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金蝶花>后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后记

小说:金蝶花 作者:徐舟 更新时间:2020/4/24 15:46:47

淮海战役打响,北撤山东的新四军主力进行整编,统一改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我部十二纵队三十四旅在政治部主任杨冬春率领下,挥师南下。根据华东局决定,把沿途的地方武装组编成淮南支队,杨冬春为淮南支队司令。社会部张部长带着一位中年人乔装打扮深入滁城,直接走进李戡的住处。

中年人开口:“先生托人买的贵重药材,我带来了。”

李戡回话:“有金蝶花吗?”

“从摩陀岭来的肯定有金蝶花。”

“春风沐浴,雨露滋芽,朝迎旭日,夕送晚霞。”

“蜂蝶拥簇,蛇蝎守家。物华地宝,财富婆娑。”

暗号对上,李戡扑上前去,紧紧拥抱中年人,泪如雨下。

“老家人还没把我这游子忘记,这些年我始终没有忘记,老家人的嘱托,坚持信念,为党工作。任何时候我都没忘记入党时的宣誓。”

“淮海战役打响,周副主席命令我寻找金蝶花,他说二十年前埋下的种子,预料已经开花结果。辗转联络召唤,终于见到金蝶花同志。”

“谢谢周主任对我的信任和期盼。滁州城防军已经做好起义的准备,等待着解放军的到来,开城迎接。

两人说不完道不尽,张部长惶惶惑惑不太明白。

事后,张部长问:“老姜同志,李戡是周副主席二十年前埋下的一颗种子?”

说来话长。老姜简单扼要介绍。

二十年一天,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副主席,突然被一位年轻人拦住,要求报考军校,参加革命。军校招收新生工作停止,开始上课。那位名叫顾炎年轻人一连数日坐在军校门口,大有不入军校誓不罢休。周主任看见年轻人执着坚定,破例收为旁听生。顾炎是中山先生忠实信徒,在军校积极参加各种进步活动。不久“四·一二”事变,蒋介石叛变革命,大肆捕杀共产党。周主任安排党员及时转移隐蔽。顾炎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他已经被列入黑名单。周主任安排他东渡日本留学,出发前,他入了党。周主任嘱咐他,长期潜伏,不到关键时期不得暴露身份,用一己之力,为党作出贡献。顾炎问今后怎么联系?周主任想想,你的老家有一个美丽传说金蝶花。你的代号:金蝶花。需要召唤你,老家会有人与你联系。暗语,童谣。

李戡作为起义总指挥,肖剑雄前线行动队长,带领鲁和尚短枪营,控制司令部。虞敏翊和季亚玲控制电讯室。廖靖文负责通讯联络。夜间十二点国军173师宣布起义,杨冬春先头部队占领司令部。滁城一枪没放宣布解放。

两部汇合,就地改编,成立三野8兵团35军,马大酋任军长,李戡任政委。短暂几天的休整,前总命令35军准备渡江解放南京。35军组建渡江先锋营任肖剑雄营长,他是最先把战旗插上总统府。

南京解放后,肖剑雄忙里偷闲向张部长打听李戡经历。

张部长笑说:“其实我也刚刚听说,他是周副主席精心安插的一枚棋子。隐藏二十年后发挥巨大作用。”

李戡就是顾炎,他信仰革命,宣传革命,打倒军阀。逃亡滁州后,前往广州,报考黄埔军校,被时任政治部主任周副主席发现,秘密发展党员,要求他长期潜伏。蒋介石叛变革命,疯狂杀害公开暴露身份的共产党员。慎重起见,周主任安排他留学日本。避过风头,顾炎整容后改名李戡重回黄埔军校,完成学业,担任教官。

肖剑雄和李戡再次碰面,肖剑雄行一个标准军礼。“首长好!”

