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羊头计划>第十二章:严阵以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严阵以待

小说:羊头计划 作者:闲品杯中月 更新时间:2020/5/16 15:57:16

东方,天边隐隐泛起一丝鱼肚白,让周围的景物开始显现出轮廓,也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黎明前短促的一阵枪声过后,旷野又恢复了先前的宁静。

树林外的开阔地上影影绰绰站着十来个鬼子,稀稀落落的灌木丛中,散布着几十具冰冷的尸体。

“心胸有多宽广,战马就能驰骋多远!我们是战无不胜的骑兵!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自投罗网的小蚂蚁!”土豆般的鬼子骑兵兽医神气十足,语气傲慢骄横,纵横在这片广袤土地上,追贯了兔子的狗,怎么会把这群破衣烂衫端着杂枪的游击队看在眼里。

小五郎狡黠的一笑:“我喜欢这种感觉,像是正餐前的开胃小菜,这是一次成功的反袭击战,不管它们是兔子还是蚂蚁,我都要写进作战报告里。”

鬼子是怎么知道会有人突袭,做到提前预判并设伏的呢,是鬼子骑兵的战马捕捉到了秋风游击队的动静。

相较于人类,战马能够听到的频率范围更广,战马的听觉范围为55至3。35万赫兹,其最佳灵敏度在1000至1。6万赫兹之间,这意味着它们经常能觉察到人类听不到的东西,而且能做出反应,战马的耳朵可以旋转180度,并能放大声音和锁定方位。

当秋风游击队距离树林800米的时候,帐篷内战马的耳朵开始摇动,并发出低鸣警告声,当秋风游击队距离树林700米的时候,鬼子骑兵兽医便根据战马耳朵转动方向,判断出了声音来源位置,并报告了骑兵少尉小五郎,当秋风游击队距离树林500米的时候,小五郎派出的两组鬼子已经悄悄运动到树林外面,埋伏在两侧的黑暗中,歪把子机枪手也在树林里找好了位置,副射手填弹完毕,当秋风游击队接近树林200米的时候,屠戮正式开始,如果孟队长能听从胡义的命令,只在距离树林400米外放几排枪,就不会有这场灾难的发生,有时候不得不感叹,人的命都是注定的,命运的剧本都是上天安排好的。

“少尉,缴获的枪支弹药怎么处理?”一个军曹问。

“除手榴弹外,都埋在树林里,等我们回去的时候交给大尉。”停了一下,小五郎又补充道:“传我命令,各组现在开始喂马,拆掉帐篷后开饭,早饭后十一组进山侦察,我们在树林里等待。”

……

太阳还未起,朝霞已经粉饰了东方天空,晨风轻拂,清新沁人,抬头望,黎明的天空已经从晦蓝过度成淡蓝,漫无边际。

当看到白色信号弹升起的那一刻,马良的心咯噔了一下,麻木地绷紧了冰冷的脸,他判定孟队长他们被鬼子暗算了,当第二颗信号弹再次划过夜空的时候,他的心彻底的凉了,他明白秋风游击队再也回不来了。

“排长,要不我过去看看?”一战士忍不住开口。

马良看向火红的东方天际,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不必了,他们回不来了,咱们回山谷。”

“为啥?”战士不解。

“你听到七九步枪的枪声了吗?”

“……”

……

当胡义听到山谷外鬼子的枪声后,低卷帽檐下的阔眉深深紧皱,细狭深邃的眼底反而平静的没有波澜,他知道最不可能的意外发生了,老孟回不来了,一路血雨腥风闯过来的他,对生死早已麻木漠然,尽管事发突然,也没有动摇胡义战斗的决心,他深信鬼子骑兵一定会进山,伏击计划不变。

看着身边还在愣神的瘦弱年轻战士,胡义忽然抬脚,轻踢在他的屁股上:“能听出刚才开火的是多少支枪吗?”

年轻战士露出腼腆的笑:“报告长官,是一挺歪把子和八支四四卡宾枪。”

胡义淡淡一笑:“以后不许喊长官,叫连长。”

“是!连长。”趴在机枪后的满仓歪头答道。

胡义根据现有火力和十八跑的实际地形情况,拟定了一个四阵地伏击方案,这是一个标准的伏击战斗部署,也是一套复杂的组合拳,在北沟十八跑峭壁下长约七八十米的距离上,截头,打中间,堵尾,如果伏击失败有应急方案,也有撤退计划。

罗富贵的三排被赋予主攻任务,负责远距离截头,中距离打中间,近距离堵尾;马良的一排负责助攻和掩护,一排的机枪设在风暴岩上,打击和压制鬼子骑兵,防止敌人冲到中间的猫儿山上,其他人分散隐蔽在南沟里,如果三排伏击失败,便可以快速掩护接应,一起翻南山撤离,胡义自己则临时担任一排的助理排副兼机枪副射手。

