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羊头计划>第二十章:危机四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危机四伏

小说:羊头计划 作者:闲品杯中月 更新时间:2020/6/18 11:39:23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天知地,胜乃不穷,情报永远是决定成败的最关键要素。隐蔽战线上的较量,是没有硝烟的战场,为了使己方能够准确得知敌人动向,提前作出准备和采取措施,对立双方都会将间谍渗透到对方。

狂风暴雨肆虐了一夜,天亮的时候雨停了,风也停了,唯独乌云不散,阴霾无际,笼罩着群山。

在嘀嘀哒哒的电报声里,林科长踱步到窗前,抱起双臂静静地看着隐隐约约的远山。为了扩大情报来源,配合部队执行作战任务,必须健全情报组织和充实情报工作,这几天她在师里建立了一个独立军事情报组,组建了一个便衣侦察队,指定情报组由郑组长负责,并请示总部后,为情报组配备了两名电台报务员和一名译电员。师属军事情报组的任务是,搜集敌伪军、政、警、特和社会各方面的情况,查明敌伪军番号、兵种、武器、行动企图,提供给部队领导研究,获得的情报作为参考依据,保障首长准确判断敌情,正确下达作战命令。

“林科长,有加急电报。”郑组长扬了扬手中的几张纸笺,放在办公桌上。

这是两封电报,一份内容很长,一份很短,都来自八路军前方总部。

一封电报内容大意为:全面抗战爆发后,尽管国共两党再度携手合作,共御外侮,但原有芥蒂并未就此消除,国民党不顾大局,加紧窥伺我党内部,通过‘布闲棋,下冷子’的办法,派人潜伏到我边区内部,打入我党组织,企图分化我党,操纵领导权。有情报显示,军统在陕西省汉中县成立直属西北特联站,采用伪装进步的办法,派特务混进我陕甘宁边区,进行阴谋破坏活动,为了保障党组织的巩固,中央决定成立社会部,审查党员和干部,在日常工作中甄别蛰伏在我党内部的敌探奸细,叛徒和堕落分子,为此,前总决定派林科长回延安协助调查工作。

又,目前日寇汉奸煞费苦心、处心积虑地将触角伸入我太行山根据地,刺探我团以上的编制番号、主官姓名、兵种、兵力、武器、驻地、训练调动情况,对八路军抗日根据地进行瓦解破坏活动,据我打入敌人内部的同志反馈,日军利用移花接木的办法,扣捕奔赴根据地爱国学生的介绍信和证件,交由伪装的特务冒名顶替混进我抗日队伍中,望各单位加强防范。

另一封电报内容很短:由于叛徒告密出卖,原上海地下党组织悉数遭到破坏,现党组织决定派苏青同志返回上海,协助ZG江苏省委挑起重建重担。

看完两封电报,林科长的面色阴沉下来,叹了口气,开口:“老郑,现在羊头案进行到关键时刻,我和苏青都要离开,剩下的工作只能交给你了。”

郑组长点点头:“林科长,别上火,我的人早在独立团开始暗中调查了,也许会有发现和进展。”

“你的人?”

在当初去独立团调查羊头案的时候,郑组长觉得大北庄里画的那个巨大羊头图案,是给鬼子传递信息用的,至于信息内容,只有羊头和鬼子知道,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是羊头图案出现的时间,通过时间可以排查出画‘羊头’图案的人,在独立团赶回大北庄之前,鬼子扫荡的时候哪个单位到过大北庄,谁单独脱离过连排班,那么这个人就是最大的嫌疑对象,了解这些情况对破获羊头案至关重要,于是,他秘密派宋小瓷以采风的名义去了独立团,下基层连队采访,从战士口中寻找可疑的线索。

宋小瓷可不是空洞的花瓶,她善于伪装自己,是个天生的好演员,她有坚定的革命信仰,上学时在老师的革命精神熏陶下,十二岁就帮党组织工作,担负起传递消息、进行联络的重担,她是个接受过各种考验的地下老交通员。

说完这些,郑组长又补充道:“还有一件事,在调查羊头案的时候,我意外发现在独立团这个一线战斗单位里,居然还有一朵娇艳的小红花,小丫头枪法出众,今年十四岁,叫常红缨,父母都是老红军,父亲当年在湘鄂赣反围剿的战斗中牺牲,母亲在强渡湘江的时候牺牲……”

“警卫员,跟我去趟独立团!”林科长一边从墙上摘下枪挎在身上,一边冲屋外喊道。

……

午后,漫天的乌云依然不散,微微起了些风,却也不能吹走盛夏的闷热,只是偶尔卷起墙壁上破烂不堪的报价美女画。

县城某酒楼外,停着一辆九七式侧三轮摩托车,李有才和一名鬼子宪兵,架住上川的胳膊,把这个烂醉如泥的瘸子扶进侧斗里,然后鬼子宪兵朝李有才挥挥手,跨上摩托车,发动引擎,在排气管冒出的一阵蓝烟里,车影嚣张远去。

