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羊头计划>第十三章:樱花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樱花雨

小说:羊头计划 作者:闲品杯中月 更新时间:2020/5/22 19:21:44

阳光灿烂,碧空蔚蓝,蓝得干净,蓝得彻底,蓝得沁人心脾,谷口两侧的山坡被明媚阳光照耀着,享受着夏日阳光暖暖地惬意。

清晨的阳光下,小五郎的骑兵小队进入了三生谷北谷口,不紧不慢地行进在宽阔平坦的山路上,四十二匹战马分成两列纵队,整个队伍拉得有六十多米长。

日军的骑兵通常以一列,两列和三列纵队行军,而以两列纵队最常见,鬼子骑兵左翼纵队的前卫一般由军曹担任,最高指挥官处于右翼纵队的中间位置。

战马上的鬼子骑兵满身疲惫,哈欠连天,几天来的长途奔袭,昨天一整天的徒步泥泞跋涉,再加上黎明前的战斗让他们体力耗费到了底点,个个睡眠不足情绪低落,憔悴的脸上挂上了一层淡黑。

鬼子的步兵行军标准是一天24公里,急行军不超过40公里,而骑兵的行军标准是一天40——60公里,快速追击的极限是80公里,小五郎的骑兵小队早已超出规定行军标准,体力透支,人困马乏,萎靡不振。

只要占据了丫子口,逃跑的八路将彻底成为待宰羔羊,骑在战马上的小五郎心里这样想着,面部表情很愉快,他努力地掩饰着疲倦,呼吸着山里的新鲜空气,欣赏着路过的连绵山色。

艳阳高照,队伍来到十八跑峭壁下,一处红岩峭壁映入眼帘,突兀嶙峋,好家伙!褐红色的岩壁一层层叠加,犹如波浪一样延展数十米,钟灵毓秀的奇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壮观!果然不虚此行!

南沟半山腰上,隐蔽在崖柏树下的徐小,放下举着的望远镜,抬起手揉揉眼睛,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耳中渐渐的听到了马蹄声,马蹄声越来越近,越发清晰。

徐小扭过头,赶紧低声对后面的罗富贵说:“班长,鬼子来了!”

罗富贵爬到机枪后面,抓住枪机,把枪托抵在了宽厚的肩膀上,哗啦一声拽动了枪机,捷克式轻机枪已经处于随时可击发状态,熊紧盯着表尺,将枪口指向四百多米外的山路。

“小啊,快用望远镜观察对面山路,看到马头咱就开打。”熊低声说着,眼睛在表尺后越眯越细,扳机也已经被他压得逐渐入位。

等待的时间即短暂又长久,犹如白驹过隙,又好像漫长世纪。

哒哒哒哒哒……捷克式突然咆哮起来,猛烈地震颤着,将子弹连续推出枪口,呼啸着飞向远处山路,弹道连绵不断,直扑目标。

纷飞的弹雨阻断了鬼子骑兵前进的道路,倾泄的子弹从队伍最前面的两头战马的鼻梁骨穿过,倒霉的战马带着马背上的鬼子跌撞向地面,痛苦的嘶鸣着。

电光火石间鬼子骑兵懵了,以为是幻觉,怎么可能有伏击,十一组不是已经进山侦察确定安全了吗?后面的几个鬼子骑兵咬咬牙,玩了命,催马疾行,试图冲过去。

一蓬血雾、一蓬血雾又一蓬血雾,在一阵又一阵子弹冲击中,血雨腥风一片,几个鬼子骑兵和几匹战马,在穿透声中相继中弹倒地,变成了尸体。

子弹的呼啸声响彻在空中,响起在王小三的耳畔。

“投弹。”

