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晋末创业纪>078寒风热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78寒风热血

小说:晋末创业纪 作者:一只猎犬 更新时间:2020/6/29 23:51:58

为了能赶在卯时天亮之前抵达檀丘城下发起进攻,吃过晚饭以后还不到亥时,估计叛军的哨探已经躲起来避寒之后陆和下令倾巢而出,向檀丘发起了决死突袭!

按照陆和的计算,晋军的营地距离檀丘满打满算只有六十里路,算起来每个时辰只要行军十五里就能赶到准时檀丘城下。

然而计算是计算实际是实际,这一路天寒地冻雪深路滑,带着全套甲胄和兵器的晋军士卒们刚一开始行进就倍感艰难。

一开始天公作美明月当空万里无云,经过了强化锻炼的晋军一个时辰之内就强行军了三十多里路,然而子时刚到乌云就将月亮完全遮蔽,风雪交加吐气成冰,天地之间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在狂乱的北风下坚持行军的晋军士卒们身上的热气被吹的一干二净,行军速度越来越慢,气氛逐渐凝重压抑,队列中隐隐也开始传来轻轻的怨言。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泄气,要是泄了气不光这次偷袭檀丘的事情要糟,以后也休想指望他们跟着我拼命了,不管多难多累这次也一定要撑住!陆和心知不妙立即将孙冉曲彰等老兄弟派到队伍各处维持秩序监督行军,自己则昂首挺胸走在队列最前面为全军开路。

在陆和以身作则的表率和他那些老兄弟的威胁督促之下尽管全身几乎都被冻僵,流出的汗呼出的气结成冰挂在头发和胡须上,手上生了冻疮、鼻子红的像喝醉了酒,晋军上下还是坚持了下来,丑时过后陆和计算行程发现只剩下最后十里路了。

“太好了,只差最后一段路了,看样子叛贼们都躲起来取暖去了,对我们毫无察觉。大家加把劲,这次我们一定可以一举袭破敌军!”

眼见进展顺利陆和十分高兴,他抖擞起精神下令把随身携带的胡饼酒肉全分发下去吃掉,稍事休息之后便下令继续前进。

这时北风变得更加狂暴了,漫山遍野的雪花被凌冽的狂风吹起,打的人眼睛都睁不开,走在队列最前方执掌军旗的孙冉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然后就听见哗啦一声,旗杆断成了两截!绣着‘晋’字的大旗在一阵疯狂的乱舞后在黑暗里消失的无影无踪,激起了一阵惊恐的喊叫。

“这,这是凶兆啊!”

“完了,全完了,这一趟的苦算是白吃了……”

“快撤吧,那些叛贼一定呆在暖和的地方等我们送死呢……”

原本就精神疲惫,全身像拉满了的弓弦一样绷紧的士卒们一下子炸开了锅,还不等陆和想出什么言辞安抚军心,士卒们已经七嘴八舌乱嚷嚷了起来,有要求撤退的,有祈求神明庇佑的,有扔下兵器大声哭喊的,每一句话每一声哭诉都像铁锤一下狠狠的砸在陆和的头上,好像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嘲笑他,‘你输了,这是行不通的,你输了……’

我才不会输,这一仗赢的一定是我!我一定会赢!陆和大吼一声,手起刀落直接斩杀了了一名正在大喊这次必败的士卒!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士卒们喊了起来。

“风吹旗折不过是偶然的小事不足为怪,羯贼凶暴残害生灵,我等讨灭叛逆进剿贼寇顺天应人必得上苍庇佑,再有敢胡言乱语搅乱军心的立斩无赦!”

陆和狰狞的面容和滴着血的长刀吓住了众人,纵然他们心中仍有怯意,但进兵至此已经杀伤近百人的陆和在他们心中是比叛军和风雪更可怕的凶神恶煞。

片刻寂静之后晋军上下慢慢的恢复了秩序,当然也有几个诸如苟纯这样的人本来就已经累的几乎脱力,现在受了惊竟然站立不住连人带兵器一头栽倒在了雪中。

“苟纯你怎么了,走不动了?”眼见的陆和发现苟纯跌倒立即出声责问,“你是队正要给部下作表率,赶快振作起精神来。”

“无事,无事,我还能走,我一定不会拖后腿!”

陆和这轻轻的一句话吓得苟纯魂飞魄散,他马上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唯恐动作稍慢陆和就会一剑砍过来,偏偏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他起身过于仓促,一口气没喘匀牵动了肺部的旧伤,全身一阵抽搐弓箭和兵器全掉在了雪地里。

完了,我这下完了,陆和一定不会放过我,他一定会斩了我威吓别人。我真不该贪图钱财为他卖命,早点当逃兵没准还能活下去。苟纯泪流满面干脆屏住呼吸等死,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陆和不但没有拔刀砍了苟纯,反而俯身将他丢下的弓箭兵器捡起来背在了自己的肩上。

“都继续走,我们已经走了一大半的路程了,今夜破敌之后大家就能在城里烤火吃饭好好休息,要是走不动的就只能在这雪地里活活冻死!”

陆和冲着士气低落的士卒们大吼了几声,然后从另一名跪在地上喘气的士卒手里接过了他的长矛,接着陆和从队头走到队尾一个一个把站不稳的士卒全拉了起来,鼓励他们继续前进。

在陆和以身作则的努力之下晋军终于有振作了起来,而上苍似乎也被他感动了,北风没有肆虐多久便慢慢沉寂了下来,随着风平雪止月亮不知何时又从乌云中钻了出来,皎洁明亮的月光照着在雪地中行军的晋军,显出一种庄重肃穆的氛围。

重新开始行军之后陆和改变了做法,他让孙冉和曲彰呆在前面领队,自己带着几个精壮的老兄弟走在全队的最后面,收容帮助那些筋疲力尽坚持不下去的士卒,用尽了力气和手段没有丢下一个同袍。

又经过一个时辰的行进,当晋军上下几乎耗尽力气的时候他们终于在檀丘城外的一个小山坳里和驱马在前面清道的曲阳等人汇合了。

“城里的叛贼有什么动静?”

