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汉中兴录>第十九章 故技重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故技重施

小说:大汉中兴录 作者:中国神鹰 更新时间:2020/4/17 18:45:15

高柳,大汉幽州代郡太守府。

太守刘恢三十多岁,北疆的风沙让这位年轻人眼角多了好些皱纹,一大早他就见自己的司马魏攸急匆匆从外面赶来,“大人,不好了!”

“慌什么,慢慢说!”

魏攸二十五六岁,右北平人,刚被举为孝廉不久,刘恢到任后因为苦于边郡没有人才,把他征辟到太守府任司马一职。

魏攸吞了口唾沫,“大人,您到城墙上亲自看看就知道了。”

刘恢眉头一皱,“走!”

刘恢带着卫兵来到高柳城墙上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远处地平线上出现一阵滚滚烟尘,然后就是一条黑线,过了一会,黑线渐渐清晰起来,“骑兵,鲜卑骑兵!”一个卫士指着远处大喊。

刘恢和城墙上所有的汉军将士全都色变。

“备战!快!”刘恢回头下令。

魏攸道:“大人放心,命令已经传下去,郡国边军正在集结,可是大人,我们只有两千训练不足的郡国兵,是不是向护乌桓校尉府求援?”

“马城方向如何?”刘恢问,“从鲜卑骑兵数量来看,他们一定还有其他的攻击方向。”

“还不知道,马城城池不大,鲜卑人肯定不会放过的。”

“这样,你代本守去马城一趟,”刘恢想了想,“马城乃防御前沿,不可有失啊。”

到下午,高柳、马城直到更北边护乌桓校尉府所在地广宁城等地全部告急,三地都发现大量鲜卑骑兵活动。

不过三地军民都很奇怪一件事,这么多鲜卑骑兵就在离城墙十几里外来回游弋,并没有再进一步的打算。

刘烈派出的十多名斥候也陆续来报,鲜卑骑兵正沿着山道、草原南下。根据各斥候汇报的数量,鲜卑骑兵至少在四千骑。

何典脸色惨淡,“完了,鲜卑人封锁了回家的路。”

“大不了和他们拼命!反正这一趟出来已经赚了!”谢铮愤愤地说。

“大人,怎么办?”何典问刘烈。

刘烈也知道形势的险恶,鲜卑人这一招他早就想到了,下一步他们就该派出精锐过来搜剿,可部队此时出动的话,万一被发现就会陷入灭顶之灾。

“晚上再说!传令全屯,吃饭睡觉!”

何典哭丧着脸,“干粮也只够一天的,明天一早开始,大伙就要饿肚子。”

“你能不能说点好的,整天就知道哭丧着脸,军心都让你给说没了!”谢铮冲着何典大吼。

“你懂个屁啊,身为下属,理应告诉上官实情,像你这样只知道大砍大杀,十个脑袋也得掉了!”

“都闭嘴!”刘烈大喝,“执行军令!”

“是”!“是”!二人赶紧应承,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队伍。

刘烈很纠结,肩上的压力陡然增大,他要为属下这一百人负责,于私,自己在他们面前发过誓,于公,这些人未来都是很好的军官苗子,不能就这样死在塞外。

几乎一个白天,他的眼睛都没有离开何典在地上画出来的几条线,歠仇水先往北再折向南,与南边的长城构成了一个变了形的“A”字型,而他们这一百骑兵,就处在“A”字中央靠近南边的空白区域,这一带山峦叠嶂,森林密布,确实是藏身的好地方。

如果没有鲜卑人威胁,如果粮食足够的话,他们可以在这里呆上个把月都没问题,可险恶的形势逼得刘烈不得不赶紧想办法。

他现在其实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主动出击!

当然不是去弹汗山,而是这附近的鲜卑部落。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能让鲜卑人的日子好过,他们既然能南下烧杀掳掠,汉军也可以以牙还牙。

十几个斥候们按照刘烈的要求把自己所看的鲜卑部落的大致位置全都标注在刚才的“地图”上,而且还分别估计了相互之间的距离,强调了一些特殊地形。

离他们最近的,竟然只有不到二十里。

刘烈决定,部队全部出击,从东北方向一百五十多里外的小部落开始,要在一夜之间偷袭至少三个这样的部落。

天刚黑下来,刘烈就把所有队率、什长和伍长全部召集起来,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袭击鲜卑部落,一是为了抢掠食物,第二,也是最重要的,要把鲜卑人吸引到北边来。这里不能再呆了,天一亮鲜卑骑兵就会搜索过来,袭击开始后,受伤的负责放火,其余的担任攻击!我说清楚没有?”

