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中流砥柱>月夜同入天井院 洞房花烛诉衷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月夜同入天井院 洞房花烛诉衷肠

小说:中流砥柱 作者:墨翰翁 更新时间:2020/4/24 15:46:47

吴阶与那女子并马而行,一开始二人说话还很客气,但年轻人互相爱慕,心灵相通,越聊越投机,慢慢就谈笑风生,无所忌讳,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了。那女子笑着对吴阶说道:“刚一看见你时,觉得你长得魁武,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关西大汉,怎么这会越看你越像个娃娃,你今年究竟多大年龄?”

吴阶道:“我今年一十五岁。”

女子喜的鼓着掌道:“我称呼你好汉,闹了半天,你还没有我大,你该称我姐姐才对呢。”

吴阶也笑道:“我年龄再小,能打得猛虎,姐姐称我好汉,难道有错吗?”

女子却一脸神秘的说道:“从此以后你再也别想让我称你好汉了!”

“你称我什么呀?”吴阶疑惑的问。

“称呼你小弟,就够意思了!’”女子露出了少女的天真烂漫,显得有些调皮。

吴阶道:“那好哇,我今后一定像亲弟弟一样保护姐姐,谁要敢欺负姐姐,我就像打老虎似的一槊把他砸个稀巴烂!”

那女子见吴阶对自己这样忠诚,爱戴,心里感觉甜滋滋,暖烘烘的。她又笑道:“咱姐弟二人聊了半天,还不知道弟弟尊姓大名,家是哪里的人氏呢?”

吴阶道:“我姓吴,名阶,字晋卿。家住陇干。请问姐姐芳名叫什么呀?”

女子道:“我姓萧,名玉,今年十七岁,比弟弟大两岁呢。”

二人说笑着,不知不觉晚霞退尽,天空仅剩一片灰白色,峡谷里变得一片漆黑。那路 又慢慢出离谷底,曲折盘旋着往山上攀升。萧玉说:“这一段路面很窄,一边是陡崖,一边是深谷,非常危险,弟弟不要和我并马行走,让我头前带路,弟弟跟在后面才安全。”

吴阶说道:“我是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当先开路,岂能畏??不前,让姐姐保护?”说完就快马加鞭,抢到了萧玉的马前。

萧玉见吴阶如此爱护自己,倍感温暖。于是她跟在吴阶的马后,小心翼翼的前行。转过了一座山头,就见对面黑黝黝的山顶上徐徐推出一轮碧玉似的明月。顿时银白色的月光把半边峡谷映照成了琼瑶世界!而背着月光的山体和深涧,依然是黑咕隆咚,让人觉得神秘莫测!好在上山的路,在月光照耀下,清晰可辨。不再担心一不小心,掉进深不见底的山涧里去了!

又行多时,见右边峡谷中孤伶伶矗立着一座山峰,山峰四周都是深渊,只有一座天然石桥与左边山岭相连。女子在后面说:“右边这孤立的山头就是天柱山,我家就住在这天柱山上。弟弟沿着前边的石桥往右拐吧。”

吴阶勒马拐上了石桥,只见那石桥只有五尺来宽,两侧都是深不见底的山涧。度过石桥,前面是用石头垒起的寨门。吴阶不由赞叹道:“姐姐家这村寨好险呀,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

那寨门楼上有看门的家兵,见萧玉带着人马回来,便下来打开寨门,放一行人进去。进了寨门就见是一片开阔地带,再往前又是隆起的峭壁,在那峭壁上排列着十几孔窑洞。吴阶以为萧玉就住在这窑洞里,正要下马,却听萧玉说:“弟弟随我来。”

就见萧玉催马进了中间一孔大洞,吴阶也随后跟进。进了那大洞才知道这是一座邃道。在邃道里摸索着行有两分钟,才走到邃道尽头。一行人出离邃道,却进入一座天井院。原来这天井院是从山顶往下开挖一个十多丈见方的大坑,深有三丈,然后在坑底的四壁再开挖窑洞。人住在这天井院里冬暖夏凉,外边刮七八级台风,院里树叶都不动!吴阶与萧玉还有四个丫鬟都下了马,几个家兵牵了马又出了邃道,到天井院外边的窑洞里喂马去了。

