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梦华烬馀录>第八十七章 求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七章 求情

小说:梦华烬馀录 作者:乌程宛儿 更新时间:2020/6/8 20:56:45

辽国南府宰相兼南院枢密使韩德让之弟韩德威以西南招讨使之职率军进攻暖泉峰,在得到振武县辽军已与宋军短兵相接的信号时显得异常兴奋。

待他率领的三千轻骑穿过暖泉峰,正当疑惑不定,忽地身后半空中响起一个号炮,犹如焦雷四山皆闻,震得韩德威心头猛地提吊起,惊悸间顿觉整个后背都暴露于刀锋之下,是这支他自以为折御卿将它当做疑兵的三千轻骑的后背空门都暴露于宋军的埋伏之下。

折御卿纵兵于子河汊,列阵以待,藏于暖泉峰山峡间的几百宋军纷纷探头,摘下后背上的油坛猛惯在山路上,油坛以生鸡蛋制成,生鸡蛋要先破小洞倒出蛋液,分离蛋黄,再将蛋白与火油灌入壳中,棉纸密口分摆到坛子中。此时油坛一破,怪石嶙峋的山路间路面生光,滑腻不堪。

“随我杀!”折御卿一声令下,雷霆万钧之势,当者披靡。

这时韩德威的前队陷入一片混战,后队更是如中了邪似的景象,准备掉头的铁蹄一沾上滑腻腻的山路,无不人仰马翻,凄厉嘶叫马蹄纷踏,前队当即惊得目瞪口呆,无心恋战,马匹凌空横蹿,兵士杂乱嚎叫。

折御卿亲率数百人杀近前队中军,头戴钢盔腰间盘圆的将帅纷纷落马,旋即返回,正在这时藏于山峡间的宋军射出一排火箭,混着蛋白的火油霎时间烧成一片火海,焦烈刺鼻,腥焰火舌乱卷封山,人马坠谷倾跌翻滚,截断了相约随后的党项军,韩德威等人抱头鼠窜……

折御卿勒住马缰,下令道:“收兵!”

军校奇道:“不追了?”

折御卿道:“不追了,自家还指着他们给振武县的那些人报个信呢,他们收兵了,我们也就不打了,我手下底兵精贵着呢。李继迁的党项军会替我们料理后事的!”

折御卿一路纵马回营,至军帐跟前时天已黑定,又有亲兵快马来报:“折观察,已经清点完毕,斩敌五千级、获马千匹,韩德威以下中军副将约二十余人亡。我军大约十几人受伤,皆是轻伤。不过,前往振武县的五千兵马,阵亡三十余人还有百人受伤。”

折御卿问道:“党项那边呢?”

那军校笑道:“如您所料,辽军前往振武县的人马在撤兵途中被一队人马蒙面偷袭,获其辎重涉河而遁,是李继冲所率的党项军。”

折御卿一哂,大步入帐,暗中见守夜的士卒撑在桌案边,脑袋可劲的前倾耷拉,猛地挥了他一鞭子,吼道:“清醒了吗!”

那士卒吃痛醒悟,向前一冲,口中道:“小底一时迷糊……”话没说完就生生顿住,原是伸手将油灯推了出去,烧热的松脂立刻将一堆文案烧了,窜出火苗。

折御卿反应极快,丢了肩巾便扑灭了。

那士卒却傻眼了,哆哆嗦嗦跪地,磕头如捣蒜,道:“折观察,小底,小底再也不敢了!”

折御卿脸沉得如同刷了墨一般,道:“你当军营是甚么地方?你已经敢了!带下去,重责五十军棍!”

“等等!”杨延瑛在军中有些时日了,知道他是折御卿的帐兵,好像是叫什么尚东赞,不过十八九岁,瘦得跟麻秸一般,刚进帐就见他要可怜巴巴被拖走,目光转了几圈,思量着道,“舅……折观察使,小底有几句话。按五行,水克火、火克金,金者兵象,又指西方。这膏火正应今日首战告捷,敌方兵气殆尽,日后折观察使与韩德威、李继迁交战定所向披靡,今晚既然有此吉兆,折观察使能不能法外开恩?况且折观察使只为军中威严,并非真心要罚他,您一向爱兵如子,万一他扛不过去,岂不有违您的本意?”

