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在那高高的洪涛山上>第三十一章(31-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一章(31-2)

小说:在那高高的洪涛山上 作者:平阳虎张晓红 更新时间:2020/3/22 16:51:49

第三十一章(31-2)

早上一吹起床号,学员们纷纷起床打水洗漱。

寒冰在打水的路上碰见了汪芳。

汪芳拉着她的手说:“寒冰,怎么样?”

寒冰看也不看汪芳一眼,脸上毫无表情,一句话也不说,扭头就走,视如陌路之人,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

汪芳纳闷,抓住寒冰班上的学员问:“寒冰,怎么啦?”

那位学员说:“寒冰态度恶劣,不承认自己是‘三青团员’。”

汪芳一听,把洗脸盆使劲往地上一摔,“咣当”直响,叉腰大声骂道:“哪家野狗又在乱咬人!”

寒冰跑回宿舍,嚎啕大哭一场。她想把这段时间所受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这是平时亲如一家的姐妹、同舟共济的的战友、值得信赖的同志捅向她心窝的刀子。这是革命阵营内部捅向她心窝的刀子。

她不敢接受,她也不愿意接受。但是现在她不能不接受。

她感到万分委屈,感到万分伤心。

寒冰在民大转移时发高烧,狼嚎伴她孤独寂寞走夜行路时,她没有哭;

在龟峁村,患伤寒独自躺在炕上,炮声隆隆危急万分时,她没有哭;

在临县转移时,拄着又笨又重的拐棍,就凭单腿行走一二百里,她没有哭;

在奔赴雁北的途中,从马背上一路十八跌,摔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甚至背过气去,她没有哭;

在听到她一门心思决意追随的李林牺牲时,她没有哭;

在白家辛庄惨案现场,望着那一百多具战友的遗体,她没有哭;

在西碾头村罹重病,她抓住鬼子冰凉的刺刀对着自己喉咙,决心以死相抗时,她没有哭。

但是这一次,她真的哭了!她哭得那样的伤心,哭得那样的不顾一切,哭得那样的“昏天黑地”!

此时此刻,她真的十分怀念雁北,怀念洪涛山。她怀念雁北的山、雁北的水、雁北的老乡们、雁北的干姐姐、雁北的干娘、还有正在雁北与敌人浴血奋战的战友和同志们。

她此时真的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牺牲在白家辛庄,好歹可以与那一百二十多位战友为伴;为什么自己不是病死的那三分之一;为什么要让区小队李三娃拿走我的那枚手榴弹,好歹可以与鬼子同归于尽……

想到这些,寒冰开始认认真真地写起她的“检查”来。

她这一写,洋洋洒洒,就是好几万字。

她写道:

“当年东北学生在西安街头宣传抗日救亡,痛哭流涕地唱着《松花江》。三青团小混混与之唱对台戏,穿红着绿唱《桃花江》。我看到这些就恨得牙痒痒,认为他们是一群民族的败类。即或是在当时我崇尚教育救国、实业救国,不参加同学们的抗日救亡运动,也不齿三青团的丑陋行为。

“我当时虽无救国之志,但却有爱国之情。就凭这一点,我绝不可能参加它那个乱七八糟的三青团。

“况且,当时我是信奉父亲的信条:“君子不党”。我是绝不会参加任何政治团体的。我就知道埋头读书,教育救国。”

她接着写道:

“是七·七事变的炮声震醒了我,我才开始走上抗日救亡的道路。正是因为共产党在抗战初期的表现,特别是同学李越男的言传身教,我加入了‘民先’,继而在‘民大’加入了共产党。我在西安的经历,组织上尽可找李越男同志了解。”

她既不歇息,也不喝水,干咳两声,又写道:

“我在雁北深深地感觉到我们与老百姓的血肉关系。这种血肉关系不是挂在口头上的,是我从心里能够真切感受到的。

“我们到‘堡垒户’家,他对我们说的第一句是‘你回来了!’他们这种朴实的语言,比那种用美好的华丽辞藻堆砌起来的虚情假意不知道要让我心里温暖多少倍。他们最朴实的行动,就是在你熟睡的时候,冒着凛冽的寒风为你在窑洞外放哨。

“雁北的老百姓是用他们自己的生命在保护我们,而我们这里却有人在用刀子扎你的心。

“我说这些,只有在前线待过的同志才有这种亲身的体验。这是那些远离前线的人永远体会不到的。”

她继续写道:

“雁北的干部,让敌人杀死的有三分之一,他们大都是十七、八岁至二十来岁的年青人。像张崖沟牺牲的人还有名字,白家辛庄牺牲的人大多数连名字都未留下来。女同志牺牲了还让敌人给扒光衣服,鲜血淋淋。

“他们的声容笑貌至今深深印在我的脑子里。

“害病死的有三分之一,活下来的还不到三分之一。我也仅仅是病死人中的侥幸残存者。”

寒冰最后写道:

“投敌的很少。但是,就是这几个叛徒,给雁北根据地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把我们的基层组织基本上搞垮了。我每想到这里,无不对叛徒咬牙切齿、恨之入骨。

“我对这些叛徒进行过分析。他们要么是贪图享受,要么是作风败坏。但我认为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他们是一群没有信仰的软骨头。

“因而我认为:我们的党校应该是培养铮铮铁骨、有坚定革命信仰的战士的摇篮;而不是造就摇尾乞怜、贪生怕死、行尸走肉之类软骨头的暖床!”

