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亮剑金沙萨>第四十一章 坦克肉搏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 坦克肉搏战

小说:亮剑金沙萨 作者:东风浩瀚 更新时间:2020/5/21 16:33:43

“打开大灯,打开顶盖,以行军状态向基马布韦接近”,金沙萨河东岸,姆瓦姆涅神彩飞扬,“他们绝对想不到“沙漠狮”有能力从水底下钻过去”他想。

第四坦克团星夜兼程,漫天的扬尘和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为他们充当了最好的掩护。至30日清晨,天空刚刚披上清晨的朝霞,第4坦克团突然的出现在了基马布韦守军的正面,120辆坦克排成一列横队,边前进边炮击,气势汹汹向基马布韦市区方向逼近。

炮弹像雨点一样落入基马布韦南郊金军前沿阵地,第4坦克团正面3—5公里范围内的金军工事和重火力几乎全部被炮火摧毁,丧失了阵地掩护的金军士兵,起初还试图以轻火力还击,结果不但伤不了“沙漠狮”的皮毛说,还引来19装甲团密集的机枪扫射,被打成筛子。

剩下的只能一峰窝拥入城内,惊魂未定的他们,只能绘声绘色的述叙着“沙漠狮”如何如何的厉害,如何如何的众多,一传十、十传百,传的玄乎其玄,传的人心慌慌。

从末见此种阵势的中部战区司令官,也乐得向金沙萨报告敌26集团军第4坦克师和第36机械化师攻势如何如何凶猛,战斗力如何如何强悍,除非再得到2个步兵师、2个守备旅、3个炮兵旅或至少400门反坦克炮的增援,否则基马布韦将面临被围歼的危险。

按照因变“瞒天过海”而制定的作战计划,基马布韦确实可以得到这些人马,甚至比这要多得多,但不是增援,而是从坦噶尼喀防线和金沙萨河防线撤退下来的2个山地步兵师、5个炮兵旅。

他们将边打边撤,至基马布韦加强防御,消耗第26集团军大量有生力力量后,转入反击,和坚守在乌乎鲁赤道峰的防御部队一起,东西夹攻,将敌消灭在金沙萨河两岸。

但现在第26集团军提前渡过了金沙萨河,并契入了两条防线的后方,因变计划已无实施的可能,若继续撤退坦噶尼喀防线和金沙萨河防线部队,不但消耗不了坦军的力量,甚至有可能还未到基马布韦之前,自己已经被敌集团军合围在沙漠旷野。

位于扎伊尔城的金军总参谋部,被坦桑尼亚国防军这么高速的大纵深穿搜,着实的吓破了胆。他们判断,“瞒天过海”仅仅是坦桑尼亚国防军全面进攻的前奏,目的是占领基马布韦,从而分割孤立金南方、中部和北部三大战区,为后继分别围而歼之创造条件。

基尔布韦位于金沙萨中部偏北位置,有铁路和公路连接西南的扎伊尔城和金沙萨河中游各个港口,名副其实金沙萨中部交通要冲,是当下金沙萨武装输力量兵力跨战区调动的关键枢纽,一旦它被坦军占据,坦噶尼喀防线和金沙萨河防线被切断后期供应还在其次,金全国统一的战争体系即被割裂,各大战区被迫各自为战。

换句话说,张志业和姆瓦姆涅的无心之举,迫使金亲西方军队作出战略性反应,其总参谋部再次修改“白色方案”,中部和北部两战区含坦噶尼喀防线和金沙萨河防线所有部队死守24小时,南方战区除第131机械化师作为总部预备队坚守扎伊尔城外,其余2个军团近10万人枪全部北上基马布韦,不惜代价反击坦26集团军,确保基马布韦。

张志业看着身后漫天的扬尘,心想:“事情闹大了,本想偷偷摸摸过来逛一圈就回去,谁知一不小心就带了两个师的人马过来,现在如何收场?”。他以为,这两步兵师是因为丧失了坦克团掩护,为躲避炮火袭击,而被迫跟着坦克团渡河。

