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永不凋谢的青春>第十五章、尾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尾声

小说:永不凋谢的青春 作者: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3/1 17:25:12

第十五章

善良的谎言有时像春风般温润,像碧玉般珍贵。我相信祁向南和他的母亲艾无暇能够理解组织上当年的良苦用心,天堂的祁路平也会宽宥我当年的刻意隐瞞和现在面对向南的不忍。

然而,我准备将英雄之死的真相告诉亲爱的读者。真实很重要,很可贵,很残酷,也很无奈。

真相很少是美丽的。

部队从战场上撤回来,奉命在广西崇佐罗白一带休整待命,这期间的主要任务是总结作战经验教训,开展评功评奖活动,根本就没去边境执行过什么巡逻任务。

祁路平率山鹰小分队乔扮敌军深入敌后,机智勇敢,侦察到敌炮兵阵地两处,为我炮兵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摧毁敌炮兵阵地,攻克拒马山做出了重大贡献;在遭敌拦截和突然与敌遭遇时,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沉着冷静,不怕牺牲,抓住瞬间即逝的战机,先敌开火,与战友们一起与敌激战,毙敌十五名;在隐蔽待命时,他积极主动,巧施妙计,大胆设伏,俘敌九名,堪称绝唱;在谅城防御作战中,英勇顽强,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率打坦克队冲入敌阵,取得击毁击伤敌坦克三辆的优异战果……

祁路平的英雄事迹,不仅全团、全师、全军,放在整个作战部队都是响当当顶呱呱的。老团长满怀深情声如洪钟,提议报请授予其战斗英雄称号。

政治处的笔杆子们闻讯而动,来到连队采集素材,日夜赶写事迹材料。

祁路平的心情畅爽而兴奋。他从蜀地到南疆,投身于烽火硝烟的反击战,本就抱定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决心。然而他命大命硬,虽临九死,却化险为夷,毫发无损,这不能不说是幸运之神的眷顾。活着回来了,他自然十分高兴,更令他高兴的是自己的表现得到了首长们的肯定,战友们的赞许。散散漫漫、自满骄傲、小资作风等等戴了多年的帽子也随着血雨腥风飘然而去。战争是检验军人品德素质的试金石,是驴是马拉到战场上溜溜,是英雄是狗熊一上战场立见分晓。

军人是崇拜英雄的群体,自幼对英雄崇拜得五体投地的祁路平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也当英雄了。

恭喜呀祁排长。连言必领袖教导,政治原则不离口,一向对他没什么好脸色的副教导员也一改往昔的不屑,热情地拉着他的手,堆着笑脸。这么多年了,祁路平第一次觉得副教导员同志原来也是会笑的。

好小子,有谋有勇有识有胆,给老头子长脸了。老团长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笑呵呵地说:不要说你胖你就喘,尾巴翘到天上去,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天降大任,谦虚使人进步嘛!

祁路平当然不知道,团里决定提拔他到一连任连长的报告已报到了师里。在战斗骨干中提拔选用干部是军委的指示。和平时期太长了,军队团以下干部几乎都没打过仗。血与火的战争是培养造就军事人才的天然课堂,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嘛。过去的干部都是在枪林弹雨中成长起来的,哪像现在只会种地、修路、挖山洞,坐而论道,纸上谈兵。

那是个星期天的下午,踌躇志满,心情明媚的祁路平坐在居住的农家场院北角的一株蓊郁的桂圆树下,和八班长冉学定下象棋。战友们有打扑克的、写家信的、看书看报的,也有三人一伙五人一堆说笑谈天胡吹神侃的。清纯的阳光从西边斜斜地倾洒过来,给这座成了临时营房的农家小院平添了几分神秘与闲适。

来信啦!祁路平。营部通信班长曹子建笑呵呵地跨进小院,兴冲冲地喊到。

曹子建是安徽铜陵人,和江西老表祁路平算是半个老乡。他们又在一个班呆过,祁路平是班长,他是副班长,自然十分熟稔。

战前,营长选中了模样周正,能说会道,机敏乖巧的曹子建,将他调到营部通信班当了班长,也成了营长的通信员。

祁路平听说有信,赶忙离开酣战正欢的楚河汉界,站起来迎向曹子建急急地问:信呢?