寒冰一连好几天只顾埋头写她的“检查”,不吃不喝。

有人报告:“寒冰绝食了!”。

“运动”组织者派人过来查问此事。

来人问道:“你干啥?”

寒冰头也不抬,答曰:“写检查。”

问:“为啥不吃?”

答曰:“没空!”

来人不了了之,回去“交差”了。

寒冰的“检查”写了好几天,她也饿了好几天。

“运动”组织者拿到她的“检查”大发雷霆。

他左手拿着寒冰的一摞“检查”,右手拍着“检查”说:“你们看看,你们大家看看!这像是个检查吗?不就是在给自己评功摆好吗?还居然污蔑党校是‘造就软骨头的温床’,居然敢攻击污蔑这场伟大的抢救运动是‘错误的运动’。如此猖狂之极,全校马上开批斗大会,务必把嚣张气焰坚决打下去!”

批斗大会除了态度桀骜不驯的寒冰外,还有其他两名学员参加陪斗。他们一个是姓张的男学员,一个是姓李的女学员。他们都死活不承认自己是“失足者”,所以他们都被列为“抗拒抢救的失足者”。

在批斗大会上,“运动”组织者说:“我们这次批斗大会就是要打掉那些‘抗拒抢救的失足者’的嚣张气焰,特别是以吴寒冰为首的这三个顽固分子,只有他们彻底投降了,我们的抢救运动才能顺利地进行下去!”

会场上口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坚决地、毫不妥协地向敌对分子进行坚决地斗争!”

“一定要把抢救运动进行到底!”

“抗拒可耻、带大红花光荣!”

寒冰站在台上,她的神情平静而安详。

她的心居然坦坦然,像没事一样,就像批斗的是个毫不相干的人。

寒冰在想:“当年斗‘恶婆婆’,造成局面僵化,搞得自己下不了台,最后还得诚诚恳恳一家一家去赔礼道歉。批斗就批斗吧!谁叫自己动辄就批斗别人呢?这也算是小小地报复一下了。我现在就等何年何月给我‘赔礼道歉’了!”

批斗会的当天,孙大姐就跑到“抢救运动”办公室。

她找到“运动”组织者质问道:“凭啥说寒冰是‘抗拒抢救的失足者’?凭啥要对她搞批斗大会?”

组织者说:“她不仅拒不承认是‘三青团’,而且在检查中还给自己评功摆好。更可恶的是,她居然还胆敢攻击党校‘是造就软骨头的温床’!”

孙大姐说:“这都是乱咬造成的,乱咬也算吗?”

组织者说“你有证据证明她是被乱咬的吗?”

孙大姐说:“你有证据证明她不是被乱咬的吗?”

组织者严肃地说道:“老孙同志,你这种行为,严重阻碍‘抢救运动’的正常进行。”

孙大姐说:“是吗?那我现在就配合你这个‘抢救运动’好了。”

组织者说:“你这个态度就对了嘛!你现在去做吴寒冰的工作,让她老实交代!”

孙大姐说:“我去做她的工作前,有一个重要的事情需要先交代。”

组织者像捡了一个金元宝似的高兴:“说!”

孙大姐神秘地凑近他的耳边说:“我是国民党军统特务,你是我发展的第一个特务!”

组织者顿时气得满脸通红,说:“这种事,你可不能瞎编乱说!”

孙大姐哈哈大笑,说道:“你知道,现在我们学校有多少条疯狗在乱咬?”说罢,她转身出门,看寒冰去了。

身后传来那位“运动”组织者的咆哮声:“你以为自己是老党员、陕北红军、老资格,就没有人敢碰你了吗?!”

这时寒冰正独自呆在宿舍里,见到孙大姐进来,她淡淡地说了一句:“我都这样了,你还来干啥?”

孙大姐说:“我来看你呀。”

寒冰说:“我现在是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顽固分子,你不怕受连累?”

孙大姐说:“我怕他个屁!他能把我怎样!如果我都成了‘抢救对象’,党校的人都是‘失足者’了。”

她看着寒冰桌上一动未动的饭菜,问道:“为啥不吃?”

寒冰回答:“我心里堵得慌,实在吃不下。”

孙大姐郑重其事地说:“寒冰同学,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大病初愈,饿坏了身体还怎么打鬼子?”

寒冰说:“孙大姐,你放心!我这口闷气消了,自然就吃饭了。”

孙大姐叮嘱了好一阵方才不舍地离去。

孙大姐才离开不久,寒冰就听见隔壁有人呼喊:“不好了!出人命了!”

