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旷古绝今一樵夫>第三十六章 明莫明兮G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六章 明莫明兮G

小说:旷古绝今一樵夫 作者:能慧 更新时间:2020/11/6 10:13:50

———————是不是正因为人看空了一切,才更能认清世界、认清自己

一八七。佛之为佛说到底

释迦摩尼在家出家成道故事,

信佛学佛修佛之人,不说全然耳熟能详,多少也知一个大概的吧。

作为得法之人更宗门新祖,为何于人究问如此泛泛之知呢……

张日用一边给慧能和自己斟茶一边思索之中,渐渐有所恍然了~~

我等信佛学佛修佛,当然多在服膺其理其义了。是不是或也正因为如此,往往也易于中纠缠而蔽于一曲呢?因为佛之为佛说到底,不亦人一己生命意趣及百年志向着落并最终成就故事而已吗……

想释迦摩尼生为“举国人之命”的王位继承人,大争时代却于富国强兵、开疆拓土毫无兴趣。年迈国王、忠心大臣于之绞尽脑汁为选美妃、为呈伎乐、为建四季宫殿且“令习兵马、手搏、射御”等等帝王之术,更差千骑万乘导从“案行国界,使观施为”,惟望能生巍巍权欲及治世宏图大志。可太子眼里心里于中看清的却是生命竞争的不堪、百年生老病死的悲苦;于中想明的却是王权如浮云、美女为骷髅、宫殿成野坟的虚幻无常,反是更加坚定了“专精至道,不思欲乐”绝决之心……

思维至此,张日用有些明白慧能用意了:

“师弟,愚可不可以这样理解,

佛缘一己生命志趣‘专精至道’而悟世界人生本相,那无常无我寂灭涅槃之说,不但是其王权富贵所弃之由,更也一己自身成就之因?”

“师兄所言极是!”

慧能放下茶杯紧接而言:

“天生一人,天生一性,人皆有一己天禀生命意趣。此中之适,谁都知道因此便得百年畅怀、生命无憾。但因缘之人因缘之中,又总有太多欲望及由此而来太多无奈,或这才是人一生不得安乐安稳更万般烦恼根源吧……

而佛之为佛,

是不是不仅特别清醒与生俱来一己生命意趣,更在自觉将那适志的‘专精至道’作为了一切放下毕生事业?”

“原来空门不空啊!”

听到这里,张日用似乎一下有悟。

“师兄说得对。

正因为人看空了一切,才更能认清世界、认清自己。

佛透说一个空字,只为启人知空识空悟空以达‘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生命妙境。

因为,那心不仅一切清净寂灭终极安稳之得,更人百年得无所得、住无所住一切解脱所见所明。人有此明,便会了无牵挂更无畏无惧去着落天秉志趣而自在生命、无憾人生了吧?”

“对呀!

圣人‘知不可为而为之’逆水行舟,虽毕生不遂,却‘乐以忘忧’。之中得失不计,不亦某种意义上无住生心认清识透了那天下归仁之为之求,才是一己百年适志真正,才是一己生命存在真正吗?此中的义无反顾无怨无悔,不但是人生命畅怀,更亦人生无撼了。

而庄子窘迫至缺衣少食,却自喻适志栩栩蝴蝶,不也多在了然一己性情更百年志趣真正吗!此中唯求‘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自在过隙生命、逍遥蜉蝣人生那泥涂不移,亦人畅心畅情得其所哉呀!”

似有幡然的张日用说了,不由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那一切无常无我、无得无住寂灭生心之中,何又为别驾大人畅怀生命、无憾人生的适志呢?”

张日用有悟之际,慧能话峰一转,便直直相问了。

第三十六章明莫明兮H

———————悟莫悟兮心性明,明莫明兮彻己趣,趣莫趣兮适志乐,乐莫乐兮畅其意

一八八。天生一人,志趣天禀

~~是啊,诸行无常、诸法无我之中当然一切皆空,因此那无住生心便叫人百年存在更为透彻了吧……

想少年读书便萌天下之志了……虽官场种种龌龊叫人身心一直倍受煎熬,但退思田园之趣、经商之富、授徒之乐等等等等,却又总是兴味索然,毫无生命快意……

天生一人,志趣天禀。万法无咎之中,包括名利权势亦可为百年“己任”之载、逍遥之资、得佛所恃吧——

风行草偃,不仅于人是度,是不是亦游心所乘?

而“智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者,不仅可安一方百姓,亦为济世之凭吧?

其中之仁,其中之道,既人生至求,亦百年适志,更或得佛之境……

想移山倒海,当是造化之奇,亦神仙伟力。

但长城以立、驰道以成、运河以开等等等等,人比造物更能开创奇迹,比神仙更具伟力。

因为,人的力量不仅在个人智慧,更在有效组织起来的群体志意。

所以,为政之中有得民心挥斥意气即是造物,施仁百姓时时受人礼敬更世世香火又岂神仙能比……

百年造福一方,平生桑梓留名。此中成仁、此中游心、此中得佛,不仅当下成就,更亦万世快意!

想到这里,已是明心见性的张日用不禁脱口而出:

“悟莫悟兮心性明,

明莫明兮彻己趣,

趣莫趣兮适志乐,

乐莫乐兮畅其意!”

