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紫色>第二章 大一新生(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大一新生(1)

小说:紫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20/2/13 18:01:58

孙敏觉得堂姐的这一招可谓是内外兼修,彻底的锁住了小东西寒暑两假的活动范围,而且,在那个医院里,有自己的堂姐,有李涌的同学,还有李涌的学生和朋友,小东西就是再怎么想“翻跟斗”“打把势”恐怕也难逃她这个“老佛爷”的手掌心,为此,孙敏在电话里可是好好的恭维了堂姐一阵子。

当孙敏把这个“绝顶”的好消息告诉老公的时候,李涌没有做啥表态。他没法表态,孙敏已经把孩子的事情坐实,那每年至少去医院里实习就必不可少,否则,还真是多少有些麻烦。至于说能不能管住李凡,李涌根本就不看好老婆的那些法子。儿子从14岁开始,就在跟老妈斗智斗勇,三十六计都被他用了个遍,孙敏玩的这个“高屋建瓴瞒天过海”的把戏,弄得不好就会被儿子“上屋抽梯”然后再弄些个“偷梁换柱”的把戏,最后谁胜谁负还两说着。

李凡更是不在乎了,只要到时候不让他憋在家里,天天要跟老妈请示汇报,那就怎么都行。至于去医院里跟那些叔叔阿姨们起腻,李凡可是行家里手,不把那些叔叔阿姨们哄得滴流转那就不是李涌的儿子。再说了,不想去的理由还不多得是吗?什么功课紧张啦,什么学校里有安排啦,什么不能搞特殊啦……李凡要想推脱的理由几乎可以“车载斗量”,可以“信手拈来”。所以当孙敏告诉他这个事情的时候,李凡就像小鸡啄米一样的没口子答应。

李凡这点小心思自然是瞒得过老妈瞒不过老爸,李涌是看破不说破,孩子大了,只要不是偷鸡摸狗干违法的事情,随他去吧,他知道自己儿子的脑子不比自己的差,既然有了这个基础,他还在乎什么呢?不是有那句话吗,“儿孙自有儿孙福”,留家财万贯不如给子孙留个好脑瓜,从目前来看,儿子未必是个顶尖的大拿,可绝对不是傻瓜,既然不傻,那还怕他将来混不到一口饭吃?

就这样,家里的认识获得了“空前”的统一,按照李涌的“指示”,李凡自己去大学报到,家里给买了机票,给了二个月的生活费和学费,其他的一概不给。没有像那些“疼爱孩子”的家长们,恨不得开上卡车送子女去学校,在这一点上,孙敏就是有想法也不敢提,老头子那一关就过不了。李涌是最反对这样溺爱孩子的,加上李凡又是个不省心的男孩子,根本没可能让他在路上过车瘾,小屁孩连个驾照都没有,这要是开车过去,那路上能好的了吗?

李凡是自己一个人卡着报名钟点去的大学,反正是坐飞机过去,到了目的地,小姑父公司办事处的人就等在机场呢。明面上孙敏不敢跟李涌对着干,可这找妹夫帮个忙的事情算啥?孙敏一个电话打给邓义辉,那老邓还不立马就办?

跟李凡一起进入这所大学的还有张勤勤。只是,张勤勤的爸爸张强熬不过老婆的“雌威”,虽然没有自己开车送,却是找人弄了辆大型的SUV让一个亲戚开车,老婆女儿硬是一起开车去大学报道,乖乖,单程就超过了2700公里,这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把张勤勤送到学校后,张强的老婆直接就把亲戚给打发了,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那个亲戚,“爱上哪儿玩就去哪儿玩,自己把车开回去就行,随便多长时间都行。”反正张强老婆是不打算坐车回去了,要坐也得是高铁,汽车的那个辛苦她已经领教够了。不过看架势,这张勤勤的母亲一时半会还不会走。

虽说院里就这俩人进了这所大学,其他的考生不是西岸就是上海广东,也不是说北上的没有,可进一所大学就这俩人。可实际上两人并不在同一个院系里,张勤勤是在医学院,李凡是在文学院,说是同一所大学,其实在大学里压根就不在一个校区里。就这,孙敏还“厚”着脸皮去找张勤勤的母亲,让勤勤在学校里多“照顾照顾”小弟弟。听得张勤勤捂着嘴偷着直乐,就李凡那个小滑头,还用自己照顾?到时候还不定是谁照顾谁呢。

