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的颜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小说:血的颜色 作者:十方 更新时间:2020/3/26 12:31:06

我看了眼眼神发亮的梳子,对于我们俩这样除了人和砖头什么都能吃得下去的恶鬼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堂般的所在,还用得着假装任何虚假的犹豫吗?我立刻站了起来,甚至都忘了招呼梳子,扭头就走。

“北在哪?”

梳子震惊的看着我的雷厉风行,在我从泡病号的新兵到空衔排长之后,就没见过这么效率的行动力。

“你不去是吗?”

我脚下不停转过头问还傻在草垛上的梳子。

梳子如梦方醒的紧跟着我的脚印追了过来,“大叔,咱们快走吧,一会天就黑了,天黑走山路那是比和日本人拼命还危险。”

老头笑了笑爬了起来,把两个钢盔转到了身后又背了起来,同时还把一个黑乎乎的家伙从背后移到了腰间。

那是一把榔头,不大不小,别在腰间不怎么显眼,比同样插在腰间的烟斗大不了多少,但从气势上一下就改变了我最初对老头的看法。

“我以为做饭的都该别把刀呢,什么时候流行别榔头了?”

心想还是自己大意了,如果刚才不小心和老头发生了争执,很可能会被对方打个出其不意。

“过去是别着刀,在武汉会战时,给打丢了,准确说是跑丢的,后来在地上捡了把没人要的榔头,就别起来了,开始以为什么用都没有,你想啊,又不能切不能剁的,就是和鬼子打也几乎用不上啊,谁知道越往后用处越大。刀是用来切肉的,可只有烂菜叶子,用手直接开撕就成,肉?别逗了,这两年除了死人,我就没见过肉体动物。这时候就显示出榔头的作用了,肉没有了,可满地的骨头有啊,我捡起来,跟砸核桃似的一个个敲的细碎,放大锅里熬熬就是骨头汤了,嘿嘿,要不说啊,一切都是老天爷安排好的,你和我这些俗人拗不过人家,还是认命的好。”

老头边走并不妨碍发泄长久以来的感慨,更多时候,几乎分辨不出是在和我们谁在说话,更多的像是自言自语,自说自话,自己提出问题,然后自己再做出消极抵抗的对答,乐此不疲。

我和梳子互相看了看对方,不知道是否该打扰这样的单口相声,出于基本的礼貌,我还是决定加入谈话。

“你可不是俗人,我们俩都是,就凭你能从36年一直奔走在战场,还能胳膊腿儿完整无缺的站在这里对我们谆谆教导,就说明你不是个俗人,俗人都已经躺在战场上沤粪去了。”

老头对我刻薄的话并不在意,过来追上我的脚步,像搬动自己家灶台上的锅盖一样,把我的脸扳正对着他的皱纹脸,一字一句的说.“死在战场上的那些人绝不是沤粪,日本人才是,他们是去了那里了。”指了指头顶上满是乌云笼罩的天空。

“我们团两千多人,除了一个守备连外,全都躺在了这里。”

我停止了正准备着的争辩词语,猜的出来他指的就是和我们营一起躺着的地方。那个同样的残肢断臂,同样的燃烧着各种造型尸体的战场,让我差点失去一只手的地方。

“老榔头,哎,以后我们喊你老榔头吧?”

我急需打破这种悲伤而尴尬的氛围,随口胡诌了一句话。

老头并没有刻意回答我,他背着两个驼峰般的头盔一摇一晃的径直走他的路。氛围较方才是更加悲伤了,我也识趣的闭上了嘴。

随着上山的路越来越宽,我们开始不断的看见路人和山民,但无一对我们有好脸色看我们的,其原因不得而知。而保定人舒庆则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这些随时可能对着我们从背后掏出枪来的普通人,就像他们看我们三个一样。

这二十几里山路真成了寂寞的山路,不光是我们,迎面而来的和从背后赶上来的每个人似乎都忘记了怎么说话,这一点冷漠绝对在北方是见不到的。我在太原的时候,当学校听说平型关大捷的消息后,所有人都在激动的抱头痛哭,为的是验证一个道理:中国人是可以打败日本人的。为了等待这个答案,全体国人等过了九一八的炮声,又熬到了尸横遍野的淞沪会战。

而在湘南的山上似乎比我被气浪掀翻的战场还冷。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让老百姓恨我们恨的比肩日本人,这事我还是第一回见,从此我不再和他们的眼神对峙,这一点疑惑从进入到百丈镇解开。

中国腹地南方的冬天是比夏天更难熬的,因为如果说夏天只给你一种炙热的痛苦,那么冬天就是潮霾与刺骨冰冷的双重感受,百丈镇就是这样。南方的雨后天气就是这样,潮呼呼的石板路歪歪扭扭的铺满了大街小巷,中间巨大的缝隙里也长满了厚重的苔藓。临街的门板大多已经老的不成样子,掉色掉的分不清是黑色还是红色,旧旧的摆在街边,只有这样的门脸才提醒过往路人——这是个有主家的房子,闲人免进。

街上的镇民不多,偶尔路过的也是匆匆赶路,但三五成群散兵游勇随处可见。他们大多身上有伤,或是心里有伤,都选择沉默或目光呆滞的盘坐在稍微干燥点的地方。而只要有士兵在的地方,则一定没有老百姓做买卖。仗打到这份上,士兵和土匪之间只有一线之隔。你无法想象一帮子死里逃生的家伙,面对一堆食物还抱有君子情节。如果真能抱有君子成仁的情节,早就都撂战场的死人堆了。

在这些即没有长官来管,又没有任何可期待派发下来的食物的残兵们,静静地坐着不失为一种保持现有体力的最好方法,尤其是在找到下一顿饭之前的漫长等待中。

这里的镇民大多是土族土著,都穿着青蓝色粗布衣服,那统一化让人觉得他们也是一种颇有组织化的武装力量,但在这些只有面对食品才露出笑容的士兵来讲,他们温顺的就像一只只小白兔。而他们这些士兵才是这个镇上真正的我主宰,没枪的士兵也是士兵。

虾米就是这样看自己的。

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