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豆钗>第十章 山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山顶

小说:红豆钗 作者:杏花哥哥 更新时间:2020/3/24 14:57:57

另外一位少爷,看到他的伙伴扑倒在山路上。他嗷嗷叫着,朝马启亮扑去。他举起双手,用力向马启亮狠狠推去。马启亮看到双掌推来,他轻移双脚,身体避开了双掌。

马启亮,纵身一跃凌空而起。然后,俯身下冲,抬起单掌,劈向对方的左肩膀。单掌劈下,疼的对方龇牙咧嘴,大叫道:“小爷饶命,小爷饶命。小的该死,小的该死!”他双膝跪下,向马启亮求饶。

丁灵美姑娘,朝平地跑来:“少爷,你大人大量,放过他二人。刚才发生的事,完全是个误会,他二人不是土霸。灵美恳求少爷,饶过他俩吧。”马启亮说道:“姑娘,放不放过他二人,我说了不算数。看刚才受欺负的小哥,他是否答应?”

马启亮说完,转过身来,向孟强挥手,喊道:“小哥,你过来。”

孟强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多谢少爷出手相救,强子特别感激。强子,多谢少爷。”

马启亮:“小哥太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们练武之人的武训。嗯,这位姑娘替他二人求情,你看,是否放过他俩?这事你说了就算。”

丁灵美望着孟强,说道:“小哥,对不起了。刚才有些误会,当你喊姑娘名字的时候,又回头看我和妹妹。所以,巧美的朋友认为小哥不怀好意,因此错打了小哥。灵美,恳求小哥饶过妹妹的朋友。多谢了,小哥。”

孟强忙解释道:“我认错人了,你姐妹和苹儿姐妹,身段又很像。我误认为你姐妹,就是苹儿姐妹。既然这样,好吧,饶过巧美的两个朋友。”

巧美的二位朋友,听了这话,便灰溜溜的下山了。

上山和下山的游人散开了,山间路又恢复了打斗前的模样。

马启亮看了看孟强,有些疑惑地问他:“小哥。我刚才听到,你提起过苹儿姐妹,你错把灵美误认苹儿?你认识苹儿和果儿?你是从沂水过来的朋友?”

孟强:“恩人,我是沂水的。喔?你认识苹儿?你刚才碰到过苹儿姐妹?我有很急的事情要找她们。”马启亮点了点头。孟强,急忙把头凑到了马启亮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马启亮,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大少爷,你们快过来!”孙庆文五人朝着小平地跑了过来。

田生:“亮亮,我们知道你一定赢。你果真赢了!”马启亮拍拍孟强的肩膀:“强子小哥。这就是你要找的孙府孙大少爷。这是苹儿果儿。这位是田生。”

孙大少爷很吃惊:“你是谁?你找我?”孟强赶紧点了点头,非常着急的说:“我和府上的丫环小翠是邻居。我和小翠都来浮来山了,分头找你和大太太。”

马启明:“你不要急,慢点说。”孟强顿了顿:“戚刚的打手,追你来浮来山了。我和小翠,害怕你吃亏,遭他们祸祸。”孙庆文:“因为我,刚才你才遭到挨打的!我的好兄弟!”孙大少爷抱了抱孟强。

孟强告诉大少爷:“大少爷,你赶紧想个办法!”

马启亮:“哥,你和强子,苹儿果儿顺着那条路,去卧龙泉找大太太。然后,带着她们去咱家避避。哥,然后,你告诉我徒弟,叫猴子他们带上棍棒,去文心亭等我们。这会儿,强子,你放心吧,我保护大少爷的人身安全。”

孙大少爷,拍拍孟强的肩膀:“强子,你放心吧。有亮亮,田生,我三兄弟在一起,你就放心吧。你告诉大太太,叫她也放心。过一会儿,去马老爷家里找你们。”

徐苹儿:“庆文,叫果儿和强子走吧。我留下来陪你。”果儿:“我和姐姐留下来吧。我们不放心。”

马启明:“苹儿和果儿,你俩放心吧。要留下来,谁照顾谁啊,你俩会舞刀弄棍?”孙庆文:“你们都放心吧,亮亮的拳脚棍棒,在这方圆一带,是无人能赶上的。你们快和大太太会合,到了马老爷家里就安全了。”徐苹儿:“也只好这样,那我们赶快去卧龙泉。”

孙庆文:“田生,亮亮。从菩提寺出来一直到峰顶,从峰顶到刚才围拢的人群里,好像有几个人,好像打手的几个人在寻找人,有两个人眼睛,斜视上下打量我呀。啊哦,目标原来找我。”

田生:“也有人打量我。我还想和你们说这件事。亮亮,你看我们怎么对付打手?我和孙少爷听你的。”马启亮沉思了一下:“我们在明处,戚刚的打手在暗处。况且不知道有几个打手。你看,我们使用一计策“勾蛇出洞”,然后一网打尽。孙大少爷,你看这样可好?”

