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金蝶花>第二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小说:金蝶花 作者:徐舟 更新时间:2020/3/26 11:19:05

王木千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对肖剑雄恨之入骨。姓肖的记住,哪天犯到老子手中,叫你不死也塌三层皮。王天木把公愤私仇重叠相加,寻机报复。这时眼线来报,肖剑雄倒卖烟土发了大财,现在又准备走私紧俏西药。王木千喜上眉梢,姓肖的死到临头,盘尼西林明令禁止,哪是掉脑袋的买卖,肖剑雄胆大妄为。

肖剑雄给相羽间接提过一次,后来数日不见。相羽反复斟酌,禁不住巨额利润诱惑,决定铤而走险。他打电话恒昌源,回答肖老板出差谈生意。相羽知道有意回避,撒位下钩掉他的胃口。相羽等待不及,便亲自出马登门拜访,把肖剑雄堵在办公室。

“肖先生不是很忙吗,咋有空喝茶看报?”相羽讥讽。

“风尘仆仆刚从南京回来,相羽先生找我有事吗”肖剑雄明知故问。

这两天,马大酋也在找他喝酒,席间说出民间瘟疫已经传染到兵营,病情严重,已经死去数人。如果达不到遏制,大有蔓延之势。军医说西药盘尼西林特效药,只有它遏制,十分灵验。马大酋叫军需处购买。回答,奇缺商品日本人控制。马司令恼怒万分,大骂日本人,只会叫嚷大东亚共荣圈,为他们卖命死活不问。嘴里骂着,心里想到肖剑雄,请他帮忙想法解决。老弟在江湖上混,神通广大,各方面人士都接触,一定要帮这个忙。马司令在哀求。

肖剑雄运筹他的计划。

相羽迫不及待找上门,送上门的生意准成。肖剑雄要为他倒水泡茶,相羽制止。

“这几天我反复思考,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要想做生意发大财,不冒风险不行。四平八稳,蝇头小利。”相羽说出自己想法。“你说的严控药品可以试试。不过,计划缜密,不可有丝毫疏忽。”

qq“相羽先生办事谨慎,你把药品交到我的手中,一切后果都与先生无关,出现意外肖某一人承担,绝不牵连先生。”肖剑雄表态。

相羽吃下定心丸。

肖剑雄看到相羽贪欲之心,瞎子见钱眼睁开,相羽急需大笔资金。

“你有销售渠道,准备销到哪里?”他问。

“当然城里各大医院药店,病人增多,药品缺乏。”

“明天你去洋行,具体事务和袁大班商议。”相羽跳出三圈外,自打离身拳。

袁买办是中国人,洋行里的元老,四十多岁精明强悍。

“肖先生,生意人慧眼识财,你也敢做掉脑袋的买卖。”他走进洋行,韩大班一双贼亮的眼盯视,发出阴森的笑声。

“无奸不商,商人贪财不得不冒险。”肖剑雄不隐瞒。

“药品有分销渠道吗?”

“我有个朋友药贩子,他经营药品多年,愿意出大价钱做总承销。”

“违禁货物风险巨大知道吗?”

“瞻前顾后赚不了大钱,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吃饭喝水也有风险。”

“肖先生是干大事情的人。”韩大班眨巴着眼,思忖一会。“想做这单生意的人不在少数,郭之和药行有这方面进货渠道,你可以联系他们。”

韩大班指只兔子让他撵,肖剑雄明白,老谋深算的相羽,对他不放心需要深入考验。

肖剑雄不动声色找到郭之和药店,郭老板说:“先交货款,六里铺码头验货,意外损失不包。”

