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梦境十年>第二章 柱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柱子

小说:梦境十年 作者:梦逸十年 更新时间:2020/2/9 19:10:38

新兵生活训练只有三个月,忙忙碌碌转中眼成为记忆中一个缩影,在新兵阶段最后会有军事素质测评,根据成绩划分要去的连队,本来我是班里唯一的大学入伍兵,加上训练也刻苦,连长心想终于出了个好苗子,心里乐啊!但在我面前还和新兵教员一样板着脸凶巴巴的,最后我明白了,对这群鸟气冲天的兵必须得威慑,还讲究个刚柔并济,不能逼得太紧还得给点甜头,也不能没有威信和去下级论哥们,太软就让人没有主次之分了。后来进公司才明白什么叫‘驭人之道’,看看当兵能学多少东西?

最终军事成绩十公里越野全连第三、军事突进全连第四、打靶第二、还有什么的也记不清了,应该也前**。

排名反正是第一,在部队里也见不到女兵,没别的什么娱乐,争来争去就争个军事排名,不争不行啊皮痒的也不行,争完打完锤完还是好兄弟。

2017年11月2号,简单的授衔仪式后我成了济南军区某侦察连的一员,一根拐的列兵军衔贴在肩膀上激动的不行了,15米高的旗杆上红旗已经挂上去了,授衔台设在训练场上,我们站在旗下举着手嘶哑的喊啊,对面是训练器材,双杠、荡绳,障墙什么杂七杂八的,也不觉得简陋,就是嘶声竭力的呐喊,被誓言包裹着,心里满满当当的,高兴啊!三个月没白熬。满足啊!我们是人民的军队,随时可以为这个集体赴死。

下连队以后就平淡许多,和大学的平淡相比,一个是混乱到极致的平淡,一个是自律到极致的平淡,每天高负荷训练习惯养成后,人就停不下来,看见障碍就想跳过去,看见个绳子就跟狒狒看到树杈一样,入伍时是135斤,一顿折腾最瘦时只有110斤,最后体重又开始回升。

虽然分不出生子的手艺,饭还是不错,军队伙食跟西方发达国家没法比,可吃饱还是可以保障的,有肉有水果感觉比家里都好。经过波浪式的变化之后最终稳定在160斤,将近180cm的身高看上去倒是魁梧了许多。

而在这里我碰到了柱子。柱子,本名程刚,河南人,从小在他那山沟子里称王称霸,跟水浒里面的草莽好汉差不多,而且爱武侠,有行侠仗义的秉性。

话说回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遇,这小子的运气就来了,家里穷也念不起武校,也不是念不起,底层群众太节俭,感觉交钱去练武太磕心了,就觉得钱换成实在东西心里才踏实。柱子成天在学校调皮捣乱,结果某天又逃课出去玩,在村里被一个秃头和尚相中,那和尚是身怀中国古法混元一气功的和尚,不是那些表演的花架子,现在也算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吧。

这功夫一脉单传,挑选土地,老和尚仁慈,只是教他功夫,叫声师傅就行。他老妈一想算球了,反正这小子不是念书的料,去学个武也算是个手艺,要是能像武校那些苗子上春晚表演个节目,回乡里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这小子当场刮成秃瓢,拿香点了几个戒疤,而且自己点歪了,熟悉他的人知道,他是把老和尚看做最敬重的人,他说自己“没啥子优点,但是有一点,我看中的东西,老子不会心疼这条命的”,就这样,整整五年和老和尚形影不离,混元一气功更是炉火纯青,出师之后经老和尚介绍当了兵。

当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真被惊呆了,狗鈤的,不能说壮得像头牛,简直就是一根承重柱啊!所以柱子柱子叫得也顺口了。

中国古法气功的神奇之处在于短时间内提升肌肉密度,抗击打能力翻倍的增长,当时也没多想,就觉得砸砖头顶钢筋贼酷,等退役了再去上学也能装个逼耍个酷,吸引异性的不二手段,后来证明用处远远不止这些。

就这样开始了我的气功之路,被骂蠢骂了无数次,在两个月后才搞清楚穴位,筋脉,气的运行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这小子当时聪明不,反正我是被骂惨了,大学生不如个初中毕业的,整天骂我蠢。还得贿赂贿赂这小子,有次这小子要吃醉鸡,要不是被他拿着练气功这个把柄,我能拉泡翔给他。

  “小逸子,醉鸡,5只!熄灯之前给我整来,明早传你第4式!”

