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袁承志新传>第八章 混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混战

小说:袁承志新传 作者:龙战于野 更新时间:2020/4/24 16:19:47

锋利的长枪旋转着刺出,宛若疾风骤雨,将一个个清军骑兵连人带马扎成了血葫芦。

冲!冲!杀出去!杀出去!”看着自己身边的军士不断地倒下,何成愈发地紧张、惶恐,每一根神经都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死死地扯住,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绷得紧紧的,或许是他那身鲜明的甲胄太过耀眼,一个汉军弓箭手瞅准机会弯弓搭箭,狠狠一箭射出。

嗖!尖锐的破空之声响起,离弦的利箭欢快地向目标冲去。

何成征战多年,对危险的感知,临危的反应,非普通军士能比,在利箭飞来之时,他已本能地将头一低,虽躲过了面门要害,但箭矢还是将他的钢盔打落在了地上,那牛尾巴一样的金钱鼠尾辫瞬间裸露在外。

这个时候,清军骑兵的生存空间已被压缩得越来越小,何成的身边仅仅剩下了三百多号人,身上还都挂了彩。

而那些被阻隔开来的清军步兵,则已经被汉军骑兵冲乱了阵型,正百人为一组,十人为一对地边打边撤,每一柄马刀掠过,空中都会飞起一道鲜血,一支残值断臂,甚至是一枚大好头颅。

杀!”汉军骑兵都尉宋健行杀得性起,一柄大刀闪着银光,削瓜切菜似的将一个个溃逃地清兵斩落,娇艳地血滴不断地飞到他那年轻而刚毅的脸上,给轮廓清秀的他增添了一抹杀机,一抹狰狞。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炮火的轰鸣声从西南方向传来,似乎是有十门大将军炮在同一时刻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声,大地都在瞬间为之颤动,十枚带着火焰的炮弹同时落入了汉军骑兵阵中,十余个正在策马向前冲锋的汉军骑兵登时被炸得人仰马翻,支离破碎,附近的清军步卒也被横飞的弹片扎瞎双眼,甚至是割破喉咙。

该死的,是清军的骑兵来了!”宋健行紧锁着眉头,恨声骂道,五里开外那渐行渐近的清军骑兵已在他眼中渐渐地清晰。

散开!停止追剿清军步兵,向清军骑兵射箭!“他旋即将刀一挥,高声喝道。

汉军骑兵立即将队形井然有序地散开,同时取下背上的长弓,装上箭矢,开始向疾驰而来的清军骑兵射击,随着弓弦拉动的”崩崩“声响起,离弦的箭矢立时如狂风骤雨般向清军骑兵呼啸而去。

这些汉军骑兵都是跟着褚红柳闯荡江湖多年的千柳庄弟兄,习练过些许的内家功法,臂力惊人,又经过孙仲寿,罗大千等一众蓟辽大将的严苛训练,骑射功夫虽和满洲精骑尚有差距,但比起明军,大顺军骑兵却是强上许多,这一顿箭雨之下,便有五百多清兵中箭身亡,其中两百人是被连人带马活生生地钉死在地面上的,死状及其凄惨骇人。

不愧是征战沙场多年的宿将,被这么一顿突如其来的箭雨招待,吴三桂并没有显露出丝毫的紧张和慌乱,深邃的眼眸依旧如河水般沉静,只是下令骑兵将队伍散开,并射箭还击,一时之间,汉军骑兵也有不下四百人中箭倒下,而之前被打得溃不成军的清军步兵则已趁势撤出了战场。

