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中流砥柱>第三回 飞枭兴兵讨公主 吴阶呈威踹金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回 飞枭兴兵讨公主 吴阶呈威踹金营

小说:中流砥柱 作者:墨翰翁 更新时间:2020/4/27 21:37:59

吴阶与萧玉一个青春,一个年少,整夜疯狂自不必说,直折腾到了第二天黎明,二人才昏昏睡去。到了日出三竿,丫鬟见洞房门依旧紧闭,知道公主和驸马还在熟睡,所以都不敢敲门。

俩人睡到天快过午才醒来,萧玉打开窑门。丫鬟们嘻嘻哈哈上前道喜,萧玉知道这些丫鬟,昨晚一定偷听她和吴阶说话。想起自己情不自禁,大呼小叫的情景,不由红了脸。这时早有一个丫鬟给萧玉端来了洗脸水。萧玉现在虽名为公主,其实生活与平民没有两样,洗脸就用皂角荚搓两下,也没化妆品,用块布擦干脸上的水渍,就算完事。吴阶与萧玉洗漱完毕,丫鬟又献上早餐,还是一些山中果蔬,雀蛋奶酪之类。

二人用完早餐,萧玉又令丫鬟去传“萧狼耳,耶突龙”两位千人长来拜见驸马爷。

过了一会就见在峡谷里被吴阶打翻在地,并踏上一脚的那条黑汉,领着另一个军官来到窑洞前,见了吴阶一起下跪,口称驸马爷在上,请受小人一拜!吴阶急忙上前将二人扶起道:“昨日误会,我下手重了,请壮士见谅。”

那黑汉满面羞惭,连声道:“小人冒犯驸马神威,该打,该打!”

吴阶安慰他道:“你二人保护公主,出生入死,忠勇可嘉;只是武功还欠精,以后要勤习武艺,将来才能克敌致胜。”

二人连连点头道:“小的一定谨记驸马教导,刻苦练武,以防敌患!”

萧玉又请吴阶跟她去前边的教场,观看家兵练武。二人在萧浪耳和耶突龙陪同下,穿过隧洞,来到前边的教场。见有百十个兵丁正在舞刀耍剑。看了一会,萧玉道:“驸马爷看咱的家兵勇否?”

吴阶微微一笑道:“这些家兵练的刀法都是花架子,看着一招一式,十分好看,真到战场上,大多都是无用的虚招,怎能战胜敌人?”

萧玉道:“夫君说的是,但怎么让士兵练习才能练出真工夫呀?”

吴阶道:“可用较湿润而粘稠的泥土堆叠一段泥墙,高约五尺,厚一尺,宽两尺。砌好泥墙后,用刀在泥墙上划一个正面人体图,并标出咽喉、心脏、肚脐、下腹等部位。让士兵面对泥墙,用刀刺击各个标志点。要求刀刺入直至护手或刀柄,否则不合格。刀刺入后,要迅速抽回,不能在泥中停留。也可以用刀划割泥墙,练习方法和要求与刺法相同。练习的时日长了,泥墙会逐渐变干。到时,刺刀和划刀的力量都在不知不觉中增强。另外还可以置一“木人桩”让士兵练习刀法。”

萧玉问:“用木人桩怎么练习呀?”

吴阶道:“用木桩一段,比人略高,雕出头身,圈出要害,装上手脚。让士兵右手握刀,分别以刺、划、砸等刀法,攻击木人桩的手、脚、头等部位。这一练习主要训练出刀的准确性,练习者切忌一味求快而失去准头。然后在让士兵练习组合刀法,方法是右手持刀,右警戒势而立。先用左划刀斜划木人桩右臂;接着沉身,右平划刀划割木人桩大腿;再用刀挺刺木人桩腹部。这一套组合刀反复练习,才能达到快狠准稳,功力强大。置敌于死地!”

萧玉闻言大喜,当下就请吴阶指挥家兵筑泥墙,树木桩,训练士兵刀术。在吴阶的精心指导下,士兵训练十来天,果然刀功大进。萧玉更加敬爱吴阶,对吴阶百依百顺。吴阶又进言:“今日家兵练习的都是单兵技击,倘若遇到大队敌兵来犯,还需练习群体战法,使军中官兵结成一体,互相配合,进退有节,才能抵挡大队敌兵。”

萧玉说:“夫君所言极是,就请夫君再教习家兵阵法,以提高整体作战能力。”

于是吴阶又将家兵三人编成一组,组长使长矛居中,左右各配一名操刀手。遇到敌军,组长持长矛先刺杀敌兵,若敌兵躲过长矛,冲进身边,两旁的刀手即挥刀砍杀。三组为一队,三队为一排。队有正副队长,弓箭手各一人,排设正副排长各一人。吴阶建立编制,又颁布几条军法,申明军纪。然后就开始操练士兵。那些家兵见吴阶不仅武功高超,而且严厉正大,治军有方,都对吴阶佩服的五体投地。训练月余,家兵士气大震,战力倍增!

萧玉高兴的对吴阶说:“夫君给我训练了一支铁军,还有这一夫挡关万夫莫开的山寨,我可以高枕无忧了!”

