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紫色>小屁孩(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小屁孩(3)

小说:紫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20/2/27 12:01:01

洪城是彻底的败了,端着架子打算把李凡招募到麾下,结果被这小屁孩给设计的哗啦哗啦的,被小屁孩的话说的心思活泛,被小屁孩弄的说不出不是来。

洪城所在的这个学校没有那么多体育上的资源供他去“挥霍”,他的手上没有二队,而李凡提出二队的概念,简直就是把他给逼到了墙角,而李凡的眼神里似乎知道他的尴尬,似乎就是在逼洪城回去做一个新的计划。

一顿酒,大家把脸都遮过去了,张山跟周布斯拼酒,如果不是李凡故意的过去搂着二哥说话,趁机在周布斯的“吐穴”上做了点手脚,这张山到底能不能把周布斯干趴下就很难说了。当周布斯自己都搞不清为啥会吐的时候,张山如释重负的裂开嘴笑了,于是,大家一拍两散,各自回家,睡觉去了。

从那一天起,军训就进入到了“和谐”的氛围中,双方都没有再出幺蛾子。走正步,齐步走队列,最后还每个人捞着五发子弹打靶。李凡也不想显摆自己的枪法,随大流的走了过场,他要是认真起来,五发子弹打个五十环不是问题。

这么牛气?打满环可是会刷新学校军训射击记录的。李凡还真能做到,一百米卧射半人胸靶着实是太简单了。他在跟着段蓝去黑子部队训练的时候,打得都是200米立姿人头靶,那是什么难度?最差的也是300米距离上的半人钢靶。李凡第一次打靶的时候还不到12岁,那个时候他的射击成绩就与段蓝不相上下。

军训是疲劳的,可是李凡每天晚上还忙活的不行。他的手串生意一天比一天火,说起来这还要拜谢司马山骥为李凡做了一次免费的活广告。

保卫处的调查报告最后出炉了,送到学校相关部门,主管的副校长也把司马曡叫了过来,把调查报告给了已经逐步冷静下来的司马曡。

看着那详尽的调查报告,司马曡还真是没话说了,因为,报告上出示了各个角度的视频证据,罗列了多达20人的证言证词,还有司马山骥自己的陈述,整个报告做的没有漏洞,用业内的话说,做成了“铁案”……这样说也不合适,因为事情到后来不符合立案的标准,那个副校长也劝司马曡不要把事情搞得最后不好收拾。司马曡也是找不到被告主体,告谁呢?那四个年轻的新生?万一告不倒就可能会被反坐。说,这都啥年月了,还能有反坐?是,在法律上目前是没有反坐这个名词了,可实际上却是有带有反坐性质的法律条文。

司马曡如果告那四个学生,万一证据不足,败诉后,就会引发四个新生联合起来反告司马家族“诬告和陷害”,要求对方公开“赔礼道歉”和提供“名誉损害补偿”。这个官司打起来,司马家肯定打不赢。只要司马曡告不倒对方,那么肯定会受到反噬,这是定律,哪怕是一个刚进法律系的学生都知道。

那么司马曡可以告学校吗?那更是给自己找麻烦,能告学校什么?学校有什么没有尽到责任的地方吗?没有,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让司马曡去搞风搞雨。

正是因为司马曡的报案并没有涉及到真正的刑事行为,所以,佟建华一开始就拒绝了校领导要求的“立案调查”的要求,仅仅是进行“例行调查”,写出的报告也是“关于司马山骥昏倒的调查报告”,而不是“关于某案件的结案报告”,这在性质上就严格的区分了事情的根本性质。

司马山骥在医院里躺了五天,他在第三天就不吐了,可是却是头晕的厉害,根本就站不稳和走不了路,他这个苦头可是吃大了。问题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想诬告,可他不知道是诬告那个小屁孩还是诬告那个眼镜,而且他也看到了校内论坛上的各种民间侦探的“分析报告”,也看到了转发到论坛上的各个角度的视频,甚至还仔细的研究了那两个小屁孩的表情,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线索,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有了特异功能?要不,那一掌怎么能那么大力?