杨延瑛此举引得无数目光投射,人人心中纳罕,这个不知来路的文弱书生自来便能出入中军营帐,还敢以五行之术劝说向来军法如山说一不二的折御卿?拖着那士卒的人也等着折御卿发话,许久,折御卿才道:“去辕门外守三日!若有下次,决不轻饶!都散了!”

那士卒忙磕头道:“谢折观察使开恩,谢……”目光看着杨延瑛。

“王英!”杨延瑛接道。

那人道:“谢王书办。”

杨延瑛挑眉,原来军中众人以为自己是书办?吁了一口气,待众人散了,耳边传过来折御卿冷冷的声音:“说辞不错!”

杨延瑛赔笑道:“舅父,他不过是个孩子,不定还没我大呢。”

折御卿道:“就你会心疼人!知不知道甚么是侵掠如火不动如山,甚么是难知如阴动如雷震,我是大宋西北边境统御四州、手掌三万禁军两万厢兵的府州观察使,这里有的只能是铁血精诚的军士,慈不掌兵义不掌财,以后凡事法度为先!”

杨延瑛从未见折御卿动脾气,微窘道:“知道了。”

折御卿解释道:“舅父不是在怪你,而是你若与舅父易地而处,便知自己适才有失妥当。”

杨延瑛笑道:“舅父也太小瞧我了,我听得进去。这些时日您也疲乏了,我先走了。”

“等等。”折御卿一招手吩咐正要离开的杨延瑛,“你知道‘入中之法’?”

杨延瑛回头道:“知道,雍熙以‘入中之法’令商人入刍粮塞下,后又废止。又因西北粮饷匮乏,复行入中,不过西南多用盐以折博。”

折御卿卸了肩甲,但觉后背肩头隐隐发疼,垂下双臂微微舒展筋骨,道:“铜钱流于市向来短缺,民间私藏、精造铜器是一弊,契丹诸国得中国钱分库贮藏,亦是销铸为利器。那次在自家府上,寇参政偶然间询问府州是不是以钱买马,在你来之前说的。”

杨延瑛哂然,眼睛骨碌一转,经折御卿提及,将蜀茶、铜荒和马政想到一处,道:“舅父的意思我大概晓得了!铜钱外流,外强中干兵甲不利,百货滞纳政事两害。官家倚重折氏供给河套地区热血战马,但李继迁藩部叛乱,不止是国土纷争,更是截断良马来源,所以这些年闲厩之马锐减。”

折御卿道:“不错,西北行‘入中’之法,亦可以以西北马折博,不但铜钱不会外流,更于军所用!”

两人彼此心意相通,一番对话毫无滞碍,杨延瑛接着道:“不过舅父,您容我说句实话,这个法子即便寇参政也是没有头绪。如何与夷商交割,以交引虚估还是实物?一旦互置马市,谍人乘虚而入,如何防边?”说完仿佛还觉心中郁闷不解。

折御卿不禁好笑,见杨延瑛那双浸染了忧虑的眸子,在灯影下有如暗云中的星星,抬手示意按定杨延瑛,道:“舅父不过是与你说说,怎生这样急?”

“是我心急了。”杨延瑛定住神,叹道,“大宋常年累月两线受兵,阴山前套、后套之地尽在敌手!内陆王小波、李顺之乱,虽擒李顺,斩首三万,但其余众,仍蛰伏黔水,复相集结。”

折御卿道:“那你六哥还想金戈铁马统领数万雄师收复燕云呢!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嘛。”

杨延瑛打趣道:“六哥如今手下能有几十个差役就不错了。舅父?”原是见折御卿眉目紧闭,身子支靠案边。

折御卿抚着发烫的脑门,道:“不碍,大概是累了。”

杨延瑛道:“我看着舅父的脸色不太好,舅父,您将铠甲卸了,早些休息吧。”

折御卿笑笑道:“好!舅父还有一件事问你,你五哥、六哥怎生传讯?”

杨延瑛道:“五哥、六哥用信鸽给家里捎信。后来五哥借用了五台山广仁寺里养的信鸽,即便五哥不在,睿谏主持收了信也会转交给五哥,我带了这两处的鸽子,但若是您要给六哥传讯恐怕要靠驿马传递了。”

0

第八十七章 求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