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抗战之再造华夏>凤鸣清岐 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凤鸣清岐 二

小说:重生抗战之再造华夏 作者:陈小二 更新时间:2020/6/14 17:18:09

那个世界关于南瓯尤其是琅尾船厂的历史记录几乎是空白,只简单记载了北伐军攻入庆州军割据地区的腹地后,庆州军孙大帅要求驻南瓯的庆州军所部攻击南越,随后该部庆州军被击败,南瓯归入炮D治下,之后的与此处相关的记录便戛然而止,仿佛这里再没发生过在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时期中值得书写的事件。关于这座曾经显赫的船厂的记录也只是记载了倭人入侵兔八哥家后对这里的空袭轰炸和骚扰,以及倭人随后对这里实施占领后随即又撤出。

至于这里为何会如此为历史记录所无视,往事不可追,脚下的这片土地与此时同期的历史余烨瀚已经不可能查证,那么正在经历这段历史、生活在这段历史中、正在改变着这段历史的余烨瀚就要伴随着自己的事业,在这片曾经辉煌过的热土上再书写上辉煌,让她不要再像那个世界的历史上一样,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的祖国饱受**,与她的祖国一起就那么沉沦下去!

学会的手艺就会“长”在手上,不会忘记的!那些已经荒疏了业务的熟练工人,给他们一点时间练习,虽然未必能恢复至巅峰时期的状态,但是还是要远强于没见过世面的新手。不管多么落魄的战士,当他重新披上铠甲、拔出闪着寒芒的残剑,他就依然会骄傲的高昂起头颅告诉你:“士可杀来不可辱,你大爷还是你大爷”!琅尾船厂的那些工人们,随着他们的工厂起起落落的工人们,他们需要这样的一声呐喊!

余烨瀚白天在厂里转了一天,下午叫人去把余彪请来,晚上拒绝了乔厂长安排的接待宴,请了厂子食堂里的两位厨师,让乔厂长带着大伙在工厂外边的山野里找了个僻静又干净的临山靠海的地方,燃起了几堆篝火,卫士们从市场上采买了新鲜的海货,就着篝火大伙来了一个热热闹闹的篝火晚宴。

其它的海鲜就不说了,单就是半人多长的大黄鱼,被卫士提溜来的时候丢到地上还能蹦哒。食堂的大师傅在这种场合下自然要露一手,麻利的将鱼去鳞去骨去头尾,只将鱼腩在滚油中炸至变色去除血水和腥味,然后浓油重酱红烧,颇有些湘菜的烹制手法,只是大概怕余烨瀚不吃辣,所以辣味不重。

不一会,烧烤烹炸炮制好的海鲜就摆上了山石充当的餐桌,几辆车或拖拉机的大灯打开做照明用,一群人就那么围着吃开了。肥嫩的鱼肉入口之后倒是颇有嚼劲,又不塞牙,富含脂肪和蛋白质的鱼肉嚼起来汁水满口、浓香四溢,让余烨瀚吃的大呼过瘾,其它的虾蟹等东西,肉少,又得剥半天,余烨瀚一直不太感兴趣。

一餐让琅尾船厂诸人感到颇为失礼而颇觉过意不去的算不上宴席的篝火晚宴让南庾诸人和船厂诸人的隔阂一下子消失了,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将船厂诸人送回厂里,余烨瀚一众人自有地方安顿,船厂诸人自星散各自回家。

从船厂出来,往榕福城方向走的路上,让卫士们随意找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僻静地方,车子掉头从大路上拐进去,余烨瀚带的三辆车和余彪带的两辆车一围就是个营地,两人的卫士放出去占住几处要紧的地方,外围由余彪的副官带人警戒,内圈则是李黎和王大奎二人带着余烨瀚的十名卫士轮流执勤。

李黎先是将余烨瀚的坐车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又将不锈钢保温壶中烧满热水,再次确认了一下驾驶室与后边的隔离门锁好、隔音正常、几个玻璃窗都关好锁死、车内空调的通风系统工作正常后才下车。

等余烨瀚和余彪两人钻进车里之后,李黎关上车门,直到里边的余彪向他示意车门锁好了,他才来到驾驶室,让坐在驾驶席上待命的驾驶员去帐篷里休息,他自己坐到驾驶席上,锁好车门,两把二十响盒子炮再检查一遍,弹闸压满了子弹,然后打开两把枪的保险,一把放在车子仪表盘上顺手、外边又看不见的地方,另一把放在膝盖上,然后靠在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

余烨瀚和余彪兄弟二人在拉着帘子的车里密谈到什么时候没人知道,第二天早上,天刚放亮,余彪就轻轻的打开车门一个人下了车,向李黎和王大奎打过招呼、轻声的告诉他们少爷还睡着后,余彪的车就打前先开上了大路,接回了断后的卫士后余彪就兀自离开了,余烨瀚的车掉头又返回了船厂。