原来,“抗拒抢救的失足者”小李企图吞金自杀。

所幸抢救及时,她总算活了过来。

寒冰瞅机会溜到小李的宿舍。

她望着小李憔悴的脸,紧紧握着她的手说:“小李,实事求是,相信组织!”

被列为“抗拒抢救的失足者”的张学员,四五年党校毕业也分配到了八分区。他不幸被捕,英勇不屈,壮烈牺牲。

事后寒冰感叹道:“表扬的,当了叛徒。挨批斗的,当了烈士。可笑!”

好几天以后,负责外调的同志找寒冰谈话。他说:“吴寒冰,你提供的西安证明人李越男已于三九年牺牲了!”

这个消息给寒冰当头一棒,她几乎昏了过去。

她瞪大眼睛问:“怎么牺牲的?”

答:“在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抢救物资时牺牲。”

寒冰又问:“还有没有一个叫孙串的?”

答:“有。同时牺牲了!”

寒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发呆。

她自言自语地说:“还说山西比西安危险,到山西来的人还活着,留在西安的人却牺牲了!老和尚的感谢之词也无法代转到了!”

此时寒冰的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兰花花》的旋律:“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个英英的彩,生下个兰花花实在爱死个人……”

寒冰长叹一声:“唉!兰姐啊!”然后她情不自禁地吟道:

“千古幽贞是此花,

不求闻达只烟霞。

采樵或恐通来路,

更取高山一片遮。”

外调者问:“你的西安问题,我们又找谁查证呢?”

寒冰随手拿了一张纸片,边写边说:“找杨无渝,三九年随工卫旅走了。她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你们自己去查吧!”

回到宿舍,寒冰继续写她的“检查”:

“有人说我以绝食对抗运动,对抗组织。他们的这种说法毫无根据,纯粹是主观臆断。

“我从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之始,就把自己交给了这场以拯救中华民族为已任的伟大斗争中。现今日寇未逐、山河破碎,民族责任在肩、夙愿未了,怎可先行自我了断。此乃天大之笑话。

“我为什么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就是因为我从共产党那里看到了民族的希望,看到了祖国的未来。在三原、在西安,大家成天都在讲“救国”,但是有谁能救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中国?唯有共产党、唯有马列主义!更何况我受党教育多年,历经艰辛、受尽磨难、几经生死、近乎脱胎换骨。自从我举起右手、庄严而神圣地宣誓那一刻起,就决定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党。入党誓词铭刻在胸,坚信信仰、坚持主义,革命事业尚且遥远,更不可能因此小小挫折便半途而废。

“但是,说句老实实话,我从没愁过,这次真的有些愁,愁得不想吃饭,但不是绝食。哪天我想通了,不愁了,自然也就吃饭了。”

寒冰结尾写道:“对我不公正的待遇,既不能摧残我的意志,更无法改变我的信仰。

“我坚信,只有经受各种挫折和打击,才能使我更加坚强起来、更加成熟起来。这也算是对我的一种磨炼。‘宝剑锋从磨砺出!’这就是‘坏事可以变成好事’的辩证法。

“我对这场运动的态度是:实事求是,相信组织。

“我决心为理想而抛头颅洒热血,为信仰而锲而不舍、义无反顾。”

根据中央通知,党校取消了所有强迫要求承认自己是“失足者”的行为。

寒冰开始吃饭了,哪怕只是一点点。

四三年底,转入甄别平反阶段。

对于吴寒冰,组织结论:“历史无问题”。

外调者也终于找到了杨无渝。

无渝证明吴寒冰在西安政治上无问题。

有受到过批斗的学员问寒冰:“把你整得那么惨,就这样算了吗?”

寒冰答:“心灵创伤肯定有,只能在以后的工作中慢慢去抚平吧!毛主席主动承担了责任。听说他在延安还多次脱帽鞠躬、赔礼道歉。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寒冰心里由衷地佩服道:“伟人就是伟人,行事果然坦坦荡荡!”

诬陷寒冰的那个女学员甄别后,向她承认错误,希望得到谅解。

这个学员跪在寒冰面前说:“老吴,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寒冰问:“你为甚要乱咬我?”

答:“我害怕!”

寒冰又说:“革命者死都不怕,还怕这?”

对方无语,羞愧难当。

寒冰接着说:“我可以原谅你这人,但是我不原谅你的人格!”

汪芳跑来祝贺寒冰得到了平反。

她说:“寒冰,组织总算还了你一个清白。我当时真担心你呀!”

寒冰说:“我本来就清白,还不还又当何如!”

汪芳又问:“那天早晨我叫你,为啥不理我?”

寒冰说:“我怕连累你呀!”

汪芳答道:“我已经被‘抢救’了,还怕啥!”

寒冰一愣,问:“说你啥?”

答:“三青团。”

又问:“没乱咬人?”

答:“没!”

寒冰叹道:“可惜骨头有点软,但人格还不错!”

0

第三十一章(31-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