怎的及我所之类那意之所在了。

“慧能就是慧能哪!”己锼更是有些忘情了:

“是的,以此无奈、以此因缘我开始接近佛法、倾心佛法了!”

“可己锼兄,人信佛修佛,不一定非要出家吧?”

想想母亲、妻子和周围许多于佛法那么虔诚的信男信女,慧能对己锼兄出家缘由,一时还是不那么信服。

“说得也是。慧能兄,我之出家,还真有点儿应了生活更生命的莫可奈何!”

“兄长是说、兄长是说这中还真有迫不得已的什么事情?”

“去年中秋时节吧,诸事最终都能顺我意志的爷爷和父亲,决计要逼我成亲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想强拒,的确也没道理。但如果真就这么娶妻生子了,我所之类又将如何面对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更承担呢?

慧能兄,你说除了去做和尚外,我所之类还有什么出路可以选择,所以……”

0

第十八章 旧国旧都C 七十八.说来话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