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山河志之风生水起>三十五、什么秘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五、什么秘密

小说:山河志之风生水起 作者:桑影坊主人 更新时间:2020/7/1 13:30:55

“君上乃一国之主,君上都不知道的秘密草民怎能知道?”

嘴上虽这样说,但郎其浩脸色却是肉眼可见地沉了下来。

“郎先生莫要推辞嘛,谁不知道郎先生的阅云阁在江湖上可称得上是穹顶之下、无所不知?”

“君上太抬举在下了,这次栽在君上手里,在下事先可是一点消息都不知。”说着,郎其浩站了起来,一拱手,便欲离去。

“先生休要这般计较嘛,寡人只不过是开个玩笑。”石季忙从位子上起来,拉住郎其浩:“其实是久闻先生大名,听闻先生要经我国境入北地,想来是难得一遇的良机,这才出此下策,先生莫怪。”其实,石季本只是想要诈一下郎其浩,未曾想如此轻易便得了手,虽然嘴上服了软,但心里却是十分欣喜。

郎其浩本欲离去,但毕竟面前之人是大石国君,大石再不济,好歹也是位列诸侯,若此时离去,恐得罪大石一国,不仅自己性命堪忧,只怕即便安全离去,日后要再想打听北地之事就更是难上加难了,于是只得不情不愿地坐了回去,“若是君上有所托,开门见山便是,只是别再这样戏弄草民了。”

“好好好,只要先生不走,寡人什么都答应。”石季一面说着,一面拍了拍郎其浩的手,以示亲呢。“不过说起来呢,寡人确有一事相求。”

“哦?草民有何处能帮到君上的吗?”

“不急着说,不急着说,先给先生看看寡人为此事准备的酬劳罢。”石季向着侍从们一挥手:“我大石国国力自是不及中原列国,国库中宝物也是所剩无几,还请先生不要嫌弃。”说着,让手下人捧上来一个用红布罩着的托盘。

“不知先生是否看得入眼?先生请过目”石季扯下那块红布道。

“原是一块残玉啊,”郎其浩心道:“看这成色也不像文物啊?难道大石公室竟如此凋敝,这等货色也要拿来赠人了吗?”正这样想着,他突然一怔,久久说不出话来。

“先生?”

让郎其浩为之久久沉默的,是那半块玉佩上一个浅浅的、小小的“柳”字。

而这块玉佩的前主人,他显然熟识。

虽然二人上次见面已有近十年之久了,但那一日发生的事情,却依然让他记忆犹新。

一晃,这么多年了啊。

那是玉宝二十八年的夏天,越国,奉阳城。

夏夜的奉阳城,热得异常,就连蝉都热得叫苦连天。一间厢房中,两个人走了出来,在庭廊中乘凉。

其中一个着蓝布长衫,头带葛巾的男子道:“弟还有一事,却难开口。”

另一个着高官服饰,穿红戴紫之人答道“你我二人之间有什么不好开口的,但说无妨。”

蓝长衫答道:“而今天下,列国攻伐不断,百姓生灵涂炭,燕巢于林,、赤地千里,兄长可忍心?”

那高官道:“自是不忍心,在山上时,师父时时教诲我等要为生民立命,只是这乱世如斯,岂是我等寥寥数人之力所能更改?”

“那若是小弟有法子呢?”

“那便是让愚兄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

蓝长衫笑道:“那倒也不必,只是想请兄长在越侯面前进言,联梁以抗各国。”

“什么?”高官压低了声音:“你疯了!梁国乃我朝大敌,列国虽然纷争,但在攘外一事上从未有过分歧,你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试问兄长,这天下有哪一国国力胜于梁国的吗?莫说越国,就是魏国、齐国、西秦、赵国,有哪一个能胜过梁国?”

高官沉默,久久才挤出一句话:“固不如也。”

那人又问:“那倘若列国联手,梁国可能相敌?”

“亦不能也。”

“这便是了,越国若引狼入室,无非两个结果,要么列国继续纷争,为梁国各个击破,要么列国合兵,击破梁军,无论是哪条路,天下多少都能迎来至少十年的喘息之机。”

高官拂袖大怒道:“不可!汝此计置越国于何地?置越国百姓于何地?”

“越国百姓几何?天下百姓几何?”蓝长衫也有些急了。

“皆为人命,怎可这般计算?况且我食越君禄,岂能做出这种忘恩负义之事?你若执意冒此大不韪,便先杀了我!”

“何以至此,兄长既不愿,那我另行他法便是,如此小弟便先行告退了。”

“且慢。”

蓝长衫拱手道:“兄长还有什么吩咐?”

“你若执意如此行事,恐怕日后会为天下人所不齿,为兄实在不愿见你落到如此境地啊。”

“兄长啊,我又何尝希望自己遗臭万年呢?但与天下之安定相比,我一己之名声又何足道哉!”

“若你定要如此行事,为兄只有一事相求。”

“兄长请说。”

“倘若定要牺牲越国百姓,能否至少不要让越国名声扫地?”

“兄长何意?”

“以我一人性命,换越国清名。”

“这……若小弟执意不肯呢?”

“那就唯有以死明志了。”

“我该如何做?”

“你知道的。”

两人相顾无言。

不知过了多久,那高官将蓝长衫送出府邸,送上了一辆马车。

黑暗之中,看不见二人的脸色。

“珍重!”二人异口同声道。

而后,只听见一串马蹄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马车上,车夫问蓝长衫:“门主,我们……真要如此行事?那张大人……”

“回去再说。”

“可是……您岂不是……”

“其浩,莫说了。”

车夫识相地不再说话了,忽然间,蓝长衫主动开了口,压低声音道:“其浩啊,我此次赴梁,祸福未卜,我死不足惜,但有一事相求。”

“门主请说,咱的命都是您捡回来的,门主有令,咱就是赴汤蹈火也得给您办到。”

蓝长衫拍了拍车夫的肩膀:“好兄弟,我这一生自忖无愧于心,只是……这些年来,有两个人我一直对不起,我赴梁之后,这二人……还得请你为我照看着些。若方便的话,把她们带上山,托付给师傅吧。这里还有我的一封亲笔信,也请一并转交师父。”

“好,您把名字给我。”

“一个姓曹,名荔,也有可能她不说这个名字,另一个姓柳,名瑾雍。”

0

三十五、什么秘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