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清狠人>第二十六章 酝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 酝酿

小说:大清狠人 作者:闪耀 更新时间:2020/3/26 12:34:05

李升侧身一躲,箭扎在了十几步外的土地上。马忠从地上拔出箭,然后发现了箭杆子上头粘着的纸卷,立刻跑过来递给李升。

李升撕下纸卷,然后笑着打开。

上面赫然写着:“远离了俄国人,我自会现身。”

太原近郊

“呼而”

雨还没停,房檐下的花豹和杨光就听见一声口哨。花豹连忙起身,道:“坏了,定是那几个捕快栽了没回去,引起了县衙的注意。”

房顶盯梢的喽啰也一越而下,溅起泥和泥水,道:“来人了,全都披蓑戴笠,二十人上下。”

花豹转身就扛起昏迷的石存守,道:“走。”

白正先刚刚在他的小舅子太原巡检那里得到了捕快失踪的消息,就立刻连夜点了二十名马卒踏泥而来,高速的马蹄让他浑身都是泥点子,可他还是挥舞了一下马鞭,迅速出动准备灭口。(注1)

下雨天弓弦会受潮失去弹性,火药也会因为受潮而不能击发,故而二十名马卒仅仅带着刀就上了路。

白正先走进阴暗潮湿的草屋,一刀就将中央的那具茶几劈成两段,后头下马的二十名马卒也迅速进入草屋,控制了草屋的各个点位,确保没有人藏着。

“唔唔唔唔……”

白正先听到有声音,朝前走了两步,一个指着最里面的几个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布条的捕快道:“大人,提前溜了。”

白正先上前一把抽出捕快头领嘴里塞着的布条,大声问道:“人呢?”

“跑……跑了,刚跑的。”捕快头领嘴里的布条被突然抽出来,有些不适应,一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谁跑了?”

“杨光,还有石存守,他们有人接应。”捕快头领小声道。

白正先不认得杨光,也不知道杨光是谁,但是他还是知道自己袭击商队的镖头就是石存守的,当即道:“来两个人把他们几个埋喽,其他人上马追!”

捕快头领看着两个拿着刀走过来的马卒,用力扭动被绑住的身体朝后缩着,后脑勺却碰到了潮湿的墙壁。

“都是一个槽里头吃饭的……你们这……”

那马卒也有些下不去手,大清已经太平几十年了,他虽然当兵还真连人都没杀过,可他还是道:“哎,还是叫你们死个明白吧,你们査的是不该查的东西,你以为你收的银子那么好拿啊?”

他用手指了指草屋顶上漏雨的破洞,透过那个破洞,可以看见阴沉的天色。

“这商队的事情,可是连着上头的大神仙,所以只能到此为止了。”

捕快头领一脸难以置信,道:“商队原来是被你们……”

那马卒一刀捅进了捕快头领的心窝,道:“查案子太操劳,该歇歇了。”

“不好,咬上来了!”

一个喽啰馋住一脚踩进水坑趔趄了一下的花豹,然后接过扛花豹扛着的石存守。

花豹扶了扶腰,他的腰被铁尺抽了一下,扛着人跑疼的要命。

“掌盘子呢?”他问道。

“没看见啊。”一旁的另一个喽啰道。

花豹看了一眼正在由于上坡减速的骑队,指着旁边的林子道:“快进林子,他们的马进了林子就跑不快了。”

杨光呼哧呼哧憋红了脸,但是还是不敢放慢速度,一脚踩断了掉到地上半朽的树枝。十几步外的松鼠听见响动迅速蹿上了树。

“花豹哥,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咱们两条腿,他们四条腿。”

“你腿利索点就行了!”花豹头也不回的喊道。

白正先在林子前勒住缰绳,马儿发出很大声的鸣叫,潮湿的天气让它很不舒服。

他跳下马背,大喊道:“下马追,他们跑了这么久,还扛着个彩号儿,肯定跑不动了!”

马卒们听见后也都纷纷下马,环绕在其左右。白正先一刀砍断面前挡路的树杈,快步朝前追去,却没发现旁边的灌木轻轻晃动了几下。

“呼哧”

杨光的头从灌木丛中探了出来,看着刚刚追兵在距离他几米外的地方留下的泥脚印,不由地出了一口气。

…………

恰克图

“先生,请问您需要您是取钱还是存钱。”银行柜台前的金发女郎看着浑身邋遢的巴巴诺夫,有些嫌弃道。

巴巴诺夫敲了敲脑门,昨天晚上喝酒喝的太多了,他感觉头又昏又痛,他努力想着自己的银行账户上还有多少钱,然后道:“取一百卢布。”

金发女郎拿出登记的本子,核对完巴巴诺夫的姓名和密码,然后瞧一眼余额,露出了不屑的笑容:“穷鬼,你的账户上只剩下两个戈比了。”