又见一个丫鬟打开一座坐北朝南的窑洞大门,在窑洞里点亮了腊烛,萧玉才挽起吴阶的胳膊,二人并肩走进窑洞。吴阶进了窑洞一看,见门的一侧,靠窗有一个土炕,炕上铺着竹席,炕里边整齐的摆放着叠好的被褥。萧玉令丫鬟搬来炕桌,放在土炕的中央。然后邀吴阶一同上炕,两个人隔着炕桌,对面坐下。几个丫鬟立于炕下侍候。

萧玉又令丫鬟去厨房准备酒菜,要为吴阶接风。便见有两个丫鬟离开窑洞,去厨房忙活去了。炕前还剩两个丫鬟待命。吴阶见萧玉的家兵和丫鬟对萧玉毕恭毕敬,又觉得萧玉,举止大度,谈吐文雅,气质高贵。心想这萧玉看来很有来头,必不是寻常人家的姑娘。便想细细打听萧玉的身世。于是他问萧玉:“姐姐的二老高堂都安康否?”

却见萧玉刚才还满面笑容,听了吴阶这一问,立刻神情凄然,眼眶湿润,扭过头去,偷偷的抹眼泪。吴阶知道自己这句话戳到了萧玉的疼处,急忙赔礼道:“姐姐不要生气,请恕小弟冒昧!”

这时萧玉抬起头来,两眼泪汪汪的看着吴阶说:“不满弟弟说,我本不姓萧,原来姓耶律。我父皇就是大辽天祚帝,因被金兵困到西京,后来西京沦陷,母后在逃亡路上病逝,还未过周年,所以我还穿着孝服。后来我和父皇在与金军混战中失散,父皇至今音讯全无,我独自带着几个丫鬟和百十名残兵,逃到这深山里,隐居下来,改名叫萧玉。”

吴阶听萧玉这一说,大吃一惊,他虽然猜测萧玉必是名门之后,但万没想到她竟是皇帝的女儿!吴阶兴奋的道:“怪不得姐姐气质高雅,原来是大辽公主,我今天能和公主相识,真是三生有幸呀!”

萧玉凄然道,我国亡家破,流落江湖,身为亡命之人,现在朝不保夕,还称什么公主?弟弟要是爱惜我,就不要称呼我公主了,还是称呼我姐姐亲热!”

吴阶道:“小弟听姐姐的,以后再不称呼姐姐公主。”他见萧玉仍然悲伤,就又劝萧玉道:“姐姐不必伤心,我听说你家父皇撤退到夹山,收拾旧部,又聚拢了四五万人马,说不了哪一天反攻回来,姐姐就可以与父皇团聚。”

萧玉听了吴阶的话,不由眼前一亮,急忙问道:“弟弟听谁说的消息?”

吴阶道:“姐姐住在这深山老林里,不与外界接触,消息闭塞,所以没有听说。其实这消息在山外边,人人皆知。”

萧玉双手合十,对天祷告:“谢谢老天保佑父皇,转危为安。若能再兴辽室,让我与父皇重新团聚,我一定广修寺院,舍身入佛门,终身宏扬佛法!”

这时就见丫鬟端来四盘菜肴,吴阶一看,那盘里盛的是野兔腿,山鸡脯,草鹿脑,老虎肝。全是野味。又进来一个丫鬟掂来了一壶家酿的米酒。萧玉令那丫鬟也上了坑,坐在一边给吴阶和萧玉倒酒。

萧玉双手举起酒杯,深情的望着吴阶说:“姐姐对家兵疏于管教,冒犯了弟弟,我先敬弟弟一杯,以表歉意。”

吴阶说:“姐姐错了,我还要感谢那位家兵拦住了我的去路,纠缠了一会,才等到姐姐大驾莅临。使我有幸结识了姐姐。那家兵若是不与我纠缠,放我过去,我与姐姐岂不失之交臂?”

萧玉也笑了,她说道:“如弟弟所说,今天是老天有意安排让咱姐弟俩在峡谷相遇,如果那家兵走得慢些,晚到一会,弟弟也过去了,咱俩也会错过相遇的机会呀!”