校内论坛上从来不缺乏各类奇葩人才,当这个事情快结束的时候,某新闻系学生在论坛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一个手串引发的血案”的总结文章,搞的比佟建华写的报告还精彩,在副标题上写着“有图像,有视频,点点点,有真相”。整篇文章从事情的起因开始,用嬉笑怒骂调侃诙谐的语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大家捋了一遍,末了归齐,认定事件的元凶就是那个“漂亮的手串”。于是,最后大家光去找“手串”了,没人再去关注真正的内容了。

所以,当308寝室的哥几个每天吃了晚饭回到宿舍门口的时候,总会有一些男男女女的学生等在那里,等到司马山骥出院后找到这里再想买的时候,李凡“服务态度”极好的告诉他,“卖没了”,还指了指贴在门口上那张4A纸,上面用油笔写着两个大大的字,“售罄”。当时司马山骥的表情就像便闭那样尴尬。

司马山骥心中这股火就直往上拱,可是他总不能在人家的宿舍门口就开打吧?强忍着怒气,几乎就是咬牙切齿的问道,“还有没有可能来货?”

“这个我说不好,我已经给供货的哥们发了微信,但他不知道木料的好坏,所以,恐怕要迟一些日子了,我估计至少也要一个月以后。”李凡仍然笑容可掬。

“一个月?一个月后黄花菜都凉了!”司马山骥冲口而出。

“哦,原来是要的急啊?这样,您等等,我去查查都有谁买了那些手串,说不定就有您的朋友和熟人,保不齐人家就出让给你了……”李凡这个服务也实在是太好了,不一会,李凡就从手机里掉出来购买者的名单,“本来这个手串就不多,除了我们哥四个是固定了的纪念版不能售卖以外,还有三串分别是经济系的吴中天、体育系的蒋蔡东……还有一串是校办秘书苟兰买去了。其他的都是红木硬木的手串,您看不上眼的……”

李凡把调出来的信息在司马山骥的眼前放了几秒钟,然后就收起了手机,没事人似得看着司马山骥,他哪里知道司马山骥心里是五味杂陈呢。

这种级别的崖柏手串本来是就可遇不可求的,一共三串,买的人似乎都不简单,李凡也许不知道,这三个买家都不是真正的最后买家,天知道他们身后站的是谁。小屁孩不知道,可司马山骥能不知道吗?他只能寄希望这三个人中有一个还没有来得及送给身后的那个人。而他最有可能出让的就是同为经济系的吴中天。

吴中天跟司马山骥一样,也是关系户,区别是司马山是在读研究生,正在攻读学位,而吴中天是大四学生,家庭出身背景也都极其相似,只不过司马山骥家族在京津一带,而吴中天家族在苏杭申一带,要是论起实力两家是各擅胜场不相上下,而且两家还不是竞争关系,居然是互补的关系。要说论起他们之间的关系来,不远,可也不近。说不远是因为两个集团公司互为上下游关系,说不近,那是因为两家是因为利益走到一起,跟感情和友谊八竿子打不着,甚至在配合的时候总有磕磕绊绊的事情发生。这样的关系很脆弱,一旦出现第三方替代者,两家的合作就会终止,可是实际上却是很难找到这样的第三者替代。这就好像是围棋上的循环打劫,你在这个项目上找到替代,可在另一个项目上却反过来要受制于对方,那边也是同理,说起来是一起往前走,实际上都是出于无奈的合作。

华人不都是先交朋友后合作吗?事实上有很多外面看上去理所应当的事情就是办不到,你找不到真正的原因,或者说你能找到一百条不合拍的事实,可就是找不到真正的原因,我们经常会把这个情况最后归结到“没有眼缘”,古人说的“八字不合”“秉性相克”其实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既然有了与吴家的关系,司马山骥也就抱着去试一试的心思,去找吴中天,结果,吴中天告诉他,那个手串是给某某教授代买的,无法转让给司马家。司马山骥询问吴中天是多少钱拿下来的,吴中天也没有瞒着他,“一口价,3500元。”