李戡杨下手,没有及时走开,而是静等着他想听到那句话。

肖剑雄张张嘴,始终没有喊出。不过他从心里已经承认他是自己的父亲。

李戡长叹口气,喃喃自语:“妈妈没等到解放这一天,她太苦了……”忍不住眼圈发红,掉下几滴眼泪。

作者创作札记:

驻滁雄师战旗插上南京总统府

滁州与南京一江之隔,近在咫尺,被喻为南京的北大门。1949年1月24日滁城解放,北大门洞开,解放南京指日可待。按常理我军大兵压境,万炮齐鸣,千帆劲发,一场恶战爆发。然而,事实与我们的想象恰恰相反。没发一炮,大军过江,没有激烈巷战,军旗插上总统府,驻滁雄师不费吹灰之力抢了头功。解放后,这段历史没有大力宣传,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其中隐藏着鲜为人知的秘密。

三十五军在滁州休整

1949年1月24日滁城解放后,在滁县境内的津浦铁路两侧大军云集,成为由浦口渡江解放南京的主要前沿阵地。2月下旬,华东军区在徐州东北的贾汪召开会议,部署渡江战役,决定江淮军区两个旅在滁县集结休整,3月进驻来安县屯仓、舜山集一带进行整编。江淮军区的独立旅、三十四旅与在贾汪起义的何基沣(中共特别党员)部三个团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三十四军,军长何基沣,政委赵启民。三十四旅改编为一O二师。三十四军军部驻乌衣。三十四军改编后不久,分别开赴六合、仪征等沿江前线,后在镇江段渡江。35军奉命南下。部队坐火车由徐州到固镇,随后下车徒步沿津浦路向南进发,行军十余天,经蚌埠、明光,于3月11日到达滁县。军长吴化文及军部驻在滁城,先头部队则沿津浦路向乌衣、东葛、永宁一线前伸,直逼与南京一江之隔的三浦(江浦、浦镇、浦口)地区。国军李延年兵团28军在长江北岸,利用江浦、浦镇、浦口三镇互为犄角的有利地形构筑起坚固的工事,顽强阻击解放军逼进江岸。当时华东野战军政委饶漱石、华东局组织部长曾山、第八兵团司令陈士渠等负责同志也都住在滁城,部署渡江前的准备工作。

35军何许部队?还得从它的军长吴化文说起。吴本来是冯玉祥的西北军帐下将领,后来看老蒋得势就成了中央军。抗战开始之后,一开始先是施展其逃跑功夫,成功的保存了实力,后来实在躲不过去,见势不妙又投降了一次,摇身一变成为汪伪政府“和平建国军”的上将司令,并且还很卖力,在山东给抗日军队制造了不小的麻烦。他曾有一句名言:“如果日本打赢了,咱们当然不吃亏,日本人输了的话,老蒋还需要我们去打.,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最不济的话,还可以去投共军,他们也需要咱们打国军。”历史还真如他所料,抗战胜利之后,这位“和平建国军”的第三方面军上将司令又成了国军第九十六军中将军长,在“剿共”中还有些战果。但毕竟“共军太狡猾”,1948年,和王耀武这位当年的抗战名将一起在济南被围,此时,吴化文的俊杰本色再次显露无遗,当机立断地临阵起义,让许世友一周时间便拿下济南,俘虏了王耀武。吴化文麾下的部队从国军第九十六军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五军。不过,在进驻皖东地区之前,35军又进行过一次改编。1949年2月,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和部队番号的命令,鲁中南纵队与第35军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5军,属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建制。吴化文任军长,何克希任政治委员。下辖第103师,于怀安任师长,彭胜标任政治委员;第104师,方明胜任师长,严政任政治委员;第105师,何志斌任师长,宋献章任政治委员。全军共2.2万余人。鲁中南纵队“老八路”占1500多人。4月初进滁,调归第8兵团指挥,准备参加渡江战役。尽管新35军的班底鲁中南纵队,根正苗红,但被吴化文这个破门帘,也熏上了臭味。