他很清楚,第4坦克团看似气势汹汹,实质虚张声势,这么疯狂的宣泄火力,以“沙漠狮”自身携带的弹花,坚持不了2小时,一旦金亲西方武装力量反应过来,第4坦克团是要吃大亏的。他不知道“瞒天过海”,也不知道“沙漠狮”扬起的粉尘里,他的坦克团被双方的最高军事指挥机关“加强”到了一个坦克师,也不知道“白色方案”和全线死守24小时的死命令。

“团长,情况不妙,我们的虚张声势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敌人好象没有撤退的意思”,显然,张志业开始为自己的冒失担心起来。

“不用担心,我的兄弟,基尔布韦是金沙萨的军事重镇,即使我们在这呆着别动,敌人也会有所反应”,姆瓦姆涅看着地图,心中盘算着基马布韦在金武装力量中的重要地位。

“我担心的就是他们的反应,我们展开了一个坦克师的架势,敌人实施军一级规模的反击不算过分吧?一个团对一个军,我们如何抵挡?”张志业

正说着,一顿铺天盖地的炮火,在坦克团进攻队形内爆炸,密集的爆炸迸射着杀伤破片“砰、砰、砰”的撞向装甲团的各辆坦克,指挥坦克内的姆瓦姆涅和张志业跟随着坦克一阵阵剧烈的晃动,好象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按照“白色方案”全线死守24小时的命令,金亲西方军队中部战区为根本不存在“第4装甲师”的调集了基马布韦城内所有平射火炮,临时拼凑为两个火炮集群,埋伏在“瞒天过海”中“第4装甲师”的进攻方向。向“第4装甲师”的进攻地域实施无差别炮击,不管有没有坦克,就是炮击,不停的炮击。不管能不能打击到坦克,只要给坦克的前进制造点困难就行。

“不好,我们遭遇埋伏”,照理说除非直接命中,否则这种杀伤破片对“沙漠狮”这样的重装坦克是起不了作用的,但仍让坦克里初次走上战场的张志业听的心惊肉跳。

“不怕,他们也是虚张声势,无明确目的的乱打一气,看起声势浩大,其实打击效果极其有限”,姆瓦姆涅对老对手还是有所了解,亲西方军队,为西方而战,西方世界坐享其成,送命的却是他们,遇谁都会消极怠工。长官让**就**,随意摆个架势,把炮弹开出去就完了,管他打得准不准。

“但这种铺天盖地的超饱和打击,总有几发会命中坦克的薄弱部位,只要命中一发一辆坦克可就废了,要不,先撤至安全距离再说吧“,张志业明白,金沙萨的黑人朋友再怎么敷衍了事,地毯式的炮击却是真的。

“问题是,往那撤呢?金沙萨亲西方军队正从四面八方的向这围困过来,任何方向都有可能与亲西方军队正面相遇,凭着坦克团这么点兵力,不明摆着自投罗网吗?”姆瓦姆涅感觉自己的闲逛要逛出事来了。

“要不来个哪咤闹海,在广阔的中非草原,凭着“沙漠狮”良好的机动性能和防护能力,展开广泛的战场机动,冲击敌薄弱环节,打乱敌战场建制,将敌人的作战体系闹个翻天覆地”,张志业觉得坦克团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的扮演着搅屎棍的角色,“

姆瓦姆涅沉吟半响:“可以一试,如果在运动中,能将部分基马布韦防御部队,或桑巴、基班巴港口守备部队调出防区,并设法孤立其中的一路,第4坦克团就有可能以凶猛的炮火加高速的机械化冲击,逐一的击毁脱离阵地掩护的轻装步兵部队”。

“团长,我们这样绕过正面阵地,在基马布韦的西面发起进攻,应该可以避开这里密集炮火“,张志业一边在地图上画了一条沿着基马布韦周边的连接卡皮登、曼加伊和尤基等城镇的曲线,一边说道。

“好的,全团向卡皮登转进”,姆瓦姆涅回答的非常干脆,他很清楚敌密集的炮火,已经在事实上全面的遏制了坦克团的进攻,继续在这磨磨蹭蹭也难以找到突破口。

第4坦克团的坦克从横列进攻梯队转换为纵列的行走梯队,浩浩荡荡的向着西南方向的卡皮登,从国内发来的卫星态势图上看,那里敌兵力空虚,仅一个中队的民防部队,在强大的坦克面前,几无抵抗能力。

