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山河志之风生水起>三十三、此来为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三、此来为何

小说:山河志之风生水起 作者:桑影坊主人 更新时间:2020/6/25 21:24:32

第五局、无风起浪

万丈高楼平地起,百尺惊涛始微澜

三十三、此来为何

陶郡,魏阳宫。

“君上,此番齐人退兵,实乃天助我也,想来是君上好生之德打动了上天,故我魏国如有天助,齐人不敢与我相抗,兵不血刃收复渠城,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魏国司徒张梭深深一揖,一脸谄媚的笑意。

“哼,你这么高兴还不是因为此前寡人做出的退让,要说这齐人退兵,若无文相国安内,舅舅领兵慑外,老师舌战群儒,加之我大魏子民心向家国,与天何干,与汝何干?”姬扬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些老臣们歌功颂德之言,再听下去耳朵都要起茧子了,故在心中腹诽道,嘴上懒洋洋地“嗯”了一句。

张梭见说了这许多话,君上都爱答不理的,又道:“臣斗胆进言,若君上能恢复祖制,我大魏称霸天下,东慑强梁,南制霸迟,西却猛秦,北拒威齐,可计日而待也……”

姬扬再听不下去了,但这才好不容易与“旧派”众臣缓和关系,故也不愿在朝堂之上直接驳张梭的面子,道:“张司徒此事且容日后再议,众臣还有什么要禀的吗?”

张梭却还不死心,想着这个时候姬扬不敢再掀起波澜,一定要把瑾雍等人逐出朝堂,不然以君上对其的偏爱,加之李祧等人对其的扶持,日后定是后患无穷。“君上!此前君上愿以大局为重,重拾祖制,百姓尽皆感激涕零,然行百里者半九十,祸根不除,朝堂不安,如何谋划霸业哪?切莫半途而废啊君上。”

“嗯,”姬扬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句,“寡人知道了,诸卿还有何事要禀吗?”

一旁本沉默不语的司寇施钜出列道:“君上,谏议大夫新年以来便没有怎么上朝了,这依我魏国律例,无故连着十日不上朝者要罚俸一年,十五日不上朝者就要连贬三级,只是……只是这谏议大夫与御史大夫交情不浅,故下官不敢擅专,请君上定夺。”

“这……”姬扬一下着实慌了,这些天一直忙着杨襄投齐一事,未曾想到这一点,施钜这一句话也是堵住了李祧的嘴,让朝堂之上没有人会为瑾雍说话。

姬扬环视四周:“此事诸卿如何看啊?”

张梭又道:“君上,臣以为,谏议大夫虽于国有功,但也不能蔑视法纪,乱我朝纲,身为朝廷重臣,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不能姑息。”

“是啊君上,且列国自古以来,从未有过女子干政之先例,我魏国若开此先河,恐动摇国本哪。”一旁的太史令张养德也帮腔道:“曲姑娘护驾有功,这是事实,但女扮男装入朝出仕,也难免有欺君之嫌,这……若是君上不秉公处理,恐怕难以服众啊。”

本来想着之前梅汶一事能转移这些老家伙的注意力,那曾想这张养德也是个人精,这么久了没提居然还记着这事,这下可真是将了姬扬一军。

一时也找不到什么好的解决方法,那就继续用屡试不爽的缓兵之计罢。

“行,此事寡人知道了,定会细查。”这话像是姬扬的一个法宝,只要一用,朝上众臣争得再凶也只好哑口无言了。

朝上众人陷入一片尴尬的沉默。

就在姬扬打算先退朝回銮,好好想想对策之时,宫外传令官一溜小跑跑到殿外:“君上,林帅从边境发来八百里加急军报!”

刘公公忙出宫将军报接了过来,又一路小跑递到姬扬案上。

阶下众臣面面相觑、议论纷纷,不知道又在这紧要关头,又发生什么大事了,林帅收回渠城后,为防万一,没有立刻撤兵,只是让裴羽把苍翎卫带回陶郡,自己领着五万新军一边操练,一边重建渠城。此时林帅发来加急军报,难道是齐军反复,举兵来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姬扬也是满面愁云,展开军报一看,先是一喜,又是一惊。

“君上,大将军在军报上怎么说?”文相国拄着杖蹒跚地站起来道,此前文相身体一向不太康健,故姬扬破例在朝见之时准允老相国坐下议事。

“舅舅说齐国使臣昨日过了边境,向着陶郡来了。”

“君上,臣以为此事定有蹊跷,这齐国才刚刚与我魏国剑拔弩张,陈兵边境,如今孔安平虽然退兵,但两国关系尚未缓和,这个时候派使节来陶郡,其心难测啊。”