对方做保险生意,免责卖卖。肖剑雄不能不运筹应对之策。

肖剑雄对马司令说药品搞到,点名鲁和尚带几个人码头提货。

肖剑雄把做烟土生意赚的钱支付货款。双方约定三天后六里铺交货。

肖剑雄游荡社会,穿梭城防军帮会洋行间,沉溺在灯红酒绿中,活得潇洒自如,王木千看着眼馋。肖剑雄不比自己多鼻子多眼,他咋活的那样潇洒。自己叛变卖国投敌做汉奸,为日本人鞍前马后,除掉不少抗日分子,因为不能事事满足荒井的要求,一直得不到重用。他走在街上如丧家之犬,人人背后都向他碎吐沫骂汉奸。王木千不甘心暗中调查。随着深入虞敏翊和季亚玲渐渐浮出水面,他的怀疑判断是正确的,虞敏翊在南京读书,金陵女子大学就是一所被赤化的大学。因为声援东北流亡学生被捕入狱,被共产党救出。季亚玲是货真价实五战区派遣中统特工。两人本是一对冤家,民族抗日统一战线使他们走到一起。尽管中间隔膜,谁也不愿戳通心照不宣,何况她们还有深厚的私交。在调查虞敏翊季亚玲的同时,他始终没忘记肖剑雄,如同一只鹰犬不停嗅觉有什么异味。电厂股份他吃闷亏,相遇的威逼下,他不得不四处筹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筹款一半。另一半打欠条,分期付款。他寻找发财的机会,更想立功受奖,提拔升迁。这天,手下弟兄向他透露,肖剑雄不光倒卖违禁烟土甚至贩运明令禁止的西医药品。王木千如获至宝亲自着手调查。

深秋的夜晚,晴空星朗月光皎洁。肖剑雄带着鲁和尚和几名手枪营队员,乔装打扮脚夫悄悄来到六里铺码头。接线的是一位年轻人。

“郭老板吩咐,货物交割改为江面上。”年轻人说。

“废话,不是说好在码头上,怎么又变到江面上。”肖剑雄怒斥。

“近来风声紧,日本人对解放区全面封锁,民用商品都禁止通行,何况紧俏药品,供需双方都怕承担责任,保险起见临时改作江心交货。”

“没有船只如何去江心。”

“有走私的皮划艇,多出几个工钱,船家愿意劳作。”

年轻人打声口哨,不多一会一艘皮划艇赶到面前,肖剑雄付给劳作费,鲁和尚带人登上艇。小艇箭一般向江心驰去。十几分钟前面现出一艘渔船。皮划艇绕几下手电筒,渔船同样回应。

“到了,上去搬货。”

肖剑雄登上渔船,货物已经装箱打包两只麻袋盛装,袋口铅封。肖剑雄和鲁和尚,各拿一只麻袋,跳上皮划艇顺利返回。刚上六里铺码头,王木千亲自带着巡逻警察赶到。

“什么人,例行检查。”

肖剑雄知道坏事,有人走漏风声。

鲁和尚见着王木千,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拔出手枪:“奶奶孙子,和他们拼了。”

“不得胡来,接受检查。”

肖剑雄脑海顿时翻腾,相羽阴森眼光,韩大班狡黠奸笑,郭老板精明猴相,这一切明白无误告诉他,在演一场互不承担责任的双簧戏。他断定相羽在对他一次深入的考验。

“王局长辛苦,深夜不得休息,亲自带队治安。”肖剑雄迎上去。

王木千知道嘲讽他。

“为日本人做事出力不讨好,经常受训斥。今天轮我值班,工作谨慎些。”王木千两眼直直盯视两只麻袋。“老弟不是半夜也没休息吗,例行公务请谅解。”

王木千挥下手,几名警员上前。打开麻袋,新出厂的美国货盘尼西林展现在眼前。

“老弟想钱想迷了,违禁药品也敢贩运,人赃俱获带回警局。”王木千一直想抓肖剑雄的把柄,无处下手。这回人赃俱获,给他安顶通共的帽子必死无疑。他下令捆绑。

“王局长也不问问药品是谁买的。”肖剑雄冷笑两声。

“我执行皇军的治安条例,违禁物资按通共论处。”王木千公事公办。

“城防司令部马司令急需这批药品,你敢阻拦吗!”肖剑雄抬出马司令。

“天王老子也不行。”王木千疯狗一般。

两个警员肩起药品。

鲁和尚哪吃这一套,手枪营的弟兄没死在战场,却被瘟疫夺去生命。现在仍大有蔓延趋势,没有盘尼西林特效药,后果难以想象。他不听肖剑雄的劝阻,扣动扳机两个警员应声倒下。又将枪口对准王木千,他早想杀掉王木千。

一次扫荡中作为先头部队的伪军,步入新四军的埋伏圈,日军发现地理险要情况异常,急令部队掉头撤退。新四军不得不提前伏击。那次战斗中马大酋受伤,鲁和尚被俘,城防军损失惨重。三天后鲁和尚放回,王木千盯住不放。一口咬定被新四军洗脑,有通共嫌疑,审查一个多月。最后还是马司令带人硬抢回来。