中非的正午,太阳火辣辣的烤着大地,气温非常之高,没有一丝风,大地活像一个蒸笼。姆瓦姆涅和张志业非常惬意的坐在坦克里,把车载空调开到最大最大。

“报告,前方发现大队敌军,有步兵,有坦克,还有火炮”,车载电台突然传来先导连的报告。

“先导连坚决顶住,坦克二营和坦克三营分别向敌左、右翼出击,三面夹攻,消灭当面之敌”,姆瓦姆涅很是开心,“终于遇上软柿子可以捏捏了”,他想。在他看来皮卡登附近没有敌人主力,在这遇上的只能是民防部队。

“团长,知彼知已,才能百战百胜,建议先搞清楚当面之敌的目的和规模再说”,张志业不像姆瓦姆涅那么轻松,“兄弟,暂时别太飘,在这出现这么多坦克和火炮,绝对不可能是偶遇,他们从哪来?干啥来的?是不是来阻击我们或者包围我们来的”,他想。

“报告,从坦克和火炮的型号、数量及其编组情况分析,我当面之敌很可为金沙萨南方战区第22机械化旅”,先导连报告。

“说具体点,是A65“姆斯塔”152自行榴弹炮”,电台里先导连极其肯定的语气回答。“姆斯塔”为俄罗斯较为新型的出口兵器,出口国家不多,金沙萨的武装力量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时候,前苏联解体之前,获得了12门这种火炮,全部的装备了南方战区的22机械化旅炮兵营。

“还有吗?”张志业很清楚,只要判定是“姆斯塔”,南方战区第22机械化旅已经八九不离十了。但南方战区部队出现在中部战区防区,事关重大,金沙萨亲西方武装力量的兵力部署很可能有战略性调整。如果真是如此,他和姆瓦姆涅就玩大了,团级规模的战术动作引来了金沙萨亲西方军事力量的战略性反应,这不是区区一个第4装甲团所能玩的。

“有,士兵的作战服为城市迷彩,而不是中部战区的沙漠迷彩,坦克也是22机械化旅装备的T—72,而不是中部战区常见的T—59/62”,前导连回答。

“团长,我看这样吧,放弃三面围攻的打法,乘敌立足未稳,集中一个营的坦克,正面冲击,快打快撤,试探一下他们的战斗力如何”,张志业听说是T—72,就想着让“沙漠狮”试试身手,看看它面对曾经的解放军最强悍的对手时表现如何。

姆瓦姆涅当即表示同意,一声令下,一营36辆坦克,排成4列横队,向着敌22机械化旅的行车队列迎头冲去。

果然,初来乍到的T—72和“姆斯塔”突然发现迎头冲来的“沙漠狮”,当场就慌了阵脚,原地转弯,开足马力一溜烟就跑,漫山遍野的跑,那有缝隙就往哪跑,而他们身后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的行军队伍,仍然一古脑的往前挤,把个行军道路挤的水泄不通。

“团长,快下令开火,敌人的这种混乱,是我们“沙漠狮发扬火力的最佳时刻”,从潜望镜内看到此种情形的张志业,全然忘记了刚才的担忧,一心的想着打掉几辆T—72看看,看看“沙漠狮”面对曾经的解放军最强悍的对手时表现如何。

说时迟那时快,一营最前排的6辆“沙漠狮”炮口处一闪即逝火焰,和一通“呯、呯”的爆炸声,打头的4辆T—72就呈五马分尸似的迸裂着无数的碎片,在茫茫戈壁留下块块金属残骸。

首发命中,击毁4辆T—72,第4装甲团的弟兄们士气大振,猛轰油门,边前进边炮击继续向T—72行军队列压过去。

T—72见“沙漠狮”攻势愈加猛烈,引擎的轰鸣声越来越近,爆炸声越来越密集,更加的吓破了胆,几乎是夺路而逃,在受伤的坦克身上爬过去,爬不过去就撞过去,把个机械化行车玩成了沙漠碰碰车游戏,相互的拦阻,相互的碰撞。一窝蜂的拼死逃命,麻花似的缠绕在一起。

