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朝战之中国军魂>第八十章水门桥陷阱(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章水门桥陷阱(2)

小说:朝战之中国军魂 作者:老农与乡愁 更新时间:2020/5/23 18:27:47

灰暗天色下,一队志愿军士兵正从山脚下的雪地走过。

走在前面的是58师172团1营2连副连长耿孝山,跟在他后面的是1排排长郁怀虎。

耿孝山1940年参加新四军,他的成长过程与20军从为王牌军过程几乎同步的。

这次入朝参战,58师自27日晚迟一步没赶上参加下碣隅里的战斗,辛苦搬运两天物资弹药快等到另一场大战时,1营又被调到黄草岭,据说还是阻击那样啃骨头的任务,虽然全营上下执行命令都很坚决,但战士们心中难免憋着一股怨气。

一步迟,就步步迟啊,就连耿孝山也非常郁闷。

耿孝山并不知道,58师正是因为没有经历过野外长期间的战斗,加上到下碣偶里又得到了大量御寒物资,至今仅有不足一百人的冻伤,而另外几个师的冻伤减员都超过了一半,只不过比原来历史还是强了许多,冻死的仅有几十名。

李山支队与58师冻伤少的原因,还在李山根据后世知道89师的防冻经验,从缴获的军用毛毯里直接给每个班分了四条,用刺刀割开分给战士包头包手脚。

耿孝山羡慕其它能参战的部队,当然不知道战后58师才是整个兵团其它师的羡慕对象,不仅战绩最大,仅负责拦截阻击的174团一个营和173团两个营都消灭上千美军这比许多师的战果都大了,而且减员最少,全师战后冻伤的仍然没有超过三百名。

耿孝山更羡慕的是和自己同一个营的3连。

当初3连才一入朝就被调走,据说是去执行秘密任务,身为2连副连长的耿孝山也非常熟悉他们连的杨根思连长。3连走的时候耿孝山还替他们惋惜一阵子,大家都知道9兵团准备要和美军王牌军陆战1师干上,偏偏3连被派去执行什么鬼任务。

然而老天却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3连并不是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而是参加李山支队,在58师没能按时到达下碣隅里时候,李山支队把活就抢了。

3连不仅攻破消灭美军两个营地,还攻占了美军陆战1师的师部立下头攻,战士们个个都有战绩——这也难怪,3500人去打美军4000人,没有成绩都不容易呢。

搬运物资休息间隙遇到3连的三班班长刘天柱,据他说当初李山支队上下就没有一个闲人,营地就交给6个伤员守卫,刘天柱自豪地说,冲锋突击的时候李支队长和他还是一个两人战斗小组。

你们那样缺少兵力,就不能等等我们吗?当时战斗打响时,实际上58师仅离下碣隅里不过就十公里,已经能清楚听到双方交战的炮声。

耿孝山离开下碣隅里前,还听到3连又被安排进反空降作战的突击队里。

唉,不提了,这世上最难受的就是近距离相比,否则就不会有“人比人,气死人”的说法了。

现在2连抢到了第一个战斗任务,耿孝山带1排去偷袭水门桥守卫美军小部队,美军小部队是一个班和两挺点五零重机枪组,完成后掩护爆破分队炸桥,然后撤离。

对方人数是不多,不过麻烦是时间上的限制,必须在天黑时就动手,这是因为挖掘修筑坑道需要时间,为了不惊动水门桥守军,也必须结束战斗后才能开始实施爆破挖掘。

当然,如果偷袭不成就只能强攻,为此2营还安排两门82迫击炮随行作为应急预案。

由于重机枪的阵地就在桥两头,所以1排也分成两个方向偷袭,每个方向一个班,后面各跟随一门迫击炮,还有一个班在北面即古土里方向进行警戒,谨防战斗中突然有敌人闯进来。

58师本身就是野战军的王牌部队,像这种级别的战术,偷袭过程中的认别和意外应付对指战员来说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解放军自红军时期建军以来即处于敌强我弱的严酷环境,因此,只能在战术上找出路,从而养成了善于发展和研究战术的传统,以求以弱胜强。

