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绝境勇士>第十四章 飞回祖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飞回祖国

小说:绝境勇士 作者:我灰我灰我灰灰灰 更新时间:2020/5/13 12:21:05

“妈妈,我的小熊不见了,可能是下车时掉出来了。”

老高老婆在机场地下室到处找不到女儿,想起来十多分钟前女儿对自己说的这句话,当时自己敷衍安抚了一下,现在这孩子不会自己回去找了吧?果然,她在停车场找到了抱着小熊玩偶的女儿,刚训斥了一句:“你怎么乱跑啊?!”,机场里骤然响起防空警报。老高老婆一下慌了神,急忙拉着女儿赶紧往回跑。她四周张望,看到天边出现很多个黑点,快速的在向机场移动,突然俯冲下来喷吐出阵阵火光,一排排火箭弹向机场扑了下来,摧毁了机场的防御工事、缴获的装甲车辆和猎鹰02战机,将机场炸成一片火海。几架直升机从地平线上浮现出来,悬停在机场外围,一队队叛军士兵从直升机上索降下来冲向机场。

敌机在机场上空盘旋,肆意的轰炸,到处都有火箭弹、炸弹落下,老高老婆抱起女儿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跑。一枚炸弹在她们身后的停车场里爆炸,气浪将她们掀翻,女儿摔在离她两米以外的地方,崩溃地哭喊着“妈妈——”,她飞扑过去抱起女儿。加法尔上尉驾驶着一架米格29看到了她们,俯冲下来,用航炮向她们扫射。航炮的炮弹在地面爆炸着,弹着点一步步向她们逼近,而她们已经来不及站起来躲避了,老高老婆跪在地上紧紧地抱住女儿,绝望地仰天尖叫。这尖叫声凄厉高亢,盖过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像一把利剑,直冲云霄,仿佛要把天扎出一个窟窿。

“啊——”

“轰!”敌机爆炸了。老高老婆睁开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架飞机解体成几部分,夹裹着火光和浓烟从头顶掠过,重重地摔在身后的地面上。

天空中,一枚枚导弹从东面袭来,敌机纷纷规避,抛射箔条和热焰干扰弹。飞机导弹拖出白色的冷凝云迹、热焰干扰弹划出金色的下落轨迹、导弹爆炸绽放出红黑色的花朵、敌机中弹后喷出黑色的燃烧烟迹,它们漫天飞舞,交织在一起,像是在天空中画出的一幅抽象画。一架叛军运输机刚刚打开尾门,机舱内的叛军伞兵起立准备跳伞,飞行员突然看见前面导弹来袭,猛地拉起躲避。叛军伞兵们毫无防备的被一起倒出机舱,他们的降落伞被机舱内的滑轨同时拉开,在空中缠绕在一起。他们绝望地尖叫着,像秤砣一样直坠地面。运输机最终也没能躲过导弹,机翼被击断,翻滚着坠落。

天空逐渐清净了下来,东面的天空上飞过来一排白点,它们不时的喷出火光,射出导弹,在它们身后远远的还有一些零散的、若隐若现的白点。毛毛半跪在塔台附近的工事里,他搞来一个高倍望远镜,举起来向其中一个黑点望去,看到鸭翼、两侧进气道和机腹弹仓,惊喜的喊道:“是隐身战机!威龙之墙!”。老高正好扶着老婆孩子从他身边经过,听说是隐身战机,也很感兴趣,凑过来弱弱地问:“隐身飞机?你怎么看见的?”,毛毛觉得这个问题十分可笑,瞥了老高一眼,便没好气儿的答道:“我这是反隐身望远镜!”,这让老高不明觉厉。王伟在旁边说“哎,借我看看”,他接过望远镜,举起来寻找隐身战机,突然视野中掠过一架巨大的战斗机,机翼下的火箭弹巢还喷吐着火焰,他以为是敌机,吓得把望远镜一丢,向后坐倒在地上,惊恐的喊道:“怎么还有?!”。这其实是一架中国空军的重型战斗机,它发射火箭弹消灭了机降的叛军。毛毛看到了这架战斗机的编号,兴奋地跳起来,指着飞机喊道:“是旅长!是旅长来救我们了!”

一片被遗忘已久的荒原,每一根草木都敞开怀抱尽情地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中,贪婪地吸收着一天之中最后的温存,准备迎接那无边的黑暗。

一支小型车队在荒原上疾驰而过,袁毅弘带着空降兵们开着几辆缴获的皮卡返回机场。他们快到机场时被检查站的哨兵拦下查验,检查站在五十米外,里面是全副武装的雷神突击队队员。这些雷神突击队队员装备比他们领先一代,穿着星空迷彩服,头盔上安装着夜视仪,武装得像个外星人。不过袁毅弘还是认出了检查站负责人就是自己的军校同学,同宿舍的舍友,不禁叫出声来:“老五?”

