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乌合之众>第八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小说:乌合之众 作者:万里别山河 更新时间:2020/3/13 11:54:13

凌晨。

哇呀呀终于开了他的尊口说了句能让这群死鬼们心底舒服的话:“休息。”

“哎呀……”两块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然后抻了抻已经走直了的腿,“几点了?”

哇呀呀已经窝在地上,但两块敢保证他没睡着,果然过了一会他幽幽的说:“我没手表。”

两块压低声音对他说:“团长不可能没表的。”

“你就当丢了。”

“我给您搞一块?”两块贱兮兮的试探询问。

贱人总是和贱人相见恨晚,今天这出倒也印证了这句话。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哇呀呀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头枕着胳膊透过树叶缝隙看着并不晴朗的天空,“大田螺那块欧米茄吧?”

“你点个头就行。”两块侧头看着这个又猥琐可又深邃的男人,“应一声也行。”

哇呀呀嘟囔着:“至于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滁人游也。今天真像啊。”

“呦呵,醉翁欧阳修,您也念过书?”两块很惊讶一个如此猥琐与下作的家伙竟然能背下醉翁亭记。

“什么叫也?意思是说你念过书?”哇呀呀聊天的时候三心二意,你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乎你说的那些。

“不提也罢。”两块苦笑,“北平杂碎流落到缅甸丛林,说我念过书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那就让我笑笑呗?”哇呀呀呲着很白的牙齿在丛林中真有点显眼,“还有你那名字,两块?我头回听到这么奇怪的外号,比老丑还怪。”

两块正想在这无聊的夜晚扯扯闲篇,那边的哈利路亚却跪在地上祷告:“啊,你曾降生马槽,降世为人子三十三年。因此你深知道,我们仍会软弱,有时,甚至会跌倒。主啊,求你用你牧人慈爱的杖,亲手扶持我们,领我们向前行。我们虽不知明天的道路,但我们深知,你管着明天,你牵我手,哈利路亚。”

他跪在地上双手交叉很虔诚,林子里很静,耳边絮絮叨叨的都是哈利路亚呢喃细语。追逐死鬼们的日军或许早已转换了路线,为了这溃败的一百多人他们不必冒险——因为两块发现,哇呀呀带着死鬼们走的是当地土著都不敢走的密林深处。

当他祷告完成,两块这张没事就爱乱损的嘴就说:“您那洋神到了东边好使吗?我瞅着还没老丑老家那个黄大仙好使。”

“嗯呐,那必须的。”一扯到东北老家,老丑总是很自豪与骄傲,哪怕是怪力乱神方面。

“你个傻么糊眼的棒槌!”哈利路亚很愤怒的操着唐山话骂着,“拿那路式的神和我的主比较。畜生得道和人得道能一样式吗?主啊,宽恕这个无知的人吧。”

“哼哼。”两块发笑,缩回脑袋继续躺在地上。而哈利路亚转身去角落里安慰失去了兄长的三儿。

“于秦晖。”哇呀呀低声叫到。

“啊?”两块一愣,没想到哇呀呀竟然记住了他的名字,“啥事啊。”

哇呀呀轻描淡写的说:“你真丧气。”

“还成吧,爷我从北边儿跑到南边儿,现在躺在缅甸原始丛林的土地上做土鳖,怎么着?心里有点怨气不让发?”

“没说不让你发啊?”哇呀呀忽然做起来,“看看时机再说,我才认识你不到一天,你那张嘴损了几个了?”

“您有心了,还替我数着呢。”两块怪声怪气的说,“您也不比我强多少,乌鸦落猪身上。”

哇呀呀同样怪声怪气:“真看不出来你也是个学生兵。”

这两个人的唇枪舌战完美的阐述了一个词:半斤八两。

“你看不出来的事儿多着呢。”两块低声回忆起往事,“说民国28年我从军了,那年是北平沦陷的第二年。我那时候热血青年啊,忘了跟您说了,我国立北京大学的,可惜脑子一热选的历史系,毕业就等于失业,我该学工科……说正经的,民国27年我们这帮书生刚从北京南迁到长沙,就和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合并成了长沙临时大学。那年我20岁,日本人刚败于苏联红军……”

“诺门坎。”哇呀呀补充。

“您还真知道,想知道和真知道的人都不太多。”两块继续说他的故事,“说这日本人啊,真的,我恨他们,可更多的时候我恨我们自己。日本人败了,然后想怎么着来恢复他们的士气呢?哎,瞄上长沙了,我们最好欺负不是。兵分三路啊,从赣北,鄂南,湘北就奔着长沙来了。得,他们怎么打先不论,我们这帮学生屁股还没做热乎接着还得撤啊。这回去哪呢?我们奔着昆明就下去了。有太多的人和我们一样了,太多太多。”

“我承认我小看你啦。我错啦。”哇呀呀嬉皮笑脸,着实让人看着反胃。

“说一路艰难不提,我背着我那布书包和那些……对我心中的大中国梦想毫无作用的书就到了昆明。我那时候真不想再逃了,一枪崩了我也不逃了,我累啦。那时候我看着一个个同学唱着《毕业歌》,怎么唱的来着?

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

看吧,一年年国土的沦丧。

我们是要选择战还是降?

我们要做主人去拼死在疆场

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

。。。。。。。。。。”

两块哼唱着这已经在记忆中有些模糊的曲调,说实话他实在不适合唱歌,因为这嗓子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中音还不稳,看来这辈子是别想和音乐曲艺沾一点边儿。

“真难听。”哇呀呀苦笑,“我是说你唱的难听。”

“谢您夸奖。”两块咬牙切齿。

“你知道的。”哇呀呀把他旁边用山风吹干的烟卷用同样如此加工的火柴点着了,随之深深地吸了一口缓缓吐出在晚上看不太清的白色的烟雾,“真话都不太好听,可它是真的。”

“你接着说,听你说过去的事儿挺有意思的,哎你不会在那个什么什么北京大学学的评书系吧。”

“我不知道你跟没跟我开玩笑,历史系,我可没跟你开玩笑。”

0

第八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