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南北殇>第二十五章 崔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 崔六

小说:南北殇 作者:银月光华 更新时间:2020/2/14 11:40:59

崔泷听罢慕容杰的遭遇后,并不急于安排寻人,只问道:“隆冬季节只身北上,可是为了寻人?”

“正是。”慕容杰每每对答必施礼。

崔泷是受惯了礼之人,也不以为意,说道:“如此你们是私奔出来的?”

听到私奔两字,慕容杰脸色微红,但又觉得眼前这位小公子的气度非比寻常,自己这皇族后裔反倒落了下风,正了正心神,抬出自己身份:“实不相瞒,吾乃大燕辽西王之嫡孙慕容杰是也。”

崔泷暗笑,留着你就是为了套出狐狸尾巴,没想到你是不打自招,原本不清楚你家身世,如今却是再无疑虑,她心里盘算得快,面不改色道:“皇始元年,燕军兵败晋阳,慕容农率残部东逃,却被魏军追上全军覆灭,妻儿也全部落入魏军之手,想必……”

慕容杰本以为抬出皇子身份可以抬高身价,没想到被人一语揭破家丑,此时更是羞愧难当,垂首道:“便是家父!”

崔泷仍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问道:“此番北上可是投奔北燕?”

“北燕奉常来信,请家父北归祭祖。”连番的对话,慕容杰气度上落了下风,不觉间实话便说出口。

“北燕虽有一个燕字,可是国主却姓冯,这慕容天下,终归被人给纂了。”

此话犹如钢锥扎心般令慕容杰汗颜不已,在他兀自难过间,崔泷忽然转了话题,对崔大道:“慕容公子所言拐骗之事,城中可有线索?”

崔大躬身执礼道:“方才已去城中打探,捉住一贼人名庞法,崔六正在审问。”

慕容杰这才回过神,想到此行的目的,连忙问道:“这庞法有什么不对吗?”

崔大根本不理会他的发问,一脸据傲之色,立于崔泷身旁,慕容杰好不尴尬。

崔泷对此间事毫不感兴趣,对慕容杰说道:“慕容公子之事应当无碍,我等事急,须马上赶路,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可是……我师妹。”

慕容杰茫然不知所措之时,崔泷已经上了马,她立于马背头也不回地说:“去天乐寺,你的事崔六办。”

说罢,崔泷驱马飞奔,只留下一道纤细的背影。

……

庞法今天的运气说好也好,说坏也坏,坏的是险些让人捉去见官,好的是,那个大傻子让自己三言两语给忽悠了,事情办成了还白得一匹丝绢,不过今天他必然是一波三折,丝绢还不待脱手便被人给逮到了,来人即不说缘由,也不问案情,更不像公门中人,这倒令庞法摸不着头脑。

这些人径直将他带到天乐寺门前,庞法这才惊慌起来,天乐寺乃大赵天王石虎所建,香火曾经盛极一时,后赵败亡,天乐寺的地位渐渐下降,至北魏时期,却是败落了。不过寺院规模宏大,建筑完好,便被当地一些泼皮占据了,谁占据了天乐寺,谁就是邺城地下势力的老大,颇有几分华山论剑之意。

庞法不害怕被带到衙门,却独独怕这天乐寺。

带到衙门好歹有一番说辞,抓不到证据也不会判重罪,说不定吃几天苦头便放出来了,但是天乐寺这位崔六爷却不同,不仅手眼通天,而且心狠手辣,一个不对那可是死无全尸,还未进寺,庞法已是寒蝉若禁。

庞法被丢于前殿,这殿中破损严重,窗不能挡风,加之两对门通透,不一会儿庞法便冻得上下牙直打架,再看看两旁的庙里金刚,一个个居高临下,圆睁怒目,好似活的一般,他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通身止不住地颤抖。

直至午时,庙外忽闻来人敲门,庞法循声望去,只见走来一人,正是慕容杰。

慕容杰踏步走入前殿,他虽坑了慕容杰,但在他心目中慕容杰比崔六爷可爱多了,庞法犹如见了救星一般,上前抱住他的大腿:“公子爷饶命!”

慕容杰随着崔泷城内外走了一圈,虽然受指点来到天乐寺,却不知所谓何事,再见庞法跪于身前,更是茫然。

“出了何事?”

庞法紧紧地抓着这根救命稻草,哭道:“小人无状,触犯了公子,还请公子看在家有老母的份儿上饶了小人……”

庞法越是哭,慕容杰越摸不着边际,不知所措之际,庙里正殿走出一人。

来人身高六尺偏上,一身黑色紧身劲装,远望去生得俊美,偏生眉宇间透着一股邪气,来人拱手道:“慕容公子,在下崔六,久候了。”

慕容杰连忙还礼道:“此人是我的旧识,不知犯了何事。”

崔六哈哈大笑:“慕容公子怕是被骗了,此人正是始作俑者。”

“他?”慕容杰惊诧地看着庞法,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不是大燕抚军将军后裔……”

“是不是还有家中尚有老母需要奉养啊?”崔六笑道。

慕容杰这才有些明白,道:“那我师妹……”

“这些人不过是南朝乱兵,流落至此靠行骗为生,我正要找他们,却不料他们胆大包天惹了贵人。”崔六继续说道。

庞法见到底细被拆穿,脑袋像砖头一样砸在地面上,第一下便磕得额角鲜血直流:“六爷饶命,小的知错了!”

