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羊头计划>第二十三章:信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信仰

小说:羊头计划 作者:闲品杯中月 更新时间:2020/7/5 11:04:17

真正的信仰是天道、良心、因果,也许你无法用理智、逻辑,解剖来确证信仰的存在,但如果有一天你有了自己的思想,就会对信仰深信不疑!——摘自苏青日记。

浑水河缓缓地流淌过酒站,河两岸偶尔传来蛙叫虫鸣,清粼粼的河水,倒映着蓝莹莹的天和金灿灿的太阳。

酒站重新热闹起来,历尽千辛的九连终于回到了驻地,多日空荡荡的酒站恢复了喧嚣,有人说话,有人笑,无论南岸还是北岸,哨兵的身影在阳光下不动如松。

九连的厨房再次升起了炊烟,王小三和李响在灶台边做饭,一只耳和徐小蹲在灶火旁一边猛咳一边帮忙烧柴、拉风箱;酒站东岸沙滩上,马良、罗富贵、陈冲和唐大狗四个人站在沙与水的交界处,吆五喝六地指挥着何根生、傻子和几名战士给缴获的四匹战马洗澡,宿舍木屋前,田三七端着个破茶缸子,坐在担架上静静地看着沙滩上的嘈杂。

酒站空地当中有一棵大树,树叶儿被阳光照得十分耀眼,微风拂过,满树绿叶沙沙作响,好像每片绿叶上都有一个新的生命在颤动。

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照射在席地而坐的三个人身上,胡义和秦优正在向政委汇报这次出去打游击的详细过程。从梅县侦缉队的钓鱼行动和九连在香磨村搜查出秋风游击队伤员,为了营救秋风游击队在十里荡跟鬼子骑兵的战斗,到逃跑的路上偶遇二连,九连与二连一起救下秋风游击队,隐蔽在兴隆镇伪军新军营,再到秋风游击队的孟队长夜袭鬼子骑兵失败,九连在三生谷全歼鬼子骑兵小队,胡义和秦优把整个过程原原本本地向政委复述了一遍,当然胡义隐瞒了杀伪军俘虏的事情。

最后胡义从兜里掏出一个破眼镜递给丁得一:“政委,在回来路上我们碰到了那个从酒站逃跑的学生,他临死前说他是我们梅县地下党组织交通员的侄子,他叔叔刺杀上原队长遇难后,鬼子宪兵把他们兄妹抓进了宪兵队,秘密的看押起来,前田找到他,让他混入警队监狱里的学生中,伺机潜伏进八路队伍,查找八路师兵工厂的具**置,然后回来报告给前田,鬼子就可以把他们兄妹俩一起释放掉,他说前田队长告诉他,如果在八路队伍里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寻求一个跟他戴一模一样眼镜人的帮助,那个人的代号叫‘羊眼’,接头暗号是一句日语‘傻哭啦,阿姨她有’,为了不让年幼的妹妹受罪,他答应了前田,鬼子还给他起了一个代号叫‘风筝’,他临死前说他的妹妹是无辜的,希望我们能把他妹妹从宪兵队救出来。”

虽然牺牲了不少战士,但残缺的九连能平安回来,政委已经很满意了,看着手中的黑框破眼镜,丁得一想到了杨得士的那副黑框眼镜,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三连,苏青回了上海,临走之前把调查羊头的进展和梅县地下党组织寻找交通员失踪亲属的事情都汇报给了他,在九连回来之前,团部通信员小豆来到酒站,报告了林科长去大北庄以及卫生队里伤员病重缺药等情况。

斑驳的光影透过树叶照射在丁得一脸上,想到这一切,刚才还微笑的脸立即恢复了肃穆,大北庄卫生队里的伤员无药可治让他痛入骨髓,丁得一祈盼受伤的战士能熬过来,流淌过鲜血的战士会变成金子,一个伤愈的战士强于十个新兵,尽管残酷,可这就是现实。

丁得一严肃地看了胡义一会儿,正色道:“能联系到李有才吗?”

胡义正了正帽子,低沉有力回答:“能!”

丁得一继续:“嗯,那就好,现在鬼子暂时消停了,但咱们大北庄卫生队里的伤员情况不容乐观,天气太热很多人发炎感染了,卫生队没有消炎药,伤员们都会因此死去,交给你个任务,尽快联系上李有才,看看通过他的关系能不能买到一些消炎药,另外,向他打听一下鬼子宪兵队监狱的看押情况。”

胡子拉碴的秦优插言:“政委,你是想救出那个学生的妹妹?”

丁得一沉默了几秒,认真回道:“对,她叔叔不仅是我们的同志,是我们敬佩的英雄,还是位抗日烈士,他用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烈士的亲人也是我们的亲人,一定要设法营救出这个小姑娘……。”

细狭的眼里闪出一片坚定:“政委,我明早就进城去找李有才。”

……

站在阳光下,卷曲帽檐下的脑门全是汗,拍拍裤子上的灰土,胡义准备回连部,忽然一个陌生年轻战士走到他面前。

年轻战士朝胡义立正敬礼:“您就是胡连长吧,我是师里的警卫员小史,苏干事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一身合体的军装,年轻帅气的脸庞,左臂外侧的白底蓝边蓝字八路军臂章格外干净显眼,肩膀上斜挎着一把罕见的长苗驳壳枪。

面无表情的胡义淡淡看着来人,点点头,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一个蓝布碎花小包袱走向河边。