而王牌军也是越打越强才成为王牌的,战术素养当然也是最高的。

最后这次偷袭没有出一点意外,没有伤亡就结束了。

美军由于长期处于武器优势,从二战到越战所表现出来的战术是最差的,就只会两个动作:在强大火力掩护下的进攻;拥有无穷无尽弹药量条件下防守。

因此,美军小部队最易被消灭,像这样的班级偷袭行动,实际上一个班的志愿军都能解决。

反过来,美军大部队是最难啃,特别是团级单位及以上的阵地战,志愿军开始就不信邪,甚至动用过一个军级单位去对付都拿不下来,还损失巨大。

战斗结束后,耿孝山用步话机通知爆破分队上来炸桥,又叮嘱战士细心打扫战场,什么东西都不能拉下,上级强调过了,这段时间是没有补给的苦日子开始,必须以战养战。

这次战斗缴获两挺重机枪,一挺轻机枪,十一支半自动步枪和两支卡宾枪。按照规定,除上交一挺重机枪外,其余都留在连里,这也是这次战斗虽然规模不大,但大家都眼红的原因。

入朝时,2连有两挺重机枪,在下碣隅里时候因为反空降作战需要抽走了,来黄草岭前答应到目的地后会补发,果然后来不仅补发了,还多了两挺,弹药更多,入朝时是两个基数,现在是五个基数,加上今晚缴获的,全连现在就有了五挺重机枪。

而早就在选定位置做好准备的各处坑道施工队,一直就拿着步话机听着,收到信息后马上用岩石打孔弹开工然后又是持续的爆破。

志愿军27日晚进攻下碣隅里时,师长史密斯少将恰好离开师部到古土里,后来逃过一劫的史密斯少将就在古土里重新建起一个师部。

一周来只有到今天前线才传来好消息,从柳潭里撤退下来陆战7团、5团及11炮兵团的剩余部队终于与增援陆战1团等部队会师。

夜幕降临时候,史密斯还在考虑汇合后的部队应该指定谁来担任指挥官问题,利兹伯格上校还是普勒上校?

史密斯知道从能力上看,利兹伯格上校担任指挥官最为合适,他能把柳潭里部队从中国军队四个师的包围中带出来,就足以说明出类拔萃,不过汇合后队伍最有战斗力是普勒上校的陆战1团,撤回古土里主要还要靠这个团。

正因为如此,才让史密斯少将犹豫不决,这时从古土里南边传来一声沉闷的爆炸声。

史密斯好赖在长津湖、黄草岭都呆有一个月时间,加上他生性多疑,第一个反应就是猜到水门桥出了问题。

史密斯少将这时才意识到更大的危机出现了,中国军队胃口不仅仅满足撤退到下碣隅里南边的部队,而且还包括古土里的所有部队。

包抄、阻击对方部队增援和撤退,是中国军队的一贯伎俩。

一支由韩军士兵和美军士兵组成的侦查部队乘坐着装甲车和坦克迅速奔向水门桥,一般没有特殊情况下美军不会在夜间出动,现在明显不是一般的情况。

一个小时后侦察队的温斯顿上尉汇报称水门桥已经被炸断,同时还发现对面的群山有中国军队正用爆破方式修筑工事。

史密斯少将命令温斯顿上尉率队就地防守,并告诉他天亮后将会派出增援部队和工兵营。

对于几个小时后中国军队人数近三个师的兵力进攻下碣隅里南端陆战队的环形阵地工事,接到报告后的史密斯并没有多少紧张,因为陆战队最擅长的就是阵地防守,当年太平洋战争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陆战1师就是凭借守着享得森机场而打赢瓜岛上的日本军队,一战成名震惊世界。

史密斯少将最关心是如何率队伍离开这里,前期失败陆战1师遭受到重大损失已经是过去式,如果再突围不出去,那就是全师覆没,对陆战队、对美军、对美国都是不能承受之重。

随后,史密斯给直接上司,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官凯茨上将发去电文,陈述陆战1师目前所遇到的困难,以及不能从黄草岭撤退出去的担忧,希望司令官凯茨上将能够给予建议。

经过美军远东司令部和美第10军连夜协调,首先从咸兴港抽出陆战1师的第1海岸营加上仁川登陆受伤归队500余人陆战1师战士共1500人,美第3师第65团及第3师直营坦克营,组成一支有5000人步兵和有131辆坦克的部队,由第65团团长哈里斯上校指挥从黄草岭南口进入,负责控制黄草岭公路沿途并进攻至水门桥接应与古土里南下的美军汇合。

