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紫色>大一新生(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一新生(3)

小说:紫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20/2/15 11:32:00

哥四个在那个叫莘子斋的餐馆里围着一个卡座就开始了胡吃海塞。都是不到20岁的小伙子,论起吃东西的战斗力都不弱,有部电视剧里的一句台词很经典,“啥叫20岁?20岁就是12点吃饭,12点半就饿了!”

哥几个按照各自的习惯,老大是点了一大堆海鲜,点的最多的就是皮皮虾,一边吃还一边念叨着“没有老家那边的味道好”,可也没见他少吃一口。老二毫不客气的点了100串各种烤撸串,拼命的向老大推销,老大以“火气太重”为由推脱着。老三简单,你们点啥我吃啥,手里拿着啤酒,继续絮叨他那在古代毫无特色,在现代太特么具有特色的“娃娃亲”,有着比其他人“起步早”的优越感,甚至还以过来人的架势给老二那个骚包传授经验……只有老幺李凡,在哪儿啃着一支猪蹄子,你们爱谁谁,反正哥们得先把这好东西干掉再说。

这卤猪蹄子要说起来,南方的还真是没有北方的好,尤其是李凡生长的地方,海拔那么高,要想做出正宗的鲁菜里的猪蹄子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说来也怪了,他们家祖孙三代都习惯啃猪蹄子,这也许是真的随根,谁叫他们的祖籍是山东呢?早在李久的那个年代,第一是当时的国情不允许,没有那么多猪蹄子让李久去啃,在分区独立团里,那么折腾李久都没捞着啃猪蹄子的机会。到了滇军那边倒是有机会,不过人家李久自觉,基本上也是剁碎了大家一起啃。第二,钱屸是江南人,对啃猪蹄子多少有些腻歪。李久到了香港以后,家里倒是有条件让他啃,可是看着钱屸怂着鼻子的样子,李久最后还是放弃了。后来李久看到大街上有挂着潮汕卤味的,其中就有猪蹄子,如获至宝,曾经在办公室里啃过,但是评价不高,认为火候不够。他哪里知道,人家要的就是那个啃不动的脆劲。在海外那么多年,没有把猪蹄子过足瘾是李久人生一大憾事。

相比较上一代,李江的机会就多了。首先他是跟着胡老闷一家生活,张四姐就善于做卤猪蹄,即便是困难时期,用肥肉去换猪蹄子,这样的事情会被许多人看成是“发扬风格”和“傻瓜行为”,好在胡老闷的级别够,因此,除了困难时期以外,这胡家猪蹄可是没怎么断过。等到李涌这一代,生活条件好了,时不时的去市场买个猪蹄回来自己整,如果不是后来也讨了江南女子做老婆,估计,李涌才不会在乎什么当医生的斯文,那啃起来也是风卷残云。啃的还非常的精细,把啃出来的骨头都能兑好,现场研究骨骼上的一些道理。后来老李同志跟儿子住到了一起,加上社会服务的条件也好了,这爷俩隔三差五的就会整个猪蹄子啃,你说,李凡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他能不偏好猪蹄子?这一进餐馆他的鼻子就闻到了那卤猪蹄的特殊香味,于是,自己要了一个后蹄髈,开啃。

“你说的这么热闹,你那亲爱的小女朋友在哪个学校啊?要不要请过来一起啊?当然了,她要是懂得做,最好再带上几个同学,那我们今天就真开心了……”老二周布斯几近“无耻”的建议道,“那个谁…老大,你想不想当酒醉的蝴蝶?”

“嘻嘻,要是有当然好了,我可是比你们都大哟!”老大吴广德竟然也恬不知耻起来,“实话说,长这么大还没拉过姑娘的手呢,这几年尽跟书本叫劲了!”

看着老大老二两人那情萌萌的样子,老三就捂着嘴巴乐,“我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学校好像是在东边,离我们这里有好几站地呢,她学的是建筑系,高考的分只能去城市学院这样的次一级的学校。喂,老幺,你要不要也给你找一个?”

“三哥,你这就不厚道了,我才多大啊?你这就想把我往坑里带?”李凡翻翻白眼,一副不屑的样子,“大丈夫为恐事业无成,何在乎无妻也?”