“团长,这是最好的歼敌机会,建议全团坦克全速突击,分别突进敌行军序列,实现分割围歼”,见些情形,张志业信心大振,想像着全歼22机械化旅的情景。

姆瓦姆涅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歼敌机会,一声令下,一营36辆坦克拖着漆黑的浓烟和响雷般的轰鸣声向敌冲去。双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已经到了可以看清对方鼻子、眼睛的距离了,这么近的距离,不需要太高超的技术或经验,只要谁先开炮,谁就能击毁对手,取得胜利。

一时间,在皮卡登以南30公里的广阔地域,第4坦克团和敌22机械化旅混战成一团乱麻,“沙漠狮”6辆一组,默契配合,分别契入T—72和“姆斯塔”的行军序列,将22机械化旅冲击的七零八落。弹片齐飞,硝烟迷漫,炮声隆隆。

这对“沙漠狮”集群来说,这样的距离有利也有敝,不利的之处在于“沙漠狮”的众多良好性能无法发挥,有利的地方是与T—72相比,他有自动装弹系统,可以更快捷的完成炮弹装填,因而他能在相同时间内,打出更多的炮弹,理论上能够击毁更多的T—72。

一通通的百米追逐赛之后,第4装甲团击毁了22辆T—72和8辆“姆斯塔”,自身虽也有4辆“沙漠狮”退出战斗,但总体来说还算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

这样的战果是姆瓦姆涅和张志业最希望看到,这至少能证明他们所依赖的“沙漠狮”性能优异,第4坦克团虽然孤军深入,但仍能给予金沙萨亲西方武装力量制造巨大混乱。第4坦克团背着坦军总部,进一步深入金沙萨中部草原是有底气的,理应得到坦军总部的支持。

“我们已经走的足够远了,远远超出了总部规定的边界自卫反击作战的地理范围,是不是向总部报告一下,争取上级首长的同意”,张志业现在信心满满,认为自己的自作主张能够得到总部的批准。

“好的,我马上向上级报告”,姆瓦姆涅顺手抓起电台送话器,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大通。张志业看着姆瓦姆涅,感觉他的神情怪怪的,他也没有特别的在意,“自作主张的把一个精锐坦克团拉出来瞎胡闹,当然得挨K,然后又怕被我听到不好意思,使用坦桑尼亚语来挨批,也属情形之中”,他想。

“兄弟,总部首长批准了我们的方案,同意我们在更为广阔的后方,开展更为广泛的运动作战,打击敌二线部队、后勤保障基地、交通枢纽和指挥中心。姆瓦姆涅放下耳麦,非常开心的对张志业说道。

“太棒了,这道命令授权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可以在中非草原闹他个翻天覆地”,张志业感觉浑身的轻松,一直压在心头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在河西岸,他认为“沙漠狮“在乌乎鲁赤道峰的山地攻坚战中,可能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因而是希望在渡河后,从背后袭击西岸港口,打击金沙萨亲西方武装力量的后勤供应线,调动乌乎鲁赤道峰守敌1—2个师回防西岸,从而减轻第40师的压力。

但一到皮卡登,就意外遭遇敌22机械化师,不但无法实现破击西岸港口,调动敌乌乎鲁赤道峰之敌的目的,反而把自己的第19装甲团和150步兵师牵过了河,这意味着预定意图不仅无法实现,反而削弱了40师攻击乌乎鲁赤道攻坚行动的力量。

下一步是回师东岸,那样坦克团照样只能坐冷板凳,而继续在西岸游荡,也策应不了东岸的攻击行动。何去何从?张志业心中没底,这一命令在事实上同意河西岸部队,脱离40师,甚至是西北战区的作战任务,在更为广阔的作战地域内,自主行动。

就在张志业和姆瓦姆涅为坦军总参谋部的“大度”而兴高彩烈时,一顿爆炸声突如其来的在坦克的周糟响起,“这是FH70155毫米榴弹炮,这会要了我们的命”,车载电台里有人大叫。

0

第四十一章 坦克肉搏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