看天空,天色灰暗阴沉,瞧狗汉奸,脸上乌云密布,李有才低头点上烟,深吸一口,倚靠在街边的一根电线杆上,香烟开始弥散在他脸畔,随风不见。

木村特别工作组的各项工作已经步入正轨,李有才这个副组长很清闲,他主要负责看管县城内猪鬃的清洗和加工,前几天他找到了正为生计奔波发愁的砍九,直接讲明事情原委,没费多少口舌,砍九这个黑心贼在利益的诱惑下,很快就欣然接受了帮狗汉奸下乡收购猪鬃的任务,并把木器铺子卖给了木村商社,有了木村商社这个靠山,拿着鬼子宪兵队签发的特别通行证,可以带着枪大摇大摆周游整个梅县地界,还能打着收购猪鬃的名义,顺便胡作非为鱼肉一下百姓,砍九和他的几个手下乐此不疲,心甘情愿和狗汉奸成为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上午的时候,倒霉瘸子上川突然在赌坊里找到李有才,告诉狗汉奸他在木村先生的资助下要回国了,特意来跟李有才告别,为了感谢狗汉奸前段时间的体贴照顾,要用告别宴对他说再见。

酒过三巡后,醉醺醺的上川长吁短叹,慨叹命运不公,自己三次辛辛苦苦进山寻找八路师部未果,前田却靠潜伏在独立团的内奸便轻而易举的获得了八路师部位置,并得到师团的嘉奖,前田这个无耻的家伙居然特意找到他,在他面前炫耀带年金的金鵄勋章,还故意让他看了前任上原队长制定的羊头计划,告诉他如果不是自己尽责执行,这个漏洞百出的计划将一无所获。

菜过五味后,酩酊大醉的上川口无遮拦,话匣子全部打开,开始吐槽羊头计划,他说羊头计划马上就要结束了,这么烂的计划怎么会成功,全梅县的皇军都知道‘羊头’图案和接头暗号,他还说羊头计划是针对梅县境内的山匪,独立团和别动队制定的,打入山匪里的师爷代号叫‘羊耳朵’,代号‘羊鼻子’的人潜藏在别动队,潜伏在独立团里的有三个人,代号分别是‘羊眼’、‘羊嘴’和‘羊蹄’……

李有才怕了,怕得冷汗淋漓,如果上川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前田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在撒谎,知道自己不是上原指定接应师爷的人,这个该死的师爷没有把他的代号告诉自己,也没有说接头暗号,前田一直拿自己当猎物,那个老狐狸一直在逗兔子玩呢。

从头到脚都是寒意,原来自己的烂命掌握在前田手里,原来自己的底牌早被看穿了,如果将来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如果有一天前田突然不高兴了,他会不会卸磨杀驴?

该如何躲过兔死狗烹的结局,自己这点道行拿什么跟前田斗?苍天啊,大地啊,我该怎么办?为了苟活这么不容易!无忧无虑的神仙日子在哪里?

有人说,只要心里还存着不甘心,就还不到放弃的时候。此刻,李有才的脑海里像个漩涡,疯狂地旋转着:我要做自己的主人,不能成为别人的玩物,不能做前田的提线木偶,我命由我不由天,就是死也要拉上前田当垫背的。不过为了保命活得久点,就不能等到退无可退的时候再想办法,趁现在还来得及脚底抹油,一走了之?可天下之大,自己能去哪里?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就自己这副德行能不能玩转?如果前田死了,那么不就天下太平了吗,我还有赌注吗?八路和鬼子是天敌,借胡长官的刀杀人?拿啥借?

老子胸无大志,你们非要跟我过不去,该怎么办呢……李有才彷徨在抉择的路口。

狗汉奸抬起头,正要准备走,忽然发现卖烟孩子脖子上挂着售烟架子,无精打采地朝这边走过来。

“小崽子,看见我怎么不打个招呼?”

“俺家里揭不开锅啦,俺娘要把俺弟弟送人,哪儿有心情和你说话。”

“大姑娘要饭——死心眼,既然穷成这样就不用揭什么锅了,直接把锅砸了,让你娘带着你兄弟俩再找一个男人吧!摆张哭丧脸给谁看呢,至于吗?”

听到狗汉奸说话如此不要脸,卖烟孩子立刻寒了脏脸:“你吃屎了吗,嘴这么臭,你咋不叫你娘给你再找一个爹!”

卖烟孩子情绪低落,李有才的情绪也低落,狗汉奸没心思再跟这泥孩子斗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卖烟孩子那乱蓬蓬的头顶:“明天叫你娘带上你弟弟到南街木器铺子去干活,一天一块钱。”

卖烟孩子静了三秒,猛地反应过来,兴奋地直冒鼻涕泡:“真的,干啥活?”

“捡猪毛。”

乌云低垂天空暗,破败肮脏的街道凌乱不堪,狗汉奸的背影渐远。

……

39

第二十章:危机四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