“噗!噗!”老大老二把刚刚送进嘴里的啤酒全喷出来了,老二还在那一个劲的咳嗽,老大手指李凡,“遇上对手了,你们瞧瞧,就这小屁孩也能拽文呢!”

“也是,就你这条件,不用担心找不到女朋友,多好的条啊!”老三说着坏笑的看着大哥吴广德,“体谅一下大哥吧,条件没你好,到时候多帮衬点。”

“就是就是!老大在这个问题上要率先突破,我紧跟,家里的那些庸脂俗粉入不了咱的法眼……咳咳,哎呦!老幺啊,你可是人小鬼大啊,你说说,你怎么就混进了我们这革命队伍里来了?说过几天才满十七,你早些年干啥去了,怎么不考中科大的少年班啊?跟着我们混,你早晚得沦陷。”老二一边咳嗽一边说。然后又猛然转头恶狠狠的盯着老三,“还磨蹭啥呢?还不快去打电话?”

老三一溜烟跑出店铺外面到大街上去打电话了。

老大盯着李凡看,嘴里发出了一声感叹,“这些大一新生里的两个记录全都在咱们寝室,我是全部大一新生中年级最大的,你是年纪最小的,缘分啊!”

“去少年班?不是没机会,是我爸不让,说那是揠苗助长,我呢,也不想去受那个罪。小小年纪就去那样的环境里学习,咱不能说是坏事,不过我不适应,再说了,我也没想去当什么金字塔尖的科学家,我其实挺喜欢玩的,将来能够不给社会和国家添乱,能够自食其力,足矣!”李凡像小大人似得说出了一番道理。

“可以啊,你这认识蛮有高度的!”老二终于止住了咳嗽,“我同意你的观点,顶尖人才那是少数人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顶尖的鬼才啊?咱们就是比一般普通人高那么一点点,能在金字塔的中间抗上一根大梁,那也很给国家和社会着贡献了,也算是很不错了!老大,你说是不是?”

“行,你们的认识都很高,不过我感兴趣的是历史,我们这个行当里主定不会有啥顶尖科学家了,能将来混个研究员当当,我就心满意足了!”老大说道。

“我就纳了闷了,你说,你一个广东佬,怎么对历史这么有兴趣啊?”老二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吴广德,“你们那里可是经济大省强省,你学历史为了哪般?”

“就是因为广东经济强,人文差,所以我才要学文科,不能老是叫外省人说我们是经济发达,文化荒蛮,广东人大部分是从中原迁徙过去的,很多历史都还很模糊,你不学,我不研究,那将来让谁搞?”吴广德大义凛然的说着。

李凡却是从吴广德的眼神后面看出了不同的东西,以吴广德目前在这所大学里学的专业,只要顺利的拿到了硕士学位,他回到广东去,那还不是个香饽饽?考公务员,考省里的各个研究所、博物馆,那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搞不好还没毕业人家那边就来人招揽他了,这个小九九,别人想不到,李凡却是想明白了。

学历史的人很少吗?不少,全国许多一等学府都有历史系,可是要说从燕京大学历史系毕业的硕士,那可能比大熊猫还珍贵啊。这里,每年就招收一个班,四年下来,能有一半会继续在本校攻读学位研究生,这些人毕业后,那就是全国各个大学历史系抢手的师资力量,而且,有这个学校的历史系毕业证,考公务员简直就是要“优先录取”了,毕竟“人才难得”嘛。

人们都看到过这个教授“说三国”,那个研究员“说明史”,还有人出书讲清朝的那些事,可是,有几个人能够一口气的把中国上下五千年的事情串起来说明白的?一个没有!太宏大,太复杂,太浩瀚了。多少历史学家穷一生的精力,恨不得要头悬梁锥刺股的玩命,可至今,仍然没有人能够串起来。研究?大学四年,你能把二十四史一个字不落的啃完,所有人都会向你竖起大拇哥!那是多枯燥多费神的一件事?要是再让你上读春秋,下阅左传,再叫你去通览资治通鉴,估计这学生得疯!这还没有包括北宋后兴起的程朱理学,王阳明的世界观,黄宗羲顾炎武等人的新儒国家观,以及晚清时期的新学派等等。以一人之力去干这样的事情,无异于扬汤止沸飞蛾扑火啊,根本做不到,所以,研究院里分的很细,有各个朝代的研究室,有各种流派的研究室,还有各种交叉研究的研究员。

在李凡看来,其实历史上的那些细节是永远琢磨不完的,他可不想去费那个劲,但是,有些细节却是可以去琢磨的,不能面面俱到,那着一面俱到该行吧?

