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山河志之风生水起>十八、调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八、调查

小说:山河志之风生水起 作者:桑影坊主人 更新时间:2020/5/22 10:39:40

龙毅元年九月的一个夜晚,张梭的府邸。

秋夜的天气渐渐凉了下来,如玉盘的满月照妖镜般地照着大地。

张梭因为时代为官,又是司徒,本来管的就是土地和百姓的事,此次姬扬想要推行改革,他就是最大的阻力,也是“旧派”官员们的头号人物。

“爵爷,今天君上之事真不是您干的?”几个与张梭交好的官员强忍住笑意。

张梭的头上肿起了一个大包,就好像逢年节家家户户供的福禄寿。适才磕头造成的伤疤还在隐隐作痛,而现在又被人暗地里嘲笑,张梭的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我是吃了熊心啊还是吞了豹子胆啊?怎么敢做这等事!”

“那君上今天……”

“废话,咱们前几天联名上书,奏章里的措辞有多么激烈你又不是不知道,君上肯定觉得是咱们做的啊。”

“那这冤案咱们可得想办法洗清啊,要不然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了,我们可就麻烦了。”

“所幸文宣那小子也是个世家子弟,肯定向着咱们。”梅家的大公子梅汶说道,梅家与文家素来关系不错:“别忘了,上次君上征秦的时候,满朝文武,唯一一个敢顶撞李祧那老家伙的就是他。”

“哼,那可未必,我看文宣这毛头小子不是个省油的灯。可别忘了,这个愣头青可是君上的伴读,据说急起来连君上的面子都敢驳。”

“君上断然不会善罢甘休的,咱们还是赶紧商量出个对策来,以备不时之需。”

“张司徒多虑了,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还能把罪名硬安在咱们身上不成?”

“对啊对啊,张司徒若是为这事把我们聚在一起,那在下可就得先告退了。”

“梅兄弟如此急着回去,难不成是金屋藏了娇?”几个素来和梅汶交往甚密的轻佻公子打趣道。

“唉呀,哪里的事。”梅汶嘴上说着不是,脸上却泛出一丝猥琐的笑容。

“兄弟我可是听说你前些日子在城外勾回来个姑娘,号称天香国色,可有此事?”

“哪里哪里,村妇罢了,怎好意思贻笑大方呢。”

“改日兄弟定要上门拜会,见见这位天香国色的嫂子到底怎么样,能勾得我这兄弟神魂颠倒。”

“我奉劝诸位公子最近还是收敛一点,要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利的可是诸位自己,”耷拉着脸的张梭看着这一个个游手好闲、风流成性的年轻人,心中不禁隐隐有一丝忧虑,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让他觉得这件事情必然不会如此简单。

“就是就是,诸位还是听听司徒大人怎么说吧。”张梭的侄子,太史令张养德看了一眼叔父,很久没有在叔父脸上看到这么难看的脸色了,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张养德是年轻一辈中,为数不多的不沾赌不沾酒的,因此向来很受张梭的器重,尚未而立之年就担当起了“旧派”的喉舌大任。

“养德啊,你对君上遇刺一事有什么看法,不妨说来听一听。”张梭也乐见自己的侄子能在小辈中挑大梁,自己年逾花甲了还没有亲生儿子,兄弟又去世得早,他便一直以来就把这个侄子当作亲生儿子。

“叔父,诸位,在下以为,君上遇刺既不是我们所为,这些天李祧那老东西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也不像是他能整出来的事,那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敌国间谍不愿坐见魏国势大,故而铤而走险!”

“养德,你真是这样认为的?可……敌国是何国,敌人是何人啊?”

“不是我是这样认为的,而是天下人都应该这样认为。敌国是何国,敌人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君上的敌人一定不能是我们,或者说,至少在天下人看来不能如此。”

“请问张兄却是为何?”

“诸位家中各有田业房业,养德斗胆一问,这祖宗基业,从何而来啊?”

“自是先祖军功彪炳,用贼人的首级换来的。”

张养德摇了摇头,“非也,说到底,一饮一啄尽是君上所赐。所以不论君上怎么看,我们怎么看,至少世人不能认为我们已经站在了君上的对立面,更不能认为我们有造反之心,否则定会招致灭顶之灾。君上在朝堂上说的乃是气话,常言道‘法不责众’,他应该也知道与我们这么多人作对会有什么后果,因此我们不可自乱阵脚。”

“所以你的意思是……”

“就请叔父和诸位大人放出消息,表明态度,全面配合文宣缉捕敌国间谍!”

“文大人,咱们这怎么查啊?”陶郡的府尹早就听闻文丞相的孙子,丞相府的少史要来统管查案一事,而这文少史偏又是个较真的主。这不,府尹徐追起了个大早,天刚破晓就来了衙门候着。

“徐大人做这府尹已有二十年了,办案经验岂是我这后生能比的,倒是要请教请教徐大人,此案关系我大魏国运,您认为这个案子该从什么地方下手为好呢?”

“下官昨日接到司徒府的帖子,说有什么用得上的地方只管开口,一定要彻查敌国贼人在陶郡事宜,并把近三个月从各个城门口入城的外人名单交给了下官。因此下官以为,当先从这条线索查起。”

“徐大人真认为此事是外人所为么?”

“这个……下官只顾查案,这何人所为总归是要查了之后才能知道的吧,故而下官不敢妄言。”徐追在国都这个是非之地担任府尹二十年,向来不涉党争,司徒府的帖子固然有欲盖弥彰之嫌,只是若不给这个面子……怕是日后乌纱戴不稳啊。

“在下以为,此案还是要从案发现场查起,徐大人不知可否与我几名办事利索的捕快,去现场勘查一番?”