“看来我和姐姐真是前世有缘,为庆贺咱姐弟相会共同干杯吧!”吴阶说完就举起杯来一饮而尽!

萧玉也一口喝干了杯里的酒,粉嫩的腮上泛起红晕,更显得素色可餐,娇艳动人。她深情的望着吴阶那英俊钢毅的面容,虎虎有生气的大眼,不由得春心荡漾。她想吴阶可是天下少有,今生难再相遇的英雄! 我已一十七岁,要在太平盛世,早该选择乘龙佳婿了。可怜我落草山寨,与世隔绝,身边只有百十个俗不可耐的家兵,没有一人能入本公主的法眼。萧玉自视清高,曾发誓宁缺勿滥,今世非英雄不嫁。今日天赐良缘,让我遇上了盖世英雄,我若不抓住机会,和吴阶结成夫妻,一定会后悔终生!想到这里萧玉就顾不得羞涩,问道:“弟弟已一十五岁,到了该成家的年龄了,不知弟弟可曾定亲?”

吴阶道:“小弟还未曾定亲。”

萧玉又红着脸道:“弟弟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妻子呀?”

吴阶何其聪明,他见萧玉说话时面红耳赤,眉眼含情,就知道萧玉的心思是想与自己喜结连里。于是吴阶道:“小弟在马上抱住姐姐那一刻,见姐姐肌肤细嫩,柔腰丰臀,更兼那娇颜如花,声如莺啼,我就喜欢上姐姐了!我想姐姐奋不顾身冲撞上来,定是月姥暗中驱使,老天要把姐姐许配给我,我怎能不接受呢?”

萧玉见吴阶又揭自己被他生擒活捉那难堪的一幕,就不好意思的捂着脸,弯着腰“哧哧”的笑个不停。吴阶见萧玉完全失出了公主的矜持,显露出少女情窦初开的娇羞和妩媚。他觉得萧玉好像一颗熟透了的柿子,晶莹红润的皮下充满着蜜汁,他好想双手捧起来这颗又软又甜的柿子,狠狠的咬上一口!

萧玉笑过一阵,然后又抬起头来向吴阶瞟了个媚眼,满脸涨红的道:“弟弟还揭姐姐的短,我被弟弟抱在怀里,后来又夹在弟弟腋下,差点没把我的肋骨夹碎,疼得我真受不了哇!后来弟弟胳膊放松了点,我才喘过气来。当着家兵的面,弟弟那样摆布我,丢死人了!羞躁的我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吴阶道“我跟本没有用力呀,要是我稍一用力,就没姐姐的命了!”

萧玉又嗲声嗲气的道:“弟弟把我当成大老虎呀?我是尝到弟弟的厉害了,现在一看弟弟的胳膊,我还胆寒呢!”

吴阶道:“小弟鲁莽,给姐姐造成身心伤害,罪莫大焉!要不姐姐明天召集家兵,把我绑了,跪在姐姐面前,让姐姐搧顿耳光,一来消解您心头之气,二来也让姐姐在家兵面前挽回面子。”

萧玉又亲自给吴阶斟满一杯酒,双手捧起酒杯,敬献给吴阶。满脸虔诚的道:“我今天愿以终身相许,弟弟如果不弃,咱就结为恩爱夫妻。弟弟是我的夫君,夫为妻纲,人常说,辱夫者自辱也,岂有当众殴打夫君之理!”

吴阶见萧玉如此贤良,心里感动,就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他也给萧玉斟上酒,双手捧起杯,满怀深情的道:“姐姐不仅貌美,而且通情达理,能娶姐姐这样的淑女为妻,是我三生有幸呀!”

一旁的丫鬟也纷纷道:“今日就是吉日良辰,就请公主和驸马爷圆房吧!”

萧玉喜不自胜,就令丫鬟轮流给驸马爷敬酒。吴阶酒量似海,连喝几十盅面不该色,依然谈笑自若。

萧玉这时面庞绯红,双眼迷离,她急不可耐的想赶走丫鬟,好与吴阶早享鱼水之欢。便对吴阶说:“恕我不胜酒力,不能陪夫君喝到尽兴,待我明日再陪夫君同饮好吗?”

