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火焰战马>第七章:道士见牧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道士见牧师

小说:火焰战马 作者:朱崖石匠 更新时间:2020/5/16 9:42:16

田王二位掌柜同夜同时做了同样的梦,二人在梦中都变成了别人丢失的羊,就已经算是稀奇,更不料果然来了给上帝找羊的。王掌柜料想这其中必有缘故,便留住两个洋客人多住几天。

李得耳和老德国这两个西洋人的光临,引得左邻右舍找个借口来看稀奇。乡民们厚道,找借口比挑担子费劲,头一个来的借口找鸡,后面来的也说找鸡。王掌柜哑然失笑,“怎的都丢失了鸡?”说完便自言自语:“洋人给上帝找羊,邻居们给自家找鸡!上帝和人一样,也容易丢失东西。”他的声音低,别人不在意,只那独生闺女王小厮听得清。王小厮正在推磨,边推边问:“爹爹啊,洋人的羊羔怎么能跑到咱这里来?不会是来讹咱吧?”王掌柜责备女儿说:“好省推你的磨,瞎打听啥!”二小子插话说:“问问洋人丢的什么羊,是公羊还是母羊,到咱羊圈里看看有没有,爽忙地打发洋人走。”王掌柜又责备二小子说:“怎么这么些话!”

那些乡邻们,凡是亲眼见到洋人的都似是比别人高明了许多,争相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向别人述说。传来传去,洋人大鼻子的长度便从三寸变成四寸,又从四寸变成半尺。至于洋人的面貌则有几个版本,各版本的区别多在洋人眼睛的颜色上,开始只是“深蓝”和“浅蓝”之争,后来又多了“绿眼睛”之说。越传越离奇,来王家找鸡的人也越来越多,外村人也来找鸡了。

总算来了一个不用借口的。道士淄河子进了王家大门,带着使命而来,是来给王掌柜圆梦的,是王掌柜请来的。

两个人在同一夜做了同样的梦,这件事情一直被本地人当作“非物质文化”传到现在(作者写这部小说时),近百年了,这事在口口相传中变得有根有本有枝有叶。人们只所以热衷于完善这个传说,是因为那两人的梦境当时立刻得到了应验。而当时淄河子的圆梦过程也在这个传说之中。

有做梦的就有解梦的。解梦是一项工作,如同木石匠工,但比匠工更高端。匠工只不过掌握技术,解梦则必须参悟玄机。而王、田两位掌柜的梦境太异常,邻近的几个神婆神汉都不敢接这个活,只得去三教堂请淄河子。

淄河子应召前来,衣着打扮很规范,头戴道士帽,身披道士袍,手中的佛尘一步一摇,全然不像个半道半俗之人,很专业。那道士帽子形状如房子,房顶横向里有屋脊,前后两面屋坡。帽子后面垂着的两条带子叫做逍遥巾,逍遥巾的下头绘着阴阳鱼。王掌柜、田掌柜朝淄河子抱拳施礼,“高士光临,有失远迎!”淄河子揖首道:“贫道打扰了。”进了堂屋,主客之间述答了梦中及梦前梦后的一应经过。然后,淄河子盘腿打坐并闭上了眼睛,“两位稍等,我先到你梦中走一走。”只这一句话就把别人给拿住了,能到别人的梦中行走,那是本事,那是道业,谁敢不服!

做梦本是那些作家诗人的工作,没白没夜的动心思搅脑汁,睡中或哭或笑或吟诗或骂街。王掌柜这练武之人心里干净,极少做梦,常常是一觉到天明。然,这一夜王掌柜却例外地做了一个梦,且梦境怪诞。他梦见一个生人找上门来,说是走失了羊群。他急忙招呼家中的觅汉(雇工)帮那人找羊,那人却指着那一帮觅汉说:“这些都是我走失的羊。”那人一挥手中的鞭子,那些觅汉们立刻都变成了羊。王掌柜正吃惊,也被那人用鞭子点了一下,也变成了羊。王掌柜从梦中惊醒,正是鸡叫头遍。他回想着梦中情景,就再也没能入睡。掌了灯,取了笔墨,仔细地记录那梦境。天刚亮,邻村的田掌柜便来拍门,说是做了一个梦,好生奇怪。他向王掌柜述说了梦中发生的事情,王掌柜大为吃惊——两人的梦境完全一样,并且做梦的时间也在同一个时辰。王掌柜把自己刚刚写完的梦境记录递给田掌柜看,然后便是四目相对、半晌无语。

更令这两个做梦人惊异的是在梦后的不几天,梦境应验了——果真来了找羊的人。洋人老德国来了,不过人家是来寻找“上帝的羔羊”。

淄河子闭上的眼睛迟迟睁开来。他把对方的梦境走完了,回来了,那表情就庄严了。田王二家掌柜见他那拉长了的脸,料知事情严重,便伸长脖子等待着。淄河子没说梦,先说了一个典故:早年间,江浙一带有个叫做会稽的地方,两个要好的朋友做了同一个梦,梦境实实地应验了。“那个事儿早已上了书本《搜神记》,题目是《郭谢二人同梦》。如今你二人又同梦,这是千年一遇的事。”他强调说。