九连的灵魂是机枪,胡义的战斗,一切资源都服务于机枪,机枪位决定基本阵型,机枪占据绝对地位,这次战斗也一样,战斗会从机枪开始,从机枪结束。

胡义把一排的机枪设在了南沟风暴岩上面,点名机枪由满仓操作,自己则做满仓的副射手,这样安排并不是因为臂伤未好,操作机枪不方便的原因,而是想给满仓一次体现自身价值的机会,让他更快更好的融入九连队伍里。

“连长,这机枪位是不是有点远,射击角度也不合适,有中间的矮山挡着,瞄不到对面峭壁下的山路。”趴在机枪后的满仓忽然问。

坐靠在石头旁的胡义一边不紧不慢往空弹夹里压子弹,一边答道:“不用看到鬼子,三排的机枪一响,你就开始急袭射击,用火力把鬼子骑兵压制在十八跑峭壁下面,遮断他们爬上中间矮山的路线。”

南沟的山高30多米,植被稀疏,机枪位不容易隐藏,所以胡义把一排的机枪位定在了风暴岩上面,这里有几块石头遮挡,是个天然的半遮蔽阵地,直线距离对面的十八跑峭壁有四百米左右,可以纵览整个战场,即不会被丫子口上面的鬼子尖兵发现,又便于作战指挥。

风暴岩西面三十多米远的半山腰上,是三排的机枪位,罗富贵和徐小藏在几棵低矮的崖柏树下,架好的机枪上覆盖了碎草,枪口也对准了四百多米外峭壁下的一小段山路。

碎石间的草丛后,头戴草环的徐小端着小红缨那儿借来的望远镜,镜头中的北沟山路被中间的矮山阻挡了一部分,只能看到十八跑峭壁下西段的小部分山路,宽度大约有十来米的范围。

罗富贵惬意地躺在机枪下面的草丛中,头枕着弹药箱望天笑。胡义给了这头懒熊充分的自由度,战斗由他看到鬼子骑兵的时候发起,允许他可以无休止的浪费子弹,任务只有一个,用火力封锁住北沟峭壁下的山路前端,拦截鬼子骑兵西进的道路。

懒熊心情不错,一改刚接到主攻任务时的颓废状态,直接来了精神变身机枪熊。

罗富贵心里核计,原来是让自己隔山打牛,虽然距离远了点,但没啥危险,让子弹刮大风那是自己的强项,打好了还可以看到李响设计的天女散花,砸死这群小鬼子,姥姥地,鬼子骑兵带的罐头应该更多吧,战后如果论功行赏,我三排担任主攻应该分得更多,打不好可以翻南山跑,没啥危险,胡老大真行,为了杀死几十个鬼子骑兵,居然弄了四个伏击阵地,到时候十八跑峭壁下的鬼子骑兵,就是赶进胡同里的猪,任人宰割。

天气好,心情就好,心情好就会不自觉地打瞌睡,懒熊吧唧吧唧嘴:“小啊,备用弹夹我都填满了子弹,班长先睡会儿,一会儿鬼子的尖兵过去后再叫我。”

徐小是熊的观察员,也是熊的装填手,闻声后慌忙回头应答,然后继续举起望远镜,不眨眼地观察着远处那一小段可见山路。

距离十八跑峭壁五十多米远的猫儿山中间,有一块半腰高的巨型矮石,大概有五米多长,一米多宽,人藏在巨石后,看不到峭壁下的山路,同样,丫子口上头的鬼子尖兵也看不到巨石后面。

巨石后站着李响和小红缨,唐大狗则坐在他俩旁边,用一块抹布仔细地擦他那支漂亮的马四环。

“是不是太显眼了,会不会被鬼子发现?”小红缨眨巴着大眼,用小手指向十八跑峭壁顶端。

在七十多米长的峭壁上面,一横排插着六朵鲜艳的小黄花,每朵花间隔十来米远,均匀分布在峭壁上面的碎石缝隙里。

李响静静盯着峭壁:“我到峭壁下面的山路上试过了,看不到上面。”

“你确定只要打住黄花,后面的手榴弹就会响?”

“确定!支撑老鼠夹子的木棍有三指粗。”李响认真地答道。

李响是个冷静有强迫症的完美主义者,在火烧新军营伙房的时候,他把粮袋周围安放的老鼠夹子都找了出来,装进了自己的背包,他这么做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怕别人不小心踩到;二是酒站的老鼠多,回去就不用做了。

当胡义带着李响一起勘察十八跑地形的时候,李响发现峭壁上面全是拳头大小的风化石块和一捏就碎的泥岩,于是,善于思考的他想到了利用峭壁的坡度,用手榴弹把这些碎石炸到峭壁下面,砸死经过的鬼子骑兵的办法,现在手里没有了掷弹筒榴弹只能这么办了。

勘察完地形回到风暴岩后,李响拆掉了几个空弹药箱,找出合适的六块木板,从背包内挑拣出六个大鼠夹,用铁丝固定在木板前端,又把十八枚手榴弹分成六组,每三个一束调整好合适角度,分别捆绑在计算好距离的木板后端,最后用粗木棍顶撑开鼠夹,把手榴弹的三根拉线系在鼠夹撑开的一端,这样六个简易远距离爆破装置就安装好了,用的时候只要把它们埋在碎石下面,远距离射击鼠夹上支撑的粗木棍,木棍断碎后,鼠夹合闭拽动拉线,就可以引爆手榴弹。

“这有啥难的,也就七十米远吧。”小脸不屑道。

“啥玩意?你就可劲吹吧。”大狗是个见多识广的兵油子,也是个爱枪的人,对精度射击门儿清,皱吧着满脸脏灰又说:“距离是不远,可这是精度射击,那朵花才多大?”

