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袁承志新传>第一章 灵魂融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灵魂融合

小说:袁承志新传 作者:龙战于野 更新时间:2020/1/10 17:03:01

风冷、苍凉、斜阳下,华山绝顶。

一株株苍松、一棵棵翠柏,在起伏的山峦间错落有致,整齐排列,宛若一个个威严而忠诚的卫士,偶然间传来的几声鸟儿的啼叫给本就空旷的山谷增添了一种凄清,落寞之感。

看着倚靠在石壁上,被剧毒无比的金蛇咬住后颈的“天柱穴”,全身发黑,毒发身亡的玉真子,袁承志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喜色,目光依旧凝重、冷厉,萧杀,那金光闪闪的金蛇剑已然紧紧地握在手中,剑尖直指前方。

他不知道,剑尖所指之处,究竟是什么,他只感到,四周依旧强敌环伺,仿佛有无数个看不见的敌人在环绕着他。

风,愈发的凄冷,气氛,也愈发的肃杀。

轰隆!他忽感一阵晕眩,脑袋仿佛被一根榔头狠狠地砸中,无数个画面瞬间像放电影一样涌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清兵入关,哀鸿遍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不!不!不!”他大声喊叫了起来,眉头紧锁,圆睁的眼睛里更是散发着妖异的血红!

“袁大哥,你怎么啦?”见袁承志如此反常,温青青柳眉轻挑,赶紧走上前去,关切地问。

“袁大哥,你受伤了?”阿九也大声叫唤着,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上去,轻轻地扶住了袁承志的腰。

黄真、归辛树、木桑道人,以及梅剑和、孙仲君等华山弟子俱是一惊,因为,他们从未见袁承志如此疯狂、如此失态过,方才那凶恶的眼神,简直就是一头发了疯发了狂的野兽。

“承志,你怎么啦?”一个中气十足,却又不乏慈祥的声音忽然响起,袁承志忽感醍醐灌顶,脑海中所有的血腥的场景都在瞬息之间消逝,在狂喷了一口鲜血之后终于以剑驻地站了起来,怔怔地望着来人。

须发皆白,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深邃如海的眼眸中,既有着一种上位者的威严,又不乏仁厚长者的慈祥。

“师父,弟子失态了。”袁承志躬身拜倒,目不转睛地望着穆人清,牙齿依旧是咬得咯吱咯吱作响。

弟子方才看到了一些幻想,所以失态,还请师父莫怪。”

承志,快去救你义兄李岩,他有危险!”一个一身红衣,风姿绰约的女子急切地叫道,她的身形迅捷如风,奔跑起来之时,宛若一团正在涌动着的火焰。

她正是李岩的妻子红娘子。

李岩义兄的险境小弟已然知晓,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如今闯王兵败,败退西安,牛金星、刘宗敏等人在闯王面前进馋,闯王误以为李岩大哥图谋不轨,如今正被围困在西安城东的坝桥,李岩大哥与小弟我情同手足,小弟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保住大哥性命。”

话音刚落,袁承志便站起身子,向穆人清躬身抱拳。

师父,李岩大哥性命危在旦夕,我必须立即前去搭救,告辞了!”

言毕,袁承志便翻身上马,如一阵风似的向山下疾驰而去。

红娘子大惊,怎的自己还没说,这袁兄弟怎么就对此间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呢?

温青青、何惕守、阿九也是一阵惊诧,她们皆面面相觑,茫然不知所措,袁大哥方才还在和玉真子那个恶道大战,怎就对远在西安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

不过此时也容不得她们细想,在向穆人清辞别之后,便各自翻身上马,紧随袁承志而去。

袁承志不仅知道如今李岩所处的境地,就连未来四百年后的事情,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方才那一瞬间,似乎有另一个灵魂与他本体的魂魄融为一体,他也就顺带地继承了那个人的记忆。

那个人,是华夏国四百年之后的一个特种兵王,在云南边陲围剿毒贩的任务中牺牲,尔后几缕残魂偶然来到了这个位面,与他的灵魂融为了一体,于是,他看到了扬州十日,嘉定三屠那一幕幕血腥的场景,看到了汉人同胞在清兵的屠刀下哀嚎,也看到了满清鞑子入住中原后,强迫汉人易服饰,剃鬼头,毁掉华夏衣冠,并用文字狱等手段将聪慧的华夏人一点一点地变得麻木不仁,更看到了两百年后,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华夏国的国门,至此华夏民族沦为任由西方宰割的羔羊。。。。。。。

“不!不!我绝不能让那样的惨剧发生,我名为承志,自然是要继承先父之遗志,绝不能让我华夏子民遭到满清鞑子的蹂躏!”

