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香坊纪事>第十七章 心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心声

小说:香坊纪事 作者:永远的陆军少校 更新时间:2020/3/26 12:31:06

“兰儿,不是我给你泼冷水。要说真心话,我当然希望你能够带领乡亲们走出一条致富路来,但是----”

“但是,但是,除了但是还是但是,自从我决定回来工作后,不知道听到过多少但是了。”董兰知道孟萍萍想说的是什么,当即打断了她的话,“有一点,我特别认同,那就是问题和困难肯定是现实存在的,要不然,香坊村的经济也不至于一直发展不起来。但是,我也来说个但是,我们看问题不能只看到不利的一面,还要看有利的一面。萍儿,我告诉你,只要香坊的老少爷们相信我,我董兰一定能够带大伙儿摘掉穷帽子。”

“唉,你这是走火入魔了,难怪我爸说变得快要不认识你了。”董兰一番慷慨激昂的话,换来的 依旧还是孟萍萍的摇头,“兰儿,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这般固执的,怎么当了十几年兵之后,变成只要认准一个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了?是不是那个----”

本来孟萍萍想说,是不是焦文牺牲的事让董兰变成焦虑偏执了,但话到嘴边感觉不太合适,又咽了回去。这话,其实是刚才孟庆繁说的。

董兰带着林帆去找大头的时候,孟家人就在议论董兰。孟庆繁以他的阅历,说出了令孟萍萍十分担心的事来,那就是他说董兰或许是因为丈夫牺牲的事受了刺激,现在做事让人感觉莫名其妙的。“我都感觉自己不认识那丫头了。”孟庆繁用这句话做了总结,他并不知道,正是这句话,刺中了孟萍萍的心,因为这正是她一直担心着的事。

“你是不是觉得我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如此执意要回到家乡工作?”没想到,董兰淡然一笑,她一听孟萍萍的语气,就猜到她想说什么。看孟萍萍欲言还止的样子,她干脆替她说了出来,“焦文的牺牲,确实曾经给我带来过很大的打击。说真的,有一阵子,我根本不相信他已经走了,同时,又感觉到天完全塌了下来,接下来自己该怎么活下去都不知道。

不过,那样的时光其实是短暂的。萍儿,你不知道,当我向组织上提出申请,要跟随焦文的脚步参加维和部队时,其实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心想部队首长大概率是不会同意的。他们不同意,那也是人之常情,毕竟焦文已经长眠在那里了,如果我再出点什么意外,巧巧就成孤儿了。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我递交的申请居然被上级批准了,我也戴上了蓝色贝雷帽。

等我的双脚踏上非洲那片土地,闻到那无处不在的刺鼻硝烟味,看到来自世界各国的维和部队士兵为和平而努力时,心里就明白了,部队首长之所以同意我的申请,那是因为他们不想我一直沉沦在痛苦之中,想让我追寻着焦文的足迹,看到他曾经做过的事,从而懂得他短暂生命中韵含的伟大意义。因为,在非洲战乱的国家里,从那一双双充满渴望的眼睛里,我看到了维和部队官兵为和平作出的贡献,这时候,我深深的明白了,焦文的牺牲是值得的,他是我和巧巧的骄傲。现在回头看,部队首长是对的,正是从我参加维和部队那时开始,我心里充满了为焦文骄傲自豪的感觉,内心的悲痛感由此减轻了很多。

“可是,兰儿,你就不担心,如果你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巧巧会孤独痛苦吗?这心也是够狠的----”

孟萍萍已经是泣不成声,一个劲的抹着眼泪。

“萍儿,你不知道,大约有十多次,炸弹就在我身边炸响,而子弹更是会随时随地的从身边呼啸而过,亲眼看到宝贵的生命就那样瞬间消失了,我经历着从恐惧到愤怒,再从愤怒到忘我的投入维护和平任务中的过程,期间,我曾一次次问自己,如果自己在这一刻追随焦文走了,那巧巧会不会痛苦?所以,当时我写了一封遗书,就是告诉巧巧,妈妈和爸爸都是光荣的维和部队战士,我们选择义无反顾的踏上战场,是为了更多像她这样的孩子不失去父母,这是军人的抉择,也是军人的职责。