杨阳在司机位置,问道:“谁?”

“哦,是我军校同学,在学校时就比我优秀,毕业后进了雷神突击队。”

“那这回你的军功超过他了。”

“可能吧。如果这一仗是他来指挥,或许……”袁毅弘脑海中浮现出三位牺牲战士的音容笑貌,眉宇间流露出些许伤感。

“要停一下车打个招呼吗?”杨阳问道。

袁毅弘的情绪被打断,回答道:“不用了,我们先去看看提前送回来的那两名重伤员怎么样了。”

袁毅弘在车里向同学敬着军礼,车队就直接开过去了。军校同学立正敬礼转身目送他们离开,看着他们在一路卷起的沙尘中,颠簸着驶入暮霭。他们驶入机场停机坪,驶过两架大型运输机,停在一架医疗救护机尾门前。袁毅弘从车上跳下,飞机的尾门打开着,上面流淌着几股鲜血,机舱内医生和护士紧张的忙碌着,她们也是衣着迷彩作训服,只是在胳膊上系着红十字标志。他挤过排队等待救治的马布国伤员,走进机舱,看到各种不忍直视的伤残肢体,哀号惨叫声不绝于耳。但他没有找到自己的那两名重伤员,他向一名女医生打听,却被轰了出来。一名送伤员回来的空降兵找到他,告诉他那两名重伤员刚刚做完了手术,目前在塔台的地下室里接受护理,生命体征平稳,袁毅弘心头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在袁毅弘身后,空降兵们正在陆续下车,表情落寞而麻木,残阳将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三位烈士的遗体被抬下,装入灵柩,覆盖国旗。于盛桐哭到虚脱,被人搀扶下车。医护人员纷纷过来对他们进行救治,心理医生对他们进行心理辅导,而他们则如木偶般任由其摆布。窦晓林的脸上原本就涂着迷彩,又沾满了血污,看起来像个活鬼。他接过一瓶饮用水,猛饮了几口后,把剩下的水从头顶浇下。他仰着头,任由水流冲刷过脸庞,淹没掉滚烫的泪水,再用手擦抹一把,露出清澈的双瞳。他深情的眺望了一眼东方,那是提波镇的方向,也是祖国的方向。

刘博然走了过来,和于盛桐对视着,两个人的眼圈都哭得红肿,但彼此的眼神中仍饱含着歉意和感谢。刘博然率先开口:“对不起,我为我昨天说的错话向你道歉。”

“我也向你道歉,我昨晚说的话太过份了。”于盛桐摆脱了别人对他的搀扶,两个人立正互相敬了一个军礼。

于盛桐想起了飞机上欧勇豪对他说的那句“我向你道歉,回去后我在班会上再正式向你道歉,做检讨”。而此刻他已无力再悲伤,仿佛觉得班长并未离去,下次班会上要和他一起道歉、做检讨,将来还会一起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一起在生活中嬉笑怒骂、一起驾驶战车在天地间驰骋奔腾。

杨欣觅乘车回来了,她一直都在忙着执行各种任务,构建工事、清理跑道、打扫战场、运送救治伤员。她看见袁毅弘全须全尾地回来了,流下了欣喜的泪水,用手一抹,眼泪、血迹和炭黑在脸上混成一片。她飞奔了过来,扑在袁毅弘身上,踮起脚把脑袋抵在袁毅弘的肩窝里,说:“太好了,你回来了。”

袁毅弘扶着她的肩膀,将她轻轻推下。她不明白袁毅弘为何对她如此冷淡,用疑惑的眼神在袁毅弘的脸上寻找着答案。袁毅弘神情凝重地对她说:“我们失去了好几位战友。”

她安慰道:“你们已经很了不起了,拯救了这里的所有人,都是英雄。你,是我的大英雄。”

袁毅弘一时百感交集无语凝噎,而眼泪却如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他用一个熊抱把杨欣觅用力的搂在怀里。杨欣觅抚慰着他的后背,轻轻地对他说:“没事了,我们可以回家了,我们回家。”

没有月光,没有星光,也没有灯光。夜,将他的深沉浸透到每一个角落。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准备,终于可以登机了。阿巴斯抱着孩子带着老婆走出塔台地下室,跟着人群走向飞机。他八岁那年,极端宗教组织在社会上煽动种族矛盾,最终演变成为种族屠杀。也是在一个这样的暗夜里,他爸爸慌忙的去拉下家里的电闸,妈妈匆匆地把他藏在衣柜里,流着眼泪,哀求他无论如何都不要出声。他躲在柜子里瑟瑟发抖,从门缝中看到有一群极端教派信徒闯入了他家。在一团摇晃的手电光簇里,他的父母被这群暴徒乱刀捅死。