吴阶会意,他也巴不得快点和萧玉鸳鸯共枕,便道:“夜已深了,咱也该休息了。”

于是萧玉令丫鬟撤了杯盘,炕桌,对丫鬟道:“你们今晚侍候驸马爷辛苦了,也休息去吧!”

几个丫鬟一起给萧玉道了声:“公主晚安”便离开了窑洞。但这几个丫鬟正在青春妙龄,见吴阶生得魁伟,又佩服他有打虎的神力,个个从心里暗恋着吴阶,只是在公主面前不敢表现出来。丫鬟们知道她们离去,剩下萧玉和吴阶二人独处,锦花绒见了火,岂不燃烧?但不知他二人怎么调情,怎么入港?这些丫鬟心里骚动,回到自己的窑洞,议论不休,哪里能睡得着觉?于是又都起来身,悄悄趴在窗外,用舌尖舔破窗纸,往窑洞里偷看。

就见 萧玉扯住吴阶的手柔声细语道:“我身陷国亡家破,走头无路的困境,没想到遇上了心仪的郎君,真是不幸中之大幸啊!”

吴阶也深有感触的道:“公主要不遭遇倾覆,当嫁给大宋皇子,或嫁给西夏王储为妻,怎么也轮不到我这山野莽夫占有。”

萧玉却道:“皇子皇孙,多为纨绔子弟,整日醉生梦死,寻欢作乐;哪有一个像夫君这样的英雄?我曾立志,非英雄不嫁,今日遇上夫君正遂我平生之愿,比在皇宫为妃幸福多了!”

几个丫鬟敛声蔽气,悄悄在窗外偷听。有两个丫鬟爬在窗台上从窗户纸的小孔中往窑洞里偷窥。就见萧玉和吴阶身体贴的很近,俩人四目相对,萧玉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吴阶,吴阶也两眼深情的看着萧玉。又见萧玉伸出玉臂,两手抱住了吴阶的脖颈,撮起石榴花般的红唇,等着吴阶亲吻她。吴阶却不急于满足萧玉的欲望,而是用一双蒲扇般大的手,轻轻的捧住了萧玉的脸腮,像欣赏一件天上降落下来的珍宝,他仔细的打量萧玉那清晰的眉毛,晶莹发亮的眸子,以及萧玉因激动泛起潮红的面庞上那精致的鼻梁。

吴阶充满爱恋的说:“公主你好美呀,我今天才明白什么叫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之容了!”

萧玉见吴阶迟迟不亲吻她,却在那里慢条斯理的欣赏自己的五官,心想吴阶看上去性格粗狂,还是个嫰雏,想不到如此能拿捏分寸,一点也不毛糙,堪比情场高手!萧玉却拿捏不住情绪,心急的说:“郎君快快亲我呀,我掂的脚面都酸了呀!”

吴阶这才弯下腰,把萧玉横抱在怀里,萧玉两只手搂着吴阶的脖颈,折起头来,主动把红唇紧紧贴在吴阶的大嘴巴上!两个人一动不动,互相嗅着对方身体里发出的气息。亲吻了几分钟,吴阶才把萧玉放倒在炕上,然后自己也上了炕。抱住萧玉,先逗弄了一会,逗得萧玉不停的嘻笑。然后吴阶又动手脱萧玉的衣裳,萧玉害羞,开始还半推半就,口里喃喃的说:“不要,不要。”

丫鬟们在外边看的耳热心跳,也不由得心潮起伏,难以自持!

接着就见吴阶激动起来。满脸涨红,喘着粗气,像一头凶猛的雄狮,三下两下,也脱光了身子,露出一身暴突的肌肉来。这时忽然炕头的蜡烛熄灭,窑洞里霎时变得漆黑一团。

吴阶与萧玉一个青春,一个年少,整夜疯狂自不必说,直折腾到了第二天黎明,二人才昏昏睡去。到了日出三竿,丫鬟见洞房门依旧紧闭,知道公主和驸马还在熟睡,所以都不敢敲门。

0

月夜同入天井院 洞房花烛诉衷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