在滁期间,吴化文的旧部表现极差,常到百姓家要吃要喝,偷拿东西。有时还聚众赌博。一次吴的旧部因赌博输了,偷了老乡的东西。这事被反映到军部,政委何克稀坚决要处分。吴化文说情:“弟兄们跟随我这么多年不容易,只要他们不强奸杀人就成。”何克稀哭笑不得。后来,他在《何克希自传》中,这样写到:“在接受整编任务后,才知道改造吴的旧部是块硬骨头,他们的恶劣旧习气不是一天形成的。刚开始,我们通夜不能睡觉。(吴旧部的)特务可以爬到我们的房顶上威胁。吴化文带来的师长还要给他们发大烟。那时的政治工作真难做。”35军到达滁后,开始了紧张的整训,包括“学习新区政策,熟读入城守则,练习划船游泳,做好渡江作战前的准备工作”等。

皖东军民全力支援淮海渡江战役

淮海战役皖东军民共组织支前民工6000多人,支前担架1253副,还开展了参军运动,参军青年1000多人。定远、凤阳、定合等县也较好地完成了上级下达的组织担架队和征借粮草任务。淮海战役结束,人民解放军南下准备渡江战役。江淮一地委紧急动员路东地区党政军民,全力支援前线,3月11日,江淮一分区后勤司令部改为支前司令部,胡坦任司令,陈雨田任政委。各县成立支前指挥部,县长任主任,县委书记任政委。区设立支前委员会,乡成立生产支前委员会,村成立支前小组。同时,要求把支前系统看成是军事性质的组织机关,区以上的单位人武部变成支前机关。江淮四分区也在此时将后勤司令部改为支前司令部,罗平任司令,杨效椿任政委。

渡江战役。路东人民克服困难,全力支前,共动员大小船只455条、随军担架1000余副;动员支前民工29万人次,运送大米1050万公斤。同时,修复公路1000余公里,修复与新架设电话线300余公里,修复桥梁200余座。在渡江战役中,来安人民共支援粮食9.1万担、柴草170万公斤。路西地区6个县共征借粮食1800余万公斤,组织担架1000余副,零星派工修桥等合170天、7.1万个工。此外,渡江前夕,路东有驻军15万人,每天供应大米11万公斤,两个多月供应大米750余万公斤。

据滁县一地支前统计:49年1月至3月,全县共支援稻谷418.6万多斤,食油295担,支援草料662万多斤,城区献出工资米121.6石,修复公路160里,桥梁19座,发动募捐慰问伤员华中币616万元,各种物资折价115万元,动员民力5万零535人次(49年9月,滁县人口统计仅仅13万9千910人。可以想见,除去老幼病弱残孕,绝大部分青壮年都去支前了),并组织3400人的随军运输队、担架队。

渡江战役胜利后,皖北一分区(路东)盱眙、六合、来安、炳辉、嘉山等县组织1.05万人,组成4个远征担架团、两个挑子团、3个挑子营,随军南下。在两个多月中,共运输大米近100万公斤、麻袋28250条、枪炮弹药1.83万箱、军鞋14290双、其他军用物资20.6万公斤,转运伤员1869人。皖北定远地区所辖的凤阳、全椒两县民工组成的远征担架团,随军支前行程2000多公里,运送伤病员281人、各种物资21.3万公斤。这个远征担架团有429人立功受奖,131人人党,104人被提拔为干部。直到杭州才返回(35军离开南京后曾赴杭州担负警备任务),获得华东野战军支前司令部“渡江支前模范”的锦旗嘉奖。

这一组组枯燥单调的数字,看起来并不起眼,可它却蕴涵着我皖东军民在解放战争中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

35军大多是北方人,在滁需要习水演练,住在滁河边以打鱼为生的何永富老汉,儿子带着鱼船随34军去了六合,他便和14岁的孙子,当起部队的教练。习水不是一天的功夫,即使学会“狗爬式”,也难在长江里游弋。何永富老汉建议用猪尿泡做救生衣,冲满气系在身上效果很好。住在东关的张桂英老人刚把儿子送去参军,便和街坊几个大嫂,在门前垒起高灶锅,为部队蒸起馒头。她们接下每天300斤面粉的任务,通宵达旦,直到大部队渡完江为止。定滁县由总队长兼任支前总指挥蔡家璋,带领支前民工不分昼夜筑路修桥。他身体很胖,多种疾病缠身,有几次晕到在工地上。政委花锦城劝他休息,蔡家璋笑说:“支前就是战斗,我只要有口气,决不会离开战场。”解放初期,皖东大多的男丁不是参军,就是支前去了,农田都靠着守家的妇女老幼耕作。