孙庆文说道:“我和田生,一切听你,你尽管吩咐。”马启亮:“好,先使用一计“勾蛇出洞”。从暗里移到明处来,我们见机行事,打它一个落花流水。”

卧龙泉边,小翠找到了孙大太太。小翠看到大太太正和一个游人的孩子玩。孙大太太:“小朋友,这个卧龙泉呀,铁拐李的拐杖往下一捅,然后他又往上一带,泉水汩汩地往上窜,就有了这个卧龙泉。”

小翠定了定神:“大太太。”孙大太太直起身子转过来:“哎呀,小翠,你也游浮来山?”

孙大太太拉起小翠的手:“我还以为,在家里照顾你爹。你爹的病减轻了吗?”小翠:“谢谢大太太的惦挂。”小翠四下环顾了一圈,她悄悄地说:“我的邻居强子哥,他去找大少爷了。”

然后,她凑到大太太的耳边,嘀嘀咕咕一阵。大太太着急的说道:“小翠,那我们赶快去峰顶找庆文他们去。”

小翠:“大太太。万一强子哥找到少爷,少爷又往这边赶来。我俩又去找少爷了,可是我们谁也找不到谁。大太太,还是在这泉子边,等等大少爷吧。”

孙大太太:“小翠,你说的也对,在这泉边等一等。”

孙大太太,说完这句话,双手合十,她闭上了双眼。她在心里祷告,孟强赶紧找到自己的大儿子。祷告老天爷保佑几个年轻人,平平安安。

小翠朝着小路向北看,她多么希望大少爷几个人,他们一起从小路那头,向卧龙泉边走来。

小翠在心里也默默祈祷,祈祷大家平平安安。

小路那头的树林里,走出来几个年轻人。他们沿着小路朝这边走来。小翠看清楚了,他们越走越近,有苹儿果儿姐妹,有孟强哥,还有一位不认识的少爷。

哎,怎么没有看到大少爷。哎,也没有看见田少爷。

小翠看到孟强,一瘸一拐地被一个小伙子,搀扶着走来。她急忙跑过去,急急地问道:“强子哥,你这是怎么了?孙大少爷呢?田少爷呢?”

孟强:“你放心,我无事的,左脚被一块石头磕着。它过些时辰就好了。喔,大少爷和田少爷,已经准备和戚刚的打手开战了。还有马家二少爷在那里,你放心,他们一定会赢!喔,小翠,这是马家大少爷。”

小翠:“马大少爷,我来搀扶强子哥。谢谢了。”小翠搀扶着孟强:“大太太在泉边,咱快去告诉大太太,大少爷已经找到了。”小翠搀扶着孟强走到大太太跟前。

孟强:“强子拜见大太太。”大太太:“不用客气。喔,孩子,你腿这是怎么了?”小翠:“强子哥的脚,被石头磕着了,扭着脚踝了。”大太太拉起孟强的双手:“谢谢你了。孩子,叫你受苦了。”孟强摇摇头,说道:“大太太,不碍事,不碍事的。”

大太太双手合十,她闭上了双眼,祈祷上天保佑孩子们平平安安。”

马启明走了过来:“启明,拜见大太太。”大太太:“好孩子。谢谢你了。”马启明:“大太太,这里不安全。赶紧到我家里等大少爷吧。”

大太太:“好吧。”马启明:“强子,我来背你走。背着你走,赶路快。”孟强:“谢谢启明哥。”马启明:“我们是朋友,不用客气。”

浮来峰顶上。戚刚的爪牙狐狸,对着混混说话:“兄弟,我们想想办法,怎么样快点找到孙大少爷。有什么方法尽管提出来,回去后我会向戚爷为他请赏。”狐狸见无人出主意,他便说道:“兄弟们,我们这样回去了。戚爷会高兴?他会奖赏我们?弄不好关禁闭?还有可能扣这一季的工钱?我们怎么养家糊口?我们五人回去了,怎么向戚爷交差?”