“嗻!”

唉,我真是没皮没脸了!

没办法也得想啊!有钱能使鬼推磨嘛,我两个月津贴都塞给炊事班长了,加上倒霉蛋生子择着菜说情,别说虽然没摸到枪,但生子在这混的不错,班长倒是答应了。

“醉鸡?酒可是军队违禁品啊!什么破嘴这么叼?”

“吃翔的嘴”我心里暗骂。

“班长,酒也是调味品吧?”管他呢!料酒也是酒。

 “屁!”

“一个月!”我抠出手指。

“不行!”

“一个半月,不能再高了!”

 “那你去找别人吧!”

 “两个月!”

 “成交!”

“行啊,算你小子识相,每年有三瓶,去年用了两瓶,我偷藏了一瓶本来打算过过口的,现在就送你小子了”,靠!我的两个月津贴啊!

看着柱子大快朵颐的样子真想揍他,好歹给老子留个鸡屁股啊!一个小时就消灭了五只,操!也不怕撑死自己,多吃多占。

这小子训练起来也是个不要命的种,每天跑路30公里,一小时二十分钟完成,俯卧撑什么的简直无限次啊!ta妈的比怪胎还怪胎,而且脑子的反应都快赶上天河一号了,这么好的脑子就是用不在读书上,军事素质强的可怕,政治素质就不忍目视了,全连倒一。几乎每天的训练我们都黏在一块,有竞争力的效果才是最棒的,和这狗衵的一块训练,进步神速啊!

三个月后,我掌握了混元一气功的基本方法,以后就是苦练的事了。

偶尔这小子找我要网站,没办法,这养猪都是公猪的地儿,根本见不到异性,柱子这牲口火气也比一般人大的多,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弄的手机,隔一段时间找我稳定几个‘货源’,提醒他想一想清规戒律,当时要知道他好这口,我学功夫时候还用装孙子?等价交换就行了,想想交换的是啥玩意柱子他师傅能气到吐血。

连长班长也没空管你那蛋子事,忙着抓训练,抓纪律,二十岁的小伙稍不留神就可能犯事,有时候上级有新指标啥的,军队这个铁筒体系必须配合上级的政策,忙的也不行。

大山里的空气不错,每天伴着露水在土沟子里兜圈,偶尔捡些野味什么的带回去让炊事员加餐,穿着胶鞋满山遍野的跑来跑去,或者在泥水里打打滚。

四月初的莱阳的确很美,满山的不知道名字的花和树迎来了各种各样的鸟和蝴蝶,倒是挺像广西的大山深处的人们生活的无忧无虑,虽然我们的生活区挺简陋的。潮湿的宿舍楼,沿袭十几年前的训练器材,铁丝网割据了一片又一片的军事禁区。

最让我开心的是我的兄弟们,来自不同的省,操着不同的地方口音,骂起人来都是五花八门的,但是唯一不变的是他们的热诚和淳朴。在中国基层士兵中,农民兵的比例超过7成,他们洋溢着最纯洁的笑,(当然,柱子不算,这孙子的猥琐已经盖过了纯洁。)

在他们退役后,他们会承担起基层建设的各个任务,依旧干最苦最脏最累的活,领着最低最没有保障的薪水。但他们依然是最开心的群体。

很多时候我们会聚在一起大谈阔论的分享自己的故事,军队是没有秘密的,每个人是什么尿性时间长了就毕露无疑。

在弥漫灰尘的训练场上,我们会大声的唱着一支支军歌直到嗓子沙哑声带崩坏,当兄弟受了欺负,我们会狠狠揍他狗鈤的,大不了一起处分嘛,我们会相互开捶,锤的越狠关系越好。我的军旅就是这个样子,相信大多数的士兵都会记住这份回忆。

还有想着好多事,我的丫头,长发披肩手捧书本的样子,热情跑来跑去助人为乐的样子,生气的样子,笑的样子。好多好多……

十九岁的年纪,你说我懂得什么?所有年轻人不都是这个样子吗?