“文大人客气了,赵陆王武,你们选几个得力的捕快,随文大人办事。文公子,咱们就兵分两路,您去现场,我查名册,齐头并进。”

“劳烦徐大人了。”

“公子哪里话。”

“大人,前面就是君上遇刺的地方了。”王武指着前方官道侧的一个村落:“苍翎卫那边的说法是,大队途经此处时,因官道狭窄,从六人并排变换成了两人并排,队伍在变换阵型时有些许脱节,刺客从那村中冲出,为首一个拿着大铁锤直冲君上銮驾,将车驾砸得粉碎,幸好君上此时在巡视伤兵,并不在车驾之中。”

“此村中可还有活人?”文宣一挥手,让赵陆带着带来的十来号捕快入村搜查。

“启禀大人,此前君上已让人将这个村子里活着的人和现场抓获的贼人全部带回陶郡待审了。”

“哦?可是府牢之中并无这许多人啊。”

“大人,府衙的牢房不够,他们是被关押在司寇管辖的天牢之中。不过不日就可以转回府衙了。”

“却是为何?”

“回大人的话,作乱的贼人在天牢之中,趁看管不严之时,全数服毒自尽,一个活口都未曾留下,而这村中的老百姓本就不多,府衙的牢房便够用了。”

“全数自尽?!这刺客倒还有骨气。回去之后,催一下司寇府,君上只给了十天,咱可得抓紧时间。”

“文大人!文大人!有情况!”一个捕快大声喊道。

“怎么了?”文宣和王武连忙赶去。

“大人,这村里别的屋子都被搬空了,仿佛从来没住过人似的,除了这个屋子。这地上的土一看就是新盖上去的,我们几个把它掀开,下面挖到了这个箱子。”

“撬开看看。”

王武赵陆连忙命人把箱子撬开。

箱盖打开,掸开浮在上层的一层浮土,里面竟然是一具尸体!

众人皆吓了一跳,不知该如何应对。

文宣呆若木鸡了好一会才敢靠近查勘,只见那尸体尚未腐烂,可知死者身亡不久,而尸体反过来后,身下有一个香囊,香囊味道并不浓烈,却能掩盖住了尸臭。

香囊的制作倒是精良,虽然文宣平日里醉心读书,不惹风尘,但毕竟家里时代为官,好东西还是认得出来的,这金线用的是陶郡最好的材质,金色并非染上去的,而是将真金抽成丝状,缠在蚕丝上而成。绣的图案也甚是别致。

“王武赵陆,将这尸体运回衙门,让仵作来验尸,此村村民明日以前也要调回府衙收押,明日我要提审,”文宣站起,顺手将香囊放入袖中:“我有预感,这尸体与君上被刺,定然有关!”

当日稍晚些时候,文宣去找了一个定然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的人。

“哥,你今天怎么不在书房读书,有时间来找我玩了?”一个眉如新月,睛似辰星,瑞凤眼,涂脂唇,亭亭玉立,不施粉黛,脑后的头发梳成个少年髻,即使不笑嘴角也自然上扬的女子见文宣来了,忙迎上去。这女子,正是文府嫡亲的孙女,文宣同父同母的妹妹,文星淑。

“你今天又去哪疯啦?”文宣就连在自己妹妹面前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就连打趣都是冷冷的。

不过星淑显然早就习惯了这个木头哥哥的呆样子,“我那哪是去疯,还不是宫里那位‘急哥哥’,让我帮他盯着那些个公子哥。装成个男人的样子在舞蝶楼呆了一整天,可把我累坏了。”

“这个君上,还真不把星淑当女子。”文宣心想。

“哼,要不是小时候欠他的糖葫芦,我才不帮他呢。”

“你怎么能这么说君上呢?”

“哥哥你就是假正经,而且我说‘君上’了么?我说的是‘急哥哥’。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人了,你向来不和我玩。说吧,今天来找我是不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文宣也不知道辩解,拿出袖中的香囊,问道:“你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吗?”

“你还真不客气,‘急哥哥’使唤我还许了点好处呢,你倒好,上来就求我办事,也不知道贿赂贿赂我。”

“你想要什么,哥去给你弄。”

“我想要你那套先贤录你给么?你看你那个小气劲儿,算了算了,也不难为你了,你去把今天爹布置给我的课业做完,我就帮你这个忙。”

文宣实在拿这个妹妹没办法,只得照办,爹也真是的,一个女孩子,课业一点不比自己轻。文宣本是文章大才,同龄人中无有出其右者,但犹是如此也是写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算将将写完。

在此期间,星淑一直在端详这个制作精良的香囊。

“课业做完了,”文宣拿着手中的宣纸向星淑挥了挥:“诶,先别急。你的活呢,干完了吗?”总是被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骗,文宣倒也学精了。

“哥,这个香囊的手艺,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在陶郡,只有一家店铺有——闻香轩。我早就看出来了,这是那个姑娘给你的啊?”星淑一脸坏笑。

文宣沉思良久,难道说,此前司徒府给府尹发的布告还真是欲盖弥彰了?

“对了哥,我就一个问题闻了好久都没弄明白,这香囊按理说是上品中的上品,可为啥一点都不香呢?”

“哦,可能是在尸体旁边放久了吧。”

第二天早朝,魏阳宫。

“这丞相少史怎么没来上朝啊。”姬扬问道。

“启禀君上,丞相少史昨日查案时摔了一跤,脸上受了点伤,实在不便,今日告假在家了。”

0

十八、调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