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火焰战马>第三章:光脚的遇上穿鞋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光脚的遇上穿鞋的

小说:火焰战马 作者:朱崖石匠 更新时间:2020/3/21 20:30:45

刘跑山不再从容地迈台步,而是急火火地奔向“真空家乡”。

深山更深处隐藏着一座古庙。这是一座专供女香客敬奉的古庙,因庙里供奉的是女神而俗称“女庙”。当地无人能够具体地说清这位女神的来历,却知道她有一门手艺——玩泥巴。她手中的泥巴能补天,能修地,还能捏造成万物。她正月初一至初六分别捏造了鸡狗猪羊牛马,初七就捏造了人。这女神当初只造了一个一寸大的泥巴人,这泥巴人一半是男一半是女。不料想这个男女同体的人一夜之间生出许多泥巴人,那许多个泥巴人又在不停地生出泥巴人。女神大感意外,用刀子将每个泥巴人切成两半,男女分开,这又出现了意外情况——被切分的男人和女人执着地与自己的另一半不离不弃。女神只得将那些切开出的泥巴人搅拌、混杂,然后散撒到野外。于是,又一个场景出现了,那些个泥巴人在荒野上奔跑,急切地寻找自己的另一半。看到这些泥巴人这么有情有意,女神哭了。女神的眼泪化为雨露,雨露滋润大地、催生万物,供这些泥巴人吃用。

这座古庙早年就已经废弃,断了香火。古庙被废弃有先后两个原因:先是有一皇帝得知女庙主谋反,下旨封了庙门、收了庙田,断了经济来源;后是末代女庙主的遗体被善人们塑入神胎,令女香客们不敢进庙,也令男人们望而生畏。

刘跑山直奔古庙而来。他不了解那位造人的女神,他也不在乎什么皇帝的旨意,他更不怕那位被塑进神胎里的尸体,他只认定这里是心目中的圣地——真空家乡。

庙门处有门班站岗,却是女的。刘跑山来到门前,门班拖刀抱拳说出暗语:“无三分义气何必进庙?”刘跑山接上暗语的下句:“有十分诚心才能烧香!”门班放行,刘跑山走进山门。

山中古庙的院中,几棵古柏遮日,半壁绿蔓附墙。十数巾帼英雄正在练习拳脚、兵器。更有一女侠窜行于柏树上下,跳跃于树冠之间。刘跑山从刀光剑影中从容穿行,到了庙堂门前又被一个女门班阻止。这个门班表情冷若冰霜,只说了两个字,“稍站”。

庙堂内安放的众神像全是女神。中央一尊女神像最为高大,就是她,会玩泥巴的老太太、信仰中的至高至尊——无生老母。庙堂的山墙有一内门,内门上挂着珠帘,帘内隐约可见坐着一个女人,她就是堂主。帘内的堂主静坐着,身姿极像庙堂的神像——慈眉善目中带着深不可测的威严。珠帘外的两边各站四名年轻女武士,皆红布缠头、紧身黑衣、腰挂短剑。

此时,一名绅士模样的男人正隔着珠帘向里面说话,“有二事相报,一是日本人在潍县坊茨镇又开凿煤炭立井两眼。二是日本人在金岭镇、淄川一带采购山铁(铁矿石)。”堂主听完,如是自言自语般说:“洋人抢夺我中华物产,如刀割我身体之肉,痛彻心扉!”

那绅士说完告辞,在女武士“后门出行”的提示下离去。另一名绅士从侧门进来,向珠帘内行了跪拜礼便说事,“遵照堂主的安排,把事情打听了,县城教堂新来的洋人传教士,很年轻,他的名字叫李得耳。”那绅士为了让堂主听得明白,用手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李得耳”。

堂主问:“洋人怎么取个中国名字。”绅士答:“他自称是中国人。”

堂主不屑地问:“何故这么喜欢中国?”绅士答:“他出生在中国。”

堂主又问:“取名李得耳,是不是耳朵特别大?”绅士答:“耳朵一般,鼻子倒是特别大。”

堂主疑惑道:“鼻子大,何以取名李得耳?”随即又问:“此人的耳朵或许有些异能。”绅士答:“没听说他耳朵有什么特别。”

绅士汇报说:“这个传教士天天去县城中学。”堂主惊问:“去向学生们传教?”绅士回答:“不是传教,是教学生们练习跑步。”

堂主松了口气,说:“听说他腿长、脚大,极其善跑。”

“此人天下有名,”绅士说:“他在一个万国大会上得了冠军。”

堂主问:“冠军是什么东西?”