在琅尾船厂逗留了几天,现场协调解决了一些问题,又在榕福城转了一圈,前前后后总共逗留了六七天后,余烨瀚动身开始返回南庾,一路上不断的遇到往余彪的防区开进的军队,有内卫和警察性质的保安团,有开着拖拉机和工程机械的工兵,也有八个主力团中的野战军部队。余烨瀚只装作没看见,一路上行进的部队也接到命令不准过问这三辆车组成的跟他们行进的方向相反的小车队,必要的时候给小车队让路、不要干扰到他们的行进就行了。

就这么一路安安静静的回到南庾,又是小半年没着家了,余烨瀚决定先回家一趟。

绕过前面正在修建和装修之中的三层洋房的公馆,余烨瀚刚走进院门,就看见堂屋里闪出了一个细长窈窕的身影:“汪秋,你回来了”?余烨瀚倒是颇有几分惊喜的问到。

“嗯,星汉哥哥,我都回来两天了。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话,我就要求找你了。”汪秋用好听的声音回答到。

“哦?有什么急事吗?”看着汪秋的样子,余烨瀚边往屋里走边问到。

“星汉,你回来了?小汪秋可把你给盼回了了,你要再不回来,人家可就要去找你了哦……”听到声音的瑶娘从里屋转出来,打趣两个人到。

“娘,汪秋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呀?”看着两个人神神秘秘的一唱一和,余烨瀚只好笑着问到。

“嗯~~,不知道呢,人家也不肯跟娘说,非要等着回来跟你说。有什么事就说吧,小汪秋,哥哥回来了。嗯……要不,娘回避下?”瑶娘笑着偏着头看着汪秋笑着说。

“呃,也没……没什么啦。就是……就是文正公说他有事,不能再教我了,让我回家……”说着,姑娘已经委屈的红了眼圈,也撅起了可爱的小嘴。

“嗯?”看起来漂亮乖巧的小萝莉也不像是闯了祸被老师要求叫家长的样子呀,那会是什么事呢?“文正公有事?”……余烨瀚心里慢慢的有了答案:“嗯,汪秋,别着急,慢慢说,文正公还交代了你什么?”余烨瀚问到。

“嗯,文正公说要我回家来,如果你们问起来,就让我说我没有加入他们的组织,他也没有跟我说过他们的事,你们问,我就回答‘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可怜兮兮的汪秋望着余烨瀚,小手绞着瑶娘新给她买的小花裙子上衣的下摆,漂亮的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唉!又是不能安生的一年呀,血雨腥风开始了!余烨瀚无奈的在心里慨叹着。小姑娘知道了什么、又看到了什么,以至于才刚从地狱中跳出来的她都能吓成了这个样子。

余烨瀚叹了口气,走过去,当着瑶娘的面轻轻的把汪秋搂在怀里,让她的脸蛋埋在自己的脖子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好了,没事了!回来就回来吧,也不用再去学什么了,以后就跟着我吧,没事了!”

看着姑娘从余烨瀚的脖子里抬起时已经挂上了甜甜笑容的小脸,余烨瀚也回应了一个笑脸,然抬起手替她擦掉还挂着的泪珠,又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小脸。

转过脸来的时候,余烨瀚已经一脸严肃的对瑶娘说到:“娘,你帮忙准备下,我带汪秋到办公室去。我让余祥在房间里做个隔断,再摆张床,以后她就暂时跟在我身边,给我做机要秘书。以后的事,等豆豆姐回来,我们一起商量好再说,我跟她现在也就只是这种关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到时候我不会亏待她的。”瑶娘见余烨瀚这么说,知道他有事,就点了头,接着又微笑着冲汪秋点了下头示意了一个眼神,然后就转身走进了她和汪秋同住的房间去给汪秋收拾行李了。

余烨瀚叫住有些不知所措、迟疑了一下准备也回房间去的汪秋,对她说到:“汪秋,以后你就是我的机要秘书了,要替我掌管我所有的机密。有些机密是豆豆姐、瑶娘、甚至是叔父都不能知道的,只能你一个人知道。你明白我说的话了吗?”

看着余烨瀚一脸严肃的盯着自己的眼睛说的这些话,汪秋有些窘迫。但是,已经跟着文正公学习了大半年了,她知道星汉哥哥开始跟她说正事了,一股使命感和责任感涌上汪秋的心头。爸爸妈妈没有了,妈妈让自己带着弟弟活下去,弟弟也没有了,现在只剩下自己了,他答应过小汪秋:要给她建起一个大大的家园!他现在正在做这些!他让小汪秋帮他做,那她就去给他帮忙,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姑娘抬起了因为窘迫而微微低下的头,用清澈的目光迎着余烨瀚的目光,清晰而坚定的回答到:“星汉哥哥,我听明白了!”