他默默地想着,快马加鞭地往西安赶去,若是去的迟了,恐李岩大哥会真的遭遇不测!

渭南之上,一个个衣甲鲜明的闯军士卒正在抢掠民财,肆意屠戮百姓,四面八方回荡的皆是无辜百姓的惨叫和闯军士卒那得意、方浪的笑声。

那时,我为报家恨,相助闯军攻陷北京城,推翻明廷,究竟是对还是错?闯军对百姓之祸害尤胜于前明!”袁承志只感脑海中一片紊乱,似乎有无数条毒蛇正在噬咬着他的脑神经。

“李公子,你这个骗子,你叫我们唱什么早早开门迎闯王,管教大小都欢畅,老婆子我开了大门迎闯王,我全家就被闯王手下的土匪强盗给杀了个干净,我的儿子,儿媳,孙子全都交代在这了,老婆子我拜了六十年的菩萨,菩萨你可把我保佑得很好啊!”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妪跪伏在地上,奋力地哭嚎着,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往下落,满脸的皱纹如缠绕的丝线般挤作一团,风将她满头的银发吹得散乱,目光凄楚,呆滞,而绝望。

横陈在她面前的,是三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分别是她的儿子,儿媳,和孙子。

“老东西,老子看上你那媳妇是她的福分,懂吗?她不识抬举,竟然敢咬我,我杀了她是她活该,懂吗?还有你那儿子竟然敢拿棍子打我,你那五岁的孙子竟然敢踢我,所以呢!格老子就将他们全都了结了!你既然这么想他们,那老子我就送你去和他们团聚!”一个身材高挺的闯军小校狞笑着道,当即抡起朴刀将那老妪的脑袋砍了下来。

血光飞溅,人头落地,那小校非但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意,反而耀武扬威地晃了晃脑袋,扭了扭腰肢,显得异常的志得意满。

“滥杀百姓,禽兽不如!”袁承志只感一团火在胸中燃烧,无边的杀意在顷刻间被激起。

此等暴虐残忍的行径,莫说是胜于前明官军,就是比之满洲鞑子,甚至三百年后血洗南京城的东瀛鬼子都不遑多让。

既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

袁承志右手张开,光华一闪,一枚金蛇锥已闪电般飞出,深深地没入了那小校的咽喉之中。

反了!反了!你敢杀义军!前明余孽!前明余孽!”几个闯军士卒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纷纷挺起手中长枪刺向袁承志。

袁承志是何等武功,岂是他们所能相提并论的。

电光火石之间,金蛇剑已然出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挑破了他们的咽喉。

血缓缓地从剑尖上滴落,格外的璀璨,娇艳,宛若一粒粒火红色的珍珠。

“袁大哥,总算追上你了!”一个青衣少女骑着一匹青色骏马飞驰而至,衣衫轻飘,秀发轻舞,英姿飒爽,颇有几分巾帼不让须眉之态。

来人正是温青青。

袁大哥,你还好吧。”阿九也骑马飞奔而至,三千青丝随风轻舞,皎白如玉的瓜子脸略显倦态,灿若星辰的眼眸满是关切之色。

“没事。”袁承志沉声道,缓缓将金蛇剑收入鞘中。

“这些闯军士卒滥杀无辜,我实在看不过眼就将他们全都杀了。”

“我原本以为,闯王推翻明廷之后,会还百姓一个太平天下,却是没有想到,他也是个昏君,闯军与前明官兵一样的残暴不仁,天下一样的民不聊生,百姓一样的怨声载道。”看着一间间火光冲天的民房,一具具横陈在地上的死尸,一个个正在疯狂抢掠民财的闯军士兵,红娘子不禁怅然道。

小娘子,好漂亮,你就从了爷吧。”一个闯军士卒讪笑着来到何惕守身前,直勾勾地看着她那俏丽的脸庞和傲人的双峰,唾液似乎都要从嘴里流出来。

滚一边去,这小娘子是我先看上的,是我的!”一个虎背熊腰,兵头模样的闯军士兵走了过来,毫不留情地将那家伙挤到了一旁。

“既然这位军爷如此看得起小妹,小妹如果不从,岂非不识抬举。”何惕守巧笑倩兮,右手轻轻地玩弄着垂落在肩头上的发丝,

玉足纤纤,十根玉趾调皮地蠕动着,像是有意地在挑动着这两个闯军士卒的欲火,妩媚中带着几分邪魅,尽态极妍,风情万种。

“那么大爷我就不客气了!”身强力壮的闯军兵头大笑着冲了上来,脑海中憧憬着无数个美轮美奂的香艳场景。

但随之传来的,却是咽喉处的一阵冰凉,紧接着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便如潮水般涌遍了每一根神经,他睁大着惊恐的眼睛缓缓倒下,漫天飘忽的鲜血和何惕守那带着邪魅笑意的眼睛是他在世上看到的最后景象。

