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山河志之风生水起>三十四、不速之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四、不速之客

小说:山河志之风生水起 作者:桑影坊主人 更新时间:2020/6/28 18:06:43

大石国都,蠡郡南门。

一个身着麻布衣服、长长的黑兜帽将整张脸都遮住了的男人背着一个厚重的行囊,混在人群之中,欲要入城。大石居苦寒之地,肥沃的疆域为周边列国劫掠大半,其民众年年庄稼歉收、苦不堪言,因此每年这个时节,总有家中余粮吃得干干净净,不得不将祖宅抵给地主换口吃食的难民来到蠡郡城中讨生活。

黑兜帽混在难民群中,既是难民,身上多带着尘土,味道自然也不大好闻,他不禁抬起手掩住了口鼻。

这长长的队伍一直排到城门外,约有一二里,这人大概排在整个队伍的中间。

“要进城还得要一点工夫哩”黑兜帽心想:“怎么现如今难民入城都要如此查验了?难道真如门主所说,北地有变?害得老子还得和这些脏东西待在一起。”

终于快到城门口了,他远远地望见城门旁贴着一张通缉令一般的物什,门口的一众官兵也在拿着一张告示,像是在与每一个入城的难民比对着些什么,“原来是抓逃犯啊”,这人松了一口气。

直到他看清楚那张通缉令上画的脸与写的名字。

他登时慌了,这——这怎么可能?那通缉令上分明画着他的脸,就连下面的名字也是他用于行此暗探之事时专用的路引上的假名字。

定是有奸细泄露了自己的行踪!这难民多半没有路引,想来也不会查验,但长相可是天生的,这如何更改得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他转身,弓着背、弯着腰,虽身子依然向着城门,但脚步却向后撤,如此便可借着人群遁去。谁知身后一老妪恰巧向前一踏,脚刚好落在他的脚下,那老妪吃痛,“哎哟”一声便倒在地上不肯起来了,老妪身后一骨瘦如柴的老汉暴起,一把揪住黑兜帽的衣领,破口大骂道:“你没长眼睛啊!”

黑兜帽斜眼瞥见两名守军见人群中混乱,手执长戈隔开难民们,便要来一探究竟,心知大事不好,恐被发觉,情急之下手将那老汉往外一推,这一推不要紧,那老汉却是几日没有进食了,竟躲闪不开,整个人背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摔之下口吐白沫,眼见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老妪见状,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哭声凄惨,又用北地方言大骂黑兜帽,双手紧紧抓住黑兜帽的右腿,叫到:“来人啊!杀人啦!”黑兜帽情知不好,那老妪虽体弱,但被其死死抱住,一时间也不好挣脱,周围的好事者也纷纷伸手将他锁在原地,眼看那两名士兵已到身前,情急之下,只见黑兜帽手中多了一把匕首,却不是向老妪身上刺去,而是向自己的脸上划去。

两名士兵本只是来设卡查人的,何时见过这等场面,一时手足无措,两杆长戈直挺挺地插了过去,众难民忙躲闪开来,两杆长戈刚好将黑兜帽的双手钉在地上,一名士兵急忙上前踢掉黑兜帽手中的匕首,再将其翻过来,从四脚朝天变成了五体投地,掏出水浸过的牛皮绳,把这双手反剪的黑兜帽紧紧地绑缚起来,正欲送官。

站在城门旁一个几尺高的土坡上的守城官却看得分明,高喊了一声“且慢”,从土坡上一跃而下,一只手掀起黑兜帽的兜帽,一只手拿过军士手中的通缉犯的画像,仔细端详。

突然,守城官仰天大笑,“菩萨显灵!菩萨显灵!本只是来例行公事,未曾想君上叫我等抓捕的敌国间谍竟落到本官手中,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哈哈——来人!将此人带上手铐脚镣,待本官奏明君上,定是少不了我等的封赏!真真天助我也!”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四方作揖。

