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的颜色>九十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十一

小说:血的颜色 作者:十方 更新时间:2020/5/23 9:57:49

第二天晚上晚饭,孙二栋发现今天的晚饭里竟然有猪皮!他扳着指头算了半天也没算出是什么节日,不年不节的吃上了猪皮,直觉告诉他,这事没那么简单。

何必站在厨房的门口,“把猪皮全都放进去,不用留着。”

老榔头苦笑道,“还用你提醒这个?早都扔进去了,就差把我自己扔进去了。”

士兵在呼噜呼噜吃着大米饭,把猪皮菜汤浇在上面,用起筷子搅糊匀了吃起来更香,满操场上都是咀嚼的声音。

这时,马瘤子大大咧咧的坐到了给他留的凳子上,神秘的说,“这当口了,不来点酒都对不起这肉……”

“砰!砰!”

两瓶白酒放到了桌子上,士兵们嗷嗷叫起来,用牙齿把盖子咬开,直接挨个儿往嘴里倾倒起来。马瘤子也抄起一瓶,咬开盖子,愕然说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话:“我自己的饷钱都在这了,都尽量吃吧,阎王那里不收撑死鬼……”

猛灌了几口酒,又说道,“怕养不起。”

我自己蹲在角落里扒拉着剩下的半碗饭,没和任何人交流,也没有去抢着酒喝,我不习惯大战前晕晕乎乎的送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思考。

没有想明白董长官到底是个什么鬼意思,出了个这么损的主意。没明白文半农明天晚上到底来不来给他的部队送行,也没明白我们将要去的那个二百里外的地方是个什么情况,生还的机率有多大。更没时间去想万一我能够活下来回到这里的话,是否该横下心去堵纪纯的家门,直接撒着泼的表白……

有时候人傻乎乎的也有好处,更是一种优势。所有的烦恼皆来自于思考,所有的痛苦皆来自于比较,没有思考和比较了,就没有所谓的烦恼和痛苦了,想必那个悲路和尚大致就是如此。心里背负了一百多条人命的他想用有生之年来做仅剩的一件事:忘掉一切。他活得很简单,说话从不超过十个字的句子和我们交谈,办事直接而果断,直奔目的,从不绕弯子,和他这个和尚的身份很不相符,在我看来更像是一个指挥官或是一位侠士,但那都是他的前世。他教会了我练好枪法的重要性无可厚非,也让我明白了忘掉枪法会比学好枪法要难上一万倍。我远远没到他的境界,也永远到不了,我是活在普世里,而他是活在自己地狱里的菩提树下。

我们在相互羡慕着却都不自知。

后天很快就到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文半农并未来送行,那怕是装装样子也好,这很有点让所有人失望,可能在他心里,我们就是一只杂牌军,有和没有实在没有本质的区别。

何必在队前打起了火把,张淡秋在队后,我在队中,二百七十七人就此离开了百丈镇,这个让我们踏实无比的地方。

当走到镇子口时,树下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石条凳上很不耐烦的等着,手里不断敲打着他的马鞭。

文半农在这里久等了。

何必跑过去敬了个礼,文半农一摆手,“走吧,走的快些,不准比我慢了。”

“……”

“发莫子呆?我让你走莫得听到?”

文半农从树上拿下一条宽宽的皮带扎在了腰上,显得更加挺拔硬气,他今天没穿他的马靴,而是一双轻便的布鞋。他走过何必身边,从他背后把汤姆逊冲锋枪摘下来斜挎在自己肩上,只对着何必说了一句话算是一个充分的交代:“你的给我用了,你再自己想办法去。”

何必瞪大了眼睛摸摸自己仅剩的杀人工具——那把勃朗宁,差点哭了。合着跑二百多里地,就用这个玩意儿去玩命去?

谁让人家是长官呢?

士兵们看见了文半农加入了队伍后,虽然依然安静,但从强劲的步伐声中可以听到另外一个声音——十足的士气。长官都和我们一起去玩命,小兵还有资格说什么废话,干吧!

就这样,一个不像样的旅长,带着一帮不像营的士兵们趁着夜色踏上了一条未知的路。无论是生路还是死路,在他们看来都是义无反顾般的自然,没人大唱赞歌,没有鲜花送行,也没一个夹道欢呼的百姓,他们在宁静中选择了致远,在恬淡中选择了寡欲,在生存中选择了触摸死亡的边缘。

我觉得这一刻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值得歌功颂德的,都配得上在那本厚厚的青史上留下一个名字,甚至比那些王侯将相更有资格挤在那本书中本就不宽裕的位置。我们在无声的前进着,无声代表着沉默,沉默代表着克制,而克制则是爆发前的征兆。

这是一只不同欲往昔的那只队伍,虽然武器还是过去的武器,但由于他们之间用一种叫做情感的东西给穿起来后,忽然变得不可捉摸了,变得让人恐惧了。这是很神奇的事情,我从未有像现在这样的信任身边的每个人,可以放心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每个人,而不担心会有人抄我后路。我喜欢这种感觉,他让我自从被抓来军队后还是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让我第一次觉得当兵并不是完全那么的不堪忍受,看来也还是有些可吸引人的地方。

天快亮了,张淡秋说道,“把火把都熄了,别乱扔,全都进树林休息,身上的干粮是四天的量,你们自己看着吃,反正吃完了自己的看谁还有脸去吃别人的,进树林。”

在树林里,我靠着树闭目养神,马瘤子掏出干粮大口啃着,我没有睁眼的说,“悠着点,吃完了就是给我跪下也别想吃我的,提前告诉你。”

马瘤子愣了一下,收起了干粮,白了我一眼,囔囔的说道,“就你心眼多,犊子样吧,你要吃完了也别想吃我的……”

我不再理他,想着自己的心事。

这时何必凑了过来,小声的说了几句话让我立刻弹了起来。

“你知道那个董长官为什么把咱们排到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因为咱们打架抢东西的事,那算什么啊,一点点小事。真正的原因是………”

“那个夏健康是他的亲外甥,这次支援狮子头的本该是夏健康,可他趁着咱们理亏——就坡下驴!换成了咱们,还让咱们有苦说不出。”

“咱们这次说白了,是替夏健康那王八去上的战场。”

0

九十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