一进学校,分配了宿舍之后自然是“排座次”,对这个,李凡从来就不争,争也没用,他不仅是宿舍里年纪最小的,还是整个班里年纪最小的,末了归齐,人家也不给他什么数字的代号了,直接就是一个“老幺”的封号,美其名曰“走到哪间宿舍你都是老幺!”对这个称呼李凡不在乎,呲牙一笑,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双手一抱拳,“老幺就老幺,怕啥子?各位三老四少多照顾点小弟,小弟这厢有礼了!”看着高挑的个子却是十足稚气的李凡,哥几个全都笑翻了。

老大,吴广德,是个广东来的学生,今年都20多了,头两次高考都过分数线了,可进不了好学校,于是复读了一年,再考的时候倒是过了好学校的分数线了,可是没名额了,于是,又咬牙切齿的复读了一年,今年总算是“苦尽甘来”,考上了这所国内文科类执牛耳的大学,只不过他是历史系的,跟李凡的古代系有交叉。吴广德是广东人,如果用广东话读他的名字那就是“母讲得”的谐音,别人不知道,李凡可是门清,不过他没有拿老大的名字开玩笑。

老二周布斯很牛气,这名字与那个什么排行榜的“福布斯”就差一个字,据说是家里趁着俩煤矿的爷爷给起的,寓意是家族要上福布斯排行榜。虽然上学的时候是七岁多了,可这一路杀过来就是个学霸型人物,报的是中文系,这是笃定将来要耍笔杆子了。家里那么趁钱,干嘛学文学啊?说是老爷子打小就喜好诗文,年轻那会可没少在公社的小广播里发表“革命诗篇”,反正自己的孙子也不少,既然这个孙子能读书,那就趁了自己的心愿好了,说了,只要周布斯能够将来获得啥啥协会的会员资格,家产多拿一份。有这样的厚奖,周布斯他老爹能不逼着儿子“上进”吗?不过这周布斯还真是爱好这口,那唐诗宋词是张口就来,开口子曰……闭口古人云……还特么的摇头晃脑的,你烦他了?他马上转口,不是托尔斯泰就是雨果,时不时的还问人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是谁?知道吗?

老三钱博平倒是个平常人家的孩子,说是乡下的吧不是,说是城里的吧也不是,是来自江浙经济发达地区的一个水乡小镇上的,吴语哝哝啊,据说是诗礼传家,说是钱镠的多少代孙。这个可是跟李凡的祖奶奶靠上边了,李凡悄悄的算了一下,还好,比祖奶奶小三辈,正好跟自己平齐,他也不说破,免得没来由的招惹出数都数不过来的亲戚,到时候老爸还不定如何数落自己呢。

“二哥,你刚才说俄罗斯的几个作家,我问问你,为啥俄罗斯那么多斯基啊?难道说他们都喜欢开车?哈哈……”李凡这个小鬼头开始整蛊人了。

要说能进这所学校的,除了那些委培和代培的之外,那都是学霸一级的人物,李凡不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得离谱,他想试试这群师兄们的外语水平。

“切!俄罗斯不光斯基多,诺夫也不少啊,可是人家不是真的懦夫,那可是战斗民族!”老大咧咧嘴,“我估摸着那就是一个姓氏的后缀,就像我们不是有许多人把名字后面加个‘之’字吗?没啥具体的意思。”

“好像不是那个意思,我在哪儿好像见到过解释,没留心,忘了。”老二有些尴尬的笑了,“不过我是学文学的,又不是学他们的语言,无碍,无碍的!”

“嘿嘿,大哥二哥说的都有些靠谱,综合一下就差不离了。其实啊,那个斯基的意思就是贵族姓氏的后缀,欧洲许多国家和语言在后面或者前面加一些前后缀基本上都是区别平民和贵族的意思,比如说荷兰的姓氏前面加‘范’,西班牙的姓氏前面加‘堂’,德语地区的姓氏前面加‘冯’等等,都是这个意思。”