慧能闻之,知已彻悟,欣然之中更是一吐为快了:

“师兄啊,《论语》载夫子言樊迟小人,愚以为夫子并非疾其学稼学圃,而是恨人不知士之君子于世难得、于世大用吧?

仕途不易,

始终存仁更难。

君子于仕途之中力求自保并有所作为,师兄比我更知其中有太多做人微妙及做事玄奥需君子着时间精力去用心,人哪能不分轻重什么都要去学呢?

夫子‘君子多乎哉,不多也’之意,或也在这里吧?

樊迟于中不得夫子之道要领,于之多有寄与的夫子当然要有失望了,不知师兄以为如何?”

张日用听了,略略思维后应到:

“师弟,我明白了。

矢志趣真,佛亦适性;人之自在,就在不自在。

人既然了悟了一己心性更志趣,便应为之成就竭尽全力。

人若以‘本来无一物’空寂之识之心存身仕途,夫子所言君子之德、君子之行,不但因此有了更为可靠精神支撑,那做人做事可琢磨巧妙,也有了其中着落真正。而夫子之直,夫子之报,夫子叹管仲之仁,孟子赞柳下惠‘不恶污君,不辞小官’等等等等,今日想来更是发人深省……

当然,庄子‘入则鸣……心莫若和’等等间世智慧,也就有了适志运用及发挥主心骨了。

公门里面好修行,官场的混浊,官场的险恶,皆识心见性之人智慧施展更百年成就之地。其苦中之大乐,不自在中的大自在,真的深心自知,趣味良多,那煎熬又何存之有?即便其中或有‘人道之患’,此患又何惧何畏!

万法空寂,本无一物,一切无著无得生心如磐,旷达随缘,那仕途之中不仅时时处处皆人涅槃之所,且也应了儒者‘舍我其谁’浩然正气,更亦‘为人臣子者,固有所不得已,行事之情而忘其身,何暇至于悦生而恶死’那真人间世乘物游心逍遥自在。

如此,仕途于心的煎熬,还真就少了、轻了、远了啊!”

~~“师兄是于煎熬远了,可师弟我却在活活遭罪呀!”

张日用话音刚落,知其已至究竟的慧能这时却有些忍不住的叫苦了……

第三十六章明莫明兮I

———————百年无奈,人却能时时一心逍遥自在;生命烦恼,人更可处处为之彻底解脱;此中一切无碍,即所谓道在日用啊

一八九。师兄这名更好

“怎么啦?”

慧能活活遭罪之语,顿叫兴头之上的张日用大吃一惊!

“内急呀,师兄!你看这一大壶水都哪儿去啦?”

时已向晚渐暗之中,慧能还刻意敲了敲红红炭火旁几已全空的壶身。

张日用听了,不由应声哈哈大笑,可那笑声于半空不但戛然而止,人更立马曲身躬背了。只见他咬牙切齿丝丝吸气稍稍缓过劲儿来后,才一脸苦笑提着一口气断断续续:

“我更、一直、憋着呢!”

说了便紧闭嘴唇弯腰躬背朝慧能费力偏了偏头后,方攥拳夹腿领人直趋门外……

“要是生在弥勒时代该多好!”

俩人从茅房出来时,浑身轻松的慧能不由自言自语。

“何好之有?”

张日用闻之十分好奇。

“那时人‘意欲’方便,‘地自然开,事讫之后,地复还合。’此无须忍苦随时随地还不存污秽,师兄,你说好与不好?”

慧能更是有些俏皮了。

张日用听了,笑笑之后却是多有感慨:

“是啊,一方人一方习俗,或许也只古天竺人才会有此奇思妙想。由此也可想见,当年佛祖说法或曾也有过内急不便吧?

所以,

太子不苦,便无生老病死之彻悟;

人无心魔,何须孜孜求佛以得佛;

世无肮脏丑恶,便无弥勒西天净土。

五谷五蔬滋养世人而化糟粕,而此污秽却又多益五谷五蔬。

一切苦,一切污,性灵之人、神奇世界都有方便妙用,因此大地依然花红叶绿五谷香,人间多有纯真美好情义浓。

师弟,或还是世间好啊!”

慧能当然觉知到了张日用于中情之所在,但此时此刻,还是有意避开了这一话题转而言到:

“师兄这名更好!”

“师父,此又何关愚之拙名?”

张日用听了多有不解。

“百年无奈,人却能时时一心逍遥自在;

生命烦恼,人更可处处有得涅槃之境身心为之彻底解脱;

此中一切无碍,皆因道在日用。

师兄,你说是不是你这名好?”

“真乃吾师也!”

张日用大笑开怀中不由伸手紧挽慧能又朝向了书房……

~~“老爷,书房需我掌灯吗?”

渐合暮色里,早在不远处等待张望的管家见状立刻上前请示了。

张日用闻之见之站住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时却面慧能万分感慨:

“弟子真愿没日没夜也不吃不喝就这样与师父尽兴下去呀!”

“那我们师兄弟就同去梵界伽蓝如何?”

慧能这里虽是玩笑找回了方才张日用或许的有心,但与之畅快,却也人由衷实诚。

“见性即是梵界,自心不离亦在伽蓝。道在日用,这可是师父您教弟子的。”

“所以,人饭还是要吃,觉还是要睡的!”

慧能笑笑应声,而张日用更是大笑开怀……

0

第三十六章 明莫明兮G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