萍儿,你说的我都想过,不过,我对巧巧非常有信心,相信她虽然会想念自己的父母,但是,因为心里有骄傲和自豪感,所以在她的内心深处,父母其实一直会和她在一起,伴随着她成长。”董兰一边安慰着孟萍萍,一边说道,“我说的这些话,并不是大空话,而是大实话。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父母能不能树立一个好榜样,实在是太重要了。”

“我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你说的这个理,我还是懂的,所以,我才拼命挣钱供大妞上私立学校,就是希望她能够体谅到父母的辛苦,好好学习,不要像她娘一样没出息。”孟萍萍拉着董兰的手说道,“可是,这些和你回来工作有什么关系呢?”

看孟萍萍言归正传了,董兰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怎么会没有关系呢?你想一下,为了和平与正义,我跑到非洲去,为了那些素不相识的难民,连命都豁出去了,那为咱香坊的父老乡亲,更不得把心窝子掏出来给大伙?”

“你的意思,因为你是军人,就是和一般老百姓不同,不管别人怎么想,你反正是不能看着香坊穷而不管不顾。”孟萍萍有点回过味来了,“照着这意思,也是个理,可你现在都已经转业了,不是军人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军装虽然脱下了,但属于军人特质的东西却永远留下了。”董兰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有时候,觉得困了累了,但在部队训练作战时经历的一幕幕在脑子里闪现,马上就浑身都充满了干劲。坚持就是胜利,团结就是力量,这是写在我们部队墙院上的两行大字,从我当兵第一天起,就记在心里了。所以,萍儿,面对香坊的问题与困难,我们的对策其实特别简单,那就是坚持再坚持,团结再团结!”

“坚持,我是懂一点,就是咬紧牙关不放弃呗。这个,我挑担的时候,有时感觉力气不够使了,腰要塌下去时,就是这么做的。这些年,我和祥子两个走南闯北,被人骗过,被人骂过,甚至还被人打过,但都挺过来了,靠的就是这个坚持。”回想起自己过往的辛酸,孟萍萍嘴角也浮现出一丝笑来,但一想到董兰想在村里做的事,愁云又飘回到了她的脸上,“不过,你说的团结,我就有点不太明白,因为在咱香坊,这是最大的问题。我前面之所劝你放弃,是因为孟杨两姓这条沟真的不容易填,毕竟斗了几百年了。”

这时候,孟萍萍的情绪完全被董兰感染了。其实,尽管父亲孟庆繁说了很多,但在她心里,对董兰的信任从来不曾缺失过。

“你说的这个情况,我心里当然是很清楚的。是啊,这是几百年沉下来的历史了,不可能到了我们这里,说团结就能够团结到一起的。”董兰也附和道,“不过,树挪死,人挪活。如果我们一味去想着怎么样把孟杨两姓之间的问题解决掉,那恐怕真要走进死胡同。不是我说你爸的坏话啊,就咱村那帮老人,随便哪个都是你我搞不定的。但是,换个思路,如果我们把他们先放一边不管,而是自己玩自己的,就像我们小时候一样。”

“你是说,先把我们儿时的那些小伙伴团结起来,这样就能够做一些事情?”孟萍萍眼睛里放出亮光来,“你说的办法兴许还真可以。小时候,我们十几个人靠着人小鬼大的机灵劲,总能想出法子跑到这芦苇荡里玩游戏。现在,我们都是三张出头奔四张的人了,哪个不是家里的顶梁柱子?”

“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董兰看孟萍萍和她想到一块去了,十分兴奋的说道,“我现在是镇上的驻村干部,虽说不是什么大官,但至少能够为大伙撑撑腰。这事,我看先不要和你爸说----”

夜深人静,有苇塘里的蛙鸣以及柳树上知了相和相伴着,董兰和孟萍萍越说越兴奋,连那一丝鱼肚白在身旁水洼地里泛起都没有注意到。

0

第十七章 心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