大家点点头,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午夜时分,斥候屯全部集合,刘烈神色庄严的站在队伍面前说道:“我们身处敌人包围之中,大家的心情无论是沮丧还是迷茫,这都可以理解。可是活命的机会谁都给不了,要靠我们自己去争取!在这里,我们没有任何依靠,一切都要靠自己!靠我们手中的弓箭和战刀,去赢得活下来的机会!你们愿不愿意?”

“愿意!”

“好!从现在起,我们携手杀敌,不离不弃!”

“携手杀敌,不离不弃!”官兵们群情激昂。

“上马!”

斥候们齐刷刷地全部跨上战马。

刘烈一马当先,手持长矛在队伍前面,何典断后,谢铮居中,九十多名汉军骑兵冲出树林,雷霆一般往北而去。

这个夜晚并不像往常那样静谧,一路上鲜卑人毡房依稀可见,远处的马蹄声也不时传来,鲜卑人已经习以为常,这两天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有大量骑兵在草原上跑来跑去,而且黑夜里,谁也看不清骑兵的样子。

斥候屯战士们心无旁骛,紧随着屯长拼命向前。

一个多时辰后,他们已经来到一百多里外,一个斥候告诉刘烈,这个部落是弹汗山狂沙部落下面的一个小部落,狂沙部落是弹汗山王庭的主力,这个部落的每一个骑兵的手上都有汉人的鲜血。

“老规矩,分开侦察!主力隐蔽!”

其实也没什么可侦察的,这一路上几乎所有的部落都一样,白色的毡房散落在不大的区域,像草原上长出的蘑菇。毡房外面到处是星星点点的篝火余烬,散发出刺鼻的味道,大多数毡房旁边都放着一架木车,附近是马匹。远处空旷的地方用木材围出简易的圈,关着些牛羊之类的牲畜。

但刘烈忽略了一种动物,那就是狗!

事实上负责侦察的斥候刚一靠近,部落里狗吠声就此起彼伏。远处的刘烈听到狗吠声四起,脸色一变,“全体上马,加速!快!”

鲜卑人已经被狗叫声惊醒,不过,长期生活在草原腹地的他们好像对危险不太敏感,男人们睡眼稀松走出毡房,手里也拿着砍刀、弓箭之类的武器,可他们只是以为是狼群,万万没想到地面传来剧烈抖动。

是马蹄声!

鲜卑男人们脸色大变,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如雨一般的箭簇就“嗖嗖”飞来,最先跑出来的鲜卑男人遭到弓箭的无情射杀。

越来越多的鲜卑毡房开始沸腾,妇女的哭叫,小儿的啼哭几乎把鲜卑男人们的吼叫淹没。

汉军骑兵向狂风一样卷进鲜卑部落的土地,开始在毡房之间快速穿梭。

“点火把,快!”刘烈大声下令。

士兵们把用大量枯草捆扎的火把点燃后,扔向自己所到的每一个毡房顶上,很快,熊熊的烈火就在鲜卑部落中蔓延开来。

外面的草地上到处都是慌乱的鲜卑人,男女老幼都有。在火光的映衬中,汉军骑兵就像索命的幽灵一般冲过来。挡在路上的鲜卑人带着惨叫被撞飞,旁边的鲜卑人被急速的弓箭纷纷射倒。

斥候屯冲到部落中央后一分为三,但马匹的速度丝毫未减,凡是靠近的鲜卑人无论男女都被无情砍杀。

一只十来个人组成的小部队徒步挡在刘烈的马前,试图和他们做殊死搏杀,但他们在高速奔跑的战马前根本没有机会。一个鲜卑人试图举起弓箭,但他还没拉开弓,就被三四支箭簇死死钉在地上。其余的鲜卑人根本经不起战马的冲撞,临时结成的阵势就像薄纸一样被冲得七零八落。剩余零散的鲜卑人更是无法幸免,在高速飞奔的骑兵中间,很快就被快刀、弓箭夺去生命。