吴阶道:“这天柱山虽然险要,易守难攻,却是一处绝地。因为山寨进出只有一条路。如果敌军堵死去路,长期围困,寨内一旦粮草耗尽岂不饿死?”

萧玉闻言又担忧起来,就问吴阶:“如何才能破解敌军围困?”

吴阶就绕山寨转了几圈,发现山寨后面,有一条山体裂隙,因那裂隙两旁杂树丛生,所以从外边看不到裂隙。吴阶就令家兵用桑皮拧成几十条绳索,每条十余丈长。先把一条绳索一段绑于山隙旁的树上,令一善于攀崖的兵士,把绳的另一端捆在腰上,带着铁锨,锛镢,手握绳索顺隙而下。待下到十丈深,绳索到了头,那士兵就用锛镢在山壁上刨洞。这洞可作为士兵临时休息之处。然后再在洞旁的树干上绑上绳索,依旧顺绳索下去,到了绳索末端,还在山壁上挖洞。如此这般,用了半月时间,终于通到山底。那山底乃是一条狭谷,荒无人烟,对面是深山老林,十分隠蔽。吴阶与萧玉都顺绳索下到了谷底。并从谷底行走十余里,找到了出山的大道。萧玉才放了心,对吴阶说:“我们有了这条通道,进退自如,再也不怕被敌 军围困了!”

吴阶见山寨已经稳固,就对萧玉说:“我上山已经两个多月,来时又没告诉老母,她老人家还以为我被老虎吃了呢,不知哭成啥样了?我得快快回去,老母见我还活着就不担忧了。”

萧玉道:“百善孝当先,夫君回去看望老母,妾身本应随郎君同往;但恐我一走,这山寨无主,家兵们群龙无首,作鸟兽散,恐再难恢复,所以妾身就不陪夫君同往了。但愿夫君把老母接到山上来,让妾身早晚侍候,以尽儿媳孝道。”

吴阶说:“公主与我情投意合,恩爱无比。我本不忍离开公主,但在此山寨落草,终为江湖游民,不足以成大业。我志在荡平西夏,驱逐女真,效卫青霍去病,长驱大漠,封狼居婿,建不世之功。待我封候之后,再来迎娶公主,咱夫妻共享荣华富贵!”

萧玉见吴阶志向远大,知道自己留不住他,因泣道:“自古世道无常,功名路上险像环生,建功立业并非易事,但愿夫君万事顺利,马到成功,早日来接贱躯!”

吴阶又安慰萧玉一翻,便要告辞。萧玉苦留不住,只好设宴为吴阶送行。席上萧狼耳,耶突龙领着几个小头目轮流把盏,向吴阶敬酒。萧狼耳道:“驸马爷和公主在此占山为王,不服皇帝老儿管,不受地方豪强辖,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何其快活!为何还要下山,受那地方官府的鸟气?”

吴阶道:“你们现在年轻气盛,躲在这深山老林,活得倒也自在。只是这里西有夏军驻扎,北有金兵围堵,东南遍地是宋军营寨,实处四战之地,如何能发展壮大?长期困守此地,岂不终老山林?我今翻下山,就要去宋营充军。将来若能讨得个出身,独领一支军队,就接公主和你等下山,编入宋军,给你等也提供个建功立业的机会。将来你等在宋军中征战有功,获取一官半职,搏得个后半世封妻荫子,也不枉为人一世!”

众头目都觉得吴阶说得又理,敬佩吴阶,觉得有吴阶在,他们有了靠山。吴阶一走,他们好像失去了主心骨,所以纷纷劝吴阶留下。可是吴阶去意以决,哪里能说得动他!

临行,萧玉令家兵取来虎皮,原来吴阶打死那两只虎,肉已吃光,仅剩两只虎皮。萧玉道:“夫君凭这两只虎皮,可去官府领赏。”

吴阶却只带上一只虎皮,把另一张虎皮留给萧玉,作为纪念。萧玉只好留下一张虎皮。然后带着几个丫鬟和十来个亲兵护送吴阶上路。

两个人享受床第之欢几个月,真个是情投意合,如胶似漆,恩爱无比。萧玉本想和吴阶从此夫唱妇随,形影不离,白头谐老。谁知吴阶却执意下山,要实现他扫平西夏,驱逐金人的雄心壮志。萧玉知道自己的山寨不过是一窪浅水野塘,留不住吴阶这条腾云驾雾的蛟龙。可是她一想到吴阶誓言扫平西夏,驱逐金兵,那可是要经过无数次的撕杀,将身置于锋镝之间,生死难卜呀。说不了,这一走就会成为永别!想到这些萧玉不由悲伤落泪,掩面哭泣。

吴阶安慰萧玉说:“我虽然离开山寨,但心却留在爱妻身边,过一段我就会来看你。”

萧玉一直送吴阶来到山口,仍不忍分别,在马上牵住吴阶的手,泪眼婆娑,难割难舍。正在二人缱绻留恋的时候,忽然一骑马飞奔而来,那马驰到萧玉面前,一个家兵翻身下马,气喘吁吁的向萧玉禀报:“公主,不好了,一队金兵前来攻打山寨,为首的金将口口声声说要活捉公主!”