多少年来,阿巴斯都尽量不去触动心底的这块伤疤,但在今天他多次忍不住想起这惨痛的一幕。他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却踟蹰了脚步,老婆察觉到他的异常,疑惑的看着他。他停了下来,低着头,眼神躲避着,酝酿了一下说:“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他抬起头直视着老婆,恳切的继续说道:“在这个时刻,每个马布国人都要做出选择。我也不能置身事外、临阵脱逃,我也有我的选择。我选择留下来战斗,为马布国的未来而战。你我都曾经历过悲剧般的童年,不能再让悲剧在我们的孩子身上重演,这是我们都逃不掉的宿命。不过确实对不起,以后要辛苦你了,要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抚养孩子。”

阿巴斯老婆流着泪,不住的点头又摇头,抽泣着说:“我没事,不用担心我,我一个人能抚养好孩子,但你自己一定要小心。我会每天为你祷告,愿真主保佑你。”

“我会的。等将来胜利了,我再把你们接回来。到那时,这里将会是一个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平等呼吸的马布国,是一个每个孩子都能快乐健康成长的马布国!”

那个中企负责人经过,关心的问道:“哥们儿,你们怎么了?”

“我不走了,我留下来参战。”

中企负责人先是一惊,然后很快就理解了他,冲他竖起大拇指,说:“真是条汉子!我敬佩你。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照顾好老婆孩子的,保证她们过的好好的。到了战场,你要小心,活着回来。将来我也会回来的,到时候咱们继续在一起建设马布国。”

阿巴斯感激地点点头。他老婆从他怀里把女儿抱走,对着女儿说:“跟爸爸说再见”。两岁的女儿挥舞着小手,天真无邪的说:“爸爸再见!”

阿巴斯若有所失,鼻子一酸,强忍泪水,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宝贝再见!”然后决然转身离去。他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酸楚,眼泪夺眶而出,他不知道这一别何时才能再相见,不知道今生能否再相见!不过他很快平抑了情绪的波动,义无反顾地朝着吉亚姆走去。

在飞机舱门前,总统阿巴德和国防部长尤尼斯四手相握,依依惜别。

“以后要辛苦你了,在这里坚持领导抵抗战斗。叛军依然强大,不容易对付。”

“你放心吧,我们会战斗到底的。你的出访更加重要,只要能为我们争取到国际支持,实现对叛军武器禁运,我就有必胜的信心。你登机吧,再见!”

“再见!”阿巴德转身登上飞机,舱门缓缓关上。

夜色如漆,两架战机在起飞航线飞过,同时抛射箔条干扰弹,在起飞航线的下方形成一道干扰走廊,为运输机起飞提供掩护。跑道灯悄然亮起,三架运输机呼啸着依次升空。阿巴德透过侧门舷窗上俯瞰大地,他看到逃难的车队在公路上将车灯汇成一条长河,源源不断的向边境流动;一排排火箭弹如流星雨般划破苍穹,越过地平线,落在远方爆炸,在夜幕上映出阵阵红光;一个军火库被引爆,火光冲天,蘑菇云升腾而起,导弹和火箭弹如烟花般窜上夜空。

阿巴德的手指在舷窗上颤抖婆娑着,嘴角抽动,两行热泪顺着脸颊落下。洪建军大使过来想要安慰他,可是他竟然悲恸得不能自已,倒在洪建军的怀里,哭泣得撕心裂肺,像个孩子,全然不顾周围人投来异样的目光,口中不住地念着:“Killme!杀了我吧!Dokillme!”。洪大使轻抚着他的后背,被他的情绪感染,也湿润了眼眶,对他和马布国人民的不幸报以深深地同情,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和他一样,多年来的苦心经营最终付之东流。

雪山,界碑,哨兵,万籁俱寂。

飞机引擎的轰鸣声由弱而强,响彻山谷。天上的银河中突然亮起几颗耀眼的星星,这不是超新星爆炸,而是撤侨机队打开了航行灯。机队在万米高空中巡航,机舱内人们都已酣然入梦,老高一家三口抱在一起,杨欣觅甜美地依偎在袁毅弘的肩上。

一轮朝日在东方的山口上喷薄而出,映红了天地,阳光透过舷窗从前到后扫过机舱。运输机和护航战机转弯向东,飞航远去,融化在红彤彤的朝霞之中。

0

第十四章 飞回祖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