清军的火炮再一次叫了起来,又有一百来个汉军骑兵被炸上了天。

该死的!于建和!你给我带上八百兄弟,从清军的侧翼迂回到他们后边,给我端了他的炮兵阵地!”宋健行双眸充血,怒目圆睁,声若雷鸣地吼道。

诺!“一个十八九岁,眉清目秀,头戴一顶黑铁红缨盔,身着墨黑色鱼鳞甲的少年朗声应道,旋即双腿一夹马腹,带领八百骑兵向清兵的左侧迂回。

平西王,他们是想要端我们的炮兵阵地。”一个二十六七岁,高颧骨,浓眉大眼的青年校尉沉声道。

他们那点伎俩还想瞒得过本王吗?吴琛,你带领一千骑兵,给我把他截住!“吴三桂冷然道。

诺!”吴琛双手抱拳,躬身打了个千,便率领一千轻骑向于建和的骑兵急驰而去。

是清军的骑兵来了!“看着渐行渐近,且人数多于自己的清军骑兵,于建和没有紧张,没有惶恐,眼眸中反而散发出了一抹热切的光,一丝自信的冷笑也悄然爬上了他的嘴角。

吴琛所率的清军骑兵已经列成锥形阵冲了过来,马刀高举,趾高气昂。

在双方骑兵快要发生碰撞的瞬间,于建和长枪一挥,汉军骑兵的阵型忽然发生了变化,像是被石头击散的水花一样向四面八方散开,疾驰而来的清军纷纷与他们擦身而过,那蓄势已久的奋力一击尽皆扑了空,仿佛一把重逾千斤的铁锤打在了空气之中。

吴琛不由得心头大骇,他隐隐感到,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果然,在清军骑兵错身而过的瞬间,汉军骑兵纷纷调转马头,用自己的面对准了清军骑兵的背,他们或是放箭射杀敌人,或是用马刀直接捅入了敌人的身躯,动作娴熟无比,宛若羚羊挂角,庖丁解牛,刹那间便有一百来个清军骑兵被斩与马下。

集结!后队变前队,向他们的中路打!”吴琛高声叫道,掌旗兵旋即打出了旗语,一个个被打蒙了的清军骑兵当即在第一时间里拨转码头,然后列成了一个横五列的方阵,齐齐向汉军骑兵的中路疾冲而去。

见此情景,汉军骑兵也主动集结成阵,但终究是慢了一大截,清军骑兵飞奔而来,上百把战刀齐齐挥出,宛若一扇密不透风的刀墙,将百来个汉军骑兵纷纷砍翻在地。

于建和见状大惊,他没有想到,清军骑兵反应得竟如此之快,匆忙之下立时下令前军、中军列成方阵,后军则像鸟的翅膀一样张开,从两翼包抄,绕开清军骑兵,直扑清军炮兵阵地。

吴琛毕竟是跟随吴三桂征战多年的家将,经历了不少的大风大浪,战斗经验更是可以用天文数字来形容,在汉军骑兵阵型变换的一瞬间,他已经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了,于是立即让骑兵的左右两翼各分出六百来人,横向组成骑墙,挡住汉军骑兵的去路,双方骑兵就这样再次绞杀在了一起。

一时间刀光四起,血肉横飞,利刃砍进肉中,劈碎骨头的声音,人重伤未死的惨叫,战马凄厉的哀嚎,汇聚成了一首萧索悲凉的死亡乐曲。

于建和一柄长枪笔走龙蛇,挥舞如风,每向前刺出一下,都会有一个清兵被洞穿咽喉要害,每横扫一下,都会有不下五个体态魁梧的清兵滚鞍落马,有的时候,还会飞起一颗颗留着金钱鼠尾辫的人头和一截截血淋林的残值断臂。