萧玉闻言大惊,问那家兵:“金贼来了多少人马?”

家兵道: “约有一千多人。”

吴阶听说有金兵来犯,也恐公主被金贼活捉了去。便安慰萧玉道:“爱妻莫怕,待我去生擒了那金将,杀散了金兵。保卫山寨平安!”

公主道:“金贼凶猛无比,且人多势重,夫君单人独骑,怎能对付虎狼之师?”

吴阶笑道:“金贼虽多,不过是蝼蚁之群,我铁槊扫过,让他尽为芥粉!”

于是吴阶吩咐随行的家兵和丫鬟保护好公主,他自己勒转马头,独自往山寨驰去。吴阶来到天柱山下,见金兵已在山下峡谷中安营下寨。原来金将飞枭早就听说辽朝公主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现在率领残部潜伏在陇山深处。飞枭是个好色之辈,他一心想活捉公主,关在军营中,做自己的玩物。所以就派奸细深入陇山打探公主的消息。那奸细侦知公主藏身在陇山山脉中的天柱岭,便回报飞枭。飞枭闻信大喜,立刻点齐本部人马,星夜兼程,来捉拿公主。他来到寨前,见山寨易守难攻,而且寨前面的道路狭窄,没有场地可以安营,就率军在山下大路上下寨,把上山的路给堵死了。意欲长期围困,待山寨中粮尽,迫使公主投降。

那前来给公主报信的家兵,见前门被金兵堵死,就从山缝隙里顺着绳索遛下山来。要不是吴阶有远见,预先开辟了这条下山的通道,今翻公主就难逃飞枭的魔掌了!

吴阶快马加鞭,一路飞奔,来到天柱岭下。见前面的大路上驻扎着金军,营门前有四个金兵站岗。吴阶大喝一声:“金贼听真,吾乃大宋子民,此地乃我大宋疆域,尔等蟊贼,擅闯大宋地盘,冒犯天威,若不快快夹住尾巴逃跑,待爷爷一怒杀你个片甲不留!”

那几个金兵见吴阶单人独骑,且口出狂言,心想这是哪里冒出个疯子?莫非活腻了,前来送死!于是几个金兵呐喊着一起举枪向吴阶刺来。不料吴阶把手中的铁槊横着一扫,早把几杆抢扫飞到一边去了。接着吴阶又把铁槊抡起来,一槊一个,把三个金兵都砸成了肉饼!剩下一个金兵吓得掉头大窜,一边跑一边喊:“不好了!有宋将来踹营了!”

吴阶飞马闯进金营,赶上那逃跑的金兵,背后一槊,结果了性命。营中的金兵,见吴阶是单人独骑,便依仗人多势重,纷纷操起刀枪来战吴阶。谁知吴阶一杆铁槊抡的呼呼风响,那些金兵碰上不死必伤,哪里能招架得住?吴阶如虎入羊群,只杀得金兵人仰马翻,鬼哭狼嚎!

再说飞枭在中军大帐,闻报有一宋将单人独骑杀进了大营,不由勃然大怒,立即操起狼牙棒,飞身上马,带了十几个亲兵,来战吴阶。飞枭看见吴阶一杆槊如蛟龙出海,横冲直撞,杀得金兵抱头鼠窜。就拈弓搭箭,描准吴阶一箭射去!谁知吴阶眼明手快,他把手中的铁槊轻轻一拨,就把那支箭拨落地上!吴阶发现飞枭暗箭伤人,就大喝一声:“贼将休走,吃爷爷一槊!”放马朝飞枭冲来。飞枭急忙弃了弓,抡起狼牙棒来迎。二人交战三个回合,飞枭抵敌不住,掉转马头逃跑。吴阶从背后一箭射去,那箭镞穿透飞枭后背,插入肺部,飞枭一头栽下马来,口吐鲜血而亡!

那些跟着飞枭的亲兵见主将已死,那个还敢恋战,于是争相逃命去了。这时萧玉带着丫鬟和十来个家兵赶来,一部分还没逃走的金兵见萧玉头上插着鸡翎,穿戴是辽人打扮,于是纷纷缴枪投降。原来金族人数很少,金军的基本队伍只有四五万人。自从阿骨打征服辽国,已有百万投降的辽兵编入金军。所以飞枭手下的金兵有七成是辽人。今天这些辽人一看是辽军来了,所以都不愿死战,乖乖的投降了。

萧玉和吴阶把投降的金兵编入寨军,兵力扩大到六百余人。又得三百匹战马,二百匹驮骡。就把缴获的缁重,用骡子驮着,唱着凯歌,高高兴兴的回山寨去了。萧玉回到山寨,大摆宴席,为吴阶庆功。夫妻又盘恒几日,吴阶执意要回家。萧玉苦留不住,一直把吴阶送出山口,才洒泪而别。

0

第三回 飞枭兴兵讨公主 吴阶呈威踹金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