呼啦一声,四个人从宽石缝中站起,空中立即出现四个黑点,牵拉带出四道淡淡青烟的尾迹,飞向三十米外的山路。

轰、轰、轰、轰——四声爆炸声后,山路上,猛然掀起一道爆炸之墙,飞灰乱石与爆炸硝烟遮断了视线。

第一波的爆炸硝烟还未散尽,第二波爆雾便形成,接着就是第三波的爆炸连绵……

鬼子骑兵队伍后部,人哭马嘶,轰鸣不断,爆炸掀起的残肢断臂飞舞翻滚在半空中,遮天蔽日血色一片。

……

与此同时,猫儿山中间半腰高的巨石上,一支四四卡宾枪和一支马四环步枪已经架好,左侧的小红缨安静得似乎没有了呼吸,黑色的准星和枪口,对准了峭壁上一朵艳丽的刺梨花,表尺后,漂亮的大眼眯成了缝;右侧唐大狗的步枪准星,也框住了另一朵鲜艳的黄刺玫。

“你们特么去死吧!”大狗猛然咆哮:“打!”

啪、啪——两颗子弹迫不及待出膛,两声清脆的枪声,也几乎是同时响起。

顾不上看远处峭壁上飞溅的黄色花瓣,俩人快速拉动枪栓,再次瞄准下一朵黄花。

啪、啪——两颗子弹果断出膛,之后,看到的又是一片飘舞的花瓣和手榴弹冒出的青烟。

再次快速拉动枪栓,再次瞄准……

捷克式机枪响起的瞬间,小五郎面色苍白,心里划过一道霹雳,惊呆!被土八路伏击了。

队伍前面有子弹呼啸声,队伍后面是连续不断的手榴弹爆炸声,队伍中间的鬼子骑兵开始混乱,仓惶一片,纷纷跳下战马,前看后看左看右看。

三秒钟后,骑兵少尉小五郎恢复了冷静,要想脱离危险,必须快速冲上左侧的矮山,于是迅速对手下鬼子下达命令:“快速抢占左侧矮山,构建临时防御阵地!”

哒哒哒哒哒——

当第一个鬼子刚爬上几米高的矮山,又一挺捷克式轻机枪突然连续咆哮起来,刺眼的阳光下不见弹道,却听得到横扫而过的无情呼啸,山石崩飞,断草乱飘,一次次的撕裂声后,是一阵阵绝望的喊叫声,然后,矮山上白乎乎的脑浆迸射流淌,晶莹血色一片。

轰——轰——轰——轰——轰——轰……连续数声猛烈的爆炸,伴随着数股膨胀浓烟,腾起在二十多米高的半空中,巨响震颤着七十多米长的峭壁。

此刻,从罗富贵的机枪响起,这一切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内,仅仅用时十三秒,仅仅十三秒,仅仅十三秒!

霹雳般的爆震,狠狠地冲击着耳膜,震得五内翻腾,响声隆隆,碎石横飞,石块竖落,好似陨石雨。

“这是个什么情况,晴天响惊雷,有人在渡劫吗?”

小五郎寻声抬头望向高处,眼睛里看到的是雾蒙蒙的天空,又似乎,是红蒙蒙的,最后终于确定,那是粉红色的花瓣雨,是家乡的普贤象樱花。

樱花啊,樱花啊,

阳春三月晴空下,

一望无际是樱花。

如霞似云花烂漫,

芳香飘荡美如画。

快来呀,快来呀,

一同来赏花。

轰隆隆——浑浊的奔腾夹杂着石块,裹卷着淤泥,猛然从天而降,狰狞,咆哮,疯狂地冲刷下峭壁。

在金色的阳光下,在漫卷的灰尘里,在铺天盖地的飞沙走石里,在奔涌而下的泥石流里,山路上全都是D国Q士们痛苦的挣扎声,凄惨的哀嚎声和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还有战马刺耳的嘶叫与哀鸣。

……

也是在这个清晨,兴隆镇被鬼子和治安军围得密不透风,镇里大街上都是侦缉队和警察,所有关键路口全部设卡,挨家挨户展开地毯式的拉网大搜查,目标是逃跑的八路和没有良民证的可疑人员。