嗖嗖嗖!数道雪亮的刀光乍起,宛若雪花在绽放,那是十余柄马刀对准他的脑袋齐刷刷地劈了过来,凛冽的刀风就足以让人心中寒气顿生。

开!”于建和暴喝一声,滔天的战意立时从身上绽放开来,身子不退反进,手中长枪悍然挥出,迎着扑面而来的刀刃划出了一道粗犷而优雅的圆弧。

当!一声金铁交鸣的闷响传来,长枪与马刀来了个亲密接触,砍在长枪上的马刀不是刀刃崩断就是脱手而飞,那些清兵的虎口更是产生了一种快要断裂的感觉。

啊!“清兵们不约而同地一声惊呼。

而电光火石之间,于建和的长枪再次闪电般横扫而出,四面皆锋锐如刀刃的枪尖毫无阻碍地从他们的脖颈间划过,十余枚大好头颅立时像被砍断了藤蔓的西瓜一样咕噜噜地落地。

尔后,他余势不减地向前疾驰,继续挥动长枪,又削瓜切菜似的将十来个清兵刺于马下,飞溅的鲜血,像打翻的浆糊一样横飞过来的脑浆,已将他的铠甲染得红白相间。

但个人的勇武在千军万马竞相厮杀的战场上所起到的作用始终是有限的,更何况清军骑兵的人数多余汉军,且弓马娴熟,故混战了将近一刻钟之后,汉军骑兵始终未能突破清军骑兵的阻隔,并渐渐地落于下风。

宋健行这边的战斗也进入了胶着状态,两军相厮杀的战场宛若存在着一台无形的绞肉机,不断地摧毁着一个个士兵的肉体,且疯狂地碾碎他们的灵魂。

清军的火炮依旧在不间断地射击着,呼啸而至的炮弹时不时地会带走上百个汉军士兵的生命。

当然,汉军的大将军炮也不含糊,二十门铁家伙接连发出恐怖的怒吼声,呼啸而至的炮弹毫不留情地将一个个清军骑兵炸上了天。

吴三桂骑着战马稳坐于中军之中,帅旗之下,清秀冷峻的脸上无喜无悲,但深邃的眼眸却是暗流涌动,因为,他看到前方那汉军的圆阵已经收缩到了极限,完全压缩掉了清军所有的生存空间,何成那三千骑兵,已经完了。

他所预料的没有错,汉军步兵在付出阵亡七百多人的代价之后,终于将那闯入阵中的三千清军骑兵尽数歼灭,何成本人更是被十余把长枪洞穿了身体,活生生地扎成了血葫芦,他断气的时候,双眼依旧圆睁着,目光中透露着无尽的愤怒、恐惧、与绝望,那砍缺了口的大刀还紧紧地握在手中。

孙仲寿目光一凛,手中长剑一挥,麾下步兵再次列成盾牌兵在前,长枪兵在后的方阵,稳步向前推进,虽然走得不快,但步履稳健,平缓有力,没想前走出一步,都会产生一阵地动山摇之感,吴三桂顷刻间感到压力倍增,仿佛一座无形的大山正向他碾压而至。

左右各分出四百骑,向汉军步兵放箭!”吴三桂厉声喝道,同时下令让之前溃逃回来的四千多重新结成阵势,向汉军步兵发起进攻。

清军骑兵的两翼各有四百人如潮水般涌出,然后弯弓搭箭,向汉军步兵射击,一时间箭如飞蝗,汉军步兵的前排盾牌兵立即扬起盾牌格挡,后边则散开,并拉动射箭还击。

而这个时候,汉军的两门火炮也开始变换射击方位,对准那些正在射箭的清军骑兵开了火。

轰轰轰!数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炮弹如冰雹般砸在清军骑兵的两翼,数十个正在向汉军步兵放箭的骑兵登时被炸得人仰马翻,支离破碎。

而汉军步兵则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很快便距离清军只有百余步之遥。

砰砰砰!躲在队伍后边的火枪手开始对着清军骑兵开枪射击,圆形的铅弹如雨点般落下,百余个猝不及防的清兵瞬间中弹毙命,一开始没死透的落在地上之后,也被狂乱的马蹄踏成了肉泥。

该死的!这农民军竟然还有火枪!“吴三桂又惊又怒,但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便很快镇静了下来。

区区火绳枪,他自认为还是可以对付的,这枪声虽然乍听之下十分唬人,但这些东西射速慢,射程近,射击精度低,即便是当年辽东军中最训练有素的枪手,也最多只能在一分钟之**出三发子弹,这些每怎么受过训练的土包子农民军一分钟能不能射出一发都成问题,其中的时间差完全能够让他的骑兵冲到火枪兵面前,然后用马刀收割他们的性命。

0

第八章 混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