肖剑雄拔出枪支。双方展开枪战,城防军接应部队赶到,拼杀激烈。

十数分钟后,日本宪兵队闻声而来,荒井看见警员与城防军自相残杀,双方已死伤多人。荒井鸣抢制止,问明情况。

“肖先生胆子够大的,连违禁药品也敢走私,你是活够了。”荒井气急败坏下令捆绑。

“我是为皇君帮忙,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肖剑雄理直气壮说。

“笑话,罪人变成功臣。”

“城防军为你们出生入死当炮灰,军营发生瘟疫,你们不闻不问。马司令找到我,看在朋友的份上才冒这个险。你反而恩将仇报,将友视敌,以后谁还敢和你们交往。”

马大酋及时赶到。

“肖先生大大够朋友,想方设法从国外购汇一批盘尼西林。军营瘟疫蔓延,如不及时制止,后果不堪设想,已经死去十几位弟兄。”

现实的情况荒井感到棘手,拖延几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不得不将盘尼西林退给马司令。

相羽见到肖剑雄,夸奖他办事稳妥,化险为夷百疏而无一漏,表示愿意长期合作。

肖剑雄将一袋盘尼西林交给李戡,李戡不但没夸赞,反而用狐疑的眼光看着他。

“不止这些吧?”李戡疑问。

“马大酋拿去一半。”肖剑雄回答。

“还有虞敏翊吧?”李戡阳奉阴违。

李戡猜测没错,肖剑雄把药品分成三份,马大酋、李戡、虞敏翊各拿一份。

虞敏翊见到盘尼西林,惊喜若狂。

“你怎么知道我急需这种药?”虞敏翊问。

“西山发生瘟疫,五战区命令我想方设法尽快搞到一批西药品。国军感染瘟疫,新四军也是人,不会免遭其难吧。”

肖剑雄判断正确。虞敏翊的组织关系从南京转到皖东根据地,老余不幸牺牲。虞敏翊盼星星盼月亮,盼望党组织早日与她接头。一等一个多月,虞敏翊真想去西山一趟,进入根据地不怕找不到党组织。她想起老余的话,耐心等待。交接过程,党组织会通盘考虑,长期部署。需要启用,老家自然会派人接头。虞敏翊做出长期潜伏的考虑。就在肖剑雄回城的几天后,老同学石广林出现她的面前,通过接头暗号,明确对方身份。

“盼星星盼月亮,老家来人原来是你。老同学聚在一起,工作方便。”虞敏翊出乎意料,紧紧攥住他的手。

“路西党组织考虑到这点,新四军进入淮南地区发展新的根据地,张部长把滁州地下党工作移交地方管理,党组织考虑我对滁州城熟悉接受管理,以后由我做你的直接领导,负责和西山联络。”石广林简单介绍自己身份。工作需要,石广林担任民主政府县长的职务,兼任滁城地下党负责人。

“肖剑雄积极靠拢党组织,早希望西山派来得力领导。你来他一定高兴。”虞敏翊说。

“西山我们见过面。来滁城他不知道,暂且保密,需要接触我会主动找他。”石广林说。“目前我俩单线联系,廖靖文也不的告知。”

当问到党组织给她什么任务,石广林说日军秋季大扫荡的情报,是首要任务。想方设法搞到秋季扫荡的准确时间,扫荡路线,兵力部署,火力配备。最后提到西山瘟疫肆虐,霍乱横行,直接影响新四军的战斗力。虞敏翊不敢婉转答应,盘尼西林非她力量所为。

肖剑雄突然将这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解决,缓解燃眉之急。

“老同学,雪中送炭,怎么感谢你呢。”虞敏翊激动说。“正为西药犯愁,一筹莫展。”

“条件一个,一定要向张部长说明,是我肖剑雄冒着生命危险搞到的。”肖剑雄强调,不以为然。

“你的功劳没人与你争夺,功劳都记在你的头上。”

“我是向你们党组织靠拢,重在表现积累分数。”

虞敏翊想告诉他,与西山党组织已经接上联系,领导是老同学石广林。话到嘴边,她又咽回去。肖剑雄知道此事,一定会主动联系石广林,甚至会蛮横无理要他介绍入党。这家伙啥事都会干出来。

0

第二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