兴隆镇外西三里,落叶营临时指挥部设在一片稀疏树林里。

树林深处,李有徳肃然危坐在树墩上,脸色黑得老长,身前弹药箱上摆着的一盏茶,早都凉透了。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漏下来,光影婆娑,树影斑驳,垂手而立的管家偷偷看向李有徳,犹豫了一下,咬咬嘴:“大爷,你快拿个主意吧,家里一杆子人都等着您吩咐呢。”

李有徳终于抬起阴郁冰冷的脸:“告诉账房,除去丧葬费和药费,死的护院每家奖赏二十大洋,伤的补贴十块大洋。”

“夫人怎么办?”管家又问。

“大葬!”

“啊?嗯,那我现在就回去安排。”管家表情上显出了一副吃惊样,转身欲走。

“等等,我还有事跟你商量。”坐在树墩上的李有徳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拂晓前,管家匆匆赶到这里,把昨晚李家大院遇袭的情况禀报给了李有徳。

前门楼子被烧毁,后门和院墙被炸飞,护院被炸伤五人,炸死三人,甚至夫人被最后一声‘惊天雷’给吓死了,李有徳都没惊慌,他最关心的是祠堂和祖宗牌位怎么样了,得到管家肯定的答复安然无恙后,李有徳随即派李勇马上去县城向前田大尉报告情况。

事发突然,李有徳感觉有点怪,初步分析后,他认为这事跟独立团有关,八成是那个酒站的九连干的,皇军这次围捕的八路有可能也是独立团的,不然他们不会在这个时候跟自己撕破脸。

皇军赏的XX媳妇死了,这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全看前田的意思了,李有徳觉得前田一定会派人去现场察看,会不会怀疑是自己故意而为,指使人干的?黄泥巴滚到裤裆里——不是屎都是屎,自己现在是有口难辨,莫,莫,莫!

现在不能管那么多了,听天命吧!最棘手的问题是这个XX媳妇怎么安葬,自从娶了XX媳妇后,李有徳在落叶村的威望一落千丈,有人暗地里骂他背祖忘宗,毁了家族血脉传承!如果把这个XX娘们埋进祖坟,会不会坏了祖上的风水?家族里的人会答应吗?可不埋进祖坟,前田大尉那里怎么交代?难,难,难!

世间纠纷的最高境界是斗而不破,和而不同,自己跟独立团一直是墨守成规,井水不犯河水,如今撕破脸了,自己在皇军和八路之间受夹板气,以后怎么办?愁,愁,愁!

李有徳知道管家在意和担心的是安葬地,神色一肃:“你回去到祠堂里开个族会,告诉他们大树底下好乘凉,如果大树被砍了,大家都会被晒死,我李有徳也想给子孙们留点福荫,不会让外族人入祖坟,坏了祖上的风水。”

管家慌忙点头:“嗯,我回去马上办,可大爷您刚才不是说要大葬,那又是为啥?”

“事贵制人,而不贵见制于人,这个时候一定要主动,不是人也要装人,要做给皇军看,我估计前田队长一定会派人监视我们L家,直到葬礼结束。”

“大爷,我懂了,您的意思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来个偷梁换柱。”

“对,不过这还需要独立团配合。”

“啥,独立团?您不是说这事八成是他们干的吗?”管家满脸诧异。

李有徳轻轻点点头:“既然他们帮我把头上的紧箍圈摘了,干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管家顿悟:“您是想在下葬那天……”

话没说完被李有徳摆手打断:“独立团的事你亲自去办,不要告诉任何人,夫人的丧事……停灵三天后出殡。”

管家试探性问:“要不要告知二爷?”

李有德深深叹了一口气:“通知,他来不来是他的事!”

“遵命。”

后来,两个人的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管家频频点头称是……

一阵微风,树叶沙沙响起,仰望,耀眼的缤纷摇曳,茂密缝隙间,透露出点点湛蓝。

……

4

第十三章:樱花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