骄阳的光,映照在河面上,仿佛有了生命,明晃晃地跳跃着,荡漾成一片大大的炫目光晕,耀得坐在河边倚靠在树上的胡义睁不开眼。

刚才在大树下,政委说了这些天酒站发生的情况,说苏青恢复了工作,昨天刚刚离开酒站,她被上级秘密派遣回上海,协助上海地下党组织的重建工作。

胡义很遗憾,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如果能早回来一天就能见到她,也许这就是命吧,此刻原本深邃的眼神变得很复杂,变得很忧伤,变得很孤独。

胡义将小包袱横放在膝盖上,慢慢打开,里面包的是一本书——《论持久战》,作者的名字胡义见过,与政委送自己的那本《论抗日游击战争的基本战术——袭击》的作者是同一个人,书的扉页空白处,写有一首手抄的诗词……

西风烈,

梧桐叶下黄花发,

黄花发,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继续翻看书的内页,里面夹着一封没有署名没有日期的空白信封,胡义打开信封展开纸笺,一行行娟秀的字迹跃然纸上,这时,在细狭眼里工整娟秀的字迹显得格外清晰好看,仿佛她秀丽的眉眼:

你听到过风被雨洗过的声音吗?每当有风有雨的夜里,我都会听到酒站树林里夜莺优美的叫声,还有河畔青蛙们的争吵声,于是我便披上衣服来到浑水河边,静静地听,因此我听到了风拂过河面的声音,也听到了风被雨洗过又从树林当中吹过的声音。

人的慢慢长大,有时候是从告别故乡的那一刻开始的,一个人一辈子可以去的地方很多,但是能够真正留下来的地方却很少,每当空闲时间,我都会想起自己的故乡,想到故乡便想到小时候。

我小的时候,村里死了人有白事,就会和小伙伴去看,我们在灵棚内外来回穿梭,嘻戏打闹,并不感到害怕,唯一让我感到恐惧的是夜晚来临时,看到灵前摆放的纸马纸人,那些纸糊的童男童女红脸蛋红嘴唇,在灯火下张着手臂笑容可掬,随风飘摇,让我不寒而栗,那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怕它们,现在想起来是因为纸人有人的形状却没有灵魂。

没有灵魂的东西是最可怕的,而读书就是涵养人的灵魂,读书可以使人更充实,更丰富,更有知识,就会提高自己的思想和境界。

不读书的人是用身体感受世界万物,一生疲于奔命于吃喝玩乐的物质享受,而读书的人是用身体和灵魂同时感知世界万物,在灵魂的世界里,花可以常开,水可以长流,不会孤单,不会痛苦,不会害怕,可以对话先贤可以傲视天下,可以悲悯众生,可以怆然涕下,可以穿梭于身体与灵魂之间,往来于彼岸与尘世。

生命只有灵魂还不够,一名合格的革命军人必须有信仰,因为有了信仰,灵魂就有了依靠,就能照亮整个人生岁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灯,来照亮自己人生的道路,愿你今后:身上有灵魂,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眼里有光芒,行动有方向……

……

南岸,酒站村,孙翠的破屋不起眼,屋内破桌子上放着两盒日式牛肉罐头。

孙翠坐在床边,给小红缨梳头扎小辫儿。

“子弹不长眼,死丫头往后再打仗的时候躲远点,这回幸亏只丢了个辫子,要是破了相以后还怎么找婆家。”

“嘿嘿嘿……,孙姨,落叶村李家大院那把火真是狐狸精点的?”

“那可不咋地,苏干事这次从师里回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一对漂亮大眼眨了眨:“哎呀,狐狸精会法术,能耐见长,成大特务了,那她咋又走了?”

孙翠抬手指在小丫头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笑道:“你和苏干事不对眼,她走了不正合你的心意吗?我听说是你们队伍里的大首长亲自点名要的她,让她回上海当什么大特工。”

“切,就她……”

当当当——没等小红缨的话说完,突然响起敲门声,随后门外传来警卫员小史的声音:“孙主任,常红缨同志在这儿吗?”

破屋内,小红缨瞪大了无邪的眼:“你说你是师里的警卫员小屎?有首长要见我?”

小史笑了笑:“是的,常红缨同志请你立刻收拾一下,马上跟我去师部。”

“哎,小屎,你叫啥名呢?”小红缨并不着急,继续问道。

看出了小丫头没憋好屁,小史纵了纵鼻子:“史上飞,不要再给我起新外号了,我有外号。”

被对方看穿了心思,小红缨面不改色心不跳,一双漂亮大眼对着小史眨巴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那你说说是啥外号。”

“苍蝇。”

“苍蝇在……屎上飞,你这外号跟本名真配套,嘿嘿,哈哈……苍蝇——屎上飞,苍蝇——屎上飞,苍蝇——屎上飞……”小红缨开始无良碎碎念,笑得前仰后合,引得一旁的孙翠也噗嗤一声笑出来。

看着趴在床上神经质般地咯咯傻笑的漂亮丫头,小史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常红缨同志,如果你笑够了请马上跟我走。”

“首长是男的还是女的?比团长政委大吗?为啥要见我?”

“是位总部的女首长,职位当然比你们团长和政委大了,她听说你是个老红军战士,胆大,心细,漂亮,在独立团里枪法最好,打死过好多鬼子和伪军……”

“嘿嘿,我现在这么出名吗,八路军总部的首长都知道我?”小丫头的嘴角立即咧到耳根子后头去了,就爱听别人夸她。

小史保持微笑开口:“常红缨同志,天不早了,我们还要赶很远的路,你看是不是我们现在就出发?”

眼前这个师警卫员长得帅气,说话一口一个常红缨同志,把自己当真正的八路军战士对待,这让小红缨心里很高兴,美滋滋地跳下床,仰起小脸:“好吧,可有一样……路上我累的时候,你要背着我。”

“……”

……

38

第二十三章:信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