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羊头计划>第十六章:特别工作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特别工作组

小说:羊头计划 作者:闲品杯中月 更新时间:2020/6/4 12:08:32

月隐星稀,暗夜朦胧,四下黑魆魆,街上寥寥几点微弱灯光,忽明忽暗。

隐约中,一个贼影出现在街边,谨慎如鼠,轻似狸猫,不声不响地溜着墙根,出现在东大街某个巷子口,黑色的衣服与无尽的黑暗融合在一起,宛如暗夜中又增添了一团墨汁。

贼影悄悄停在了巷子深处的一侧墙角,俯下身在脏兮兮的垃圾堆里翻找着什么,很快从一堆破烂的遮盖里,拎出一桶煤油和一块一米多长的窄木板。

下午就踩好点了,天黑后买了一桶煤油,找了一块木板,藏进了巷子深处的垃圾堆,半夜的时候又到杂货铺偷了一把剔骨刀和一捆绳子,这才又摸到李有才说的这家房后。

能让狗汉奸咬牙切齿的估摸着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管那么多,我只想活着,我只想逃离死亡,半仙带着准备好的东西,来到一处大瓦房的后墙根。

瓦房三米多高,二十几米长,房后种着几颗大槐树,没错,是这家,看看墙角边的一棵槐树,距离后房墙只有半米左右,好了,就从这儿开始吧。

一个人平了这家,有点难,没枪没手榴弹,只能用火烧了,半仙是个精于计算的辎重兵,要想烧得彻底,必须内部开花,让火从里面着,办法早就想好了,把煤油灌进屋内,再点火。

现在他打算顺着这棵树爬上屋顶,用提前计算好长度的窄木板,一头搭在树杈上,一头搭在屋顶的瓦沟里,这样人再上房顶就不会弄出声响。

摘下腰上挂着的绳子,一头捆牢煤油桶,一头栓住木板,把绳子中间在腰上绕了一圈,打了一个活扣,顺着树干攀爬了上去。

站在树杈上,先把绳子一头的木板拽了上来,架好窄木板后,半仙竖起耳朵听听周围一切无恙,又把绳子另一头的煤油桶也拉到树杈上,轻手轻脚拎着煤油桶踩着木板,登上了屋顶。

瓦房后墙无窗,是三七墙,房顶上铺的青瓦,是粘土烧制的二四瓦,从房檐往上数第六块瓦应该就到了屋内,于是,半仙蹲在搭好的木板上,抽出别在腰后的剔骨刀,开始拨动脚下第六块青瓦下的缝隙,一番小心翼翼的操作后,他揭起了三块活动的瓦片,又将瓦片底下的粘土清理干净,之后,屋顶上露出了用芦苇编织的笆席和木椽,侧起耳朵仔细听听,下面屋内没有任何动静,立刻用剔骨刀在笆席上,割开了巴掌大小的一个洞口,看看黑乎乎的洞口,不放心,又伸出一只胳膊探进去摸摸,是空的,果然洞口的下面是室内,毫不犹豫把绳子的一头塞进了洞口内,缓缓下放绳子,估计能垂到地面上了,便将手中的绳子在窄木板上缠绕了一圈,剩下的另一头甩到了房后。

擦擦额头上的细汗,打开煤油桶,开始顺着绳子从上往下,一点一点倒煤油,一段时间后,多半桶煤油悄无声息的顺着绳子流淌、滴落进屋内,感觉差不多了,半仙把剩余不多的一点煤油淋在屋外的绳子上,做好这一切后,站起身,不慌不忙在裤子上擦擦手,顺着木板走回到树杈上,抱着树身滑落到地面,抬起手抻了抻后房檐下坠吊的绳子,心中默念了三遍菩萨保佑,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火柴,划亮,点燃,刹那间,一条火龙腾空而起,火苗顺着浸湿煤油的绳子,爬上了屋顶,钻进了屋内。

随后,一个贼影仓皇如鼠溜着墙根远去,消失在黑黢黢的巷口。

……

一轮红日从远方天际冉冉升起,东曦既驾,霞光万丈,新的一天开始了。

一大清早,梅县侦缉队里乱成了一锅粥,几十个黑衣狗聚集在院子里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昨天晚上,沈队长家发生火灾,一家人全被烧死,惨不忍睹。

李有才心情很好,倒背着双手,挺胸叉步立于大院一侧墙前,抬头看着墙上刷涂的八个白灰大字,‘爱岗’,‘敬业’,‘进取’,‘务实’,不禁噗嗤一声笑了,他觉得命运就是一场赌博,时间就是筹码,先发制人比坐以待毙强,仁者用其仁,智者用其智,没看错那小子,叫半仙的治安兵不简单,这么快就把事情解决了,别看他其貌不扬,居然搞出了这么大阵仗,真应了那句话,尿泡虽大无斤两,秤砣虽小压千斤,和自己猜的差不多,胡长官的朋友肯定不一般,打过仗见过血的兵就是不一样,霸气!眼前这八个白亮大字应该抹去,改成‘能干’,‘真行’,‘脱俗’,‘够棒’!