其次,5日晚起派出超过百架轰炸机夜间实施不间断无差别轰炸从下碣隅里、古土里等地公路以外荒山野岭南下黄草岭地区的所有通道。

美军此举就是为了限制进入黄草岭的志愿军人数,以保障最后撤退通道的安全。

随后跟进并负责运输大量弹药的58师2000人队伍,幸亏早出发一个晚上,否则就算利用夜行晓宿也可能到不了黄草岭,或者就算到了,也会损失不少。

美军为了保障黄草岭地区交通道路安全,不惜花费巨大实施夜间绞杀战术,造成黄草岭地区仅有李山支队2800人、58师6000人、60师两个营1200人、80师一营700人,志愿军总共有10700人兵力;另有朝鲜人民军长津湖守备军游击队800人。

后来为了便于作战行动,全部划归以李山、胡乾秀、崔仁三人为主成立的黄草岭指挥部统一指挥。

他们要对付的有古土里美军4000余人和120余辆坦克,南边接应增援的美军5000余人和131多辆坦克。

这都是后话,至少现在李山还不清楚敌人的行动计划。

5日白天,李山给志愿军司令部和9兵团发去电报,称从即日起李山支队、58师截断古土里后撤交通线,并利用现有条件坚决在十天内阻击住北部美军南撤和南边美军的北援行动。

李山建议,对下碣隅里南端美军部队,最好实施层层拦截阻击战术,提前在美军行动方向修筑或利用洞穴防空的工事,对撤退之敌进行坚决地袭击。

李山提醒说,陆战1师的撤退模式是弹性撤退战术,即:下碣隅里南端环形工事仍保留,派出部队前先让轰炸机对沿途高地(离道路500米至2000米)进行无差别轰炸,对没有防空条件沿途阻击的志愿军部队予以大量杀伤,减少后面美步兵作战压力;然后出动队伍逐步沿道路往前,边攻击边占领道路两旁边的高地,建成一个细长椭圆形的环形阵地,形成前后火力互相支持;并在空中飞机掩护下才开始撤出下碣隅里南端工事里的美军士兵。

李山总结称,包围住陆战1师不难,但一下子要歼灭它很困难,因为它有火力和空中支持优点,只有不停蚕食它,积小胜成大胜,不停消耗它的兵力,凭借谁损失少,谁能坚持更长时间而获胜。

陆战1师的缺点是兵力少,伤员又不能运送出去造成拖累,当兵力消耗到极限后会形成支撑崩溃。

由于下碣隅里—古土里—黄草岭道路通道少,志愿军兵力不宜再增加,否则极易让美军飞机轰炸,造成队伍人员重大伤亡,建议后续部队26军从南边社仓里迂回前进。

李山提这一点,就是担心志愿军大部队到了黄草岭时,才发现这里道路被严重破坏,无法通行,就算知道李山支队、58师为阻敌采取的措施,表面不说,但心里怎么想的就难说了。

趁早说,趁早绕开为好。

但李山却不知道,他计划用炸毁水门桥诱惑古土里美军部队和坦克过来,但真没有想到黄草岭南口进来更多的美军部队和坦克。

做一桌饭,却来两拨的客人,这场子就不好收拾了。

更意外的是,李山五日晚到达黄草岭后,收到最新敌人情报是:古土里有一个营的美军步兵和50辆坦克被派到水门桥方向,这一点与李山知道原来的历史情况没有多大差别,天黑前,美军步兵以水门桥为主构筑环形工事,但只留下四辆坦克帮助守卫阵地,其余四十多辆坦克天黑后立即返回古土里,并不在野外过夜。

卧槽,李山有点牙疼了,后世里所有资料从没有提到过出来的四十多辆坦克绝大多数在天黑时又返回古土里。

想利用黑夜对付山区公路上不能形成环形互相保护的坦克,事到临头却发现鱼并没有上钩。

难道炸断水门桥,给古土里美军坦克部队设下的陷阱,就这样失败了?

1

第八十章水门桥陷阱(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