王掌柜从侧面问:“那郭谢二人同梦,是吉是凶?”淄河子回答:“凶!大凶!”田掌柜直接问:“俺们俩同梦,是吉是凶?”淄河子掐指计算着,“今年是牛年,闰四月,全年385天,两头都是春。天干地支论,乙丑年辛巳月癸亥日丙寅时,男梦。寅时是老虎,梦见自己变成羊,此乃羊入虎口。……大凶。”田王二掌柜吃惊不小,二人四眼盯着淄河子那开开合合的嘴。淄河子补充说:“两人同梦,相互佐证,此梦之凶在劫难逃!”

结果一出,导致了惊慌。王掌柜急问:“可能破解?”淄河子回答了一个字,“难!”听这一个字,说得多么玄妙,既让听者感觉出份量,又给听者信心。难,只能说是有难度,但并不是无解,仍有一线生机。王掌柜郑重地向淄河子抱拳施礼说:“请道长多多费心,我必有重谢!”

有了重谢,鬼也推磨。淄河子说:“凶梦,大多是贵人之梦。凡夫俗子要命也做不出你二位这种奇梦。”他引经据典,“孟子云:天将降大任于是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淄河子知道听者弄不明白这段“孟子云”的意思,但他必须说,不说就显得没学问。他断言说:“若过了这一关,梦主非富既贵,如同那落水之人飘到了苦海岸边。”

田王二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这口气他俩憋得时间太长了,原因是淄河子那“孟子云”加“断言”太长。吐出了这口气,舒坦多了,果然有种落水之人爬上岸边的感觉。

有救归有救,但你得救啊!王掌柜朝淄河子抱拳,说:“请高士指点迷津!”解梦工作到了关键工序,也是最讲究技术的地方,淄河子给予指点,“梦犯寅虎,十二属相之中唯有龙能降虎,须得靠近龙人才能逢凶化吉。”

王掌柜急忙吩咐家人寻找属龙的人。“非也,”淄河子指出:“需得有天子之相的人。”

完蛋了!刚刚爬上岸,又滚落到水中。

王掌柜叹道:“大清朝已成旧事,到哪里去找天子!”

田掌柜说:“即便有朝廷,那天子哪有工夫管这平民之事!”

“不必慌张,”淄河子又给出了信心,“神灵既然托梦于二位,必是故意点化,就看梦主是否心有灵犀。我想,有天子之相的人离你二人并不远。”

田王二家掌柜松了口气,但仍是悲观,“怎能那么容易找到有天子之相的人!”

淄河子神秘地一笑说:“旧天子已去,新天子将至!近来火焰战马又现身江湖,……”

一语点中梦中人。是啊,近来那火焰战马现身江湖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原来那骑着火焰战马的人就是新天子?

圆梦完毕,淄河子让二人耐心等待,该干啥干啥,自有贵人相救。王掌柜拿出赏钱。淄河子推辞了赏钱,但提出了条件——见见洋人。

淄河子与两个洋人会面。前者朝对方作揖打拱,礼数应有尽有,大显齐鲁礼仪风范。后者礼仪简单,似乎并不在意对方,只在自己的胸前上下左右地点划。淄河子带着使命而来,不在乎老德国,只关注那个“天下第一善跑者”,一双眼睛盯着那双长腿。他问:“尊姓大名?”对方答:“李得耳。”

淄河子听了这名字便惊呼:“道家祖师爷名字叫李耳,你的名字叫李得耳,你这是犯了忌讳啊!”然后问:“你是万国第一善跑之人,来俺这穷乡僻壤有何贵干?”李得耳回答说:“我要找一个当地善跑的人,”并提示,“他跑步的时候不穿鞋子。”

淄河子寻思了一下,用轻巧口吻回答:“不光是跑步的时候,他平时也不穿鞋子。”李得耳问:“为什么?”淄河子答:“他那双脚是神仙给的。”李得耳赞同说:“不光那双脚,他整个人都是上帝的,他是上帝迷失的羔羊。”

淄河子回到三教堂向刘跑山禀报洋人之事,“外国也有姓李的,还和道家祖师重着名字!”刘跑山听了这话便犯晕,犯晕就转着罗圈椅子转圈。淄河子接下来的话令刘跑山不再犯晕,而是吃惊。“他正在找你!”淄河子说。

刘跑山惊问:“他在找我?!”

淄河子说了一句更让刘跑山吃惊的话,“他说你是上帝的羔羊。”

刘跑山肃穆良久,猛然一拍桌案,“我不是上帝的羊,我是给神仙护山的,我绝不让上帝的羊啃了我山的草!”

0

第七章:道士见牧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