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火焰战马>第四章:西洋人来了(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西洋人来了(一)

小说:火焰战马 作者:朱崖石匠 更新时间:2020/3/26 18:34:06

世界短跑冠军与赤脚奔跑者,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因为奔跑,两人之间的距离由几万里之遥缩减为肩并肩。双方都这次相遇而兴奋,却是一个感恩于上帝,另一个感恩于老祖。因为奔跑,二人之间的距离还将继续靠近。

“感谢上帝!”奥运短跑冠军李得耳遇到了赤脚追赶火车的人,如是孤独的千里马遇见了另一匹千里马,如是弹琴者遇到了知音。那一串赤脚脚印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很困惑,跑步之时为什么不穿鞋子?

李得耳跟着老牧师回到了县城的小教堂,简单地总结了这次去潍县乐道院的收获。然后两人各自叨念在火车上的亲眼所见,老牧师叨念那圣经上的“火车火马”,李得耳叨念“不穿鞋子”。李得耳问:“这难道是迎接以利亚升天的火战马?”老牧师不回答,只摇头,然后他看了一下桌上的座钟说:“我应该去打晨祷钟了。关注的事情太多,会影响我们对上帝的侍奉。”显然,老牧师不承认那追赶火车的火焰战马与上帝有关联。

不一会儿,晨光照耀下的钟楼上响起了庄重的钟声。这是晨祷钟,这座小城里那有限数量的教徒们听到这钟声便开始祈祷。

这是一座基督教教堂,很小,只有一位神职人员,给教徒们讲经、到钟楼敲钟等等工作都是他一个人。这个县城里的教徒们没人记得他那啰里啰嗦的洋名字,都喊他“老德国”。喊了二三十年了,他自己已经默认了这个名字。三十年前他随着荷兰的一个什么会来到中国,经历了多次转移和逃难,最后来到了这个县城。人们只所以喊他“老德国”,还有另一个原因——他有一座德国产的座钟。他每次转移或逃难总忘不了两个物件,一是圣经,二是座钟。圣经使他随时随地依靠上帝,座钟使他每天准时敲响祷钟。这座钟正点地时报和刻报,五音簧悦耳动听。老德国的传教成绩并不优秀,皈依的教徒不多,但不乏得意之作。最为得意的是将乡村的一位中药铺变成西药店,那店主也由道教徒变成了洋教徒。

老德国敲过晨祷钟回来,李得耳又和他讨论那个赤脚奔跑者。

李得耳说:“他,应该来到奥林匹克的赛场,他是先天的奔跑者。”

老德国纠正说:“他,应该来到上帝面前,他是上帝迷失的羔羊。”

李得耳解释说:“他让我到三教堂找他。你看,他也在教堂中工作,或许是已经回到了上帝身边的羔羊。”

老德国告诫说:“三教堂,我听说过,那里面没有你我的上帝,只有中国的神。”

李得耳提出进山寻找那个没穿鞋的人,他说:“我很想让他登上奥林匹克的赛场。”老德国劝阻说:“不能因了个人的喜好行事,一个人的所作所为都必须为了上帝。”李得耳回道:“我是来实习的。县城的生活条件相对较好,我无法体验到民众的苦难。我要到更艰辛的地方去,去关照那些缺鞋子的人。”老德国坚定的回绝说:“你是教会安排来的,我要为教会负责,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李得耳和老德国两人一个盼望进山,另一个极力阻止。这时,一个教徒给老德国送来了热粥,另外送来一个消息——山中有两个人同夜同梦,梦见自己变成了羊。老德国喝着热粥听那教徒讲哪“二人同夜同梦”的事情。粥喝完了,故事也听完了,老德国改变了主意,“我要进山,去寻找火焰战马。”他说。

李得耳惊奇地问:“那匹火焰战马难道是圣经上说的火马?”老德国回答:“这不是圣经上说的火马。圣经上的火马只有上帝的仆人能够看见,而这匹马却是所有人都能看见。”李得耳问:“你看到火焰战马就流泪,为什么?”老德国叹息了一下说:“那是往事,很沉痛的往事。”

这是王、田两位掌柜同夜同梦的第五天,两个洋人出了县城,顺着淄河岸边的官道上行。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一条很平常的乡村土路上,一双大脚有力地、刚毅地向前迈进。这是一双奥运会冠军的脚,这是一双创造了世界短路记录的脚,而这双冠军的脚来到了与竞技体育毫无关联的中国山乡。冠军脚下的这条乡路沿着河滩蔓延,能通驴车马车,属于山乡为数不多的“高速公路”。但它与英国的公路不可同日而语,与奥运会的跑道更是天壤之别,然而他却毅然决然地走来,毅然决然地开始跋涉,因为这是上帝的指引,因为这是他的另一条跑道。他的前方,更多的是羊肠小道,甚至根本没有路。但他却说“这是上帝为我准备的另一条跑道”。