听了吴中天说的这个价格,司马山骥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当初,那个毛头小屁孩未必2000元就不卖给自己,关键是自己要押他的手串,结果弄成了今天这个样子,要是当时自己不说那个话,眼前吴中天这个手串就是自己的。

吴中天司马山骥惹不起,又是一个系的,万一吴中天为了这点事情跑到家族里和学校里给他上眼药,后面是手尾就更麻烦。于是,司马山骥又去找校办的秘书苟兰。苟兰是去年才毕业的,后来留校担任校办秘书,也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如果不看胸牌,谁都会以为她是个在校学生。

当司马山骥施展成熟男人魅力,找到苟兰套近乎后,苟兰问清目的,直接告诉司马山骥,她出面去买的那串手串是奉某个副校长的意思去买的,那个副校长是在学校网络上看到了帖子里贴出来的照片后让苟兰去的,他一个老头子哪里好出面去找学生要这个?要是学生想送给他,他倒是想白拿,可要是有连带关系,这就说不清了。与其将来麻烦,不如掏钱买下来。苟兰找到李凡买下了一个以后第一时间就送到了在外面车上等着的副校长,副校长一看,连说好东西,买的值了。司马山骥随口问是花了多少钱买的,苟兰伸出一只手,“五千!”

也就是说,司马山骥再次窝囊了,自己当时找那小屁孩的行为简直就是个浑身冒泡的大傻子,好东西在自己的眼前晃悠,竟然就被自己玩砸了。他叹了口气,抱着最后的希望去找体育系的蒋蔡东。

蒋蔡东的手串倒是还在手上,不过,这个手串他是买回来打算孝敬给某个职业队助理教练的,想通过助理教练的疏通,进入职业队去混几年。

体育系的这些学生与李凡他们这样的学生在这所学校里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李凡他们这样的学生都是凭着真本事参加全国统一考试过关斩将进来的。而体育系的学生来源就是五花八门了,有的是因为某些方面的特长加分进来的,有的干脆就是靠着各种各样的关系加上某一方面达标的特长“保送”进来的。而他们毕业后的出路大多数都是去一些学校担任体育教师。与一般的师范学校毕业的体育老师不一样的是,他们往往会去中学以上的学校担任体育老师,而师范学校毕业的则要看机会和机遇,相当一部分毕业生都是去一些小学担任体育教师。这个差别就大了,起码在工资待遇上就相差很多。

可如果要是在职业队混过几年,再转回头去学校担任体育教师就更不一样了,最差的也会去高中任教,弄的好,在职业队里有成绩,还可以回过头来去更高一级的体育学院继续深造,在职学个啥体育项目的教练学位,这样,就有可能去一些大学担任体育老师,甚至有参与评定副教授、教授的机会。洪城走的就是这条路,年轻的时候曾经在某职业球队担任过一年多的主力后卫,后来考上了国际裁判的资质,又进入体育学院深造获得学位,然后被聘到这个学校担任了体育系的副教授。基本上各行各业都有如何进步的套路,哪个行业都是这样金字塔的结构。

司马山骥找到了蒋蔡东,说明了自己有意要用高价从他手上回购那个手串,蒋蔡东倒是没有像另外两个那样不好说话,直接问司马山骥愿意出个什么价钱。

“五千如何?”司马山骥小心翼翼的问道。

“呵呵,你出的那个价还没有我买的价格高呢!”蒋蔡东眨巴着眼睛说,“我去的时候就剩下这一串了,他说他不准备卖了,我是出了八千块才拿下来的!”

要说这蒋蔡东还真不是啥好鸟,李凡听说他是为了去打点未来的出路,给他的价格是最便宜的,只收了他2500元,这小子见司马山骥找上门来就动了要宰他一刀的心思,毕竟司马山骥的事情闹的满校轰动,要不是他这么一闹,大家还不知道那个小屁孩手上有这样的好东西呢。而蒋蔡东也知道另外二串落在了谁的手里,以司马山骥到现在还在追这个手串就能知道这东西他需要,那还不下刀?

4

小屁孩(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