“很好,汪秋”!看着姑娘还略带稚气的脸上一本正经的模样,余烨瀚不忍心再那么严肃了,便展颜笑了笑:“那么,现在我给你安排第一个任务!李黎和王大奎你都是认识的,你现在到门口去找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告诉他们,我有重要的事情,现在要召集叔父、舅舅、余家十三兄弟中除余彪之外的其他人、各主力团团长还有曹金云一起开会。会场让余祥给我们在地下洞窟中安排,让王大奎和余风荷负责会场的安保、主要是保密工作。然后你跟着我一起去开会,让余风荷再派一位书记员跟你一起一会开会的时候做记录。做完这些,我会在车上等你,等你取了瑶娘给你准备的行李,我带你去我的办公室里去。”

“是!”余烨瀚交代完了,穿着裙子的姑娘竟然两脚跟一并,以标准的立正姿势响亮的回答到。

“嗯,你去吧”!余烨瀚微笑着点头示意到。

十五分钟后,瑶娘提着两个箱子,汪秋自己提着一个小包袱来到了余烨瀚等在家门口的车前。隔着五米的距离,瑶娘就不在上前了,将箱子放在了地上,一旁的李黎连忙接过来拎过去放进了车里。瑶娘又轻轻的抱了抱汪秋,又冲余烨瀚摆了摆手,就转身走进屋里去了。

行走的车上,余烨瀚轻轻的交代汪秋到:“我的办公室是非常机密的地方,以后除了我,只有你能随意出入,门口的两名卫兵也不能再进入房间里了。只是,以后进入里间休息室的时候,无论如何必须先敲门,我准备好了让你进去你再进去,好吗?”

“哦~~”

看着还有些紧张的姑娘,余烨瀚轻轻的拿起那只柔软滑嫩的小手,握在掌心里,然后十指相扣,余烨瀚盯着汪秋的眼睛,认真的说到:“等豆豆姐回来了,我们把话说清楚,我会给你一个承诺、也会给你一个未来。在这期间,我不会伤害你的!”听如是说,姑娘把瞬间羞红了的脸深深的埋进余烨瀚的怀里……

经过两年多持续不断的挖掘,地下洞窟已经小具规模了。通过两百来米长的花岗岩山体中的隧道,就进入了洞窟内部。隧道的入口段,还有数道厚度令人咋舌的被称为“断龙石”的钢制和钢筋混凝土制的闸门——余烨瀚完全是按末日核掩体的规格来建造这座“洞府”的。

在门口安装“断龙石”曾经遭到不少人反对,因为在民间传说中,这个词是指封闭地下墓穴通道的石头,不过更多的人并不在乎这个说法,所以这个称呼也就慢慢的传开了,成为了约定俗成的称谓。

从隧道进入内部之后,便是“豁然开朗”的地下空间,与入口在同一层、同样也已经是成为约定俗成称谓的第一层,各处照明设施已经齐备。南庾现在有充足的电力供应了,头顶上十米高的空中金卤灯将与太阳光谱相同的亮白光线投射下来,加上采光系统投射进来的自然光,照的整个洞府亮若白昼。从入口隧道一进入往,便是两侧拓宽后的地下空间,两侧分别是微电子半导体工厂的车间和反应堆生产制造以及汽轮机发电厂的车间。

微电子和半导体工厂的车间可以往高处发展,而反应堆和发电厂的车间则因为设备本身庞大的体积和高度,往高处发展的空间有限,那就只能平铺开来,以至于这一个工厂的车间就占完了洞府第一层与微电子半导体厂隔主隧道相望的一侧的空间。

从反应堆和发电厂的车间里出来的一捆捆粗壮的电缆和粗大的高温过热干蒸汽管道从专门的隧道延伸出洞窟去,为南庾正在蓬勃发展的工业提供源源不断的充沛能源和原料。过热干蒸汽除了为工业生产提供热源,还可以在化工车间里进行电解制取氢气和氧气,这两种气体都怕在密闭的空间里聚集,因为达到一定的浓度氢气会引发爆炸、氧气会引发中毒等一系列事故,所以电解水要放到洞窟外边进行。

半导体微电子厂这一侧还有一大半的空间还空着,干脆都给他们先留着算了,半导体和微电子产业的发展是很快的,免得到时候又要到处给他们找地方。在这一侧的空地上设计了一个自然光照的小公园,公园里奇花异卉、流水飞瀑、绿植葱茏,还有遍布鹅卵石铺就的林间小径和小径旁的长椅,以及一个小广场。