“这不对啊……”巴巴诺夫的神色变得精彩起来,他突然想起好像昨天晚上喝醉了以后自己带着伊拉托夫他们几个去找了五个美丽的乌克兰舞女,然后彻夜长谈,为了纯洁伟大的友谊花光了所有的卢布。

这下完了,他今天连喝一碗土豆皮汤的钱都拿不出来了,他想。

巴巴诺夫转过身,走到银行门口,身后传来排队的人们的哄笑。

他恶狠狠的回头看了一眼,还是一声不吭地朝前走去,在银行里头打人可不是明智的选择,除非他想被旁边全副武装的雇佣兵打爆脑袋,然后流出一地白色的脑浆。

只是他心情烦躁,低着头没看前面,直接一不小心撞到了门口快步走进来的人。

他一抬头,却正好看见了那张狡猾猥琐的脸——正是前来办理贷款的马克西姆。

“欧,我的上帝,怎么在这里遇见了你?你看起来不怎么好啊?”马克西姆惊讶道。

巴巴诺夫朝左右看了看,然后把马克西姆拉出银行,转到一个没人的拐角,小声道:“当然,你知道我为了动清国的商队折了几个弟兄吗?”

马克西姆想了想,然后道:“吃亏了?三个还是五个?我见过清国的商队了,他们趾高气扬的,好像一口能吞下一个涂了鹅油的大列巴。”

巴巴诺夫红着眼睛道:“你小看他们了,我告诉你,二十个!死了二十个!我差点都回不来了!”

马克西姆很是震惊,道:“你们和清国的蒙八旗军交手了吗?”

和国内不尽相同的是,外国人看不见大多数国内大多数八旗子弟的腐朽纨绔,反而在对中国的战争中少数充当精锐力量的八旗军给予极高的评价。

尽管大多数旗人已经沦为了水烟袋和鸟笼的玩物,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清政府还是保留了少量精锐,那些八旗军队还残存着当年无敌于全世界的血脉,甚至在后来的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出现了正黄旗火器营以一个牛录的兵力靠着弓箭单挑八国联军一个甲种师团的惊人战绩。

这些冷兵器时代站在巅峰上的勇士,就是放在热武器时代,也是让外国人敬畏的。所以外国人反而认为八旗是清帝国最精锐的部队。

“没有,我们和商队交手了……”

马克西姆瞪大了眼镜,道:“商队?天哪”,他们很厉害吗?”

“是的,那个领头的年轻人很是机警,不好对付。”

马克西姆回想了一下自己和李升见面的场景,点点头,道:“确实是这样,这个人不简单。”

巴巴诺夫摸了摸干瘪的口袋,然后道:“这次虽然我们没有按照你的要求让商队消失在路上,不过看在我们死了这么多人的份上,请把尾款一结吧,否则我们都要饿死了。”

马克西姆一改商人该有的计较,爽快的掏出了皮夹,抽出一沓纸币,然后迅速点了一下,递给巴巴诺夫,道:“这是五百卢布,多出来的钱就当是给你们的抚恤了。”

巴巴诺夫感谢的接过卢布,然后道:“感谢您的慷慨。”

马克西姆摆摆手,道:“不用客气,只是我希望不要让一次失败就破坏了我们真诚的合作,我还会再雇佣你们的。”

“一定一定。”

马克西姆转身就要离开,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回头道:“这次记得做告解,上次给你安排牧师被你放鸽子了。”

巴巴诺夫也摆出认真的脸色,道:“一定,这次一定好好告解,我发誓。”

马克西姆重新走进银行,等到前面的人存完钱后,他等到了一张笑脸。

“先生,请问您需要存钱还是取钱?”

“都不。”

“都不?”

“你把你们经理叫出来,就说马克西姆来了。”

金发女郎脸上的笑容更加妩媚了,她用有些发嗲的语气道:“请您稍等。”

“等等。”马克西姆看金发女郎要转身,连忙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金发女郎疑惑道。

“我还没回答我需要什么呢?”

“好吧,那么先生,请问您需要存钱还是取钱。”

“我需要与你共进晚餐。”

“好吧,荣幸至极。”

注1:巡检:清代在各州、县的关隘、渡口等要冲之地设巡检司,掌缉捕盗贼、盘诘奸伪之事,相当于现在的派出所。巡检司的巡检为从九品官。

注2:关于沙俄时期卢布与白银的汇率,这里提一下吧。

在反映19世纪中期的小说《罪与罚》中,拉斯科尼科夫给索尼娅家20多卢布,办丧宴,就像相当于人民币2000多吧,办的还是比较体面的。索尼娅的处子之身卖了30卢布,3000块左右吧。

在伊犁条约中,中国赔偿俄国占领费五百万卢布,相当于中国白银二百八十万两,也就是大约一卢布=半两银子。

所以那个时候卢布还是非常值钱的,不同于现在苏联解体之后,一下子贬值了两千倍的卢布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1

第二十六章 酝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