绅士答:“这么说吧,他是天底下跑得最快的人。”又补充说:“他从天津一路来,一路和当地人赛跑,一路无人可敌。”然后述说。“此人于光绪二十八年在天津出生,六岁去了英国,刚回中国不久。现年二十四岁,属虎的……”

堂主只是微笑,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他在外国跑得最快,可的中国,我有赤脚大仙?”

绅士临辞,说:“县城中,日本人开办洋行,既推销洋货也收购本地物产。”堂主说:“东洋人开办洋行,是来和西洋人争买卖。”绅士说:“不像是争买卖,倒像是合伙。”堂主问:“怎么讲?”绅士答:“线人说,德国老牧师和日本洋行掌柜一起去了潍县。今晚下半夜一同坐火车回来。”

“一同坐火车回来……”堂主思忖着。

刘跑山从前面进门。他朝着珠帘内来了个“单膝跪地,双手抱拳”,然后口称“堂主”。帘内说:“你我是同师祖姐弟,免了这礼。”说话之间,珠帘掀动,堂主走出了内门。

在堂主面前,刘跑山如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此二人聚到一齐,其相貌的差异便显而易见,极有可比性。相对于刘跑山的粗糙,她便是过分的细致。她举止文静,语速偏缓,动作轻曼,好像永远没有值得着急的事情。两人的共同之处在于表情,多少年来,没有人从这位堂主的表情上看到过“喜悦”“愤怒”,看到的只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她的表情如同正殿里的那尊女神像,慈祥之中含着淡淡的悲苦,安静之中略略显出沉重。

刘跑山说:“报堂主,在下有二事相报,一是一伙土匪在山中建寨。二是两位乡绅同一晚做了同样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了羊。”

堂主说:“真是奇异之事!是哪两位乡绅?”刘跑山答:“田家庄王家庄的田王二位。”堂主面色一紧,问:“是王家庄的王掌柜?”刘跑山答:“是。”又问:“堂主认识王掌柜?”

停顿了片刻,“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堂主说:“王掌柜上无父母,中无妻室,下无儿子,只有一女。”她叹息道:“他的妻子给她生下女儿,就撒手直奔净土。这些年来,他坚持不续娶妻室,只是为了实现对亡妻的一句承诺。一句承诺,一生苦寒,此乃君子也!”

刘跑山佩服地说:“堂主也知道这乡间的事!”

堂主说:“世人千千万,我只记两头。前头记着君子,后头记着恶人。记君子方便报答,记恶人方便惩治。”

刘跑山说:“这王田二家掌柜门徒众多,长工短工都习练武功。”

“练功分大功小功。”堂主又是一声叹息,“他只不过是为了看家护院,胸无大志啊!”

堂主观察了一下刘跑山的脚板,说:“远远地看了你的‘跑山’,你的铁脚板很可我意。”刘跑山答:“咱这脚,不惧荆棘,可挡刀剑,是我的一件兵器。”堂主问:“你可善于平地奔跑?”刘跑山答:“一日之内跑三百里不在话下。”

堂主教导说:“我祖无生老母不做无用之为,她老人家赐你铁脚板,自有用你之时。”刘跑山闻听此言,急忙拱手过顶,呼“老祖万寿”。堂主回应:“老祖万万寿!”刘跑山感恩地说:“能得到老祖的差遣,用上我的铁脚板,我三生有幸!”

堂主说:“有多大的本事,就有多大的事干。有多大的能耐,就有多大的对手!”刘跑山自负地说:“像我这铁脚板,哪里有对手!”堂主果断地说:“有!”刘跑山急不可待地问:“什么时候见到?”堂主答:“不期而遇!”刘跑山兴奋地自语:“好在有了对手,真是喜事啊!”

“不一定是喜事,”堂主提醒说:“或是你的死敌,或是你的朋友!”

刘跑山不再兴奋,只愣愣地望着堂主。

堂主说:“这些年来,洋人传教士来到咱中国地面,或行医治病,或开办学堂,皆以西洋之长克中华之短,致使许多人皈依洋教。如今,这个洋人却是又换了新花样。这种新花样尤其能够吸引青年人,若是青年人皈依了洋教,我大中华岂不被人釜底抽薪!

刘跑山担忧地问:“什么新花样?”

“此人被称作天下第一善跑者,来到我国便到处与人赛跑,可惜我中华无人能敌。”堂主说:“你要压他一下,以振中华声望。”

刘跑山淡淡一笑,说:“论跑,遇上了我,他就成了天下第二。”堂主教导:“不可轻妄。”刘跑山急忙收敛,“谨遵教诲!”

堂主吩咐:“今晚,你跑一趟潍县,来回三百里,途中不饮不食,试试能用几个时辰。”

刘跑山抱拳行礼,说:“来回三百里,途中不饮不食。遵命!”

0

第三章:光脚的遇上穿鞋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