一缕温暖的阳光照在狗汉奸秀气的脸上,也照进了他的心房,生命珍贵,世界美好,此刻李有才感到很温馨很幸福很释然,再也不用担心和害怕有人跟踪盯梢了,再也不用装出一副兢兢业业的工作样,再也不用窝在侦缉队大院里混时间,以后可以挺起腰板,大白天明堂正道的去赌坊了,命运,有时候真要靠自己把握。

……

上午,梅县宪兵司令部。

前田大尉悠哉靠在办公桌后的椅子里,喜滋滋地看着手里的金鵄勋章,因为这意外的收获而兴奋,这是一种特殊功章,有年金,很多时候只授予在战斗中,战死战伤荣立战功的军人。

之所以颁发给前田这枚勋章,是因为前些日子,隐藏在独立团里的羊头主动派人找到宪兵队,送来了独立团现在的基本状况,人员编制以及师部位置等重要情报,临县大佐派上川千叶,三次进山苦苦寻找的八路师部位置,就这样被前田轻而易举的获得了,他把这些情况汇报给了上级,加上前些日子成功铲除掉梅县别动队,作为特殊有功人员,前田获得了师团荣誉嘉奖,被授予一枚金鵄勋章。

倒霉前任上原队长个人制定的羊头计划,竟然给自己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这……才算真正的中奖吧。

办公室门被推开,助手来到办公桌前。

“现场已经勘察完毕,火灾原因鉴定结果是失火,不是放火,大火是从屋内引燃的。”

前田大尉沉默了一会:“李有才昨晚在哪里?”

“他这两天一直呆在侦缉队,没有出过大门。”

前田一时陷入沉思,手指开始下意识轻轻敲击桌面,侦缉队长就是皇军手中的一枚棋子,养的一条狗,死就死了,目前要的是接替人选,李有才能信任吗,他有做侦缉队长的能力吗?

助手犹豫了一下:“是否……还继续监视?”

“把人撤了吧,他不会是八路的人,他就是一个胸无大志的赌鬼,一个为了钱和女人的无耻癞蛤蟆。”

助手砸吧砸吧嘴:“大尉,我不明白……既然您第一次见到他,就识破了他在撒谎,为什么还要留他到现在?”

前田微微一笑反问:“你看过小丑表演的独角戏吗?”看到助手有点疑惑不解,停了停又说:“我喜欢胆大作死的亡命徒,还有,他长着一张不招人讨厌的秀气脸,又是李有德的弟弟,不过现在我改变了一些看法,他活得很现实也非常聪明,有思想,有人脉,还是很有利用价值的,我是如来,他是孙悟空。”

“大尉,你的意思是让他当侦缉队长?”

“不,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我想,他会是木村君的好帮手。”

看着窗外的阳光明媚,前田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伸手将办公桌上的电话拖到手边,开始摇动电话机柄,接着抓起电话贴到耳边:“摩西摩西……”

……

一个小时后。

一身干净衣服的李有才走进了宪兵司令部,他琢磨着前田召见,无非是想了解一下群狗无首的侦缉队,现在是什么情况,或者问问自己皇军嫂子死了为什么不回去吊丧,不管前田这老狐狸问啥,诈啥,反正沈队的死与我无关,天地良心,我可以发誓没有谋害他,呵呵,我整天躲在侦缉队大院,怎么可能有嫌疑。

“李桑,我正要去找你。”石原站在宪兵司令部的走廊上,用不熟练的汉语对迎面走来的李有才说道。

李有才笑嘻嘻地一躬身:“石原太君,您找我有什么事?”

“帮我找个掏大粪的,前两天下雨,宪兵队的粪夫滑进粪坑被淹死,现在厕所里大粪都满了,蝇蛆爬上了少佐阁下的脚面,少佐很不高兴……。”

看着自己的‘国际贸易’合伙人,李有才慌忙笑着点头:“嘿嘿嘿,不必客气,这个忙我一定帮。”

“一定要快,要信得过……可靠的,要爱岗敬业,尽职尽责的……最好是能干的年轻人……”

“明白,一定一定。”李有才贱笑着连声答应。

石原少尉愉快地向狗汉奸伸出手:“非常感谢!”

握手之后,李有才继续走向前田队长的办公室,太好了,眼巴前不是有个现成的人吗,适逢其时,岂能错过,石原招工,半仙求职,就他吧。

“木村特别工作组?……是干嘛的?”办公桌外老老实实站着的李有才满头雾水,进门后前田根本就没问别的,直接问他愿不愿意去木村特别工作组。

前田一笑:“很简单,找些人手,帮皇军收购猪鬃,你是本地人,有人脉,方便做事。”没等李有才说话,继续说道:“比前几天看起来你的面色好了不少,我很羡慕你,你是个幸福的人,这个工作不担责任,挨骂少,不忙,不得罪人,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无忧无虑神仙日子吗?”