越来越多的鲜卑男人逃过屠杀后骑上了自己的战马,可缺少指挥缺少协同的少量鲜卑士兵对汉军骑兵根本无法造成致命威胁,尤其是当他们遇到刘烈的时候。

刘烈现在的马战技术已经有所提高,在突袭过程中遇到一般的鲜卑人还是有把握的。二十几个鲜卑骑兵催着战马向刘烈所率的三十多骑兵冲来的时候,他先是取下弓箭一箭射杀一个鲜卑人,接着以极快的速度放好角弓,双手操起长矛就冲进鲜卑人的阵势中。

双方战马刚一交错,刘烈的长矛就挑落了一名鲜卑人,然后矛身奋力一扫,将另一个试图砍向他的鲜卑人扫落马下。

后续的骑兵更加生猛,由于他们的速度远高于鲜卑人,其冲击力更加可怕,双方交错的一瞬间就有十来个鲜卑人被杀。

战马冲出去几十步后,刘烈带头勒住马头,再次向这些带有武装的鲜卑男人冲来,这一次汉军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经过短暂厮杀后,剩余的七八个鲜卑人全部被砍杀殆尽。

对于沉睡的鲜卑部落而言,一百骑兵的破坏力是相当惊人的,走出毡房的人被肆意踩踏砍杀,毡房里的鲜卑人被活活烧死。被血腥和火光激发出兽性的汉军士兵纵马践踏在鲜卑部落里,用弓箭、砍刀、长矛等武器肆意屠杀着惊慌失措的鲜卑人。

这个倒霉的鲜卑部落怎么也想不到,在弹汗山,在离王庭不到两百里的范围内他们竟然遭到灭顶之灾。

“传令下去,收拢部队,补充粮食和武器!”

和前一次一样,刘烈没有赶尽杀绝,事实上他也没有时间,连留给士兵们充分抢掠食物的时间都没有。

因为这只是战斗的开始,他们还要继续砍杀!

一次次的血腥让困境中的汉军斥候们变得嗜杀起来,听到屯长说晚上还要继续攻击至少三个部落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兴奋不已。

弹汗山在一天之内调出了六千骑兵,歠仇水南岸的大多数部落几乎成了不设防的地区,这几乎等于给刘烈和他的斥候送上最好的战利品。

一个晚上,五个部落连续遭到袭击,被烧死的、撞死的、杀死的和踩死的加起来,不下两千人。比起人员的损失,被抢走的一些武器、肉干等简直可以忽略。

第二天一大早,弹汗山周边所有部落都听到了绵长而悲凉的牛角号,确切地说这是动员号。因为他们所在的地方已经不再安全,汉军一夜之间竟然突袭了五个部落,这让其他部落震惊不已,也让在王庭安心喝酒吃肉享受女人的贵族们惊骇不已。

檀石槐愤怒了!自从他出道以来,匈奴人、乌桓人、东羌人、扶余人、丁零人,还有屠各胡、乌孙、楼烦等部落都和鲜卑人打过仗,但从未有哪怕一个外族骑兵能在他的王庭四处掳掠。

六年前汉军想这样做,结果遭到了檀石槐最致命的打击,十万军队溃不成军,几乎全军覆没。

可谁能想到才过去七年多时间,汉军又来了!现在,这些汉军士兵居然肆无忌惮地屠杀他的子民,这简直像是把粪便涂在他的脸上一样。

檀石槐下令,杀死一个汉军,赏牛羊百头。杀死汉军头目,直接升小帅!

帐外,王庭贵族们也是义愤填膺,“和连这个蠢货,他在干什么?汉人的骑兵怎么会到北边来?”

“大王听信了和连的鬼话,把精锐都调出去了,才给了汉人攻击的机会!”

和连早已得到消息,此刻他正在军帐之中鞭笞一个发牢骚的士卒,他的鞭子一下接一下,打得这个可怜的鲜卑士卒奄奄一息。

“打!打死你们这帮懒猪!”和连歇斯底里的声音不断从军帐里传出,外面的千夫长等军官眉头紧锁。

终于,一个叫宇文虬的将领走进军帐,“二王子,现在我们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汉军的藏身之处。只要找到这些汉军,就能给大王和各部落一个交代。”

和连的鞭子终于停下来,“你说,那些汉狗会在什么地方?”

1

第十九章 故技重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