“既然他要来,那寡人以礼相待便是,看他齐国葫芦里能卖什么药。来人——传令下去,将天锡阁收拾一件屋子出来,暂为馆驿之用。老相国大病初愈,还是小心将养着才是,这等小事,老相国不必劳心。”姬扬虽然心里也没底,但他知道自己此前刚与张梭等人争执不下,绝不能在这朝堂上漏了怯,让张梭一干人如此前杨襄反叛之时一般嚣张跋扈。

“诸卿有事启奏,若是无旁的事了便退朝罢。”说罢,姬扬一个眼神示意,站在一旁的刘公公拉长声音喊道:“退——朝——”

退朝后,姬扬一人在南书房坐着,天气渐阴,一阵微风在水面上扬起微澜,三面临水的楼台上,穿堂风把竹帘掀起,又甩下。

“君上,文……文小姐求见,”刘公公在门外道。

话音未落,只见星淑穿着便服,一个箭步跨过门槛捧着一身衣物走进来,拿着戏腔道:“君上,臣今日特来辞官,从此封金挂印,只管江湖,不问朝堂,逍遥——去——也——”

“少来,别闹了,说说看吧,怎么想的啊?”

“啥事没说怎么就问臣怎么想的,君上是怎么想的啊?”

“嗐,还能什么事,这齐人莫名其妙便遣使节来我陶郡,居的究竟是什么心?”

“说实在的,急哥哥,我还真不知道。你你你别拿这种眼光看我,我又不是神仙了,这齐人先是杀杨襄,还渠城,现在又遣使来此,怎么看都是要与我魏国交好的表现,但当今齐国实力冠绝诸国,如此讨好我魏国,于天下人看来又不免有低三下四、未战先怯之嫌。自古以来,新旧大国相争,无不拼死力战,不战至最后一人绝不肯善罢甘休,如今我魏国崛起,他齐国不仅不加以打压,反而以一种近乎巴结的姿态对待魏国,如此行为,着实令人费解啊。”

“而今军中寡人还有苍翎禁卫,但这朝中,与寡人堪称近臣者无外乎相国、老师、舅舅,余者皆根基不稳,难成气候,这朝中那些个守旧老臣遇事均不愿为寡人分忧,所以啊,虽然为兄没能保下你这个官职,好歹俸禄不少你的,你可不能拿了钱粮,不干正事啊。”姬扬手一背,往席子上就势躺下:“能写出那样一篇策论之人,绝非见识短浅之辈,旁人想不出我信,你要是想不出,信不信我下令让文宣把你收藏的那些个书画胭脂啥的全给你丢护城河里去!”

“你你你——身为一国之君,怎么可以耍流氓呢!”星淑一声狮吼响彻云霄,像是要把南书房掀个底朝天,余音绕梁,久而乃绝。“行行行,我早就不该从家里跑出来写那篇东西,这下算是被你讹上了。而今齐国之异,我观其因,不在齐国,亦不在魏国……”说着,星淑勾了勾手指,姬扬忙凑近去。

“啊——你大胆!”姬扬吃痛喊道,门外众卫士忙探头看君上是否遇险,却只见星淑一手揪住君上的耳朵,耀武扬威道:“说!以后还敢不敢拿本姑娘的书画首饰来要挟了?!”

众人固知文相国家的孙子孙女与君上交情匪浅,年幼时在宫中打闹也是常有的,但一时间,见君上如此狼狈,竟不知该不该上前。

不管吧,有保护君上不周之嫌,虽说这耳朵被揪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毕竟被揪的是一国之君啊;但要是管呢,又怕君上与文家小姐只是打闹一番,小题大做。一时,众卫士太监竟全站在原地,呆若木鸡,面面相觑。

姬扬斜眼瞥了一下站在门外的众人,挥了挥手,道:“就知道指望不了你们,散了吧”说罢,转过去对揪着自己耳朵的这个异父异母的“亲”妹妹求饶道:“不敢了不敢了,好妹妹快松开!”

星淑手一松,姬扬如弹簧一般弹出几步远,这才敢揉一揉自己发红的耳朵,小声嗫嚅道:“我这耳朵是遭了什么罪……”好不容易安抚了自己的耳朵与受伤的内心,又走到星淑身边,道:“你这好歹揪我耳朵一通,也该有所补偿,若有良策,且快快说来。”

星淑转头,就看见了姬扬那被自己揪得红通通的耳朵,不禁莞尔,加上心里本就说不上生气,于是缓缓说:“其因,当在赵国,当在北地。”

闻此,姬扬转过身去,默默沉思不语。良久,又道:“知道了,寡人立即命人赴北地调查此事。”

星淑拱手道:“如此,那探子回报之日,想必答案自现。”

0

三十三、此来为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