“真的这么简单?”狗汉奸觉得不可思议,前田这老狐狸不会又拿自己当驴使唤吧。

“对,就这么简单,木村君出钱,出枪,你组织人手收购,在县城里找个地方加工,忠于皇军,就能活的潇洒,笑的放肆。”

猪鬃是紧俏的军用物资,主要用途是制刷,除了制作牙刷、衣刷、须刷等生活用刷外,五厘米以上的长鬃,用来制作军事工业用刷,猪鬃刷子可以给军舰、飞机及各种军用车辆刷漆,还可以清刷机枪、大炮的枪管、炮筒。

猪鬃根条均匀,软硬适中,油性大,有天然叉梢,吸附性能良好,不仅刚韧,弹性强,不易变形,而且耐潮湿,耐高温,不受冷热影响。在100度高温内遇到明火不会弯曲,所以猪鬃毛刷是擦刷炮管的最好工具。

在日军眼里,猪鬃的价值同军火一样,他们认为猪鬃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之一。

鬼子看到梅县猪鬃质量好,便派木村来到梅县,打着木村商社的幌子,秘密的成立了木村特别工作组,准备开始大量搜罗猪鬃,加工好后用于侵华战争。

一头猪最多出2斤猪毛,收回来都是乱的,需要水洗,人工挑拣,长短尺寸分开,晾晒,整理捆扎等工序,需要不少人力物力,为了能完成任务,只靠日本人根本不行,木村不得不多次请求前田队长增派中国助手,分担猪鬃收购和加工的工作。

看着沉思中的李有才,前田面色转为不虞,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军刀一跳:“愣什么愣?爽快点!”

吓得李有才一激灵,赶紧鞠躬:“太君,我这就去找木村先生。”

偷眼瞧瞧桌上还在晃动的军刀,狗汉奸后背汗津津发凉,他不相信天上掉馅饼会砸到自己,管他呢,人的命,天注定,现在自己一无所有,为了能过上清静舒适的日子,必须胆大不怕作死,再押一注又如何!

其实狗汉奸根本不懂,帮木村特别工作组做事,是帮日本人掠夺物资,是出卖国家利益,这是日军的经济侵略。

……

阳光下,李有才走出了宪兵队的大门口,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秀气的脸忽然笑了,笑得即无奈又复杂,反正也是贱命一条,陪木村玩玩,怎么开心怎么活着吧,往后,活得拽一点,不要委屈了自己。

前田说得轻巧,日本人出钱,自己找人收购和加工,我去哪儿找人?什么人能镇得住屠户?在县城里找加工地点,哪儿有现成的铺子盘?李有才紧紧皱起眉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砍九的木器铺子不是想卖吗,还有砍九那张满脸横肉的脸对付几个屠户应该没问题吧,狗汉奸缓步往前走,脑袋里思考着,现在是先去见木村,还是先去木器铺找砍九。

“有才君,等一下。”

狗汉奸闻声停住,扭回头看,不远处惠子快步而来,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惠子小姐,是你在喊我吗?”李有才秀气的脸上立即露出一副猥琐笑容。

惠子抿抿嘴唇,讪讪开口:“还是那件事情,他长得这个样子。”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在狗汉奸手里。

这是一张翻拍的黑白照片,有点模糊,照片中是个身着和服手握武士刀黑眉细眼的青年人。

李有才不禁愣住:“这不是太君吗,怎么会是八路?”

惠子认真地点点头:“这是我哥哥一郎,那个高一刀和他长得很像,我……”

武田一郎,关东军一名伍长,在一次战斗中失踪,惠子没有将哥哥失踪的事情告诉家人,远在日本的母亲几次写信询问为什么收不到一郎的家书,惠子是个孝顺女儿,为了不让母亲伤心,她打算找一个相貌与哥哥相近的人,照张合影寄回日本,暂时安慰一下母亲惴惴不安的心。

第一次在军医院见到‘高一刀’,武田惠子感到很惊讶,世界竟然这么神奇,原来还真有长得这么像的人。

“我尽力帮你查,可是前田太君……”

“大尉……知道这件事情,他很同情我,所以……你现在很好,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语气停顿不是因为迟疑,而是汉语不标准。

“拜托了……”一个真诚的深鞠躬后,惠子转身离去。

李有才呆呆站在街边,不禁有些后怕,原来前田能放过自己,是因为武田惠子,她远去的背影看起来那么纯洁,干净,狗汉奸一时凌乱在阳光下……

……

7

第十六章:特别工作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