那双大脚停了下来。脚下是一片山地,一片美丽的山野,它的美丽在于它近乎原始的古朴,它的古朴透露着内在的洁净。李得耳举目凝望,山村,草屋泥墙,暗树明花。他的第一感受是愉悦,“啊!上帝创造的伊甸园!”当他看到古朴低矮的民舍和田里稀疏的庄稼时,他有了又一种感受——伤怀,乡民们的生活很艰辛。然后,他的第三种感受相继产生,“乡民们真顽强,具有天下独一无二的生命力!”他的这一系列感受不是应景而生,他在童年时经常跟随父亲在河北省的乡村传教,“怜悯”二字早已进入了他幼小的心灵——这便是他放弃了英国优异生活和奥运冠军光环而回到中国来的原因。

相比而言,面对这山这村这景,老德国表现得熟视无睹。他来到中国已经三十个年头了,对这里的一切已经习以为常。在这三十年里,他饱尝了传教初期的艰辛和为第一批信徒洗礼的快乐,更有光绪二十六年(一九00年)当地拳民火烧潍县乐道院时的伤心。但他坚持下来了。当时,他说:“感谢上帝,差遣我来经受苦难。”

就今天而言,这一老一少是来寻找赤脚奔跑者和火焰战马。但是,他们来到中国的总体路线却是追寻苦难。

老德国问:“这里距离天津上千里路,教会为什么让你来这地方实习?”李得耳回答:“到贫穷的地方受磨难,是上帝对我的恩惠,也是我的意愿。”老德国摇头说:“然而,这里给予你的磨难并不仅仅是贫苦,还有更难的,那才是教会的本愿。”

李得耳停往脚步,等待着老人说出“教会的本愿”。

老德国停住脚步,抬头回望了一下远方,低头回忆了一下从前。他说:“二十五年前,德国人来这里修铁路、开煤矿,当地人反抗,德国军队杀死了上千乡民。此事殃及教会,当地拳民火烧潍县乐道院,惊动了世界。”他说到这里,定定地望着李得耳,告诫说:“你的这次实习除了体验乡民的贫困以外,还要体验乡民对教会的成见——这是最难的,甚至存在着生命危险。”

李得耳思忖片刻,说:“莫差特向其父亲保证,‘我太强的宗教感,使我决不会做一件不能公开地在全世界面前做的事情。’”他停顿了片刻,“现在,我回到了中国,我同样不会做任何不能公开地在中国面前做的事情。”

两人继续前行,讨论也在继续。

老德国问:“教会为什么让你来找我?”李得耳答:“教会告诉我,你来到中国已经三十多年,你面对了许多艰难险阻,也面对过死亡,但你坚持下来,没有离开。你用你真诚的心得到了当地人的信任,教会让我把你当作榜样。”

“谢谢你把我当作榜样。当年我也是朝着自己的榜样来的。”老德国说:“40年前,我的榜样、英国传教士蔚兰光来到山东省,他的足迹走遍了高密、周村和益都等县,开医院、办学校,把现代医学和现代教育带到了这里。”

李得耳很惊讶,“40年前就有人来到这里传教?”老德国回答说:“蔚兰光之前还有榜样。”

李得耳止了脚步,定定地望着老德国。老德国郑重地说出了一个名字——李提摩太。

李提摩太是英国浸礼会传教士,1870年来到中国,先后在山东、山西两省为灾民募集救灾物款,在天津任《时报》主笔,参与戊戌维新,更是康党“合邦”计划的鼎力支持者。他进入中国的高层传教,向中国的官绅宣讲哥白尼发现天心说的秘密、化学的奥秘、蒸汽机带给人类的福利、电力的奇迹等科普知识。他与李鸿章、张之洞、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等人有过接触。他密切地接触到了中国思想界。

老德国总结说:“他影响了中国!”然后提出展望,“下一个影响中国的人应该是你。你是世界名人,你有能力影响中国啊!”李得耳对“影响中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兴趣,“我只想当一名中学教师。我只想为贫困的人服务。”

老德国朝李得耳注视了片刻,他的目光中表现出了尊敬。他说:“你,一个世界名人,放弃了优厚的生活条件,来为兵荒马乱的中国服务,为贫困的人服务。”李得耳说:“假如说我要影响中国的话,我急切地想让中国人奔跑起来,一直跑到奥林匹克的赛道。当前,我迫切地想找到那个赤脚奔跑者,让那双赤脚穿上跑鞋。”

1

第四章:西洋人来了(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