很快,黑兜帽就被一群士兵簇拥着往王宫去了,也不知是为了防范他逃走,还是为了邀功请赏的时候不要少了自己的一份。

适才看热闹的难民们,也各自回到自己的队伍里去,城门的关卡过人的速度加快了,因为他们要抓的“间谍”已然落网,难民们无不喜不自胜。

至于那个失去丈夫的老妪,她的哭声在人声鼎沸中渐渐消减,直至沉没不见。

晚些时候,大石王宫。

众士兵将黑兜帽押上大殿,为首的自然是守城官了。

高高的台阶上面,坐着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他身着华服,只是华服上的黼黻已不大明丽,看得出来,这衣服已是穿了许多年了。

见有人被押上来,不必想,自是自己的安排得手,还没等守城官开口邀赏,便猛地站起,一颠一颠地凑上来。

见君上亲自来迎,守城官更加兴奋,想来此间谍定为君上心腹大患,这赏银自不必说,封爵似乎也是板上钉钉的了。

谁知,大石国君石季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我让汝等请先生来,怎的如此无礼?快将先生身上的绑缚解开。”

众军士听此,皆是一愣,这通缉令不是君上亲自下发的么?怎么抓到人了,送到跟前却又翻脸了?但君上开口,又不敢不从,忙上前切断了绳索。

黑兜帽重获自由,却不谢恩,冷笑一声道:“君上欲收服在下,倒也不必施此七擒七纵之计,更寒了帐下将士之心。”

“先生多虑了,确是下面的人办事不周,错将先生当做间谍,这才绑缚,还请先生不要介怀。还不退下!”说罢便是一揖。众军士见不仅没有封赏,反而要是再忤逆触怒君上,怕不是君上会将所有罪责推在他们身上,便急忙作鸟兽散了。

“哈!在下一介匹夫,怎么受得君上如此礼遇,既是错抓,在下也非锱铢必较之人,我家主上与我所托之事甚是紧要,君上就此别过。”说罢拱手转身,便要出宫去了。

“先生且慢——先生乃当今义士,天下人闻之,尽皆赞不绝口。寡人手下之人在中土行走时,未有不知先生者,皆言阅云居士郎先生乃天下妙人,今日得见,若不摆宴招待,若让天下人知晓,便要说是寡人有失待客之礼了。”

原来,这黑兜帽,正是天枢阁坤字门门下阅云居士郎其浩,前番姬扬求瑾雍派人调查北地是否有变一事,因为北地蛮人行踪不定,居无定所,难以安插暗谍,故此次他打算亲自前往,先是掩人耳目来到大石,再从大石购买货物,同早就在大石城内接应的手下佯装与北地通商的商贾,再伺机窥探军情,谁知才刚到大石城门口就被拿下,城防森严,也难怪在城内的手下这些天竟一声不吭。

见石季欲留他饮宴,郎其浩心中想的却是另一番事,自己刚出贺州城,行程便已曝光,是谁泄露了消息给石季?如此这般,欲入北地为暗探的计划看似并不如原来想的那般简单。再者,石季为何要阻挠自己出关?心中细细盘算下来,门内定有叛徒,而北地之事,也定与石季脱不了干系。

既然出关为暗探之事已成定局,何不留下来?若能探听到石季的秘密,自然也算是有个交代。这样一想,郎其浩笑道:“草民怎值得君上如此厚爱,如此,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哈哈哈哈,这样便对了,来来来,先生是我大石国国宾,快请快请。”石季一手抚须,一手将跪在地上的郎其浩扶了起来,拉着他的手亦笑道。

宴上,阶下有美女,斛中有陈酿,面前有佳肴。

酒过三巡,石季道:“郎先生可知,寡人此次大费周章,请先生来蠡郡一叙所为何事吗?”

郎其浩回到:“草民不知,还请君上明示。”

石季挥了挥手,神神秘秘地让舞女、侍者统统下去,再缓缓道:“此次请先生来蠡郡,不为别的,只为九年前的,一个秘密。”

0

三十四、不速之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