小公园旁边剩余的空间还有一部分是规划给南庾日后的数据中心和大型、甚至是超级计算机的机房,数据中心机房的大楼已经部分建成和装修完,这次的会议就是在这里开。

等到数据中心完全建成后,届时这里还将是南庾总部机关和总参的战时地下基地。这些已经挖开的空间占地下空间十公里长度的三分之一左右,剩下的挖掘和扩展工程依然在紧张的施工中。

等到第一层的挖掘工程完工后,还会往这一层的上方和下方再各开挖一层,甚至是往下挖两层,当然,这个得要看山体岩层的情况是否允许了,目前岩体探测的情况显示规划中的上中下三层和主隧道两侧的两个空间组成的洞窟所处的位置是在山体中的一整块致密的花岗岩石头中,至于再往两侧和下方山体岩层是否有裂缝之类问题的就不太确定了。

余烨瀚在自己位于半导体微电子厂的办公室里等待参会人员到达,先到的人在余祥和余琼的陪同下走马观花的从外部参观了一下地下洞窟中的工厂,然后就聚集在地下公园的小广场上说话聊天。

这次在地下基地与会的人员中,还在路上的叔父是到过余烨瀚的办公室的,第一次来这的汪秋则是一进入隧道一路上都惊讶的大张了嘴巴。其他的人,余烨瀚暂时不打算扩大知道自己这个办公室的人员的范围。

带着汪秋一进办公室,门口的两名固定哨兵就从外边将门关上。汪秋还没来得及进余祥带着余烨瀚的卫士用木板为她隔出来的房间就先迫不及待的问到:“星汉哥哥,为什么要挖这么大的山洞?还要把工厂建到山洞里边?”

进入极其私密的个人空间了,余烨瀚在考虑跟漂亮小妹妹已经抱抱了、接下来是不是更进一步,进行一些愉悦身心、喜闻乐见的活动呢……但是,看到好奇宝宝一般的小萝莉像在大灰狼面前毫无防备的小白兔,余烨瀚只好忍住了自己龌龊的想法:实在是有些下不去手呀……

有些不甘心的叹了口气,换上笑脸,走上前去,用屈起的手指夹着姑娘可爱的小鼻子晃了晃,余烨瀚开玩笑的说到:“这样就不怕飞机炸了,如果有一天别人来打我们,我们打不过的话,我就带着瑶娘、叔父、豆豆姐、还有小汪秋,我们一起躲进来,这样别人就打不着我们了,我们靠着这里面的东西就可以活下去了……”

“哦……这样呀,星汉哥哥真聪明!”

呃……好吧,这样调戏小萝莉实在是不好,余烨瀚只好转移话题:“汪秋,赶紧把你的东西放好、房间布置好,以后你就要在这里生活了。要不要我帮忙呀?”

“啊!不要啦,我自己来……”小女孩又羞红了脸。

“嗯,这里很隐秘,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不能再有人来伺候你了,不管在这还是以后跟我一起出去,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嗯,我知道。我不光要照顾好自己,更要照顾好星汉哥哥,给你做秘书,替你保守机密,我还要保护好你……”

“哈哈哈哈……”让这么漂亮可爱的小萝莉保护自己,这画面简直太美!余烨瀚忍不住笑得后槽牙都露出来了。

在地下基地参观的人都发出了“叹为观止”的感慨,这其中尤以曹金云为甚。作为“留过洋”,见识过“工业国”的繁华和强大的曹金云,虽然有过参观南庾工业企业的经历,但是,这规模庞大的地下世界依然震撼了他。如果说余烨瀚第一次给他看的还只是展示了肌肉的话,那么这不知道规模到底有多大的地下世界,恐怕就是南庾蕴藏的轻易击败他南瓯三个军、逼他手刃恩公的深厚内力了,光看这工程耗费之巨,南庾的力量也可窥一斑了。

作为交了相当有分量的“投名状”的曹金云已经被视为南庾“自己人”了,不然他也不可能有机会进入这个地下的基地。手刃恩公,举家迁入南庾,对自己以前的部下何去何从从不过问,也从不和过去的部下保持密切的私交,这些都可以视为曹金云的“投名状”。

就像后世的百家讲坛中易中天先生说的那样:韩信被剥夺楚王的爵位封为淮阴侯后,他在作死的路上又走了三步。韩信作的最该死的一步就是他曾经的部下到他曾经主持过工作、当过齐王的齐国去当官时,韩信亲自去送这位赴任的部下,并交代部下说:“你工作的地方非常重要,我将来有用得着你的地方,还希望你不要推辞!”

也就是这一步,将他对刘邦“怀人之忧、载人之难、死人之事”的恩情也葬送殆尽,所以,刘邦听到他老婆杀了韩信的消息后,太史公用了“且喜且怜”这四个妙到巅毫的字来形容刘邦此时的心情。

从所作所为来看,相比较而言曹金云毫无疑问是个政治上合格的聪明人,这样的人是有前途的。

0

凤鸣清岐 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