噗!何惕守干净利落地将铁钩从其咽喉处带出,旋即风卷残云般地将一个个意图对她行不轨之事的闯军士卒屠杀殆尽。

“行了,惕守,事不宜迟,不要恋战,救李岩大哥要紧!”袁承志冷然道,右手旋即挥动马鞭,双腿猛地一夹马腹,胯下骏马一声长嘶,向前方电射而出,宛若离弦的利箭。

不得不承认,这随李自成南征北战多年的

战马却是不可多得的良驹,奔跑起来,四蹄如风,很快便把三女远远甩在了后面。

西安城东郊,坝桥之上,两支身着同样铠甲,同样装束的大顺军正持戈相向,相互对峙。

“奉皇上圣旨,只捉拿逆贼李岩,尔等若是放下武器,皇上亦可宽恕尔等附逆之罪!”一个虎背熊腰,头戴毡帽,铠甲鲜明的闯军小校高声吼道。

放你娘的狗屁!我家将军一直对皇上忠心耿耿,何曾有过反叛之举动,分明是牛金星,刘宗敏等奸贼的诬赖!”李岩军中,一个身材高挺的哨官毫不退让地回应道。

“你们是要跟着一起造反吗?”那小校抽出腰刀,咬着牙,气势汹汹地吼道。

“造反?真是好大的帽子!”一个森冷的声音传来,爽朗,霸气,极具穿透力。

一个身姿英挺的少年骑乘着一匹黑色骏马呼啸而至,迅疾如风,一骑绝尘。

“袁,袁将军!”那喊话的小校惊声叫道。

在攻打北京城的时候,他曾亲眼看到袁承志一柄金蛇剑横扫千军,在明军阵中如入无人之境。

“你还记得我?”袁承志目光一凛,有些愕然地道。

在下当然记得果毅将军,那日大战北京城的时候,果毅将军可是好不威风啊!”那小校朗声道,一脸崇敬地看着袁承志。

“你是哪个部分的?”袁承志冷声问道。

回果毅将军,小的是刘芳亮将军的部署。”那小校谦逊地道。

“刘芳亮?”听了小校所言,袁承志不禁眼眸轻转,陷入了深思。

此人忠义耿直,性情与李岩大哥颇为相向,且与李岩大哥私交甚笃,倒不似刘宗敏,牛金星这等卑鄙奸诈,不明事理之徒,他率军前来行此事,必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想到这里,他立即开口道:“请回去转告刘芳亮将军,请他暂且罢兵,就说我袁承志到时会登门拜会。”

“这?”小校有些犹豫地道,毕竟,这不是件小事。

就说是我的主意,你家将军不会怪罪你的。”

“好的。”那小校沉吟片刻,终于重重地点了点头。

大帐中,殘烛下。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正襟危坐于一张藤椅之上,风轻轻地吹拂起那漆黑如墨的长袍,清秀的脸洁净无瑕,眉宇间既透露着文人墨士的飘逸儒雅,亦不乏沙场武将的铁血杀伐,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他身上恰到好处地交融在一起,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一种深沉威严之感。

一柄长剑静静地躺在案桌上,在烛光的映照下散发着岑岑的晶光,像个熟睡的孩子。

“将军,刘芳亮大军一到,很快就要将我们包围,还请将军早做打算。”一名都尉沉声抱拳道。

“你先下去吧。”李岩长声叹息道。

将军,闯王自从登上皇位之后,追歌逐色日渐昏庸,甚至还不如那亡国之君崇祯,所以将军不如……

“住口!”李岩厉声吼道,然后轻轻地挥了挥手。

“可是将军!”那都尉还是不甘心地道。

“下去!”

“李岩大哥,既然闯王对你如此无情无义,你又何必愚忠?”一个清朗,且带着些许嘲讽的声音旋即传来。

“袁兄弟!”李岩睁大眼睛,又惊又喜。

1

第一章 灵魂融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