狐狸背着手,围着四人转了一圈:“野狼,我在山上细细转了一圈,怎么没有发现孙大少爷?找不到他你怎么看?随便,说说你的看法。”野狼:“我想啊,孙庆文和大太太上完香回沂水了。或者他兄弟提供的线索不正确,根本没有来这里上香。”

狐狸把手抱到胸前,眼睛看着野狼:“现在,这天什么时候?大部分上香的人,才上的山来了。孙庆文和他娘,肯定还在山上。六月六香火会,是一个大日子。孙府又是沂水的大户人家,肯定特别重视香火会。孙庆文和他娘,一定在浮来山的某个地方。”

狐狸,又围着四人转了一圈,他手摸着自己的下巴颏:“我看这样,我们五人,快去大雄宝殿看看。如果还没有,我们的赶紧想方设法,找到那个孙庆文。”

狐狸和野狼五人跑到了大雄宝殿。五个人在大殿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孙府里的大少爷。

狐狸从殿里走出来:“难道,孙庆文回沂水孙府了?”狐狸走到了大银杏树前,看见了一位上香的夫人走过,他走上前:“孙大太太,你好。你和孙庆文少爷一起来上香?”

那位夫人道:“你认错人了。我是田夫人,我和儿媳妇一起来烧香。”

田生,从他眼前跑过,狐狸喜上眉梢:“孙少爷?孙少爷?”。田生似乎没有听到,跑得更快了。狐狸对着四人说:“看那人,特别像孙庆文,我们追上他。”

他们追着田生,跑到了卧龙泉。野狼大叫:“孙庆文,你给我们站住。你往哪里跑?”

田生站住了,他慢慢转过身来:“你们几位叫我站住?你们喊的孙庆文,我叫田生,你们认错人了。”狐狸气急败坏:“你跑什么?”

田生:“这个地方,游人稀少,有一片树林,我想到树林里小方便。我们一块进林子,一起方个便?”狐狸:“你看到有一个人没有?他和你年龄相仿。他,一张硬朗的脸庞。嗯,身高和你差不多。”

田生想了想:“我先进林子,方便一下。”他一边往林子里走,一边说:“好像有这么一个人。”田生走进林子方便去了。

过了一会儿,田生走了出来:“刚才,你喊我,好像叫什么名字?你往哪里跑啊。”

野狼不耐烦的说:“我喊的你,孙庆文你往哪里跑,站住。”

田生拍了拍脑门,赶紧说道:“我想起来了,一位妇人和他来烧香。烧完香后,妇人和他说道,庆文儿子,我们上峰顶看看,有十年我没有登过浮来山顶了。我们上去看看?啊,我知道了,原来那个人就是孙庆文。”

狐狸急忙问:“这事多长时间了?”田生说:“他和那位妇人,应该到山半腰了。”

狐狸:“兄弟们,我们快追。”五个人,急急的向峰顶跑去追大少爷了。

山峰顶上,马启亮早已等候多时了。狐狸五人累的气喘吁吁地爬上了峰顶,他们五人围着峰顶寻了一圈。没有看到大太太和大少爷。野狼手一指:“哎,前边大崖石上坐着一个人。他有可能是我们找的孙庆文,狐狸。”

狐狸望了望:“有可能。我们过去看看。”他们五人连跳带跃的赶到了大崖石。狐狸:“孙府大少爷,怎么跑到了危险石上玩?快下来吧。”

大崖石上的那个人站了起来:“哥哥们,想必认错人了。我是谁?这块石危险么?我在这里做功课,认识认识哥哥。”

那个人说完,纵身一个飞鸟跃,稳稳的站到了狐狸面前。

原来是马启亮。马启亮一抱拳,说道:“你们,把我错当了孙家大少爷。”

狐狸一抱拳,他问道:“你认识孙庆文?”马启亮答:“刚刚在峰顶认识的。想必,你们是大少爷的朋友了。那你们,也是我的朋友了。我请大家,去山腰的浮来茶馆喝茶。”

狐狸赶紧说道:“谢谢了。改天,我请你茶馆喝茶。我们找他有事,他去哪里了?”马启亮:“他去文心亭了,你们去那边找他吧。”狐狸一抱拳:“多谢了。兄弟们,去文心亭。”

戚刚的爪牙狐狸和野狼,又跑到了文心亭。

孙庆文站在一块大青石上,背对狐狸而立。野狼和其他的小混混说道:“兄弟们,这次可算找到了孙大少爷。我们在戚爷面前就要立功领奖了。”

其中的一个小混混说道:“狐狸哥,戚爷会提拔重用你。以后,你不用再做门卫了。”

狐狸笑着,对小混混说道:“那敢情好,我不会亏待兄弟们的,现在上演重头戏了。好戏还要看如何敲打鼓,野狼兄弟,对吧?”狐狸说着紧紧抱着野狼,他拍了拍野狼的脊梁。

狐狸说道:“野狼,野狼兄弟,你啊,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他又拍拍野狼的脊梁。野狼明白了意思,走到大青石前:“石上的人,你是孙庆文?”

石上的人微笑着转过身来:“我是孙庆文。你们几个人找我?你们是谁?”石下的狐狸,对野狼小声说:“野狼,他就是孙家大少爷了。嗯,喔,那个孙庆昌长得有点像他了。”

0

第十章 山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