李响神色一肃:“花的直径是四厘米,它后面支撑鼠夹的木棍直径三厘米多,只要你们能打住前面的花,后面的木棍就会被崩飞。”

“死大狗,穷嘚啵个啥,我又不是没打过百米靶,胸环靶的靶心有10厘米大吧,我能打在靶心的中心位置。”

“丫头,你和大狗要在六秒中内,每人完成三次准确射击,不然手榴弹爆炸后会把相邻的黄花炸飞,再次射击时就会失去目标,到时候你只能看到天女散花,可看不到水淹七军了。”

“啥,还有水淹七军?你那破玩意儿,真特么邪了!”唐大狗斜眼看了一眼李响,然后低头接着擦他的枪。

李响丑陋的伤疤脸很严肃,站得一丝不苟:“峭壁顶上面有一个小堰塞湖,如果十八枚手榴弹都爆炸,就会炸开堰塞湖,形成人工泥石流。”

小红缨扭头问:“堰塞湖是啥?”

“下雨后山上堵塞的积水。”

“你绑在鼠夹木棍上的野黄花叫啥名?”

“黄刺玫,我们老家也有叫它刺梨花的。”

大狗扔掉抹布站起身,咔巴咔巴无良眼,对小红缨说道:“我负责打东边的三朵……黄刺玫,你打西边的那三朵刺梨花。”

小红缨将一排子弹压进她怀里的四四卡宾枪,竖起小眉毛看了看唐大狗:“行,不过我要警告你,不要手贱,再说走火了我可饶不了你!”

李响不放心,慎重补充:“我建议你俩先打中间位置的黄花。”

大狗抬头望望天,重新坐下了,把马四环横放在腿上,歪帽子下那张脏脸笑了笑,从衣兜里掏出一盒火柴,擦着火柴杆,开始烧烤马四环步枪的准星和缺口……

小红缨也仰头看了看天,她那双漂亮透彻的大眼睛里,天空永远是随风奔跑的湛蓝,因为,她是风的孩子,永远向往着风和天空。

巨石东北二十多米的宽石缝里,坐着王小三,何根生,一只耳和吴石头,他们是负责堵尾的投弹组,这里距离峭壁下的山路大概有三十米左右,他们总共有八颗手雷和十五枚手榴弹。

八颗手雷是袭击十三组鬼子骑兵斥候得来的,手雷罩帽里的保险销已经被拔掉,手榴弹也拧开了保护盖,签出了拉火绳,放置在宽石缝前的草丛中。

尽管石缝里还有雨后的积水,四个人都老老实实坐在泥水里隐蔽着,毫无怨言。

王小三瞄了一眼呆坐的吴石头,扬起不放心的脸:“傻子,一会儿机枪一响,那八颗手雷你来扔。”

吴石头木然点头:“嗯。”

王小三是投弹组的组长,他是个热血的年轻人,虽然是炊事兵,打起仗来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吴石头这个夯货,一会真打起来的时候兴奋过了头,不听他的话。

“三哥,你听,好像有马蹄声。”一只耳忽然皱起眉头一动不动。

除了吴石头还傻呆呆坐着,王小三,何根生和一只耳都竖起耳朵,果然,山路上传来踏、踏、踏的马蹄踩踏声。

夏日的早晨,阳光明媚,鬼子骑兵十一组的四名斥候谨慎地走进了北沟,三个鬼子骑兵端着四四卡宾枪,小心翼翼徒步走在前面,后面十多米远,跟着一个骑在战马上左顾右盼的鬼子兵,他的手里牵着三匹战马,他是这组鬼子骑兵中的牵马兵。

鬼子骑兵都是四人一组,负责牵马的士兵基本都是右侧牵两匹战马,左侧牵一匹战马。

一段时间后,这组鬼子骑兵顺利穿过北沟山路,三个徒步鬼子骑兵登上了丫子口北面最高的山峰,牵马兵也拽着四匹战马爬到北峰的半山腰处。

山顶上的一个鬼子骑兵抓着望远镜,持续观察着丫子口四周的山谷,山坡和山脊,一阵叽里咕噜地鸟语交谈后,另外两个鬼子骑兵端起四四卡宾枪,射向晃动的灌木和远处模糊的绿色遮蔽物。

鬼子尖兵一阵乱七八糟的枪声停止后,于是不再犹豫,咻——一颗30mm绿色的信号弹高高地飞上了天空。

……

39

第十二章:严阵以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