见了曲阳陆和先问敌情,然而不等曲阳答话他就看见此处地面上有两堆已经熄灭的篝火,火堆上还架着锅灶。

“这是怎么回事,你就不怕招来敌兵吗!”陆和大吃一惊急忙指着篝火向曲阳询问情况。

“主骑放心,这些火堆是叛贼的斥候留下的,因为今夜天气太冷这些不中用的家伙全逃回檀丘城里去了。”

曲阳指了指不远处笼罩在昏暗火光下的檀丘城,“檀丘城上夜没有任何动静,敌军似乎全躲起来避风去了,主骑你真是料事如神啊。”

太好了,这一仗就要赢了!这些无能的叛贼,因为下雪就敢不设斥候不派侦骑,我陆和就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陆和鄙薄了檀丘的叛军一番之后很快就向全军下达了命令。

“既然有锅灶就生起火来让大家都喝点热水暖一暖,手脚活动开了以后马上攻城,这一夜我们终于熬过去了,叛贼们美梦已经做的够久了,现在该是他们梦醒还债的时候了!”

仿佛是为了呼应陆和的命令,这时乌云再一次遮蔽了月光,呼啸的北风卷起雪花将天地之间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漆黑的雪夜中除了不时闪过的几点火光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楚。

漫天的雪花那视线中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堪,檀丘城头原本还有几只火把无力的摇曳,这时也彻底被呼啸的北风吹灭了,晋军举着火把在陆和的带领下一口气冲到城门前竟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天佑大晋,天佑我陆和啊!陆和此时全身的血都要沸腾了,只见他一挥手孙冉便带着几个士卒按照操练过几十遍的流程,熟练的抛出钩锁攀上了城墙,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打了城门。

城门打开之后曲彰带领挑选出来的精干士卒,根据纪良事先交代的路线直扑于药的驻地,其他人则分散开来四下放火喊杀,冲天的喊杀声将叛军从梦中惊醒,但仓促间哪里能够组织的起抵抗,结果不是光着身子被斩杀,就是葬生在了火海之中。

“杀啊,杀光这些叛贼!”

“放箭,放箭,对着那里放箭!”

在风雪中苦苦挣扎了一夜的晋军上下此刻全都红了眼,将压抑了许久的怒气全都爆发在了叛军的身上,就连苟纯此刻都兴奋的两眼充血全身燥热,完全忘记了自己肺部的剧痛,指挥弓箭手们对着那些赤身裸体侥幸逃出生天的叛军发起了一阵阵攒射,看着雪地上殷红的鲜血他兴奋莫名,仿佛这是治疗自己内伤的良药一般。

看着全军上下陷入了癫狂陆和反倒冷静了下来,他没有急着冲上去砍杀叛军,而是转过头若有所思的问带路的纪良。

“你还有力气吗,还能不能大声说话?”

“我能,将军要我说什么?”神情复杂的纪良茫然的点了点头,还没明白陆和想说什么便被推到了前面。

“你站在这里大声的喊,告诉这些可怜人,不想被杀死,不想妻儿父母被羯贼欺辱,还想和家人团聚好好活下去就赶快跪下投降归顺。”

陆和把纪良推到前面,让他看着前面血腥的屠杀,“晚了他们就全都要被徐龛和于药活活害死了!”

纪良这才知道陆和是想给城内的叛军一条生路,顿时感激的热泪盈眶,行了个礼便扯开喉咙大喊起来。

“弟兄们,我是纪良纪老三啊,徐龛那不要脸的狗贼把我们的家小妻儿全卖给了羯贼,我们在前面给他辛苦卖命,羯贼们却在奉高城里欺侮我们的妻女。现在官军已经打上门来了,大伙赶快反正归顺吧,为了徐龛那不要脸的狗贼送命不值得啊……”

纪良撕心裂肺深入人心的大声哭喊与晋军野兽般的疯狂砍杀互相呼应,混乱中的叛军彻底崩溃了,有人衣服都不穿便四散奔逃,有人干脆跪了下来大声哀告求饶,更多的人则稀里糊涂便送掉了性命。

这一切总算了结了,陆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打算下令停止攻击收容俘虏,就在这时只见一条大汉袒**腹身无寸缕,孤身一人提着一把长刀,循声向他冲了过来。

“司马家的狗,有本事就来和你于爷爷我分个胜负!”

这不是于药吗,想不到他居然没死!曲彰他们可千万不要有事啊!陆和精神一振立即提起长刀迎了上去,哐当一声两人的兵刃便撞到了一起。

“于药别挣扎了,你不是首恶,跪下投降应该还有生路!”陆和一边用力想要压倒于药,一边贴着脸大声呵斥。

“去你xx”

于药张嘴便喷了陆和一脸酒气,直接将陆和逼的向后退了两步,就在于药迈步想要乘胜追击时酒劲冲上了他的头,他脚步不稳一个踉跄直挺挺的栽倒在陆和面前。

“去死吧酒鬼!”

陆和抓住机会一刀砍破了于药的脑袋,然而不知是酒喝多了真的会感觉不到疼痛,还是于药凶悍强壮远胜常人,头破血流之际于药居然转过脸,把一口鲜血吐在了陆和的脸上狂笑了起来。

“小子你等着,司马家养狗从来只会喂屎,你不愿意吃屎早晚落得和我一个下场!”

0

078寒风热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