战功赫赫青史无名

渡江战役中,35军是唯一置于南京正面的一个军,任务是牵制南京守敌,伺机强渡长江解放南京。

4月20日下午3时50分,三浦战役正式打响。35军涉过滁河,跨越老山,跑步向浦镇、十里桥、江浦县城等作战地区接近。21时整,进攻江浦城的战斗开始。一番雨点般的炮击后,由攻城突击连307团一营三连,向凤凰山顶东侧突击点展开攻击,由309团二营掩护三连进攻。三连副连长王仁爱带领突击排,从离城墙约220米的许家大坟出发,沿汪家栗子山东侧向突破点冲去。但在进攻途中,猛遭城头敌人及突如其来的城东北角暗堡的袭击,又牺牲了不少战士。突击队员们浴血奋战,终于攻到城下。城墙尚未轰出缺口,只好架云梯攻城。敌人凭城顽抗,三连无法攻上城去,只得退了回来。这时,爆破手邵士清主动请战。“轰”的一声巨响,炸药包爆炸,但还是没有炸塌城墙,突击队员们又一次受阻于城下。三连调整了进攻策略,将攻击点从原位置东移了约200米。在这里,他们一边用手榴弹猛炸敌人暗堡,一边撕开铁丝网,冒着敌人密集火力,经过几个回合的拼杀,在打哑了城墙上的敌人机枪之后,终于将云梯架上城墙。21日拂晓,江浦县城解放了。250多名战士在南京解放前夕倒在了江浦的土地上。

攻占浦口、浦镇的战斗规模很小。4月23日清晨,解放军占领长江浦口江边码头,仅与南京隔江相望。这时,我军得到情报,说南京城里的国军正在南撤,其前线指挥部赶紧命令其各部队立即从正面渡江,直取南京城。可是,国军已把江北的大小船只焚毁一空,剩下的船也被炸沉或炸毁,解放军连一只船也没有。解放军总部当即发出悬赏:哪个部队最先渡过长江,把红旗插上总统府就给哪个部队请功的战斗号召。长江北岸的中共各部队立即争先恐后,用手扎木排,准备到南岸夺船。

35军104师命好最先找到两只小船,18名士兵每人带一支汤姆枪和快慢机手枪在解放军炮火掩护下划向长江南岸,靠上南京下关码头。当他们来到下关发电厂亮明身份和来意命令该厂“京电号”小火轮的船老大和5名船工马上开动小火轮驶向长江北岸,去接解放军过江。由于守卫南京的敌军已经弃城逃跑,我军一枪未发便渡过了蒋介石依赖的‘长江天险’。23日,最早过江的是第35军104师312团3营,他们从南京城左翼迂回前进,占领了紫金山天文台446最高峰,从东控制了南京城。312团团长王魁泉命令3营占领国民党总统府及附近的重要机关。m?[筜?

? ? ? 3营兵分4路,并要通信员徐敏忠马上通知机炮连随营部占领水利部,七连占领空军司令部,八连占领住在同一大院的社会部和青年联防部,九连则由3营长管玉泉带领,请一位姓孙的市民带路,跑步去占领总统府。管玉泉率部抵达总统府后,发现总统府大门虽然是紧闭着,但只是用插销插着,并没有上锁。当部队到大门口时,里面立即就有了反应。很快,就出来了两三个人,很配合地将大门打开。六名战士用力推开了沉重的镂花大铁门,大队人马立即涌入,很快就抢占了有利的地形,控制了整个总统府大院,当时未遭到残敌顽抗,当场只俘虏了10多名未佩枪弹的卫兵。3营分头抢占了总统府附近的国民党中央机关。

控制总统府后,管营长即命令通讯班给团部汇报这一喜讯。团部又逐级向上汇报,捷报传到北平,毛泽东当即写下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不朽诗篇:“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0

后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