地面磕得“咚咚”作响,那崔六却邪魅地一笑,说道:“对慕容公子说。”

庞法又急忙抱住慕容杰的大腿说道:“小人见慕容公子初入邺城,便生了行骗之心,公子饶命啊!”

“除了骗财,还拐人!”崔六语不惊人。

慕容杰虽然见世面少,却并非昏庸之辈,话及于此哪还有不知道之理,怒不可遏,抬起一脚,将庞法踢飞,庞法的小身板撞在金刚菩萨的石头基座上,只这一下口中便迸出鲜血。

“我师妹呢!”

慕容杰活像一只凶性大发的野兽,此时撕了庞法的心都有。

庞法此时小命悬于一线之间,顾不得疼痛连忙再次跪地求饶道:“我等见令师妹生得漂亮,便起了歹意,此时当是入了勾栏……公子饶命啊……”

还不待他说完,慕容杰又是一脚将庞法踢出两丈远。

……

邺城的灯火是全天下最亮的灯火,莫不说东西大道两旁的楼阁酒肆,便是寻常小巷也偶有一枝花灯,天下人莫不以身居邺城为荣。

只可惜,庞法这个倒霉鬼,今晚必定无眠了。

本与同伙约好,拐骗女子的钱平分,可是到了约定地点却左右等不到人,身旁还有一凶神,动不动就想要了他的命。

他很想跑,可是一想到崔六爷的手段,借他个胆子也不敢,怕的不是死无全尸,而是生不如死。

“慕容公子,小的句句属实,本来约好在此相见,是他们晃点了我啊。”庞法叫苦不迭。

慕容杰也是心急如焚,时间拖得越久,子若越是不好寻,可这庞法只是个小混混,仗着有几分口才这才跟着他们混事,后面的事和他不相干,也真不知道。

“一家家搜,翻遍邺城也要找到!”慕容杰拎起庞法便令他前头带路。

“慕容公子天皇贵胄,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小人不敢呀!”庞法苦苦哀求。

“不敢我现在就杀了你。”慕容杰作势抽出钢刀。

一只大手按住慕容杰。

回头望去,只见到一劲装男子负手而立,夜幕下,一双生得极为邪魅的眸子泛着幽光,此人正是崔六。

崔六叹息一声道:“我已着人打探,那伙儿人出城了。”

慕容杰欲哭无泪,哽咽着道:“我这便挨家去寻。”

“寻得到吗?”崔六诘问道:“这邺城之中大大小小勾栏之所或明或暗,不下五百家,莫说是你,有心隐瞒的话我等也查不到。”

一时间慕容杰肝肠寸断,几欲泣血,一拳狠狠地砸在石栏之上。

“悔不该当初带她出来!”

崔六拱手道:“慕容公子,按照主家吩咐,邺城的事我们已尽力,这小人公子便随意处置吧。”

说罢,崔六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

慕容杰双眼通红,犹如恶鬼一般,知事已不可为,恨恨道:“如此也只好杀了你,为我师妹报仇。”

多次以性命相逼,庞法也疲态了,但是这一次见到慕容杰却是动了真格,庞法连忙抱住大腿,嚎啕大哭道:“慕容公子饶命。”

哀莫大于心死,慕容杰的脸上已看不到悲愤之色,一字一顿道:“我凭何饶你?”

“我也是燕人呐!”

不提大燕还好,若非当初轻信,怎能放过他?雪亮的长刀亮起。

“印信在此,公子看过再杀!”庞法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

纸包是防潮用的油纸,上有蜡封,慕容杰缓缓放下刀,迟疑着接过纸包,慢慢打开,包着的居然一份红纸诏书,纸张厚实,纸面印有瓦当纹饰,再看诏书的内容是任命抚军将军的字样,落款赫然盖着大燕皇帝之玺。

昔年慕容垂称帝之时,天下莫敢与之争,纷纷去除帝号,这份建兴元年的诏书却做不得假,看到大燕旧物慕容杰的神思不禁飞了出去。

见慕容杰踌蹰,庞法连声叫道:“我虽非庞将军亲生,但我母亲确实嫁与庞将军为妻,所以我也姓庞。”

真的,假的还有什么意义吗?子若在自己眼皮底下走失,早知今日,为何当初不对她说出那样的话,也许她便不会出来,也许……

0

第二十五章 崔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