老三钱博平还真是本事,十来分钟后,笑嘻嘻的回来了,“搞定!”

老二周布斯顿时裂开大嘴乐了,这家伙是哥四个里最骚包的一个,“那个咱们得换个大桌子了,这个地方可是挤不下喽!问问有没有包房?”

还别说,这家教莘子斋的中档餐馆还真是有包房,只不过平时用得少,现如今的学生们如果不是搞啥庆祝,比如说某某生日啦,某某获得某个教授的奖励啦,平时谁到这里的包房里显摆啊?那可是要银子的。所以,基本上那些包房平时就是堆放杂物的地方,平常那些学生想要包房也是会提前打招呼的,哪里想得到今天这几个愣头青吃着吃着就要“升舱”啊!

虽然麻烦点,可哪个老板会放着钱不赚?不就是去收拾收拾嘛!老板直接给后面的小工甩出了一百块,“立即、马上、即可给我把一号包房清理出来,给你十分钟,干得好,后面还有奖励,干不好,你给我卷铺盖走人!”

那干小工的都是啥人啊?还不是其他学校里家境贫寒的学生?利用晚上出来打小工,这个的例子多了去了。瞅瞅人家也是学生,再看看自己,也难怪一些寒门子弟心里不平衡,都是爹妈生的老天养的,怎么人家就能潇洒走一回,自己却要苦苦的挣扎呢?很复杂的社会问题,从古至今都有,没有人解得开。只不过让人们感到欣喜的是,这样的寒门子弟已经不多了,而且正在越来越少。

林瑶虽然是女孩子,比钱博平还小上差不多小半年,可是那心眼绝对不是钱博平能比得了的。想想看啊,家里有那样一个“神兽般”的老娘,这女儿还能不获得真传?钱博平给她打电话,她就知道是钱博平玩的是一箭双雕的把戏,一是想自己了,也是告诉自己他那边稳定了。想到这个理由,林瑶心里挺甜的。二是利用自己在同寝室哥们面前显摆,能够在刚刚开学的时候就忽悠几个女生过来,这是多有面子的事情啊?这个脸,男人是最在意的。所以,林瑶也不含糊,施展出各种手段,把宿舍里的三个女生全给忽悠出来了,还主动的叫了一辆网约车,坐着擦的倍亮的黑色桥车过来的感觉,那是与坐出租车感觉完全不一样的。

20多分钟后,花枝招展的四个美美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当然是钱博平的林瑶了,高挑的身材与姣好的面胧,让人感觉到春风扑面,看起来,家里的老人能够摆平小两口的事情,还是考虑过最基本的条件的,要是这样的女孩钱博平还不满意,那他可就是瞎了心了,他这辈子怕是都找不到合适的了。

说来也怪了,跟在后面的三个女孩也都很青春靓丽,尤其是个子比林瑶还高点的女孩,一进来就被老二周布斯给盯上了,第一冲过去自我介绍。

“我是老二,我叫……”周布斯忘记了北方话里这个“二”字是容易引起歧义的,他还没说完,几个女孩子就捂嘴笑了起来。偏偏李凡这个坏小子还要补上一刀,“我说二哥,你是有些二的,哪有你这样自己称呼自己是老二的?”

“我是老二嘛,老二有什么不好,三国有关二哥,北宋有武二郎……”

“是啊,现代还有二傻子,二球货,自称老二的人还不够二吗?你得把后面的哥加上去,或者你也自称是周二郎?跟江东周郎攀攀亲戚?”李凡继续补刀。

“哈哈……”从老大吴广德开始,一群损友顿时毫不留情的大笑起来,那些女孩子也就不再遮遮掩掩,都笑得是花枝招展的,就连跑堂的小伙计们也都忍不住在那边吭哧着,旁边卡座里的其他学生也都笑的前仰后合。

“没啥!古人千金买一笑,我今天就一个小小的瑕疵就能让大家都乐了,我光荣,我骄傲!”周布斯学着某小品演员的样子,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脸皮够厚。

“好啦,你们的包房准备好了,请各位转移阵地如何?”老板过来解围。

0

大一新生(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