我想看照片,可是我没有,我想写信,这年头谁流行这个啊!真写一封这辈子光棍就打定了。人家就会笑话,真稀罕!这年头还有二货写信!村口老大爷都和老太婆微信视频呢。

每天柱子都和我一起跑路,格斗,做卧推等体能训练,其他人因为体质受不了而退出了,有的时候会有四川的顺子,山东的刚子,甘肃的勇娃,陕西的狗蛋等等加入我们,从引人发笑的名字就足以体现出农民兄弟淳朴的内心了。

晒得黝黑的皮肤和鼓起的健子肉让我有了一种强者的感觉,又黑又精神!握着我的95枪,我感到我来对了。

直到有一天,一切都变了。

“龟儿子们听着,马上有一场全国范围内的军事选拔,具体情况是保密的,不过入选的话可是一个大荣誉啊,奖金就不用说了,全国听说只选三百人”连长拿着大喇叭喊道,挺兴奋的。

“你去不去?听起来挺好玩的”柱子问我。

 “不去!”我是没啥感觉的,我的专职是读书啊,当两年兵就回去了,没想过参加什么种子选拔。

 “连长!小逸子说他不去!”柱子这混蛋就冲着连长嚷嚷。

我心想:完蛋吧!操!

果然,站台上大喇叭下的脸拉下了,本来就晒的很黑,现在就是黑青了,兵和兵之间争的是名次!军官争啥?当然是好苗子!谁送进去的好苗子越多,谁脸上就越光荣,连长拉着脸正动员大伙出成绩呢!我算是打脸了,连长拿着喇叭就劈头盖脸一阵糙“你狗日的再说一遍?不去?以后别叫我连长!想想你当兵是为什么?”

“保家卫国!”我说。

“不参加选拔就说明你没本事,没本事拿什么保家卫国?”

“拿枪,拿命!”

“争都不敢争你凭什么这么说?拿你10条命换敌人一条命?还是拖累你的弟兄?看看这些脸,舍得吗?”连长问。

 我扭头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问我舍得吗?这不是拿刀子扎心吗?我可以给他们任何一人挡子弹,他们也一样,都是铁一样的感情。“我敢争!我不比谁差!”

“别说废话,证明给老子看!”

最后我还是去了,毕竟我俩的军事素质可是数一数二的,往年几个连队也进不去一个,今年出了我俩这么个怪物,要是我和柱子都入选成功,连长走其他连队就跟螃蟹似的横着了,因为是他培养出来的。

现在我后悔了,我敢肯定柱子也一定后悔拉我进去,这是一潭很深的水,深到足以毁掉无数人的一生。虽然我们最后没再见过面,我相信他的经历不比我幸福。

全连人都喜气洋洋的加大训练迎接这场选拔之时,柱子和我更是在没日没夜的进行非人的训练。

我们会将潜水的时间和极限加大到五分钟,这是一个月无数次练习的结果,我们的跑路距离增加到六十公里,负重达到三十公斤,连长写申请特批了我们每人每天500发子弹,在三十天的时间之后,几十米的距离我们几乎不用瞄准了,最后才知道有个东西叫肌肉记忆。在战友惊叹的目光之下,我和柱子却沉默了。

当你一个月沉浸在非人的训练中时,而一切不需要语言,是一种默契。是一种冷酷,又像是一种杀手的觉悟。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一个我不感兴趣的比赛而忘寝废食,是因为竞争吗?不是,我不知道原因,或许我天生比较喜欢自虐吧。

0

第二章 柱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