曹子建是专程来给祁路平送信的,此刻他学着女人娇滴滴的腔调笑嘻嘻地晃着手中的信说:亲爱的平。

祁路平被逗得涨红了脸,笑着说别闹别闹,快把信给我。说话间伸过手去。

曹子建一闪身一扬手笑着说:别那么猴急猴急的好不好,又不是入洞房,搂老婆睡觉。围观的战友被他的话逗得哄堂大笑。

要信可以,你得答应请客。曹子建笑嘻嘻地说。

请什么客哟。祁路平一心想早点看到日盼夜思的信,边搭讪着边去抢攥在曹子建手中的信。

曹子建是个人来疯,他在战友们嘻嘻哈哈的笑声中一边躲闪一边欢叫:全营最该请客的就是你了,仗前娶了个天仙般的艾妹妹,战场上你火线提干,现在又要当英雄了,还不该出点血,请弟兄们喝顿三花酒吗?

当着这么多战友的面,三番五次没抢到信,祁路平显得有些尴尬,他只好收住脚步,笑着说:请客,请你个大头鬼。

不请是吧,不请我毙了你。一脸笑容的曹子建突然从腰间掏出手枪对着祁路平。

曹子建的手枪是营长的五四式。营长爱抢,平时没将手枪放在笨拙封闭的手枪套里斜背在身上。他弄了一块黄牛皮,私下缝了个镂空的小枪套,小枪套外他用牛皮带做了五个斜斜的小孔,平时他将手枪用红绸布包裹起来,插在精巧的枪套里,套外是五颗肥嘟嘟金灿灿的子弹。手枪穿在武装带上置于腰前,军人的威严英武一下子就张显出来。曹子建是通信班长,营长的通信员,自然常常有机会接触营长的手枪,今天他乘营长开会便将枪别在了裤腰带上。

别胡闹,曹子建。祁路平虽多次与敌激战,经历战火的生死考验,可当黢黑黢黑的枪口近在咫尺地突然指着自己,心里顿时产生了莫名的慌乱。就在他挥手说着别闹,别闹的时候,砰的一声,枪响了。

子弹击中了祁路平胸部,他下意识地捂住伤口,殷红的鲜血涌泉般从他的指间汩汩流出,刚才洋溢在脸上的灿灿笑意,顿时凝成惊愕与恐惧。他瞪着铜铃般的眼睛,挣扎着向前跨了一步,随及像一株被砍伐的大树轰然倒下。

一个朝气蓬勃的生命,一名经过战火洗礼前程似锦的年轻军人,一个还未及佩戴军功章的战斗英雄,一个还不知道自己就要当父亲的汉子,就这样倒在了战友玩笑的枪口下,再没醒来。

尾声

诸君看到我们的主人翁以这样的方式溘然离世,心里肯定像塞了团烂棉絮堵得发慌。其实我和诸君一样,二十多年过去了,想到祁路平死在战友玩笑的枪口下,仍然扼腕痛惜,悲怆啜泣。

他是不幸的,然而平心静气想一想,这不幸却并不影响他的英雄形象,正如雷锋死在倒车的事故中,是炭窑垮塌要了张思德的命,而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则殒命于感染……这都没有影响他们作为道德楷模,成为我们学习的榜样,名垂青史。

这样想,我、诸君,还有倘若知道真相的艾无暇、祁向南也许就释然了。

人生有许多遗憾、悲伤、痛苦,经历种种磨难,然而人心却应该明媚。

二0二0年二月十二日定稿于锦宏寓所

作者的话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到这个月,整整四十一了!为了缅怀那些牺牲的烈士,寄托我对战友和那些军嫂们的敬仰与思念。我将前几年写的这部作品发在了铁血读书网上。拙作很不成熟,我这是丑媳妇不怕见公婆哇!

我会总结这次发布作品的经验教训,努力将今后的作品写得顺一点,好一点,耐看一点。我的下一个作品已经写完了,是个长篇,想再看看再改改。敬请诸君的关注与指教。

感谢责编的帮助,感谢读者诸君的关注与支持。

寒江雪

二0二0年二月二十九日

0

第十五章、尾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