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的颜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小说:血的颜色 作者:十方 更新时间:2020/3/26 23:07:08

“你莫走,把鸡子放下!”

声音在我们背后传来,我们回头看见一个身穿地方军半截子制服的人影忽的一晃而过。后面是一男一女两个本地人拼了命的追赶。我们面面相觑,当兵的在这个鬼地方都成了过街老鼠了?即便我们总是打败仗,但血总是流过的吧?梳子把背后的枪挂到了肩上,这姿势紧急情况下,一抖肩枪口就指向前面了。

“紧张什么?几个臭老百姓而已。”说完我把烧黑的手指放到了枪扣上。

老榔头是唯一对刚才的事没发表意见的人,他的目光飘忽不定的扫着镇子上的植物。

“哎,老榔头,和你说话呢?”

“怎么了?”

“问你怎么回事到底?这地方是老鼠吃猫的鬼地方,没枪的追着有枪的打?刚才没看见?前面那个窜过去的逃的跟孙子似的?透着邪门。”

我小声的说着,其音量勉强够三个人的收听范围,我可不想步逃命的那个后尘。

“他抢了人家的鸡子,不追他才怪呢,这还是看在他是军人的份上,如果是平民早就开骂了。”

老头估计是走的有些累了,说这话时还喘着大气,“四啊,咱们赶紧先找个地方歇歇吧,老身体比不了你们啊。”

其实我也是饥寒交迫加腿沉,从战场出来,一路上狼奔豕突的只吃了老头半个窝头,此刻早在大肠的终点了。可能去哪呢?镇子看起来不小,可没一处属于我们的一片瓦。想起刚才那两个人的彪悍劲头,硬闯民居也不敢在考虑之内。

正想着呢,抬头看见一处破旧的祠堂,这种祠堂在祖国的南方遍地都是,敬着某类叫不出名字的神仙。在这个让人连活着都要咬牙的岁月里,能有半个门都算令我们吃惊的了,满地的野草都齐腰深了,不要指望桌子上还能有什么被老鼠吃剩下的贡品。以我们三个现在肚子中的饥碌状态,就是老鼠也能扒皮吃下去。

很小的一个院子,更小的贡堂,神仙保保持了一个我认为可笑的姿势,迎面看着这三个混不像当兵的走过来。

“晚上就这里了,蛮好。”

我兴高采烈的学着当地人的口音,一仰身倒向了身后的草垛。突然,被一支枪顶在了后背,速度快的令我连求饶的词都想不起来,我慢慢站了起来,“有话好说,兄弟,咱们都是自己人,都是为党国效力的,你不叫我我是绝不会转身的………”

这一变动把梳子和老头也吓了一跳,梳子举着枪,哗啦把枪栓上了,但当他看清是怎么回事后,笑的直接跪在地上了。

“排长,你回头看看,哈哈………”

我慢慢的回过头,这速度保持在不会引起对方的不安,但我看到的并不是一支什么枪口,而是插在墙上的一只伸出来的竹杆,一看就是晒衣服用的,而现在被草垛挡住了而已。

“海,四儿啊,你能不能别老这么艮儿,好嘛,这枪戳的厉害的,愣让一个少尉吓成这样。”

老榔头话带了点嘲讽,对于一个父亲般年纪的下属,我能怎么计较呢?

我讪讪的笑着,一把把竹杆拔了下来,“跟我调皮。”一副淡定从容的面对着下我半死的竹子,狠狠的在脚下踩成个稀烂。

等等,不对,我好像在草垛里还看见了什么,我拔出毛瑟枪,一声断吼,“出来!举起手别动啊,手里的可是二十响的家伙,我能喘口气的功夫半梭子扫你身上。”

本想收起枪的梳子又一次把枪口对准了草堆,老头也把他唯一能具有杀伤力的榔头握在了手里,三个人蓄势待发的对待这一堆干草。

草垛分成两半,慢慢真走出了一个人,我两只手握着枪,牵动了那只快烤熟的手,龇牙咧嘴的大喝,“手举高点!两只,对,两只都要举,哎,你这球势,对喽………”

出来的是一个比梳子还瘦弱的土人,之所以这么想说,完全是因为他那好张永远没干净过的脸蛋。这时候我才发现,刚才被人追赶丧尽军威的大概就是此人,是他那半截子军服告诉我的。一件拧巴无比,还满是油渍的军服上衣,下身则是当地老百姓的半截就快穿成苦裤衩子的裤子。

最令我忿然的是他的嘴里叼着半只鸡,半只被啃了一半只剩下鸡头鸡脖子鸡爪的鸡,最好的部分都已让这个混蛋下了肚子了。

我第三声大吼,“吐出来!还敢吃鸡?!”

对方嘴里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迫于我们三个的韵味手又不敢轻易放下,这场面让我有了报复心理,谁比我吃的好,我都会有种强烈的惩罚欲。

“哎呀,你不让他放下手,他还真能把鸡吐到地上不成?放下来,放下来吧。”

毛瑟枪还是无情地指着他,而我腾出的左手把嘴里的鸡给拉了过来时,还不忘给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之所以用拉这个字,是因为对方的牙齿紧紧咬着鸡,直到我到手的鸡被他成功的撕掉一大块。

“战时抢劫物资,该拖出去枪毙!”

枪说起来了,榔头也别回腰上了,我们三个坐下,分享着战利品,那个人就这样看着我们,既不愤怒,也不潸然,嘴里嚼着属于他的最后一块鸡头。

“四儿,别光咱们自己吃,记得给人家都分点,这是人家的。”

老头还不忘发起他那不值一文的善心。

“是他抢的。”

老头,“可你也是抢的。”

“哎,这在黑道上就叫黑吃黑,谁手腕狠,手腕硬,谁就能吃到鸡肉…………”

我始终相信报应轮回这回事,但没想到会是现世报。

“那你该现在放下鸡肉了,我也是黑。”

一阵四川口音后,八个同样是军服的人端着枪闯了进来。

看服色就是川军本地的土兵,我们对军阀一向这么称呼,虽然我们也不是什么中央军。

“还瞅啥子?放下肉,慢慢的,别想着拿你的驳壳,老子对你们这些瓜娃子一整套……”

看军衔这是个上尉,最低也是个连长,我当即让下手里的鸡肉,“快给长官放下,听长官的命令。”这句话说的非常识时务,惹得他身后的兵都笑了起来。

“看不出来,你还倒挺识趣的,就是这样挂上排长的吧?胡子还没长齐全,不然怎么可能当上少尉。”

我苦笑,我同样愤怒,我恨别人说我的无能,尤其是耻笑我排长的不光彩来路。

“哪个部分的?”

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