“哟呵!看不出来啊,老幺,你可以啊!”老大高兴的拍了一下李凡的肩膀。

要说现在的学生宿舍可是真的条件好了,这不能跟李涌上学的时候比,倒不是说学校在学生宿舍这一块加大了投入,相反,学校对学生宿舍的投入可以说是最少的,有的学校的学生宿舍几乎是十几年一贯制。李凡他们的宿舍就足够有年头了,至少不比李凡的父亲年纪小。那为什么宿舍的条件好了呢?这就是国富民强的一个缩影。以李凡他们住的这间宿舍为例,建造于上世纪70年代,虽然内部装修翻新了无数次,可外观基本没边。这个20多平方米的宿舍是按照四张上下铺设计的,最多的时候可以同时住宿八名学生。可现如今,许多学生家里趁钱,根本就不住宿舍,最差的会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如果你问一个城市里哪里的房租最高,除了商业街之外就属校园附近的居民小区了。更有甚者,为了孩子读书,干脆在那个城市里买房,这样,在报名时就可以填“在市内有住房”,根本就不用等着分配宿舍。等到孩子毕业了,房价倍不住还涨了起来,那个时候再卖掉,这一进一出,有的还把孩子大学四年的学费、生活费给赚回来了。

李凡在这里也有房子住的,小姑和老妈早年买的小房子还在,段蓝哥哥的四合院也在,随便他去住,可李凡就想跟一群学生滚在一起。要说,老大老二家都不缺钱,至于说三哥,不大说话,似乎也是不差钱的。

与年龄相反,这间308的宿舍里,年龄越大个子越矮,老幺李凡是最高的,身高接近一米八五,老三稍差,一米八,老二一米七八,老大就有些可怜了,一米七三。不过老大有理由的,“我是广东人,身材肯定没你们北方人高啦!”

“老幺,你是哪里人啊?怎么长的这么高?你家里是不是有运动员?”老二颇有些不服气,“我是陕西人,关西大汉,都没你高。”

“嘿嘿,我祖上是山东人,不过我没去过,家父是军人,你们知道的,军人都是四海为家的。”李凡滑头的把实话盖了过去。“家里干啥的都有,还就是没有运动员,我这辈子估计也争取不了啦,我也不想干那个。”

“我听说你是今年新开的古代学的第一批学生,你们这个古代学是研究什么的?按说,咱们学校已经有了历史系、中文系、哲学系,下面还细分了很多,怎么又多了一门古代学呢?”半天没吭声的老三发话了。

“嘿嘿,我就是奔着这第一批学生的名分来的,管他学什么呢,学了总会有用!”李凡打着哈哈,其实他是知道古代学是研究什么的,只是解释起来麻烦。

古代学其实是一门很古老的学科,但是还是与历史系有着重大的区别,或者说,古代学研究的是传统的一些学问里遗漏的那一部分。学历史的都知道,研究正史为主,野史为辅,野史要考证,正史也要考证,可是一个社会方方面面的很多,俗话说七十二行,都有自己的历史,都有自己存在历史中的价值,那么历史系的能包罗万象吗?显然不能。而这新开的古代学系研究的就是那些杂学历史和野史中的精华。到底具体干什么的,李凡自己目前恐怕也不是很清楚,整个学习里怕是没人清楚,一个新的学科出现,肯定是要摸着石头过河的。

“我们有缘在这里相会,明天就要开始军训了,咱们今晚是不是出去吃一顿?我请如何?”老大展示出了比其他人成熟的威风。

“我没意见,不过用不着你请,现在都是啥年代了?大家AA吧!”老三说。

“好好好!咱们去吃撸串如何?那玩意我吃不腻!”老二周布斯满眼都是精光,好像是老猫看到了鲜鱼,那种冲动几乎不可抑制。

“太过油腻了,要去吃也是要找正规的酒楼,别去路边摊,太没品了。”老大嘴巴撇撇的说道,“我还是中意吃海鲜,花甲、圣子、濑尿虾……哇塞!好味!”

“我同意老大的意见,撸串是好吃,可是不能多吃,咱们学校后门有个馆子环境还不错,那里面也做撸串。”老三比大家早来两天,居然周边都侦查过了。

“你们哥几个在家里是不是都遭到了虐待啊?好像是饿了几年似得?既然你们都有自己的爱好,那就一起上呗!我是百无禁忌!”李凡嘻嘻哈哈的起哄。

哥几个于是吆五喝六的往校园外去了,都不差钱,要不醉不归!

4

第二章 大一新生(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